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天映月之古墓驚魂 下章
第一章
 茅山大法“天映月”:男女合,男中央子中,極致高,、合后合力,兩手分持兩法器天地劍、月無極筆,另兩手合結引魂奪魄印,口呼:“天地無極,干坤借法。天映月起,無敵!

 方降魔除妖,無所不能。***茅山,原名句曲山,中國道教名山。道教上清派的發祥地,東晉時的葛洪、齊梁時的陶弘景、隋唐時的王遠知、吳筠和五代時的王棲霞、朱懷德等都是茅山高道,中國道教史上的一代宗師。

 相傳二千多年前的西漢時期,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從關中來到江南隱居在句曲山潛心習道,采藥煉丹,濟世救人,成為茅山道派的始祖,后人緬懷茅氏昆仲的功德,遂改句曲山為“茅山”

 繼茅氏之后,東晉楊羲等人創立了道教上清派,隨后齊梁隱士“山中宰相”陶弘景又創立了道教茅山派。

 直到唐、宋時期茅山才真正興盛起來,為世人所知曉。茅山下,向南30里處,有一古鎮,名句容。鎮上約有100余戶人家,以林姓為主,人雖不多。

 但平里也還熱鬧。因小鎮交通不便,與外界交流甚少,所以外面的兵荒馬一直未對小鎮生活造成影響。鎮雖貧窮,但民風淳樸,家不閉戶,路不拾遺,一派隱世田園的獨特風光。

 而鼎鼎大名的茅山第38代掌門林大師就出生于這個不起眼的小鎮,這也是鎮民們倍感自豪的一樁美事。

 林大師接掌了茅山門戶,雖常年在外行走江湖捉妖除鬼,已不在小鎮居住,但每逢新佳節,他定然要回村一聚。于是新年前后也就成小鎮最熱鬧的日子,年年皆是此般。

 山中無歲月,然再過得幾,便又逢新年佳節,林大師一如往昔,暫且放下手中事物,向著句容小鎮趕去…

 林大師奔行路上,心里念著鎮里的鄉親父老,想著三嬸的熱鍋盔,念著四妹子的炒辣椒,惦著五姑婆的魚魚湯,內心一片火熱,步伐不由得愈發加快。

 “林哥哥,你倒是慢點!”一陣女聲從背后傳來,其聲清中帶著絲沙啞,自有一股獨特風味…(林大師聞聲竟一個靈,步伐不由得蹣跚了起來,)“就是啊,師兄,別那么快!”一洪鐘般的男音隨即響起!暗,把他們給忘了!绷执髱熍牧艘幌骂~頭,忙停步轉身。身后的一男一女快步趕上,只見那女子似乎已過花信年華,腮紅杏目,頗有幾分姿。

 可惜那兩瞥倒豎柳眉卻是多了一分與自身秀美甚為格格不入的殺氣。她著一身月白色僧衣,頭上無發,原來是一比丘…而她身旁男子看似比女尼年長,應是已過不惑之年。

 頭頂七星冠,身穿八卦衣,兩筆青龍掛于嘴上,好一個面目猥瑣的道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兩人雖看似怪異。

 但說起他們的名號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那仙姑乃峨眉赫赫有名的滅絕師太,而猥瑣道人則是林大師的師弟…茅山高手鼻子!此次林大師攜師弟鼻子前去巫山捉妖,偶遇嫉惡如仇的滅絕仙姑。三人一見如故,相見恨晚,間交流捉妖心得,夜里切磋采補之術,真個不亦樂乎!

 巫山妖魔盡除之后,三人不舍分離,便相約一同趕赴句容鎮過年!白镞^,罪過!在下心中一時激動,竟把二位忘了,勿怪,勿怪!”林大師連連頓首致歉。

 “咯咯,討厭,走這么快干嘛呢?林哥哥!”滅絕對林大師拋了個媚眼,后者見之全身頓感酥麻…“師兄啊,是不是又想起隔壁四嫂的溫柔了?”鼻子有些不知趣。

 “別嚼舌頭,林哥哥怎是那種人?”滅絕聞言大為不,語氣帶酸,用那懷疑眼神緊盯林大師。

 林大師被滅絕看得心中發,不暗罵鼻子口風不嚴,正待辯解自己和什么三姑四嫂毫無瓜葛,卻聞滅絕又道:“屈屈一屆村姑怎會入得了林哥哥法眼?你說是嗎?林哥哥…”林大師連忙點頭稱是,心頭一片唏噓。

 “呦,還沒和師兄怎么呢,這就護上了,好酸,好酸!”鼻子調笑了起來“你…”滅絕因羞成怒,揮手打了過去!昂昧,別鬧了,都一把歲數了,還跟小孩子一樣!”

 林大師一手架住了滅絕,訓斥師弟的無理取鬧!岸忌僬f兩句,快快趕路,天黑前一定要到,不然晚飯就要錯過!闭f完,林大師不再理會二人,擰身繼續趕路。

 滅絕和鼻子互瞪一眼,亦不再多言,快步跟隨。隨后三人運起身法,沒半,即趕數百里直至茅山腳下。

 再過得一座山頭,就可得見句容小鎮,突然,林大師停下來,手向后一揮,示意身旁二人勿動。二人頓止身形,只見林大師緊蹙濃眉,神色凝重至極“停,不對,前面血光沖天,內含殺氣!

 言畢掐指一算“壞了,句容小鎮有妖作祟。爾等速速隨我前去捉妖!”話音甫落,林大師提了一口氣,運轉茅山“醉仙望月步”心法,如鬼魅一般疾飛向前。后面滅絕二人聽畢不敢怠慢,亦運起輕功絕學,緊跟其后,不一會兒,三人即到落身于句容小鎮,眼前所見頓令三人肝膽俱裂!

 只見那殘肢斷臂、死尸遍布于每個角落,而每一具尸體都被干了血,顯得分外猙獰恐怖,完全一幅人間地獄般的慘景。

 三人倒一口寒氣,不由得怒發沖冠,各自掏出了法器,沖進鎮中…中央的鎮長大宅內,一地的干尸,而大上兩對男女正做著最后的沖刺…一身披金甲的男妖正狂著身下的婦人,七寸長的黑不停的在婦人壺中出出進進。

 隨著黑的每次出入,身下婦人的血便似少一分,而旁邊不遠處,一身披銀甲的女妖也快速起伏于身下壯漢間。同樣,隨著她每一次的起伏,那漢子也便似消瘦一分。

 “姹法!奪魔功!”先行趕到的林大師見得此景,腦海立馬浮現這兩種失傳百年的功,不驚詫至極,也頓時明了為何遍地干尸了…那定是被眼前二妖干了全身血!屋內除了二妖身下的對男女,已再無活人。

 人命關天乎,林大師不及細想,先救人要緊。大喝一聲:“呔,何方妖孽在此作祟,還不速速束手就擒!”言畢,左手一揮,送入口中,咬破中指,掐出法訣,口呼敕咒,虛點兩下,兩道血劍,擊向二妖…好一個茅山勾回兵指法。

 正在快活忘我、的金銀二妖,聽到喝聲,猛然驚醒,抬眼看去,只見兩道血劍已及眼前,慌忙放棄了身下獵物,俯身躲閃開來。一陣手慌腳,待二妖回過神來,滅絕、鼻子兩人皆已進屋,三人各站一角擺好poss,互成掎角之勢。見三人皆是一派高人打扮,二妖回魂尚早,不覺有些顧忌。

 對視一眼后,彼此角色已經了然,轉頭向著三人呵斥道:“呸,敢問是何方神圣,壞我等好事?沒事尋那死路作甚?”銀妖扮著紅臉!拔峤疸y二圣在此辦事,與爾等井水不犯河水,爾等速速退卻,免得傷了和氣!苯鹧b著白臉。

 “呔,大膽妖孽,作人間,,禍害鎮里,今我等三人要替天行道,為句容鎮民討個公道,對爾等妖孽誓除之。維護世界和平,匹夫有責!”林大師擺出一幅高人的氣派,無比昂的痛斥著二妖。

 突然,傳來一陣嘔吐聲,林大師以為還有妖孽躲藏,忙覓聲望去,卻是見到滅絕和鼻子正兀自嘔吐,地的“德克士炸堡”…

 又吐了一陣,鼻子空嘔了幾聲,擦了擦嘴:“好酸,好酸,我說,師兄你跟這兩個妖怪費什么話,吊什么酸文,tmd砍了在說!闭f完。

 也不等林大師回復,手一揚,兩個黑乎乎的丸狀物就打了出去,直奔二妖要害?杀人斓膮s是一道凄冷的劍光。卻是滅絕連話都懶得說便出了手,真是個要命的尼姑!二妖正被眼前鬧劇搞得云里霧里,不明所以,而且按照規矩,大家應互亮招子才會開打,誰料該走的過場都還未走,這三人居然就動了手。

 忙中被偷襲得只能倉促招架了起來,滅絕vs金妖,鼻子vs銀妖。四個人捉對廝殺了起來,二妖擋得匆忙,一時落入下風。占了先手的道尼,大招頻起:這邊魔無塵劍…九白骨爪…滅絕無影劍…斷子絕孫腿…九老尼劍那邊茅山無極雷…

 茅山魂鈴…茅山斬咒…茅山猥瑣拳…茅山抓手此起彼伏、絡繹不絕,深得“趁你病要你命、痛打落水狗”之要領。

 二妖顯得十分狼狽,鼻子見狀不起了輕敵之心,故出言嘲諷道:“爾等跳梁小妖,此等三腳貓功夫也敢出來獻丑!笑煞本道爺啦!哈…哈哈…”二妖聞言大怒,金妖喝斥道:“兀那牛鼻老道,休得口出狂言!

 今俺們未曾吃頓飯,全身乏力方至不堪。吾建議,或者今休戰擇再斗,或者待我二仙出鎮上山用點野味,我們再行斗上幾百回合,賊道尼可敢?”

 滅絕沒一點幽默感,聞言怒道:“干你娘,你當我們傻啊…”銀妖聞言不由嗷嗷大叫:“好個尼,竟口吐污言穢語!氣煞我也!!”打斗愈發烈,場面甚是好看…但二妖又怎是吃素,畢竟千年功力放在那里,雖然還未久,但底氣尚在。

 慢慢地,二妖靠向了一處,聯手之勢已成,合力使出魔功,威力頓時大了一倍有余。頹勢漸漸扭轉…只見二妖一邊使出魔功,一邊大喝魔決:“…”“…”“伸…”“縮…”“…”“…”“…”

 “…”“神功護體…”“刀不入…”“出東方…”“唯我不敗…”慢慢的,滅絕二人便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二妖見局勢漸好,嘴里也開始投訴了起來:“你老母,叫你們狗男女卑鄙無,下偷襲!”

 “賊道尼,都說我妖魔無,下手無所顧忌,爾等正派人士今又是何副嘴臉?”“就是,喂,那邊那個死裝b的,你還裝什么,不知道裝b要被雷劈嗎?”“呔,賊那漢子,還不速速一同前來受死!”見二妖囂張無比,本是扮演boss角色的林大師也慢慢按捺不住了。

 但多年的裝b生涯練就了一副好臉皮,也不怕二妖叫罵,依舊沉穩如故,不緊不慢的吐出:“鄉巴佬就是鄉巴佬,妖就是妖,上不得席面。叫什么,又沒文化了吧!要知道豬腳都是最后才登場定干坤的,急個啥勁子…”
上章 天映月之古墓驚魂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