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71章 不許
 秦宇穹的性格乖戾孤僻,陸瑤早就知道。

 包括他于算計,每行一步前會將得失和各種可能全部都計算好這點,陸瑤也清楚。

 兩人在一起交往過很長一段時間,這其中,有一半的時間,陸瑤都處于被欺騙之中。

 兩人初識于她工作的便利店,一場大雨將秦宇穹困在了那里,他被好心的路人扶進了門,隨手拿了一把雨傘。

 幫他刷卡的不是陸瑤,是一起上班的一位年長她幾歲的姐姐,見秦宇穹出了便利店的門,同事姐姐語氣略帶惋惜地和她感慨:“長得好俊朗啊,身材也好,氣質也不錯,而且剛剛付賬時拿出的錢包一看就很貴,可惜了,這么完美的一個男人居然是個瞎子!

 那年的陸瑤失去了唯一疼愛她的父親陸國清,失去了考大學的資格,被養母以道德綁架捆在了這家便利店內打工,賺取陸媛的學費,算是同齡人中見過苦難較多的那類姑娘了。

 正因為見過的苦難多,反而更對別人刁難不起來。

 她和秦宇穹的搭話始于對他的‘不忍心’和‘同情心’。

 便利店外的房檐很短,他身形又高大寬實,瓢潑似的大雨短短幾秒將他渾身澆透,而因為拿把傘設計的緣故,秦宇穹折騰了好幾次也沒能順利打開。

 正在他準備將傘丟在地上,一走了之時,陸瑤出來了。

 “客人,我幫您打開它吧!标懍帍那赜铖肥掷锝舆^傘,將它打開,抬頭側目見這個高大的男人在愣神,還以為他在介意自己的舉動,于是趕忙將傘遞回給他,并解釋道“這把傘的設計就是很難打開,很多客人都需要我們幫忙演示一遍!

 后來才知道,原來當時秦宇穹發愣,是因為她在幫他打開傘的時候,兩人的手不小心觸碰,而觸碰到的同時,秦宇穹的眼前出現了一絲亮光。

 為了證明那不是錯覺,秦宇穹將傘丟到了地上,陸瑤幫忙撿起,遞回時,兩人手再次‘不小心’觸碰,在他眼前又出現了一次亮光后,秦宇穹確定了這不是錯覺,也絕對不是巧合。

 剛巧就在醫生診斷出‘除非有奇跡,不然不可能復明’的當天,他遇到了奇跡。

 于是接下來,他開始經常光顧那家便利店,在陸瑤面前刷存在感度,碰上難的客人時,他會出手英雄救美,平里和陸瑤或深或淺的交談幾次,展現自己淵博的學識。

 不出意料的,陸瑤陷進了這段起始目的不純的戀愛關系。

 直到兩人談戀愛到中期,那時候秦宇穹才徹底淪陷,才將起初的目的坦給陸瑤。

 那時候陸瑤就知道,除非他真的想要卸下偽裝,否則,你絕對看不出任何端倪。

 就如同現在,陸瑤只和他在學校的林蔭小道上見過一面而已,不明白他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自己家門口,名字喊得那樣親昵,像是和她識了許多年的老友似的。

 甚至還不由分說地將她強行帶到了車上,開到了相當偏僻的郊區,將她綁進了一個拉著落地窗簾的昏暗屋子內的上。

 陸瑤從昏中醒來,看到邊坐著的秦宇穹,先是嚇得一靈,然后無比驚恐地詢問他:“你是誰?你、你為什么要把我抓到這里,這是哪里?”

 一連三個問題,讓秦宇穹勾了勾角。

 第一反應是裝不認識嗎?

 現在了,還要裝作不認識他嗎?

 “這是郊區的一棟別墅,不用擔心,這里除了你和我之外,只有一些傭人和保鏢,除此之外方圓十里內都不會再有其他人!鼻赜铖窡o比隨意地回答她道“至于我是誰,以及我抓你來的原因,你真的不知道是為什么嗎?”

 “當然不知道!”從前的陸瑤或許不太會撒謊,可自從當了演員后,撒謊就成了她的基本功,簡直得心應手至極,只有一個小弊端,那就是她一旦撒謊就會臉紅。

 但這點在秦宇穹這里并不能算是弊端,畢竟他的雙目失明,根本無法看到任何事物。

 “但我見過你,你就是之前在華大山坡小路迷路的那個人,你為什么要抓我來?我真的不知道!”

 “還在假裝!鼻赜铖返淖旖寝橇讼聛,連同他的眉目一起下垂,明知他看不到,陸瑤卻還是生出一種詭異的,被注視審判的感覺。

 “你什么意思?”陸瑤警惕地問。

 “意思,很明顯,你是重生的對嗎,”秦宇穹朝著陸瑤的位置揚了揚下巴“很巧,我也是重生的!

 “…”陸瑤失語。

 他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和定力,才能用如此平淡的話說出這兩句話的?

 所以,他肯定很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所以才能將心態處理的這樣淡然。

 所以,從很早之前,他肯定就在關注自己了。

 那現在呢,又是發生了什么樣的情況和變數,導致他決定不再靜待觀察,而將她抓到了這里呢。

 “哦!标懍帥]有假裝聽不懂,她明白,只要秦宇穹會這么說,就說明自己之前肯定暴了什么,在這種情況下偽裝,只能拖延時間,推遲解決事情的時間,沒必要。

 她問秦宇穹:“所以呢,我們都是重生的,所以呢,這就是你將我五花大綁捆到這間房的理由?”

 她的雙手和雙腳全被一種特制的材料扣住,雖然不會傷及皮膚,掙扎也不會感到疼痛,可就是無論她如何動,都無法將手和腿從中出。

 “不,我覺得我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談!

 “談事情?”這下輪到陸瑤笑了,只是她的笑是含諷意的笑“談什么事情需要動用這個架勢?未免太嚴重了一些吧,發信息不行的話你可以給我打電話呀,連我的住址都知道了,你會拿不到我的電話號碼嗎?妹夫!

 在陸瑤說前面的話時,秦宇穹一直緊緊攏著眉頭,可當他聽到陸瑤加了重音的最后兩個字后,反倒眉頭舒展了。

 她會這樣說話,說明她還在意這件事,在意陸媛和他的交往。

 那看來陸媛說的沒錯,她在去醫院和他第一次見面后,回去告知陸瑤,騙她自己變了心。

 所以陸瑤之所以重生后這么抗拒自己,之所以會愛上別人,一切起因都是以為他變了心。

 那就好解決了。

 “對,我們要解決的就是這件事!鼻赜铖窂淖畛踅徽劦牡谝痪淦,就一直平穩的語調,像是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會很淡然處之似的。

 可這幾句話,他的語速變得很急,像是真的要急著解釋清楚其中的誤會一樣,像是這誤會讓他困擾許久,難受很久一樣。

 “我并沒有改變心意,也并沒有愛上陸媛,我甚至根本不知道她是你的妹妹!

 “那天我剛剛醒來,有生以來,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是什么樣子,第一次知道桌椅鋪的觸感與它對照的是什么畫面,我太過新奇了,也太過投入了!

 從前他只知道國旗是紅色與黃所組成,可他對于紅色沒有概念,更不知道黃五角星是個什么模樣。

 他對于古今中外的畫作評判如數家珍,像是親眼所見似的,但事實上,他在那之后,才第一次見到什么是梵高,什么是畢加索。

 以及那些派別們具體的表現。

 包括陸瑤也是。

 秦宇穹沒有見過陸瑤,他輕輕親吻過她的面頰,鼻尖,用指腹觸摸過,心中覺得,她應該長得是很好看的那一類人。

 可在睜開眼后,陸媛偽裝著陸瑤的聲音和他談話,說自己是陸瑤,以前是用假名時,秦宇穹沒有過多懷疑。

 即使長得并沒有說是一眼驚且心動的感覺,可只要那個人是那個陪他度過那段艱難日子的姑娘就夠了。

 “一時大意,被她蒙蔽了,她說她是你,所以我才會…”

 “才會覺得她是我,所以你并沒有變心,只是認錯了人?”陸瑤接著他的話說道。

 “…”秦宇穹的確想這么說,可當陸瑤無波無瀾地將這句話念出來后,他感受到了蒼白和無力感,沉默片刻后,他點了點頭“對!

 她好像也早就知道這件事似的。

 和秦宇穹先前預想的不同,陸瑤并沒有任何驚訝的感覺,也沒有難過,更沒有震驚。

 一切他想象中的情緒都沒有產生。

 只是淡淡地感嘆了句:“哦,是這樣啊!

 這讓秦宇穹一時接不上話,不,不是一時,他沉默了很久,不知道該用什么反應來接應陸瑤。

 他的重點就是要說這件事,還以為接下來會有各種后續。

 可并沒有。

 對方很自然的接受了這件事,并表達了她對此并不關心的態度。

 秦宇穹腦內思緒萬千,他可以沉默,可陸瑤卻不行。

 三分鐘的沉默時間磨滅了她所有的耐心,任誰像她一樣被綁成這種德行,態度都不會好到哪里去。

 起碼陸瑤還保留了素質和人,她只是口氣不好地詢問秦宇穹:“既然這件事情已經談完了,那任務也算完成了,你是不是可以將我放開了,我該回家了!

 她敢這樣和秦宇穹放肆,大抵也是因為失去了逃跑這條路,只能坦然接受現狀,所以才干脆放棄了抵抗。

 “不!鼻赜铖繁灸艿胤駴Q了她的提議。

 雖然他沒看到,陸瑤的臉一下子冷了下來,可從聲音中也能分辨出她此刻應當是相當震怒才對。

 “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不,還沒談完?還是說,不,我不可以走?”陸瑤問他。

 秦宇穹的本意的確是前者。

 他還沒跟陸瑤談完。

 她還沒告訴他,對這件事情有什么感想,在他解釋后,她要不要原諒自己,要不要重新回到自己身邊。

 然后離開那個叫容白的男人。

 可陸瑤的第二個選擇也沒錯。

 是啊,如果陸瑤對剛剛他的所有問題都持肯定態度的話,她就會留下。

 如果都持否定態度的話,那結果也不會變,他還是會選擇用強硬的手段將她留下。

 所以秦宇穹干脆跳過了那些選項,他點了點頭,肯定了陸瑤的想法:“對,我不會讓你走的!

 話音剛落,明顯聽到女孩的呼吸一窒,那應當是極度恐慌或驚訝時才會有的反應吧。

 果不其然,陸瑤的反應接下來變得劇烈了起來。

 他聽到上有劇烈的動靜,她肯定是在掙扎,掙扎著想要沖過來,揪著他的領子,質問他下面的話——

 “為什么!你為什么不讓我離開!你憑什么這樣做!”

 “我做錯過什么嗎,你要這樣對待我?”

 “你認錯我,和我妹妹在一起,最后還要說愛我,好,你愛我,你愛我的方式就是將我捆綁在這里?還放言永遠不會讓我離開?”

 和別人不同。

 她是真真切切的愛過秦宇穹啊。

 和顧然沒有集,和葉琛戀愛時過于幼稚,可和秦宇穹的戀愛,她談了很久,也談的很用心,努力地,小心翼翼地,維護著那份看似根本不可能屬于她的感情。

 可結果呢?

 本來已經在努力逃避這些事情了。

 秦宇穹的變心也好,顧然的拒絕幫助也好,葉琛和她的閨蜜柳思瑤在一起也好,都是認錯了人。

 一句‘認錯了人’,看起來,像是四人都是受害者。

 所以在她經磨難,對這三個人心如死灰,決定摒棄一切努力前進后,他們跳了出來,他們認清了真相,向她坦白,道歉。

 所以她就應該原諒他們是嗎?

 甚至是重新愛上他們,留在他們身邊,對嗎?

 怎么可能!

 這些日子來,所受的一切不公與抨擊磨難,終于在這一刻,統統爆發。

 她哭著朝秦宇穹大喊:“別開玩笑了好嗎!你這算什么愛!”秦宇穹最聽不得陸瑤哭,幾乎是在陸瑤哭出聲的第一刻,他就離開了房間。

 離開時,代門口的女傭進門,好好看護陸瑤,不允許讓她受到任何傷害,尤其是要注意看管她的嘴。

 秦宇穹并沒有用什么東西堵住她的嘴,以防她想不開會自盡,他要求女傭在發覺她又自盡傾向的第一時間阻止她。

 “阻止?”女傭覺得這是在難為她,連軟的手巾大少爺都不同意將它進那個被綁回來的女孩子嘴里,那她又能用什么方法阻止呢?

 “用胳膊也好,手也好,進去,讓她不要咬,等感覺她不再用力后,出來就好了!鼻赜铖份p描淡寫地幫她出主意,還提醒女傭“記得做好清潔工作,你只用看護她,不要用手觸碰細菌多的地方!

 女傭聽得目瞪口呆。

 那個女孩他連用布堵嘴都下不了狠心,可面對那個女孩以外的人,他的心歹毒可比蛇蝎。

 難道在她心里,只有那個女孩才是人嗎?

 但即使心中有再多不,她也不敢反駁,直到胳膊被咬出了三排牙痕,她才終于扛不住,喊人去請大少爺來。

 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恰巧秦宇穹和秘書在商量和這次‘綁架’事件有關事情,聞言,便帶了秘書一起去關著陸瑤的那間臥室。

 窗簾依舊沒被拉開,秘書小聲和秦宇穹說,早餐和昨晚的晚餐都被放在桌子上,看起來一口都沒用過。

 他對秦宇穹形容著屋內陸瑤的形態——

 神情渙散,披頭散發,兩眼無神,嘴蒼白。

 “不對,”秘書搖搖頭,瞇著眼睛又朝屋內呆坐著的姑娘仔細打量了一遍,他重新形容了一遍“她的嘴上還有斑斑駁駁的紅色,好像是血!

 秦宇穹面無表情,卻在心內嘆了口氣。

 這口氣因何而嘆,恐怕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

 察覺到門口的動靜,陸瑤立馬警惕了起來,伸著脖子朝門外看,輪椅的邊緣從門出,她立刻反應過來,這是誰。

 “秦宇穹!”她大喊他的名字“你不可能永遠將我困在這里的,我是公眾人物,他們很快就會發現我不見了,一旦被發現了,你就會坐牢的!”

 她不覺得秦宇穹會殺了自己。

 即使到了這種地步,她都依然堅信,她無論怎么說話,他都不會對自己動手。

 當初的他是有多珍惜她,她自己也明白。

 果然,在說完這些話后,秦宇穹并沒有生氣,也沒有暴躁,只是擺擺手,讓秘書將他的輪椅推到了陸瑤面前。

 “哦?”他點點頭,看樣子似乎并不在意“謝謝你的提醒,我記住了,還有別的要說的嗎?”

 這是什么反應?

 陸瑤僵住了。

 如果沒有推測錯的話,秦宇穹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反應,肯定是因為他已經做好了準備。

 但…

 但陸瑤根本想不出來,有什么辦法才可以讓她的失蹤不被追究,尤其是,她剛剛找上門的親生父親看起來手段非常強硬的樣子。

 秦宇穹等了幾秒,又開口:“你是沒什么其他的問題要說了是嗎,那好,輪到我問你了!

 “你要問我什么?!”陸瑤瞪著眼睛瞧他。

 即使對方只是個瞎子,他根本接收不到她的表情,可這是陸瑤此刻唯一能做出的反擊。

 “你喜歡那個叫容白的導演對嗎?”他問。

 陸瑤的瞳孔瞬間收緊。

 他是怎么知道的?

 連容白都不清楚這件事,秦宇穹又是怎么知道的?

 陸瑤的寒瞬間立了起來,她問:“這和你有什么關系?”

 秦宇穹沒有回答,而是繼續重復問題:“你是不是喜歡容白!

 陸瑤咬著回問:“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我不會告訴你的!

 秦宇穹當然不滿意這個回應,又重新問她:“你喜歡容白,對嗎?”

 陸瑤失了聲。

 她回答什么?

 她要回答不喜歡嗎?

 那秦宇穹的回答肯定就是:“好,那你可以開始準備喜歡我了!

 而回答喜歡,倒霉的就是容白。

 他的說話方式她最了解。

 可沉默似乎也不是最好的回應,秦宇穹笑了笑:“無所謂,無論是喜歡還是不喜歡,都一樣,不過是你此刻的感受!

 “你什么意思?”

 “很簡單的意思!鼻赜铖肥持傅衷前,淡淡道“你會一直留在這里,而且會忘記他,至于忘記他的理由,我可以給你很多種!

 他讓秘書將昨天準備好的文件遞給陸瑤:“看,你不是恨我當初認錯了你嗎,我不會辯解,因為的確是我做錯了,但你新喜歡上的人就絕對不會認錯了嗎?”

 秦宇穹笑道:“他不過是因為運氣好,有一雙可以看到你長相的眼睛,沒有遇到這種事,沒有遇到那個該死的陸媛,僅此而已,但一旦給了他認錯人的機會,他也未必就能做的比我好!

 既然自己的過錯沒有辦法解釋,那所幸他就干脆不要解釋了。

 讓對手也犯同樣的錯,把他拉到跟自己同樣的起跑線,那不就可以了嗎?

 秦宇穹知道自己的手段臟。

 可那又怎么樣呢,只要能得到她,怎么做都好。

 這樣的舉動果然引起了陸瑤的反感。

 在短暫的沉默后,他來了心上人劈頭蓋臉的怒罵:“我討厭你!”

 “我討厭你,討厭死你了!

 “為什么不可以放過我,無論是誰的錯,都過去了,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為什么還要一遍遍提起?”

 “我已經放下了,我不喜歡你了,我也不想和任何人談戀愛,我只想向前看,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前進,不行嗎?”

 “為什么啊,為什么不放過我,為什么還要上我?”

 為什么?

 她的怒罵聲夾雜著噎聲。

 空氣靜默了許久。

 身旁的秘書被兩人之間的詭異氣氛嚇得連氣都不敢多一下,從他為秦宇穹工作至今,還從沒見過誰敢用這樣的語氣,這樣的詞匯,和秦大少對話。

 尤其是四肢都被捆綁住的情況下。

 難道這個女人不想活了嗎?

 秘書先是憐憫地朝著陸瑤看了一眼,然后心驚膽戰地將視線移到了秦宇穹兩只握成拳頭的手上。

 如果沒記錯的話,邊的頭柜里就藏有兩把支,在這樣危險的地方挑釁他,真的并不是一件明智的決定。

 還以為這個叫陸瑤的姑娘肯定會被狠狠教訓一頓的時候,秘書看到,秦大少原本攥的青筋爆起的拳,忽然松了。

 他像是對剛剛那番話一點感觸都沒有似的,依舊用輕飄飄的口吻回應她。

 “哦,你討厭我,”秦宇穹按下在顫抖的手,用強裝出的平靜和她答“可那又怎么樣呢?”

 “反正你也不會離開這里!

 “無論是自愿的,還是被迫的,你都沒辦法離開這里!

 “別幻想了,你只能留在過去!

 他會不惜一切代價,付出一切,將她留在過去,困在過去。

 因為他從陸瑤死亡的那刻起,就定在了過去。

 這么多年了,他一直待在原地,從未動過一步,她也不許向前。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