首頁 旺旺女皇的幸福生活 下章
第三章
 邀月帝國東部有一小城,風景秀麗,小城不大,而水土養人,俊男美女街跑,所以帝國民眾稱之為美之城,簡稱城。城人不大理會誰是知縣,誰是縣丞,誰是主簿,那些跟他們日常生活沒關系,也懶得理會。

 可城人茶余飯后總愛談論幾個城中有趣的市井名人:沐屠戶,牛秀才,大腳雁,小黑哥,石貨郎。

 沐屠戶住在城南殺豬巷,是沐記鋪的老板,城中居民每所食豬,至少有一半來自沐記鋪,大眾印象中,一說起屠戶,腦海浮現的大都是臉橫,脖大的莽漢。

 沐屠戶則不然,他雖然持市井業,人卻長得頗為周正,鼻直口方,紅齒白,除了一雙桃花眼稍顯輕佻外,基本上還算是個斯文人。沐屠戶為人和氣,買賣公平,絕不短斤少兩,顧客都親切的稱呼他沐沐,對顧客。

 特別是大姑娘小媳婦,沐沐服務十分周到,妹子問:“沐沐哥,我這幾天骨酸痛的總是不大得勁咧!便邈甯蓛衾涠缦露镓i尾龍骨遞給妹子,說:“回去放上花生紅棗,一起熬湯,補補骨!

 芙蓉嫂問:“小沐沐,最近你大哥晚上老是半硬不軟,有新鮮豬鞭沒有?”沐沐紅著臉,低著頭,擺出鵪鶉的樣兒,說:“嗯哪,芙蓉嫂,這兩天殺豬少,沒積攢下什么好豬鞭呀,你放心,只要有貨,俺給你留著!

 芙蓉嫂飛了個媚眼,說:“嗯,算你啦,下次來別再說沒有哦,不然嫂子我割你的鞭充數,呵呵,嫂子那天得空給你好好說門親事哦!

 沐沐喏喏連聲,不自的打個震。沐屠戶今年已經二十九了,還是單身,子曰:“三十而立!笨摄逋缿魠s不著急,街坊父老們有時打趣他說:“沐沐,你想一輩子打光不成!

 沐屠戶甩開膀子,殺豬刀干凈利落的剁下一個帶豬頭,爾后用油乎乎的大手一抹臉,抹了一手的油汗,大大咧咧的對打趣他的人說:“嗯哪,找婆娘就像燉豬頭,火到豬頭爛,急不得,急不得呀。大家伙哄笑一陣,散了!

 …夜深了,一個黑衣人從殺豬巷深處躥出,飛身上房,靈巧的穿行房脊之上,如履平地。黑衣人飛身落到城中巨富胡老爺的大宅子后門,機警的看看左右無人后,敏捷的翻墻而進。

 明清早,胡老爺內宅,胡老爺的寵妾小桃紅用殺豬樣的聲音大喊:“遭賊了,我的金銀首飾全被偷了。嗚,連奴家的褻衣都被偷了!”

 …殺豬巷,沐屠戶家后院,大灶上一鍋熱湯燒的咕嘟咕嘟開了花,木欄桿圍成的豬圈里幾只肥豬惶恐不安的擠著蹭著,沐沐看著一欄肥豬,大手拿了件女用的絲綢褻衣捂到鼻子上,深了幾口氣,說:“的,小桃紅這味道,硬是夠勁!

 梆梆梆,院子外有人敲門。沐屠戶急忙把褻衣揣進懷里,走出去開門。開門一看,原來是城左巡街使雁,他每的工作就是大街巡查,蒜皮的事兒都得管,城人都稱呼他大腳雁。

 大腳雁走進院子,拉過一張劏豬凳,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沐屠戶不高興了,喝道:起開,搗什么,這是你坐的凳子嗎,別耽誤我殺豬。大腳雁沒有動,冷冷的看著沐屠戶說:“沐沐,你昨晚干嘛了?”

 沐屠戶臉色變了變:“干嘛要跟你說呀,我去天香樓嫖妹子了,不行呀?”“哦,這么著嫖完妹子回來走錯路?晃到胡家大宅去了?”沐屠戶叉手看著大腳雁說:“既然你都知道了,打算怎么著呀!”

 “不怎么著,江湖財江湖散,你小子別想獨!薄胺帜阋话賰摄y子,外帶天香樓吃喝玩樂一條龍!薄扒,打發叫花子吶,少于五百兩免談,吃喝玩樂當然也不可少!”“你不如去搶,的,老子折騰一晚上,你小子干什么,來跟我分贓!”

 “給不給隨你!”“大腳雁,算你狠,銀子現在沒有,要出了貨才行!薄耙幘匕扯,可這天香樓嘛!”“走著!”***二人出了殺豬巷,直奔城中最大的風月場所…天香樓。

 天香樓有四位當家花魁,藝俱佳:江南美女鳳仙姐,琵琶彈奏天下無雙,丹青妙筆亦是一絕。北地胭脂小悅悅,情豪不讓須眉,嬌癡發嗲世間少有。波斯胡姬雷吉嘎嘎,人稱紅烈焰勾魂歌姬。

 而楊大車娜姆是南詔蠻族,號稱扭斷肥大紅花。沐屠戶一行來到此處,二人變成了四人,半路又加入了兩位嫖友:小黑哥和石貨郎。

 按沐屠戶的說法,嫖這種雅事,要人齊才有氣氛。小黑哥和石貨郎身上都是水洗般干凈,一個銅板也沒有,不過有沐屠戶做豪客,也不跟他客氣了,兩人走在前頭,大步邁過天香樓的門檻,大聲招呼:“老鴇,恩客上門嘍,叫你們天香樓四大花魁出來客!

 “來了!崩哮d扭著水桶了出來,一看是小黑和石貨郎,臉刷變了,叉吼道:“我呸,是你們倆個窮酸,小黑,你還欠天香樓十兩銀子的債咧,四處尋你不著,還好意思來充豪客!

 小黑喏喏連聲往后縮著身子。老鴇又指著石貨郎罵:“還有你石三,你算好介紹了,賣給我們天香樓姑娘們的脂粉都是過期的,作孽呀,得好幾個姑娘臉上水腫長痘痘,十多天都接不了客,你快賠錢來!

 石三臉皮厚,很嚴肅的說:“老鴇,波可以揸,可以,話可不可以說哦,偶石貨郎的信譽在城數一數二,童叟無欺,貨真價實,什么過期不過期,肯定是你的姑娘使用不得法,出了問題又賴我身上!

 老鴇氣糊涂了,正準備再罵,只見沐屠戶走進來說:“宋媽媽,別鬧了,有什么損失沖我要,今兒俺老沐請客!崩哮d剛才還兇神惡煞,見沐屠戶這般言語,馬上笑得滴出來:“嗨呦喂,還是沐大官人夠氣派,快快往里請!

 因為不是黃金時間,客人少,不一陣四大花魁到齊,都是強打精神,一副睡不夠的衰樣。沐屠戶直接拿錢砸,銀票一張張拍到桌上,拍一張女人就醒一分,不一會兒都嘰嘰喳喳圍攏到沐屠戶身邊。

 沐屠戶也直接,扯了鳳仙姐和楊大車娜姆去開房。丟下雷吉嘎嘎和小悅悅。這下麻煩,狼多少,大腳雁耍起長官派頭,先下手為強,拉著雷吉嘎嘎走了。

 小悅悅沒能傍上兩位金主,很是郁悶,看著眼前兩個窮鬼嫖客,心里很是不,拿過桌子上擺放的香蕉,齊兒含到嘴里一轉,再吐出來時香蕉皮已經被剝了個干凈。

 小悅悅左手拿著剝了皮的香蕉,嘴里鼓鼓囊囊,上下槽牙齊動,用力的嘴嚼著香蕉皮,斜眼挑釁的看著面前的倆個嫖客。小黑艱難的咽了咽口水,不自的打了個震。

 望望石三說:“兄弟,是不是換一件,這條女很難搞!”石三用手臉,醒了醒神:“換人要加錢,沐沐現在那有空管我們先!

 小悅悅鄙視的看了看石三和小黑,很的說道:“干不干,不干老娘回房睡覺,頂你們個喉,一副窮酸相,有得嫖還挑三揀四!

 小黑和石三怎么說都是純爺們,被起血,推著不情不愿的小悅悅去開了房間。三人進了房間后,石貨郎才悲哀的發現,他們的“戰場”與沐沐的“戰場”僅一墻相隔。

 而且房子隔音很差,真懷疑是不是進了桃花源,阡陌交通,犬相聞。聽見沐沐那把公豬嗓子在喊:“羅羅羅羅羅,準備殺豬了,你們倆一個膘肥體壯,一個粉可愛,俺今天要大開殺戒,紅纓扎進去,水兒冒出來,”

 “哦喲,爺這個還是紅纓呀,又黑又的,簡直是張三爺的丈八蛇矛啦,下面還吊著追魂索命的流星錘,奴家怕怕!便邈迓牭蔑h飄然,估計骨頭都輕了幾斤,很囂張的說:“等咱有了錢,嫖嫖兩個,拿來,肥拿來玩。

 肥婆,上墊好好趴著,鳳姐你躺到肥婆身上去,擺好姿勢!笔浝陕犞拘陌,大聲罵:“我,沐沐你純屬浪費糧食,自己吃到吐,讓咱們哥倆二馬同槽吃不!

 沐屠戶那邊廂已經開戰了,動靜得很大,簡直要把房子拆了一樣,小悅悅往上躺,吃著香蕉,一副愛誰誰的痞女范兒,很讓兩個嫖客氣結。

 然后兩個嫖客烈的爭論誰先誰后。誰也不愿意吃涮鍋水。小悅悅火了,罵道:“我,吵什么吵,一起上得了,跟緊的,完老娘還要睡回籠覺吶!焙,這個小悅悅不是一般的會耍大牌呀!

 不過三人做夾心餅也是一個不錯的玩法啦,經過石頭剪子布,倆嫖客決定好誰走水路,誰走旱路,正準備提上馬,樓上有人唱歌:

 阿弟可帶一個帶一個帶一個他可帶一個帶一個刀/帶一個帶一個帶一個他可帶一個帶一個刀/啊伊哦呦/阿姨阿姨阿姨哦…歌聲越拔越高,仿佛要直穿入云霄一般,房間里的玻璃杯子“啪”一聲全都碎掉了。

 小黑痛苦地捂著耳朵,石貨郎也哭無淚,帶著哭腔喊:“大腳雁,你嫖就好好嫖咯,讓雷吉嘎嘎唱忐忑,嗚…”小悅悅卻沒受影響,估計習慣了。

 她用手指梳理著她的,說:“唉!多真麻煩,容易長虱子!毙『诤褪浝陕牭么笱鄣尚⊙,差點萎了。***同一時間,城西市的牛記茶館來個兩位尊貴的客人…化妝成平民打扮的旺旺女皇與娜娜女公爵。

 兩人一個帝國王者,一個身居高位,就算平民打扮也是臉富貴氣,聰明伶俐的茶館小廝阿吉笑瞇瞇的了上來,熱情周到的把二人引到樓上一個雅間坐定了。

 另有一名小廝貓糧端過濡的熱巾給客人擦臉凈手。門外走進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長得胖嘟嘟,白,水靈靈,煞是可愛,小腦袋上梳著一個阿福頭,眉間印著尾指大一記紅點。

 那孩子年紀不大,說話卻甚是老成:“兩位貴客爺,怠慢了,您兩位瞧,這個位置恰好能看見臺上的說書先生,今兒說書這位,是咱們牛記茶館當家人,也就是俺爹牛大先生,不是俺兒子夸老子,俺爹可是咱城出大名的人物,識文斷字,還沒有俺這個兒子吶就考上了秀才公,又會占卜堪輿趨吉避兇,西市的人家但有紅白喜事,都請俺爹去指點一二。

 岐黃醫藥俺爹也有涉獵,鄉親們有個頭疼腦熱來找俺爹開方子,便宜還好得快!蓖湍饶榷急贿@個少年老成的小妖給逗樂了,娜娜伸手擰了擰小孩的胖墩臉,說:“喲,那你就牛少東家咯!

 “不敢叫少東家,兩位姐姐要覺著俺順眼,就喊俺一聲小牛!薄靶∨,有大名沒?”“有呀,俺爹給起的,俺大名叫牛百葉!倍犕甓夹了:“呵呵,牛百葉,你爹怎么給你起這么個名字呀!”

 “哈哈,不怕兩位姐姐笑話!就因為俺吃得多,俺爹說俺跟牛一樣有四個胃,就給起了個牛百葉的大名了!
上章 旺旺女皇的幸福生活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