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天映月之古墓驚魂 下章
第六章
 每當哭泣不止時,兩位師兄總是會像此時般地安哄…沒想多年以后,已然是是人非,他們依然如此貼心,仿佛已然忘卻自己的諸般不是,小魚不由得又是感動又是愧疚…“蛇師兄…你叫我師妹,我沒有聽錯吧?”小魚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唉…你沒有聽錯。不管怎樣,你始終還是我們的師妹!崩仙呖嘈χ疤,太好了,你們終于肯認我了!毙◆~激動得跳了起來。

 看著眼前激動地手舞足蹈的小魚,哥兒倆眼中不由得也出了一絲難得的溫柔。彼此的隔膜在這一刻暫時消失了,時光又仿佛回到了當年…三人一同生活的那段歲月中…

 哥兒倆傻傻地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看著小魚快的跳著,舞著,腦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小魚快的笑聲在耳旁陣陣響起…此刻的氣氛異常的溫馨,三人都陶醉于其中,惱人的瑣事都被拋棄到腦后,此時誰也不愿意去打破它…“蛇師兄,塵師兄!”

 慢慢回過神來得小魚再一次激動地呼喚著兩位師兄!班拧笨上,舊快已經成了回憶,在小魚再次的呼喚中哥兒倆醒了過來。清醒的哥兒倆不經暗罵自己沒出息!皠e這樣叫,柳夫人,師兄這名號實在不敢當,不敢當!崩仙哂忠淮蔚目桃獾耐◆~生疏了起來。

 “是啊,師兄二字實在是當之有愧!卑m也連忙附和著,雖然眼見兩位師兄再一次的刻意疏遠自己,但已經得到承認的小魚沒有不開心,知道這是師兄們放不開面子,于是再一次的舉杯敬起了酒。

 面對激動地舉著杯子勸酒的小魚,為了掩飾自己心中的叵測,于是哥兒倆也沒有推托,一飲到底。在酒的作用下,酒桌之上,呈現出異常熱鬧的氣氛,小魚頻頻敬酒,哥兒倆也來者不拒。

 酒,一杯一杯復一杯,大家似乎都想讓自己醉掉,此刻,仿佛醉倒在地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終于,阿塵睡著了,小魚倒下了,老蛇也迷糊了…大家都醉了,老蛇勉強保住靈臺最后一絲清明,拍起了酣睡的阿塵,兩人一道迷糊糊地扶著已醉的似乎已人事不省的小魚,離開了包間。

 老蛇強中翻滾,在小魚的小包內掏出了她的房卡。2118,勉強看清了小魚的房號,和阿塵兩人東倒西歪地扶著醉倒的小魚,乘著電梯,送她回到了她的房間外。一次,兩次,三次,n次。

 終于打開了房門…金黃的地毯、金黃的沙發、金黃的桌椅…置身房內如同正站在國王的藏金庫里,直令人壓抑不住心中的驚,然而即使是這樣豪華奢侈,卻使人不感俗氣和壓抑,只覺典雅與大氣!

 如老蛇與阿塵這樣的落魄中年何曾見過這樣的金碧輝煌?所以剛一進屋,兩人就瞪大了自己的醉眼,猶如置身夢境,但驚詫不過一時,那濃濃醉意便再襲來,使人頭暈腦,只就地沉睡。

 兩人互望一眼,都覺對方目光游散,眼睛眨巴得厲害,于是不約而同地攙扶著小魚往那貴族式的大走去。行進之間,三人東倒西晃。小魚癡癡笑著。

 “蛇師兄,塵師兄,小魚還要敬兩位兄長三大杯…小妹高興!咯咯…”誰知笑音未閉,她突地腳下一個踉蹌,往前跌倒,嬌笑變作了驚呼。而身旁師兄二人沒絲毫心理準備,頭暈眼花之下根本也未產生穩住她的覺悟,反倒雙腳卻是跟著不穩,大家軟綿綿的身子同時往下落去!

 “嘣!”的悶聲此起彼伏,連續三響,前后相隔幾近于無。所幸羊地毯甚厚,方不致疼痛加身,但是小魚仍發出“哎喲”一聲啼,其聲甚是嬌氣,就猶如…婉轉承時的叫之音!

 師兄弟二人聞在耳內,酥在心里,只覺渾身發麻,恍然間竟產生荒唐錯覺:以前每完成一筆業務,收到傭金之后,就會同去煙花之地,共一女,借此發自身雄荷爾蒙及增進兄弟間的情意…

 恍惚中,果不其然,酒量稍遜一籌的阿塵竟口齒不清地囔囔道:“狗的老蛇,咱們還沒剪刀石頭布,你就不守規矩先捏小娘子了?把別人都捏痛了!”邊說邊直接將手伸到身旁女人的峰之上,隔著短裙抓住股蛋子不服氣地起來。

 只數下,即感口干舌燥,不由伸出舌頭舐嘴,形似一個中餓鬼。老蛇聞言大怒“放!明明是你先偷捏!”他一下子撐地而起。

 但見阿塵正在女人豐,心下更氣,蹲下身去“啪”一掌打在阿塵的手背上,令之不得不條件反似的收回咸豬手后,換做自己立時順勢而上…隔著短裙握住一瓣豐!一邊大力捏,一邊倚老賣老道:“我是師兄,我先來才對!哇,這股蛋兒真有彈!”連帶發出贊美的“嘖嘖”

 之聲,且夾帶“呵呵”傻笑,仿佛八輩子沒摸過女人股似的。阿塵見狀也馬上一蹭而起,開口一頓罵,邊罵邊蹲下身去,伸手捏住女人另外一瓣動。師兄弟二人一邊享受手中柔膩,一邊大眼瞪小眼,皆從對方眼里看出挑釁之意。

 背面朝上躺著的小魚完全醉得一塌糊涂,剛才摔下雖沒什么傷痛,頭腦卻是更為眩暈,此時感覺自己的股被兩只手時輕時重地去,偶爾感到不適,偶爾又感到一絲瘙。

 她本睜眼轉過頭去看上一看,但眼皮兒卻彷如千斤,難以撐開,而全身狀似無骨,也無力爬起來,只得嘴里呻傻笑“兩位師兄…你們在干嘛?別玩了,快扶我起來…我們繼續喝酒啊,咯咯…”她哪里知道自己的兩位師兄此時如同被豬油蒙了心。不僅在酒的作用下似醉如癡,而且一年多未近過女也令兩人急。也真難為他們了,這一年里,每每雄荷爾蒙素上頭,兩人都各自意,彼此左手加右手盡情伺候自己的,之時還比賽看誰得多,量誰得遠!

 但若是就此認定哥兒倆倆喪失了理智,那就錯了…因為他們每次玩五姑娘比賽時的意對象就是此時在他們身下的小師妹!此時他們心下很是明白,借著酒瘋手觸之物乃是師妹的兒!口干舌燥之下心跳加速,竟感無比的刺!

 彼此心中卻也極為不安,因為師妹早已不是當年那青梅竹馬的可愛小女孩,任意打鬧而不會發火,當然那些打鬧不涉及此時般的男女靡之事。

 如今早已嫁作他人婦且多年未見,這一重逢竟是被二人裝作神志不清趁醉大行猥褻之舉…師兄弟二人想移開自己的咸豬手卻甚因貪戀手中感覺而不舍放開,反倒是捏得愈來愈放肆。

 只見老蛇的手從小魚的豐上緩緩摩挲下去,直隔著她黑色的打底撫遍她豐腴的腿兒,然后再撫摸上來,卻是將手入了短裙之中,只覺少了一層的衣物豐更具彈,那形狀更加勾人。

 阿塵則要收斂一些,他的手摩挲了上去,隔著衣物愛撫著小魚的玉背,突感手下有一些不平,于是仔細一摸。

 頓時明了這是師妹的罩帶子…哥兒倆看著自己手上的動作,只覺仿佛做賊似的,心跳愈發加速,狂自己干燥的嘴。當再次四目交接時,竟都看到了對方如狼般的眼神,紅得發綠,彼此望如,相互癡狂傳遞!

 “嗯…兩位師兄別玩了!”身上的酥令小魚深覺難耐,不由有些顫抖。特別是此時老蛇溝兒的那只手令她不得不夾緊自己的雙腿,搖晃自己的股,卻怎么也躲不開那惱人的東西。

 這次,哥兒倆是完全聽清了小魚的話語,心下不安更甚的同時,卻也更感刺,充了矛盾,就仿若那響曲緩緩奏起,有著一絲罪惡感但更多卻是濃烈的火在熊熊燃起。

 “阿塵,這娘們怎么叫咱們師兄?她認錯人了吧?”老蛇裝糊涂,雖是在問阿塵,卻是頭也不抬一下,反倒是將小魚的短裙裙擺翻了上去。

 然后睜大雙眼看著自己的手,在那翹的兩股之間的溝兒里游走,不斷哽咽唾,以至于聲音都有些含糊不清,也不知他是說給小魚聽,還是行掩耳盜鈴之舉…阿塵未答,用火熱的目光從上至下“強”著小魚。

 突然他睜大了雙眼,透過那充微小眼兒的蕾絲打底似乎隱隱能看到那白里透紅的,好像她未穿內,又好像有穿只不過布料甚少罷了。

 他想看個真切,卻因酒作怪,雙眼搖晃,反倒是越看越覺模糊,且觀老蛇在那處兀自來回摩挲個不停,一臉的享受,心中不覺有些嫉妒。

 “我也要摸!”阿塵大手一把探下,卻是越過老蛇的手,直接伸至地毯之上撫到小魚戶所在部位,只覺那腿心處夾著一片小小的腴潤三角,異常,猶如桃般形狀。

 甫一接觸,阿塵即渾身一震,手指再往三角正中央一按,頓時微微陷入,這…這就是小師妹的那里嗎?

 溝處怪手帶來的不適未除,部又被襲撫,令小魚深感動難耐…在別人眼里,小魚和柳御風好似神仙眷侶,夫間相敬如賓,恩愛有加。

 但其實這只是大家看到的表象罷了,他們夫之間早已貌合神離!結婚八年以來,最初三年,小魚確實與柳御風情投意合、親密無間。

 可自從她無意之中窺見柳御風居然和他自己的親妹妹…以及得知他懷著某種不可告人的卑鄙目的方才與自己結婚…之后的五年里,其實早已跟他成了陌路夫,夫事一切休提,未讓他再動自己分毫。

 只為顧全彼此臉面,方才在人前大show恩愛,制造假象罷了,小魚并非冷淡,幾年的生活,身子時常甚為渴求,若非定力過人,恐早已做了途紅杏…

 所以她此時雖是爛醉如泥,但那久未有過房事的曼妙身體已被逐漸喚醒了,使得自己情不自地從鼻腔里連續發出銷魂的悶哼,而且此時她心下已逐漸明了。
上章 天映月之古墓驚魂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