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73章 破局
 別管蕭伯賢是真沒聽懂,還是假沒聽懂,總之會場里面的所有記者是全都聽懂了。

 這兩者之間怎么能是沒有關聯呢?

 這關聯可以說是太大了。

 每當他們講起戚白白當初救顧然的那段勇敢者的故事,總免不了要形容一句‘當時的她的臉漆黑一片,加上車內燈光昏暗,在那樣緊張的狀態下,顧然除了她那雙神采飛揚的眼神和與他人不同的醒目著裝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顧然的母親顧夫人在講述這段故事時,也著重提到了紅色羽絨服的事。

 她說:“當時還里的很遠,又有大雪遮擋視線,可顧然卻在車上就認出很遠外的人群中的白白,他當時特別驚喜地和我們說‘就是她,那個紅色羽絨服的女孩,就是她救得我’!

 所以當蕭伯賢將顧然的話透給他們后,在場的記者們第一反應就是——鳩占鵲巢。

 上帝啊,這該是什么樣的一出狗血大劇?

 一直以善良和勇敢標榜,被稱作國民閨女的戚白白,竟然不僅不勇敢不善良,還是個從小就展現出歹毒心腸的人?

 雖然還沒有確切證據證明這點,但從現有的線索來看,完全可以推斷出,其實兒時救了顧然的人就是陸瑤,而戚白白通過某種手段,拿到了陸瑤當年身上穿的衣服。

 而且連‘當時是失憶了,衣服不知道為什么會到我身上,莫名其妙被顧家帶回去,并非真心想替代陸瑤的功勞’這種話都說不出口。

 因為從戚白白出現在公眾面前起,就不止一次親口講述這件事,從頭到尾,包括她當初為什么突生勇氣,要幫助顧然的心理活動都說的明明白白,那么的心理活動,還補充了很多在顧然角度絕對看不到的事情——

 比如在顧然成功逃后,她被抓回去,受到了怎樣的待和懲罰。

 怎么聽也不像是失憶后,被迫接受自己救下顧然這件事。

 所以戚白白拿了陸瑤的衣服,并且代替她成為拯救顧然的英雄這點,在沒得到確切言論認證的情況下,也已經可以算作是實錘了,其證據,來自于當初宣傳她美好人設的每一次在公眾面前發表的言論。

 或字或視頻,全都有跡可循。

 這簡直是驚天爆點,可臺下的人除了拍攝和飛快地記錄下剛剛蕭伯賢說過的每一句話之外,并沒有人向外傳遞信息。

 主要原因是因為蕭伯賢對現場管理的實在太過苛刻。

 往常,記者們為了搶頭條,一般在招待會現場就會向自家傳媒公司的人發送消息了。

 可今天,在他們進入蕭家設置的會場后,所有人都被屏蔽了訊號。

 一切消息都無法在第一時間傳達到外界,就包括先前那個挑事兒的男記者也一樣,被安保人員架出去后,并沒有將他丟到會場外。

 而是將他拎到了一個小黑屋內,一直等到會議結束,所有人走出會場,才將他放出去。

 在走出會場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拿出了手機,看著手機屏幕從無信號跳轉,該撥通電話的撥電話,該發信息的發信息,各個低著頭看屏幕。

 而每個人起始的第一句話卻大都相同——

 “你絕對想不到我拿到了什么樣料!絕對勁爆!”

 勁爆到他們頭一次苦惱標題的原因不是怎么寫才能抓人眼球,而是能寫的太多了,作為標題來說,哪個信息點都舍棄不掉,實在是難以取舍。

 可留給他們的時間并不多了,還要編寫稿子內容,還要迅速加版印刷,時間緊迫,稍慢一分鐘,就失了先機,會被其他競爭對手搶走這塊大肥。

 主編在沉思片刻后,做出了決定:“出一刊蕭家特別版的報道,加版,p1主要寫近期爭議頗大的女明星陸瑤實則是首付蕭伯賢親生女兒,著重點出她之前因為家境貧寒受到的不公待遇,結尾的時候點一下她的正義點來自于當年的被拐事件,然后p2就可以從被拐事件入手,引出戚白白和顧然的這條線!

 這樣的順序最佳,爆點也充足,可大家在編輯內容時總覺得哪里不對,感覺還缺少了什么關聯線索。

 而那條缺失的關聯線索,在有狗仔終于尋覓到戚白白的位置,對其拍攝下照片后,也終于浮現了出來。

 被刊登在各大網站和報紙雜志上的戚白白正在一個橋下,算是相當偏僻的一個角落了,她正在和一個男人進行著某項易。

 厚厚的被牛皮紙信封包裹起來的東西,大家第一刻聯想到的便是金錢,她是做了什么事情需要支付給對方這么一大筆金額?

 這張照片引起了許多人的猜測,同樣也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蕭伯賢身份感,他的八卦全國人民都會關注,包括警務人員在內。在看到照片上和戚白白正在易的男人長得尖嘴猴腮,一副壞人臉后,又想想新聞中對先前戚白白做過的壞事進行的揭,難免犯職業病。

 在幾位老警官對這個男人做出“我覺得他很眼,說不定是個什么逃犯”的形容后,有位警員將他的照片放入系統進行了搜索。

 的確是個逃犯。

 而且是十幾年前,那起牽扯了陸瑤、顧然、戚白白三人拐賣案的人販子團伙中,唯一沒有落網,至今逃竄在外的犯人。

 在蕭伯賢召開記者招待會的同時,秦宇穹正在強制給陸瑤播放和容白有關的直播。

 很可惜,在清晨時,陸瑤的心理防線明明已經被長時間的捆綁和失去人身自由的情況下被擊敗的潰不成軍,對他展現出了極其脆弱的一面。

 可到了傍晚時,她就已經調整好了心情,從短暫的情緒崩潰的狀態中身了出來。

 不在和秦宇穹對話,甚至連一個細微的表情都懶得施舍給他。

 就連他打開的直播視頻內,出現了一個無論是身形,還是長相都和她一模一樣的女孩時,秘書告訴他,陸瑤依舊沒有表情,冷漠地瞧著視頻,甚至連問都懶得問他一句。

 但她可以不問,他卻不可能不說。

 秦宇穹面對著視頻,像是自己看得到似的,和陸瑤介紹:“之前你不是問我,為什么敢這樣肆無忌憚的做這種違法的事嗎?不怕有人發現你不見后會追查到我嗎?”

 “這還多虧了現代醫學的發展,只要有錢,就可以達到一切目的,四十萬換頭,一百萬可以照著模子整容,再買下一個心甘情愿愿意裝成你的人,換取你永遠的留在這里,這筆買賣很劃算!

 陸瑤張了張嘴,但又閉上了。

 不想和秦宇穹交談,即使在聽完這句話后,驚疑不定。

 找一個身形相同的人,簡單。

 可將這個人的面貌整得和另一個人完全一模一樣,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事。

 所以,秦宇穹絕對不是在將她抓回來后,才下定決心找人整成了她的樣子,代替她。

 視頻中那個代替她的女孩,五官已經恢復的相當自然,動過刀的地方應該有很多,卻一點水腫的痕跡都沒有。

 這說明,他從很早之前,就有了這個計劃,并且已經對這個計劃付出行動,并不是一時沖動,臨時起意。

 這也說明,她想要說服他,使他放棄囚困自己是不切合實際的。

 那她更沒有必要和秦宇穹多做言語了,白白浪費力氣。

 直到鏡頭中,出現了容白的身影。

 陸瑤的表情才終于動容。

 雖然很細微,但依舊被秘書捕捉到了,他在另一間屋子內盯著監控的原因,就是為了仔細觀察陸瑤的一舉一動,然后通過耳麥傳達給秦宇穹。

 他在第一時間將陸瑤的表情松動告知給了秦宇穹。

 秦宇穹勾了勾嘴角,并沒有說話。

 他在容白的衣服紐扣和帽子邊沿都編進了竊聽器,而作為陸瑤的替身的那個女人身上佩戴了監控,所以但凡容白和替身有互動,就會被拍下,連同聲音一起,直播給屋內的兩人。

 所以他反倒不需要說什么話。

 只需要靜靜等著容白將替身錯認成陸瑤就足夠了,避免陸瑤會有‘這一定是秦宇穹編造的假視頻’這樣自欺欺人的想法,他才將其設定成了直播。

 在秦宇穹的認知里,他認錯,恨不應該,可那是在他看不到陸瑤,從未見過她的情況下,不說情有可原,但他并不認為容白能做的比自己好。

 既然容白可以看到,那就將假替陸瑤的人改頭換面,那他就失去了優勢,和當年的自己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那容白必然上鉤,陸瑤也必然會對他失望。

 秦宇穹也想過,萬一容白走狗屎運真的認出來兩人的區別了呢?

 可他卻沒想到的是,才剛見到,兩人打照面不過五秒,替身連話都還未說一句呢,容白就產生了懷疑。

 他看了眼替身,然后皺起了眉,轉頭問其他人:“陸瑤呢?還有十分鐘就要準備開拍了!

 回話的女聲秦宇穹分辨的出來,就是曾經擔當過陸瑤的化妝師的秦萌,她指指那個替身,說:“就在那里呀!

 連專業的,長時間近距離接觸陸瑤的化妝師秦萌都沒能認出那是假的替身。

 那應該不是外貌上出現了瑕疵。

 可這樣的話,容白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察覺出替身的不對勁兒是為什么?

 秦宇穹看不到的是,在得到秦萌的回復后,容白皺起的眉頭更用力了,在鏡頭晃動模糊的情況下,陸瑤還是能看到。

 她悄悄在心里嘆了口氣,同時,也稍稍松了口氣。

 不得不承認,在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替身女孩出現在視頻內時,連陸瑤自己都覺得那個秦宇穹找來的替身像自己——

 事實上,要不是確定這幕戲還沒拍過,連她都要懷疑這是直播還是錄播了,從聲音到外型都像自己,有那么一瞬間,她堅定的內心小小的懷疑了先前自己的判斷:

 是不是認錯人其實很正常。

 不然怎么會那么頻繁的認錯人呢?

 葉琛可以將柳思瑤當做自己,顧然可以將戚白白當做自己,秦宇穹可以將陸媛當做自己,他們都是憑借著那三個女人知曉她的過去,可以對答如,便認定了她們。

 這下加上長相都一模一樣,自己都會錯,那所謂‘喜歡我,為什么會認不出我’這句話可能就是錯誤的論點了。

 可容白為什么就能認定呢?

 他隱瞞過,可情不自的次數太多,連對感情抗拒故意忽視的陸瑤都察覺到了他喜歡自己這點,但喜歡的程度是什么樣?

 她在猶豫是否前進,是不是永遠不挑明這件事最好的時候,對方似乎已經很喜歡她了。

 喜歡到比其他三個官方設定的男主還要聰明敏銳,一眼就可以認出她的異常。

 而如果容白并不是很喜歡她,那秦宇穹,這個說自己很愛她的男人,又能有多愛呢,連一個普通人都比不過。

 視頻內的替身陸瑤開始拍攝前的最后準備工作,她在看臺本。

 前的攝像頭對準的是白紙上的臺詞,而看不到容白。

 但聽到的聲音卻在逐漸遠離片場,他站的遠,似乎是去找誰了。

 然后陸瑤聽到了李名升的聲音,從他和容白的對話內容看,容白還是不相信那個替身就是陸瑤本人,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詢問李名升:“陸瑤去哪兒了?”

 而李名升的回答和秦萌一樣,他也指了指片場正中央,捧著臺詞本埋頭苦讀的陸瑤道:“在那里呀,應該已經準備好了,可以拍攝了!

 問了一圈,一個兩個的回答都一樣。

 容白便也不再追究,坐回了椅子上,正常拍攝。

 在鏡頭外的人來看,這應該是已經接受了現實,被打消了所有疑慮。

 可陸瑤并不失望,她對于容白的表現已經很滿意了,所以她只是靜靜地看著,沒有出聲。

 可她的表現在秦宇穹這里,則解讀成了另一種含義,他覺得陸瑤這是對容白失望了。

 所以陸瑤的失語和不作為,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他問陸瑤:“你想知道視頻中替代你的那個女人是誰嗎?”

 陸瑤不想知道。

 知道了也沒什么意義,又不是競猜節目,猜對了就能將她放出去,她才不要浪費這個力氣。

 而秦宇穹卻說“這是一個你認識的人,而且是認識了很多年的人,所以她才能完美模仿你的筆跡,你的聲音,你的所有小動作!

 “…”陸瑤慢慢轉頭看向兩眼渙散的秦宇穹,果然,他給出的人名,正是陸瑤心中猜測,卻又覺得‘不會真的是這樣吧’的名字。

 “柳思瑤!

 聽著耳內,秘書形容的陸瑤的表情變化,秦宇穹覺得很可惜,很可惜他現在還沒有復明,看不到她對容白失望的表情,看不到她此刻的震驚。

 還好這場直播現在還只是開始,后期容白和陸瑤的互動還會更多,她失望的次數也會更多,直至對容白那個男人心如死灰為止,才會停播。

 正當秦宇穹思考著,要不要強制握住陸瑤的手,觸碰她,讓自己的雙眼暫時復明,觀察她臉上的表情時,容白的聲音又從視頻中傳了出來。

 “我再問一遍,陸瑤呢?”他的聲音和臉色都極度不好。

 攝像器材正對的中央,柳思瑤正在賣力表演,容白連‘cut’都沒有喊,便打斷了她的表演。

 大家一臉震驚和不明所以,指著場地中央的柳思瑤回答容白:“主演不是就在那里嗎?”

 容白聞言,臉上掛上了從未在人前出現過的表情,他帶著極其嘲諷的笑臉冷冷地‘呵’了一聲:“她?”

 “想扮陸瑤也行,先把演技磨練好再來!

 說罷,便拿起外套離開了拍攝場地。

 身后的眾人還沒琢磨出他話中的含義,就見容白已經消失了,而房內的陸瑤和秦宇穹還能聽到帶著竊聽器的容白。

 他在給別人撥通電話:“喂,幫我查一個人的行蹤,她應該是在昨晚突然消失的,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再幫我查一下整形記錄,我需要知道有誰在兩年內,向醫生提出要整成和陸瑤一模一樣的樣子!

 他的聲音不似往常事不關己的冷漠,增添了幾許怒火。

 而容白的這番話,讓屋內的兩人表情各不相同,臉臭的秦宇穹在聽到秘書形容的陸瑤的表情后,更青了幾分。

 可糟糕的消息并不止這么一條。

 接二連三的消息捅破了他原本制定好的計劃。

 比如,首富蕭伯賢公布了陸瑤是他親生女兒且是唯一繼承人的消息,在看到這條內容后的秦宇穹驚疑不定。

 他先前曾想過利用臟手段去達成自己的目的,可那些前提條件都是在他的對手是葉顧容三人的前提下。

 雖然這三人中,他無法壓制過容白,但仔細鉆研,還是能找出其他的手段去壓制他。

 可蕭家…

 即便不想承認,秦宇穹也不得不認輸,方方面面他都比不過蕭家,甚至連兩者放在同一平臺上進行pk的資格都沒有。

 但想了想,他還有替身柳思瑤。

 容白認不認得出來那不是陸瑤,其實并不是很重要。

 在之前發覺陸瑤似乎傾心于容白時,秦宇穹就對其進行過調查,容家和蕭家的關系本就不好,所以容白在蕭伯賢面前并沒有話語權,他想說,蕭伯賢也不一定會相信。

 可心還沒安撫回原位,秦宇穹緊接著就收到了消息,柳思瑤被飛馳而來的車撞死了。

 這下,秦宇穹才徹底慌了。

 但陸瑤沒聽到電話中的內容,只看到秦宇穹忽然臉色很差,急忙起身向外走,邊走還邊質問電話那頭的人:“怎么回事?!”

 電話那頭的人尷尬地和秦宇穹回答:“好像是戚白白買來的逃犯,想要對陸瑤小姐下手,沒想到那只是個替身!

 作者有話要說:狗咬狗,汪汪汪。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