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67章 拆穿
 顧母沒聽懂,兒子前面半句話明明是在說讓白白高興的原因是什么,從戚白白來到顧家后,就是她高興,兒子就高興,所以顧父顧母也盡量對她好。

 那白白高興,顧然不是應該更高興嗎?

 她走到顧然面前,拍拍兒子的肩膀,勸道:“好好的,生什么氣?”

 “是啊,這幾天要么不回家,一回家就生氣,跟誰甩臉子呢!你老子我還坐在這里呢!”顧父將茶杯也重重地擱在茶幾上。

 “哎呀,我剛勸然然別生氣,你怎么又開始了!鳖櫮覆桓吲d了,拿眼睛輕柔地剜了顧父一下,然后清清嗓子提醒這對兒莫名其妙杠起來的父子兩人“看,你們把白白嚇成什么樣了?”

 看她?

 顧然才不愿意看她。

 不論是聽完錄音后徹底無法面對她也好,還是已經徹底厭惡她到多看一眼就反胃也好,都不重要。

 從進門之后,他就垂著眼,只在聽到戚白白快聲音時抬頭瞥了她一眼,那彎彎的眉眼和上揚的嘴角應該是好看的,但正是她此刻的明媚讓顧然更厭惡了。

 所以在顧母說完那句話之后,看到戚白白不知所措模樣的顧父閉嘴了,顧然卻重重坐到了一旁的單人沙發上,翹起二郎腿。

 二世祖的姿態,眉間卻是散不去的霾。

 顧父眉眼一橫,正準備再教訓一下他,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么藥,平里懂禮溫和的兒子今晚行為怎么變得如此乖戾。

 可嘴剛張開,剛剛被顧然甩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

 一陣摩擦的電聲。

 這是…錄音?

 顧父皺皺眉,沒出聲。

 “陸瑤的事,你查到多少了?”

 女人的聲音剛一出現,顧父顧母就將視線轉移到了還站在原先接顧然時的位置的戚白白身上。

 雖然聲音不似平時的清甜乖巧,凌厲了許多,但畢竟是相處十幾年,近乎當成親生女兒的姑娘,這聲音一出,兩人就聽了出來。

 她的表情在剛剛還是無措委屈,這會兒無論眼神還是神情,都有些呆滯,像是突遇了什么猝不及防的事,沒反應過來,在發愣。

 顧母想了想,陸瑤不就是今天不停上熱搜的人嗎?

 她和顧父看了一天和陸瑤相關的新聞了,因為自家兒子小時候被拐過,雖然顧然在后來幸運,被戚白白和過路司機聯手解救了下來,可他們還是一直在關注所有和拐賣相關的消息。

 陸瑤這件事他們自然也關注到了,并且在心疼陸瑤的同時,被網上的某些留言惡心得連吃飯的胃口都沒有了。

 “白白當初也被那個團隊的人拐賣了,因為被我們救下來了,所以白白沒有被這么說過,可那個姓陸的小姑娘做錯什么了?”

 “遭受了那種近乎”

 兩人一直在小聲討論這件事,不過沒有告訴戚白白,因為戚白白在兩位老人心里是一個善良的姑娘,看到花落會感傷,看到貓狗受傷會難過得大哭,所以像這種可怕的輿論,他們絕對不會讓戚白白看,還會在她路過時刻意減小音量,或干脆不說。

 生怕善良的她接受不了這樣的黑暗社會現象。

 希望她一直待在象牙塔才好。

 聽錄音,她這是在讓別人調查陸瑤什么事情?

 錄音非常完整,根本不需要顧父顧母自己去推測,男人的話解答了他們的疑問。

 “查到了不少,已經安排好了順序,保證從今早開始,一周內微博頭條都有她的名字!蹦腥说穆曇纛櫢改苈牭贸鰜,他先前在那個男人那里買過不少用來黑顧然的料。

 她會聯系他,兩人一定是買賣關系。

 看樣子,是要買陸瑤的黑料?

 不,是雇傭他去調查,并且按照他們那套整某個明星的程進行依次爆料計劃。

 他就知道!

 在中午時,顧父看了一圈和陸瑤相關的消息,就已經推測出這是有人要整陸瑤,沒想到就是戚白白!

 錄音在這里斷了幾秒,短暫的寂靜終于讓發愣的戚白白從震驚中找回神智了。

 這才想起來阻攔,雖然不知道那只狗是在什么時候錄下的這段對話,但她知道,這段錄音絕對不能播放下去。

 她攥起拳,往茶幾方向沖,兩步到了面前,一條長腿橫在了她面前,擋住了戚白白的去路。

 “你急什么?現在急還有用嗎?”顧然隨意地靠在沙發上,可腿卻的筆直,從兒時第一次見面至今,他從未用這樣冷酷的聲音和她對過話。

 冰冷的眼神比任何勸阻的話都要有用,在和那樣冷漠的雙眼對視后,戚白白驀的一僵,站在原地。

 腿怎么可能攔得住她。

 跨過去也好,硬生生擠開也好,她有無數種辦法拿到那個手機。

 可愛人的眼睛告訴她,沒有用,即使今天她拿走了那個手機也改變不了任何事,一切已成定局。

 果然,顧然的下一句話就是:“錄音內容我早就聽過了!

 頓了頓,他冷笑著補了句:“很多遍!

 今天把手機砸了,他可以立馬拿出一個新的平板,平板砸了就拿電視放,電視砸了就去找電視臺直播給她看。

 她一切舉動都沒有意義。

 戚白白想害陸瑤,顧母能猜出原因。

 都是女人,誰會不明白?

 這些事情在別的圈子看,的確有些過分,可在娛樂圈,打輿論戰就很正常了。

 除被拐賣那條信息之外,其他對于陸瑤的詆毀不痛不,而且都得到了解決,并沒有對她造成什么人生傷害。

 所以,看著戚白白那樣萬念俱灰的模樣,顧母實在不忍心,小孩嗎,都會犯錯,教育教育就好了。

 還是先打個圓場,讓兩人別鬧著么僵再說。

 再說了,這不過是個沒臉還可偽造的錄音而已。

 “會不會是假的!鳖櫮讣傺b沒看到戚白白的反應,質疑這份錄音的真實。

 可問完就覺得自己這話多余了。

 憑著顧然對戚白白的愛意,他會在確認錄音的真實之前拿來質問戚白白嗎?

 不會。

 哎,但顧母真不覺得這有什么問題。

 直到錄音放出了戚白白和男人關于‘拐賣’的對話。

 “喲,還想做好人?”

 …

 “不怕威脅?我怎么就不信呢?越想做好人就越不讓她做,告訴她,如果不出面詆毀陸瑤,那就直接宣布那些照片是她給出來的…”

 …

 在對方擔心爆料后陸瑤可能會自殺時,戚白白的笑聲透過手機傳到了顧家每一個人的耳中。

 “不用擔心這些沒必要的東西,她心理素質差還能反過來怪我們嗎?我們又沒捏造的,都是事實,就算她死了,怪傻網友也不能怪我們啊!

 …

 “你…”顧父瞠目結舌,他此刻的表情和當初剛聽完錄音的顧然大差不差。

 顧父是真的沒有防備。

 而顧然,早就對戚白白的真實情有所懷疑,也早就覺得錄音內的內容一定非!瓘碗s。

 可在他買到這份錄音后,聽完還是愣了,畢生所學的詞匯挑挑揀揀,竟沒有一個詞可以形容他當時的震驚。

 作為剛剛為戚白白說話,正打算勸顧然不要追究這件事的顧母,她受到的打擊比顧父還要大。

 “你你、她曾被拐賣過的消息是你放出來的?不,是你特地讓別人查出來的?也不對…”

 要震驚的事情太多,顧母竟然一時不知道先提哪個才好。

 最讓她震驚的應該就是,戚白白竟然還不如狗仔有良心?

 那個做盡了虧心事的男人都會擔心這件事對陸瑤造成的負面影響,而戚白白,那個在他們心里善良到應該是全世界最純真的小姑娘,居然在聽到這個可能后笑了?

 “你究竟為什么那么恨她?”顧母搞不懂年輕人的想法“我們都是女人,我也勾心斗角過,我也在背后說過別的朋友的壞話,可也就僅限于此了,她對你做過什么,你會這么恨她?”

 “…”戚白白說不出口,她想說那個陸瑤是害她最慘的人,可卻找不出一件能稱得上是‘很慘’的事。

 能想到的事和自己做過的對比,就像是…

 不,完全不能對比。

 陸瑤從頭到尾并沒有真的對戚白白做過什么,平時沒有多想,此刻想想,作為一個穿書女主,她生生將自己活成了一個惡毒女配。

 “是因為她搶了你的女二號角色?咱們顧家有錢,你長得又好看,演技也不差,顧然還可以直接找名編劇為你量身設計一出戲,這很重要嗎?”

 顧母覺得這完全犯不著惹得她恨死了陸瑤吧?

 “并不是…”戚白白搖頭“我…”

 顧母接話:“還是說,是因為高考的時候,她考得分數比你高?”

 那更說不過去了吧。

 “如果你覺得不開心,難道不應該努力去考更高的分數嗎,她是努力拿到的分數,只是因為和你同一年考試,比你高,就不可以?”

 “…也不是!”戚白白猛搖頭“不是,都不是,不是這些!

 “那還有什么?”顧母完全不能接受自己養了十幾年,已經當成親生女兒的小白兔一夜間變成了這個模樣。

 她想要給戚白白找個理由。

 可當拐賣的錄音放出后,連偏心向戚白白的顧母都已經做不到換位思考了。

 她這一生中沒做過,也沒見過這么過分可怕的事情,完全不能用‘女人間的嫉妒心’來解釋了。

 顧母迫切需要戚白白給自己一個理由,一個能說服她,讓她可以繼續信任戚白白的理由。

 可偏偏那個往日喜歡趴在自己腿上撒嬌的小姑娘,今天一反常態的緘默了。

 “解釋!”顧母喊道,她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恐懼與憤怒雜,失望從心中至眼眶,變成出。

 編一個也好啊。

 可她張了張嘴又閉上,看起來像是想說什么又說不出口,這副表情完全不像是有什么難以啟齒的理由以至于她說不出口,明明是想編,卻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連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都編不出來嗎?

 顧母終于失望,趴在一旁顧父的肩上泣了起來。

 “媽…你別哭啊…”戚白白的聲音也帶了哭腔。

 顧母對她很好,比她上輩子的親生母親還要好,所以戚白白是真的將顧母當做自己的母親來看的。

 如果剛剛是別人質問,她就算編出來的理由再扯淡,也肯定會臉不紅聲不顫地說出來。

 可偏偏是顧母問,她想了又想,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說不出口。

 而看到顧母哭泣時,戚白白的難過是真情實感,眼淚也是真的,沒有假裝。

 可惜,顧父顧母還沉浸在對‘女兒’形象的破滅中,根本聽不進去她的話。

 而顧然,連她平時的撒嬌發嗲都已經當做是演戲了,更別提此時此刻的眼淚了。

 狼來的第三次,沒有人會信,正如此刻的戚白白,顧然不相信她的眼淚是真情。

 “她是解釋不出來什么的!鳖櫲焕淅涞。

 明明心中最痛的是他。

 明明最不能接受眼前這一幕,最不愿意相信她皮囊下藏著的是這樣靈魂的也是他。

 可偏偏,此刻看起來最淡定的還是他,面無表情,眼神不含一絲波瀾。

 “我們的好白白,做出的事情還遠不止這些!鳖櫲粰C械地一條條報出她做過的事跡“知道嗎,爸媽,之前那些所謂的腦殘粉絲的過言論,全是她用小號在群里煽動起來的!

 “你胡說!”戚白白眼淚掉的更兇了“你沒有證據這么說我!”

 眼淚果然是假的。

 顧然心中嘆息,卻已經沒有力氣做出任何別的表情,他的整張臉都是麻的。

 如同前那顆不知如何反應已然麻木的心臟。

 “我有證據,你可以查到十幾年前的拐賣案,而我卻查不出你的小號嗎?”他說“每一起看似是你受傷的事件,起始原因都是你,是你鼓動粉絲去挑的事,打不過,受了傷,就當被害者!

 相比顧然一字一頓極有力度的指責,戚白白地反駁顯得蒼白無力:“我是你愛的人,我是救過你的人,為什么你要這樣揣測我,污蔑我!

 這顯然不能動搖顧然。

 他還在繼續數戚白白的罪行:“還有,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你和她同被拐賣過,當時的困境有多恐怖,你應該是最清楚的才對!

 “你是最幸運的,雖然找不到親生的父母,可是我們這些年來并沒有讓你吃苦受罪對嗎?”

 “對啊,你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我們什么苦也沒讓你受過啊,你怎么會變成這樣?”顧母哭著附和顧然的話。

 戚白白連忙從一旁拿起紙筒紙。

 “而陸瑤,被貧窮的家庭領養走,在即將能幫她找到親生父母的時候,你從中做手腳,讓她差點失去了這次認親的機會,”顧然看著慌忙紙的戚白白問出了他一直都想問的事“你是真的看不得陸瑤好一點嗎?而且是找不出理由的討厭,我可以理解為,你這個人的本就是這樣惡毒嗎?”

 顧然整段話是看著戚白白說的。

 沒有看到一旁的顧父顧母在聽完這段話的表情有多扭曲。

 她不僅惡意捏造陸瑤的負面新聞,還刻意引導她可能被輪過的風向,甚至還用手段阻止了陸瑤找回親生父母的機會?

 他們當年差點丟失了顧然,所以在聽到這段話后,第一反應就是將自己帶入了陸瑤的親生父母,而戚白白就是那個阻擋他們認回顧然的那個人。

 在這一刻,戚白白究竟是為了什么理由才這么做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無論什么理由,也不會有人能做出這樣惡劣的事。

 能做出這樣的事只有…

 “魔鬼!你就是個魔鬼!”

 面對將紙遞過來的戚白白,顧母顫抖著往后退,可背后就是沙發的靠背,她只能下縮。

 太恐怖了。

 養了十幾年的孩子,還以為是純潔的天使,哪知是帶著純真面容的撒旦之子!

 看著顧母眼里的厭惡,以及瘋狂拒絕她靠近的動作,戚白白神色驀然一凜。

 “不,不是這樣的!

 她要趕緊想個謊話。

 “我,我這么做是有原因的!”

 是什么原因,有什么苦衷,什么樣的深仇大恨才能做出這樣可怕的事情?

 拐賣…

 認親…

 “對!”戚白白想到了“她的爸爸就是那個拐賣團隊的頭目,那個被抓進去的,叫厲青的男人,她根本就不是蕭家的女兒,不過是長得像蕭夫人,如果對方找女心切,根本不打算做司法鑒定,僅僅是看到了那張臉就將她當做自己女兒怎么辦?”

 “人販子的女兒也配進蕭家嗎?”戚白白大喊“我和她有深仇大恨,這就是!她的父親拐了我,導致我喪失記憶,導致我至今不知道親生父母是誰,導致當初我救了你走后,回去受到了無盡的折磨!”

 “我為什么不能恨她!我恨她一點都不奇怪好吧?!奇怪的是你才對吧!”戚白白越喊越投入,她幾乎真的相信了陸瑤是厲青女兒事情,也將自己代入了被害者的身份中。

 她哭著質問顧然:“你為什么要為了一個人販子的女兒這么對我?你愛的是我才對不是嗎?救你的也是我啊,不是嗎?害過你的人你反而要以德報怨,救過你的我犯一點點錯,反倒就要被你針對成這樣嗎?!”

 戚白白自覺自己演的很真。

 而顧父顧母和顧然都用震驚的表情看她,顧然從進門到現在,臉上第一次出現了木然以外的神色。

 這應該是成功了吧,應該騙過去了吧?

 只見顧然張開嘴,在她期盼的注視下,親口擊碎了她的一切期待。

 “陸瑤是蕭伯賢的女兒,在昨天我就已經做過司法鑒定了,今天上午出來的結果,她不可能是厲青的女兒!

 “厲青入獄時的名字不叫厲青,他的手下也不知道他的真名,平時只以‘老大’稱呼,只有極其親密的人,比如他的子以及在他被捕后不知所蹤的女兒知道!

 “我喜歡你并不是因為你救過我,我喜歡你是因為你的善良,你的單純,包括我的父母,他們喜歡你的原因也是如此!

 “哦,還有,今天鑒定結果出來的時候蕭伯賢聯系了我,他給我看的陸瑤兒時穿著她最喜歡的衣服的一張照片!

 話至此。

 聲已哽。

 未來的影帝顧然先生,第一次沒控制好自己的表情,沖戚白白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那件衣服正在你房間的衣柜里!

 作者有話要說:會打她到無法翻身才收手。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安靜如什么梗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你又在了50瓶;余生太漫20瓶;木子、go!、安靜如什么梗5瓶;卷發子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