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75章 最好(全書終)
 秦宇穹在那一刻的想法十分簡單,鼻尖嗅到了她的氣息,所以便沒有理由再反抗。

 正如最近社會新聞中出現過的兩個曾讓秦宇穹嗤之以鼻,讓他人讀完骨悚然的騙保事件一樣。

 先是母親在再婚后,和丈夫一同謀殺兒子,兒子本身想要反抗,可在回頭的那一刻,看到母親也參與了這場謀殺后,他放棄了抵抗。

 再是母親被兒子謀殺后,兒子被捕后,回憶謀殺時的情景,他說:“母親從頭到尾都沒有反抗,只是坐在那里喊‘幺兒,幺兒’!

 初次看到這兩條新聞,秦宇穹只覺得看不起勝過同情,不管是父親還是弟弟,如果他們膽敢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因為親情羈絆這種理由而放棄抵抗。

 畢竟對方膽敢下毒手,就證明了對方根本沒將自己放置在親人的位置上,那自己又有什么必要心軟呢?

 直到他遇到了陸瑤這件事。

 可以反抗,但大腦和身體的第一選擇,一致是束手就擒。

 他最后想做的事情就是握住陸瑤的手,在眼前恢復光線的那一刻,將她的臉印在心里。

 能活下去,往后余生就靠著這一眼支撐。

 若是去了,那親眼見過她,親手觸碰過她,也不算太虧。

 最后譏誚地笑容是他的自嘲。

 且不論秦宇穹的想法是什么,但他最后的舉動,的確在陸瑤心中留下了深刻地印象。

 因為秦宇穹只是摔傷而已,加上女傭的證詞,可以確定陸瑤完全只是正當防衛。

 所以在經過警察的一番審訊后,做好筆錄的陸瑤不需要多留,被容白接回容家。

 白清秋跨越萬里從國外趕回來,這兩天不僅容白著急,連白清秋也急的直上火,極其愛美的她嘴角長了兩個水泡。

 一貫知書達理識大體的陸瑤,在和白清秋打過的那么多次交道里,頭一次失禮,剛到容家,白清秋就抓著她的手問東問西,她卻在回復的時候經常慢上半拍。

 不僅如此,回答的內容往往還是答非所問。

 但這些失常在陸瑤的身份是一個剛剛被囚了六天的受害者身上,便情有可原了。

 聊了一會兒,見陸瑤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白清秋也不忍心再多拖時間下去了,她心疼地拍了拍陸瑤的手背,然后對陸瑤身后盯著她若有所思的容白說:“你快帶她去客房休息一會兒!

 然后才又看回陸瑤,安撫似地又拍了拍她的手背:“你的父親那邊我已經說過了,他正在往這里趕來的路上,你先上去休息一會兒,等他來了,我再喊你下來!

 陸瑤想問這個父親指的是哪個父親,可張了張嘴,又覺得這個問話很沒意義,沒必要。

 她便啞聲說了句謝謝,起身跟著容白上了樓。

 白清秋所指的客房并非是普通意義上的客房,容家有十二間客房,而容白領陸瑤去的,是白清秋在那年兒子承認自己喜歡陸瑤后,親自找人為她重新設計的房間。

 正是為了某些陸瑤可以留下來住的時刻,能夠感受到容家的誠意,最好能賓至如歸到再也不想離開容家才好。

 可白清秋的一番良苦用心在很久之后才被陸瑤發現。

 兩人一前一后的進了臥室,而后陸瑤將門關上,反手上了鎖,她看到前方的俊朗男子挑起了眉頭,不等他發問,陸瑤便上前輕摟住了他受了傷的,踮起腳尖,閉眼吻上了他嘴角的傷——

 沒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

 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單匹馬營救你于水火中?

 古代有,民國有,小說中有,電影中也有,可在現代的現實中,這樣的事一旦發生,便可以被歌頌成神話傳說。

 一個人置生死于不顧地來救自己,她又有什么理由,再去為一些曾經傷害過她的人,去拒絕,去回避這份愛?

 如果說先前拒絕的原因來自于‘不確定’,那經過這次意外,她已經可以徹底確定容白的心意,假設以后他會變心,那陸瑤也不會有絲毫怨言。

 一生換著一刻也算足矣。

 容白先前探究的眼神來自于對她和秦宇穹之間的關系定位捉摸不定,雖說在陸瑤動手企圖砸暈秦宇穹時,他已經被擊倒,狼狽地躺在樓下。

 可這并不影響他看清楚樓梯上兩人鋒時的狀態。

 秦宇穹明明是占上風,也明明是他出的先手,可為什么會突然停下?像是心甘情愿赴死似的。

 他似乎并不像是威脅自己時所說的那樣,如若不從,就會對陸瑤下手,他明明看上去并不舍得對陸瑤下手。

 但這都不重要了。

 秦宇穹被警方控制了起來,陸瑤也踮起腳尖親吻他的嘴角,這種情況下,容白再猶豫,恐怕連陸瑤也要認為他某些方面有問題了。

 在陸瑤即將睜眼退后時,容白抬手環住她纖細的,向懷內一帶加深了這個吻。

 動作比言語更能傳達人的內心想法。

 兩人在這一刻,歷經生死之后,終于確定了自己在彼此心目中的地位。

 從某些方面來講,也應該謝謝秦宇穹才對,要不是他做了這么一出戲,容白也不會有機會在陸瑤眼前展示他赤誠的真心。

 要是秦宇穹知道,正是自己為了留下陸瑤的所作所為加促了容白和陸瑤之間的關系進展,不知該作何感想。

 容白在一年后才知道陸瑤的真實身份。

 那時候的戚白白已經落網,警察也已經查出了那和她進行易的人,正是之前人販子頭目厲青的忠心的手下。

 甚至還查證出,她就是厲青的親生女兒,兩條消息向外一放,立馬就有人推測出了事實的真相。

 救了顧然的人是陸瑤,國民閨女小時候就心腸歹毒,搶了陸瑤的身份和地位不說,在長大后還多次和陸瑤針鋒相對,勢有自己活那陸瑤就必須死的架勢。

 網上先是又掀起了一波‘對那些年罵過的陸瑤道歉’的熱搜,而后,在大家對戚白白粉,和陸瑤道歉后,突然覺得不對,回頭到了顧然的微博下面質問他:“你瞎嗎?”

 那時候才多大?

 年紀輕輕,就認不出真正救命恩人的臉了?

 還什么被黑色的煤灰涂了一整張臉,所以他只記得那雙明亮的眼睛和紅色的衣服。

 “那以后要想讓顧然記住自己,大家就穿的亮眼一點就好了,不用化妝,反正他臉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贝蠹覠o情地嘲諷著顧然。

 然而顧然并不在意這件事,他每天都在苦惱,究竟怎么樣道歉,陸瑤才愿意原諒自己。

 他對于陸瑤充了無盡地愧意,尤其是回想起之前認為自己是在不計前嫌地幫助她的自以為是,顧然總有種尷尬的感覺。

 在事實揭開時,他終于也明白了陸瑤先前對他態度奇怪的原因——

 不是她心眼小,而是她明知道曾經救過自己,自己卻認錯了人。

 可陸瑤并沒有正面和他討論過與此相關的問題,因為只要他出現,陸瑤就會離開,而陸瑤離開則意味著容白也會跟著走掉。

 顧然不僅沒有得到陸瑤的原諒,甚至連容白的電影和電視劇也沒再參與過。

 而在某次,陸瑤又一次對顧然避而不見時,容白詢問了她對顧然有這樣奇怪態度的原因,陸瑤將三世重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知給了他——

 但刨去了整個世界不過是一本書的事情。

 沒有人想知道自己包括所處世界都是虛擬的真相。

 而容白在聽到后,沉默了許久,久到連陸瑤都開始懷疑他是不是不能接受這件事,是不是她談過兩次戀愛的事情打擊到了容白,已經腦補了兩人因此分手的畫面后。

 容白開口了。

 他用極其困惑地眼神和嗓音對此下出了評判:“他們三個是傻子嗎?”

 并且在之后,每次見到顧然,都要冷冷地諷笑一聲,看著顧然不明所以地撓頭時,容白還會在心中跟上一句“傻子”的評判。

 而顧然也真的,再也沒有成為容白戲中的男主角。

 既然他后每一部戲的女主角都會是陸瑤,顧然必定會永久失去做他戲中男主角的資格,這一世的顧然,影帝路漫漫。

 《大山》這部作品拿到了不少獎項,容白、陸瑤、李深等人,不停地出席各種活動與頒獎典禮。

 在最后一項世界級電影獎提名后,容白和陸瑤求了婚。

 陸瑤倒是沒有什么可拒絕的理由,只是希望他和自己去見一下陸國清,得到陸國清的允許。

 現在的陸瑤和蕭伯賢之間的關系已經不緊張了,可想來想去,也不覺得這件事應該得到蕭伯賢的應允,最多通知一下他就足夠了。

 陸國清對于女婿的要求只有一條,對瑤瑤足夠好就行。

 而愿意單刀赴會的容白,自然通過了陸國清的考驗,且成為了他心中唯一的女婿人選。

 而白清秋那邊更不用提了,她比容白還期待這一天的到來,所以當知道陸瑤已經答應了兒子的求婚后,她立馬將準備好的玉鐲戒指統統拿了出來,給兒子,讓他給陸瑤帶上。

 并且向陸瑤保證:“因為你的家世比容白要好,所以婚前可以簽訂婚前財產協議!

 陸瑤點頭,現代人結婚都要簽訂這項協議,這并不會影響感情,只是對自己更加負責而已。

 白清秋又說:“而且可以簽訂,只要容白以后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那么所有財產全歸你所有!

 “這…”陸瑤覺得這條似乎沒有什么簽訂的必要。

 似乎太苛刻了。

 她對于感情的確有高標準,高追求,但也不得不承認,其實在現代這樣一個快餐化的社會,出軌實在是太過常見了。

 連她答應求婚時,也沒有幻想過未來幾十年后是否還和容白在一起的事,只是想要活在當下,享受當下而已。

 可容白和白清秋卻都認為這不是什么過分的要求。

 之前容父娶白清秋時,就是靠著這紙協議,穩定了白清秋嫁給容家的心,而事實也證明,容家的男人的確不會出軌,是長情且鐘情的人。

 兩人訂婚的消息并未向外界公布,顧然和葉琛等人自然也不知曉。

 在秦宇穹被關進監獄后,完全掌控葉氏的葉琛開始對秦家進行了打并,沒了秦宇穹的秦氏企業雖然算不上是不堪一擊,但戰斗力減弱了一半還要多。

 葉琛預計,在五年內,如果那個叫秦崢的家伙還不能扛得動責任,秦氏就可以從國內銷聲匿跡了。

 他和顧然成了朋友。

 原本葉琛對于顧然處于嫌棄的態度,可在每一次匿名幫陸瑤解決一些問題時,總會看到顧然,兩人的行為還出奇一致,碰面六次后,兩人總算決定一起坐下來談一談。

 而這一談,對上了。

 確認過眼神,都是對不起過陸瑤的人。

 因為陸瑤不原諒,又或是根本沒機會問她能否原諒自己的兩人,一直在背地里幫陸瑤解決問題,這樣也算是懺悔彌補了。

 在兩人合作后,幫陸瑤解決問題的方式則變得更加迅速和方便了。

 比如在某一場電影頒獎典禮——也就是容白向陸瑤求婚的那一場頒獎典禮開始前,陸瑤的化妝間里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自稱是她蕭家表哥的男子。

 可陸瑤還沒來得及和他說話,便被容白拉了出去,連聲“再見”都沒來得及和表哥說。

 而在她走之后,懷著鬼胎的蕭表哥用不堪入耳的臟話謾罵壞他好事的容白,正打算推門離開時,手還未接觸到門,就見門鎖自動轉了。

 葉琛從門外擠了進來。

 “嗨表哥!彼Σ[瞇地和這位蕭姓男子打招呼!澳憬姓l表哥,誰是你表哥?”對方不買賬,臭著臉讓葉琛讓一讓。

 葉琛則揮了揮自己手里的拳頭:“認不認識我不重要,認識這個就夠了!

 而后一拳照著蕭表哥的面門砸了下去。

 葉琛單方面毆打蕭表哥近十分鐘的時間,期間蕭表哥的慘叫聲不停地從門內傳出,有人想來一探究竟,可門口靠著門欄微笑的男人阻擋了他們的去路。

 “沒事!鳖櫲缓蜕频貙χ恳粋過來問話的人微笑解釋“里面的人在彩排呢,不要打擾他們!

 十分鐘后,見所有人都去忙頒獎典禮了,顧然叩了叩門,葉琛帶著鼻青臉腫的蕭表哥走了出來,兩人將他送到了附近最近的警察局。

 在等待做筆錄的時候,他們打開了頒獎典禮現場的直播,正好看到了容白對葉琛求婚的那一幕。

 兩聲嘆息同時響起,葉琛詫異地轉頭看向顧然。

 不明白他有什么可嘆氣的。

 他又不喜歡陸瑤,如果只是為了懺悔的話,又為什么要在她接受求婚,即將獲得幸福的時候嘆氣呢?

 注意到葉琛探究的目光,顧然笑著打太極:“因為確定關系則證明,以后我再也不能參演容白拍攝的任何電影和電視劇。容小白這人可小心眼了,可偏偏才華又是最厲害的!

 原來如此。

 “慘啊兄弟!比~琛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涼涼地嘲諷“誰讓你小時候瞎呢!

 顧然笑了笑。

 剛剛那聲嘆息,完全是本能反應,至于原因,也不是他和葉琛說的那樣。

 在幾個月前,他曾夢到了平行世界中的自己和陸瑤,夢到當時的戚白白如果沒有手的話,他和陸瑤的相處,生活。

 而她的確如同戚白白所扮演的那樣,一如既往的善良,柔軟,優秀。

 兩人的生活幸福美滿,一直相守到老。

 那才是顧然期盼的結局,只可惜,在現在看來,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而不止顧然夢到過假如沒有被別人干預,和陸瑤的未來會是什么樣子。

 葉琛和秦宇穹也夢到了。

 葉琛才發現,原來如果沒有柳思瑤的手,他其實不僅不會嫌棄陸瑤毀容后的臉,而且對她的感情也并沒有因為面貌更變而消失。

 自己原來并不是一個膚淺的外貌協會,原來自己之所以在后來不愛陸瑤,也不是因為柳思瑤的容貌不再像高中時期的陸瑤,而單純的是因為——

 她不是陸瑤。

 如果是陸瑤,那么即使毀容,他依舊愛她。

 至于秦宇穹,他在夢中有多留戀,醒來后落差感就有多么巨大,他愛上了睡覺,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睡覺,他開始將夢境當做現實,將現實當做夢境,這樣就不會那么難熬,這樣就不會那么痛苦。

 三人都想回到‘如果成真’的夢境世界,但這是不可能的。

 那終究只是夢,是他們因為自己錯誤選擇而放棄的美好結局,但轉念想想,其實現在的結局也是他們要求的其中一種。

 不是嗎?

 所愛的人,沒有毀容,沒有成菟絲花,沒有為了愛情失去自我。

 她獨立堅強,她在眾人面前釋放光芒,她努力地向上攀爬,接演一部又一部有意義的電影或劇,追逐光的同時,最終將自己活成了光,成為了其他人努力向上的動力和目標。

 她和容白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他不僅可以保護她,還可以成就她,讓她成為的不僅僅是女友、子,這一類的角色。

 他讓她成為了自己。

 成為了陸瑤本身。

。ㄈ珪K)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