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旺旺女皇的幸福生活 下章
第二章
 “呀…”房中響起驚聲尖叫,凄厲得像女生產嬰兒時的慘叫?战憬闶种钢間的小蠶蛹,尖聲道:“好精致的小,跟我二姐家的三歲小外孫有一拼哦!

 晶臉不紅心不跳的答道:“拜托,不要拿你二姐家的小外孫來比啦,小孩連都沒長吧!”“哦喲,親王這小除了多長幾,看不出跟小孩有什么區別啊,恕奴家直言,憑這一小塊丁,想喂女皇陛下恐怕很難哦!”“喂喂,空姐姐,我跟你才一回生,還沒到二回咧,什么小丁,這是男人的驕傲,雄的象征,你當是路邊攤炒賣的宮保丁呀,哼!算了,本來想給女皇陛下一個驚喜的,偏偏你來攪局!”

 “奴家看到的只有驚,沒有喜呀?”“就知道你會這樣說,等著!晶受不了,從方才下的吉服衣兜里掏出一個小盒子,探到空姐姐面前打開,里面是一顆紅色的丹藥?战憬阋荒樢苫,正要發問。晶取出丹藥,就著兩口唾沫咕咚下。

 少時,他下的蠶蛹就慢慢的大了起來…空姐姐看得目瞪口呆,活像是賭坊里大注的賭徒,一個勁喊:“大了,大了,大了!

 晶手握一腸,走到紅木案桌旁,拿硬梆梆的大腸敲著案桌,問:“我說,這樣一腸喂得女皇陛下咩!薄拔沟喂得,哦喲,不要敲壞了,哪找這寶貝去?親王殿下,這這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娘親怕我從小沉風月場所,給我服下了《縮丸》,結果十七歲仔的縮得比三歲小孩還小,這次赴京趕考,娘親說我要長大成人了,自然不再限制我了。

 方才那顆是《靈展勢丹》,一經服用,馬上靈展勢,氣山河!”“哦喲,真是有家教!”

 “空姐姐,下面該當如何了!薄敖酉聛,請親王先在龍之上躺好吧!晶怪叫:“我先躺好?應該是女皇先躺好才對吧?”“休得胡言,君為干,臣為坤,干為天,坤為地,哪有地在上,天在下的道理呀!

 “我不管那么多,你問你,公踩水是公在上面還是母在上面呀?”空姐姐大怒,喊道:“御前帶套侍衛何在?進來個人,把親王殿下請到上躺好!钡钋皫资绦l,既原來的殿前帶刀侍衛,旺旺女皇嫌刀字主兇,不好,命侍衛們用彩綢給刀加一層錦套,更名御前帶套侍衛。

 御前帶套侍衛總管名叫阿諾羽,波斯人,全名叫“阿諾德…阿迪達斯…易卜拉欣…賈哈邁德…空中的羽”旺旺女皇被他繞口的名字暈了,干脆給他起了個簡單的中文名字:阿諾羽。阿諾總管官不大,可在邀月帝國無人敢惹,何解?

 他老婆是娜娜女公爵,厲害。阿諾總管在門外聽了空姐姐的大吼,親自進來像老鷹抓小一樣很禮貌的把晶“扶”到上躺好,四肢縛上彩綢,綁成“太”字型。

 “我頂你個肺,阿諾!你干什么你?你不要來哦,我可是女皇的老公,那天我不,讓你侍衛總管變太監總管哦,唔…”晶的嘴也被堵上了,只剩第五肢硬梆梆的指著蚊帳頂。阿諾總管施展完溫柔暴力后,躬身退出了房間。

 空姐姐扶著一絲不掛的女皇向晶走來,晶奮力想昂起頭看看新娘子的玉體,可嘆空姐姐手疾眼快的把一方紅綢蒙上到他的眼睛,晶在心里淚奔:“這是什么房花燭呀,新郎連新娘的身體都不能看,尸?”

 空姐姐那把鬼聲好像是地獄十八層底傳出來一樣喊著:“天地泰,調和,男女愛,人倫大禮。一坐坐到尾,江山永固!晶覺得有一個溫熱的套著他的腸坐了下來…“嗚,好疼呀!”

 喊疼的是旺旺女皇。晶紅花仔破處也蠻庝的,可他喊不出來,空姐姐那把鬼聲又喊:“二坐白發齊眉,婦唱夫隨!晶很是郁悶,心想:“什么婦唱夫隨,倒轉來講都行?沒天理啊!笨战憬憷^續喊:“三坐兒孫地,人丁興旺!

 晶這時已經適應了最初的疼痛,正要好好感受下愛的甜美,卻聽女皇陛下問:“空姐姐,我還沒有做母親的心理準備耶,萬一懷上孩子了,怎么辦?”空姐姐應道:“這好辦,扎起來不就行咯!”

 晶心里納悶:“扎起來,什么扎起來?”一條絨繩在晶子孫部繞了幾個圈后,左一收右一收,收得緊緊的。

 “唔…”晶悶哼,這回他知道扎起來是什么意思了,此后晶就在痛與快樂間來回煎熬,子孫扎得久了也慢慢的麻木了!时菹赂身后,在宮女們的攙扶下去做清潔衛生了,而晶的子孫紫黑油亮,像一大茄子,倔強的豎立著。***旺旺元年十一月初八。旺旺女皇大婚已經兩個月了。

 她的心情卻很不好,因為婚后的日子跟她心目中的美滿生活差很遠,親王對她很冷淡,形同陌路。女皇陛下覺得孤獨,苦悶的時候,愛找娜娜公爵聊天。

 “娜娜,你皮膚怎么保養得這么好!薄鞍,女人花嘛,當然需要男人的來澆灌啦,好什么好?”“什么是男人的呀?”“哎呀,陛下明知顧問啦,您都大婚的人了,還問這個!

 “難道是男人子孫出來的那個米漿一樣的玩意呀!”“呵呵,知道還問!薄拔乙话悴辉S他那玩意到我身體里,覺得黏黏的好惡心!”“哈,全部外呀!”“嗯,我身子了,就去洗洗睡了,后面的事少理會!

 “嘖嘖,這叫什么魚水之呀!薄芭?這么說娜娜家的夫生活比朕的有趣?”“當然!”“很想看看!”“看就看唄,不過不能給我家那口子知道,不然他緊張,發揮不好!

 “明白!”…娜娜公爵家,睡房中。娜娜公爵被紅綢縛成大字形,嗲嗲的向阿諾總管說:“,來呀!”阿諾總管不語,退到百步外,猛然轉身,慢跑著沖向娜娜體,口里呼喝:“看我百步穿楊,一桿進,沖!”不料綁縛的紅綢沒扎好,松了,娜娜赤條條的身子往下墜了一點,而正趕著刺到了,本來要一桿進的強力攻擊卻捅到柔軟的小腹上。娜娜尖叫出聲:“哦…”阿諾總管慌了,忙解開綁縛的彩綢,放下嬌。娜娜屈身撅著雪白的股,像一只鴕鳥,手捂著小腹,嘿呦嘿呦的低聲呻著。阿諾總管晃著一,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雖然老夫老,可這事鬧得實在尷尬。

 “,我的小腹看來要淤青了!”“不會吧,偶這么猛嗎?”娜娜回手打了他下,說:“哼!今晚老娘吃齋,你那惡心玩意離我遠點!

 “不是吧,新鮮出爐的,熱氣騰騰的,分量十足的大腸,你居然忍得住不吃?”“切,好稀罕嗎,龍蝦鮑魚老娘都吃膩了,誰在乎你這隔夜香腸,一股子味!”

 “娜娜,娜娜唉,我的好娘子,陳大學士曾對魏武帝有言: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呀,你就忍心俺硬到天亮不成!薄安还,你自己管子去!”“嗚,管子傷身哉,沒有水滋潤,到蛻皮也不得利!”小倆口耍了一陣花,娜娜才扭扭捏捏的轉過身去,扶著一張書桌,把細向著老公。阿諾總管氣,托起昂大物事,攮進了牝中,推送起來,兩個人牽牽連連,哼哼唧唧,做了連體的鴛鴦,好不快活。

 旺旺女皇在屏風后看得好不新奇,沒想到男女可以這樣兒的,自己養的一對雪花小犬,每年二八月也曾有過這般動作,哎呀呀,人怎么跟犬相類,呸呸呸,偏偏娜娜這個蹄子一幅很享受的相,認真抵死。

 “娜娜,你的真好看,像十五的月亮!薄鞍∨,月亮冷冰冰的,誰稀罕拿股比它!”“娜娜,偶忽然想唱歌,唱周大才子的《菊花殘》!薄霸趺聪氲匠莻下曲子?”

 “菊花殘/傷/你的笑容已泛黃/進入了直腸/看水靜靜淌/北風/夜未央/你的菊花香不散/無奈我難忍終于要爆漿!薄暗鹊,死,你是不是想?”“嘿嘿,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娜娜也!

 “打住,你敢動我菊花一下,跟你沒完!薄拔医^對不動一下!薄昂!”“因為我要動很多下,呵呵!”阿諾總管的大頭抵到娜娜的小菊花上,火熱火熱的。娜娜作最后的垂死掙扎,像一條離了水的魚,啪嗒啪嗒的左搖右晃。

 阿諾總管打了幾次沖鋒都沒能爆菊成功,有點火了,大手鉗住搖擺的細,不許其再挪動半分,揮戈疾進,再不容情!把健迸,娜娜的尖叫,確實很疼滴說。

 “呀…”還是女聲,這次不是娜娜的,是旺旺女皇的尖叫,旺旺女皇動怒了,怎么可以這樣對待婦女咧,她推倒屏風,走出來,叉大罵:“阿諾羽,你可知罪!”…旺旺女皇的御花園里,女皇和女公爵笑作一團。

 “呵呵!”“吱吱吱!”“你可知罪,呵呵…哎呀,不行了,笑得腸子都疼了!薄鞍パ,不說了。不說了,糗大了!”“差點萎了,呵呵,現在每次做,都要我光了跳舞才能硬起來!”

 “唉,身為女皇,活得還沒你開心!薄澳悄悴蛔雠,我也不做大公咯,咱們微服私訪,呵呵,過幾天平頭老百姓的日子,怎么樣?”“這個建議很有惑力哦!”“說干就干!”“嗯!
上章 旺旺女皇的幸福生活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