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65章 輿論
 暴風雨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中午才稍稍減弱。

 上午風猛雨急,出門就會被吹得連連倒退,大家連站在四面墻阻隔風向的賓館院子中洗漱的望都沒有,全靠紙巾和礦泉水清潔。

 連洗臉都站不穩,就更別提進行的戲份拍攝了。

 即使演員不怕淋雨不怕凍,機器也怕。

 所以大家原地解放,喝酒的,八卦的,搞創作的,打牌的,還有王者榮耀和lol與dota的,各自結成了小團體,三三兩兩手拉手去了約好的房間。

 陸瑤和容白昨晚沒睡好。

 容白用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給陸瑤修門——結果當然是沒有修好,在僵持了一個半小時后,容白回屋拿錘子把她的門鎖給砸了。

 然后給了陸瑤半個小時收拾行李的時間,帶著她和行李一起敲了秦萌的門,將陸瑤了進去。

 等容白回到自己屋內時,已經快要凌晨五點了,因著暴風雨天的關系,天依舊陰沉,他倒頭就睡。

 七點被敲門喊醒,讓敲門的劉副導向每個人通知,今天自由活動,等雨停了再來喊他,到時候視情況而定要不要繼續工作,就關門繼續補覺了。

 陸瑤也很累,躺下一覺睡到了中午十二點半,才被秦萌晃醒。

 “瑤瑤?”見陸瑤的眼睛似睜非睜,秦萌又喊了她幾句,直到表情看起來清醒一些了,才說正事“你的助理在門口等你,說有要緊的事!

 李名升耳朵尖,聞言隔著門朝里頭喊了句:“是經紀人兼助理,不僅僅是助理!”

 “嘖,狗耳朵!鼻孛认訔壍胤藗白眼,然后給坐起身眼睛的陸瑤遞了包紙巾“擦擦臉吧,外面雨小了些,風還是很大,沒辦法洗漱了!

 “好,”陸瑤帶著囔囔的鼻音點頭,拿過紙巾簡單地擦了一下,又用手捋順了頭發,隨便披了件外套就去開門了。

 秦萌在后面的椅子上一邊嗑瓜子,一邊咂嘴:“長得漂亮又年輕就是無敵!

 素顏不梳頭,居然還有點倦怠美。

 還真有人能做到無論現實還是拍攝,剛睡醒的模樣一樣好看。

 “快換一下衣服,收拾行李,現在要回公司一趟!崩蠲烙嬊孛仍趫,沒有細說,只是小聲在陸瑤耳旁說了句“出事了,高層要見你!

 陸瑤愣:“什么事?”

 “網上的流言蜚語罷了!崩蠲卣f,然后探頭跟盤腿坐在椅子上嗑瓜子的秦萌友好地詢問“秦老師,陸瑤現在就要跟我一起回b市,我要幫她收拾一下行李,現在方便嗎?”

 “方便,我這兒沒什么見不得人的!鼻孛瘸側揚揚下巴“不過她昨晚也沒拿什么東西出來,用不了兩分鐘就收拾好了!

 陸瑤還有疑問,畢竟李名升剛剛說的話明顯是在搪她,如果真的是網上的流言蜚語‘罷了’,那她根本沒必要特意趕回b市一趟。

 尤其還是在這樣的天氣。

 拿純凈水澆巾的陸瑤朝窗外看了眼。

 拎著收拾好的行李,陸瑤和李名升出了門,她剛剛在屋內給容白發了兩次信息都沒得到回復。

 “回去的事情,你和容導說過嗎?”陸瑤捧著手機問李名升。

 行李很多,可李名升堅持不讓陸瑤拎兩斤以上的東西,導致他一個人左右肩各背了一個包,手拖兩個行李箱,脖子上還掛了一個背包。

 “沒…有,”重量得他聲音微弱,斷斷續續地回應陸瑤“打電話他也不接,不知道在干什么,你敲敲門試試!

 反正李名升剛剛上來的時候確認過了,容白肯定不在其他人的屋子里。

 說不定在睡覺,或者搞創作。

 兩人出門,恰好撞上管理后勤的姑娘敲容白的門。

 “你也來找容導?”陸瑤問她。

 管理后勤的姑娘叫孫雪寧,平時不太愛笑,特點是皮膚白,連嘴都沒什么血。

 她點點頭,聲音一出,整條走廊的溫度就降了好幾度:“嗯,我來找容導算一卦,我在開機前就覺得這部劇不會順利,開機時間不太好!

 原來是占卜系的小姑娘,難怪自帶靈異氣場。

 陸瑤眨眨眼:“那他在里面?”

 “沒開門,但我能感受到!睂O雪寧將手放在門上,像是在感應著什么“他肯定在里面!

 陸瑤、李名升:“…”有點說不出的奇怪,像是突然跳到了懸疑劇。

 在回程的車上,只有司機一個外人在場的情況下,李名升終于可以對陸瑤坦白了。

 他和陸瑤面對面坐在三四排的座位上,拿出平板捯飭了半天,將整理好的圖遞給了陸瑤。

 “我將今早起所有和你相關的消息都截圖了,全在這個相冊里,你按順序向后翻就好了!崩蠲此,在旁邊順便解說“第一個八卦和你昨天在劇組的突發事件有關!

 有人放出了四個動圖,分別是陸瑤被蒙上眼睛,陸瑤演戲突發怪異舉動,被去掉面罩后依舊緊閉雙眼躺在地上,被容白抱起往外走的四張動圖。

 劃到最后一張動圖時,陸瑤臉上一熱。

 李名升瞧見了,正打算開口說話,生生被她臉上的紅暈卡的一頓。

 容白抱陸瑤他能理解,陸瑤當時沒臉紅也沒覺得尷尬,說明她應該是和當初一樣不喜歡容白,甚至沒察覺到對方的這份心意。

 可今兒看動圖,倒臉紅了。

 李名升直覺昨晚一定發生了什么。

 “有人放出這四張圖,說你在深山老林還要博關注,說什么怕黑,實際上就是在裝,不然為什么怕導演帶你去醫院?”李名升探出手劃了一下屏幕,將動圖劃過去,讓陸瑤專注看留言“他們將你比作在紅毯上故意摔倒博出鏡的女星!

 “可是…在這種深山老林里,能博到什么鏡頭?”陸瑤不理解這條微博的內容“現在黑人成本這么低了嗎,就算找不出一個好一點的理由,難道還編不出一個理由嗎?”

 她不相信有人會新這條微博的內容。

 可她低估了水軍,以及那些沒有主見,隨波逐的無腦子。

 “還真就有人信了這些內容!崩蠲屗戳粞浴吧踔吝有人說這四條動圖就是你找人拍攝的,沒有幾個人相信真的會有人因為怕黑做出這么烈的反應,他們在仔細‘分析’后,覺得你演的成分更多!

 “哦…”陸瑤無語地看著那條上千轉發量,近萬討論熱度的微博內容,一時失語。

 見陸瑤一臉無奈,李名升安慰她:“不過這條微博之所以能有這么多人愿意討論,就是因為觀感兩極化,如果大部分人都這么認為的話,就不會有這么多人留言了!

 “別擔心,這條微博內容其實并不重要,”他拍拍陸瑤胳膊,然后滑動屏幕,讓她看下一條微博“那只是對方試探投出的,在預炒一波你的熱度后,才會逐漸放出真正要黑你的料!

 陸瑤:“…?”這還讓她別擔心?

 “公司先是在那條微博下改帶節奏,從莫名其妙的博出位炒話題熱度,改成說你這么做是因為太嬌氣,一點點小病痛就裝模作樣躺在地上不起來!彼婈懍臉問號,趕緊加快語速解釋“然后在將黑你的點徹底帶偏后,拿出了你軍訓時的視頻和動圖,進行對‘嬌氣’人設的反擊!

 陸瑤查看那幾張公司放出去的動圖,有她頂著烈站軍姿的,有她咬著牙體力不支卻還在堅持跑步的,有周圍人東倒西歪,而她姿勢筆抬腿的。

 “這都是什么時候拍的?”陸瑤驚訝的翻看那幾張圖“連我都沒見過!

 “嗯,如果不遇到今天這種事兒,你可能這輩子都見不到!崩蠲柭柤,習以為!爱敃r你沒有簽我們公司,但在簽約后,銀河傳媒底下的團隊就開始著手準備一切可以應對各種新聞所需的公關資料了,一半人負責跟拍調查,一半人負責搜尋從前對你有利的資料,這屬于從前類別的!

 他其實對這幾張動圖和照片并不滿意,要是由公司拍攝,拿到的圖會更好,也更多。

 “厲害了…”作為高材生,陸瑤頭一次覺得自己詞匯貧乏,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銀河傳媒這種手段。

 但看到公司這么靠譜,準備這么充足,她的確安心了不少。

 不過轉念一想,能讓準備這么充足的公司將她在這樣惡劣的天氣召回去,會是多么惡劣的困境。

 滑動屏幕,李名升給她看第二波輿論跑單:“上午十點,有人放出了你高中時期的照片!

 聽到‘高中’兩個字,陸瑤就覺得不妙。

 大學和正式加入演藝圈以后,陸瑤每天除了拍戲就是學習,也不和人打交道,除了室友和樂玥外就沒發展過友情線,能黑她的點少,也站不住腳。

 可高中就不同了。

 大部分的壞事都發生在高中,她的很多事可以拿來做文章,而當時的‘敵人’完全不比現在少。

 果然,是一張她在樓道被葉琛壁咚的圖,照片拍攝的角度非常巧妙,葉琛的胳膊剛好擋住陸瑤的臉,誰也看不到陸瑤的表情是什么。

 “不止一張,這是我單獨保存下來的一張,還有其他各種地方你被他到墻角的圖,角度大多一樣,都看不到你的表情!崩蠲f“他們說照片中的男生是你們學校出了名的混混,惡劣程度可以稱得上是校霸,還將隔壁職高的混混打進了醫院!

 “嗯…”陸瑤沒有反駁“不過我和他沒有談戀愛,在高二下半學期開始,他就不糾我了!

 “嗯,我知道!

 李名升怎么知道?陸瑤納悶,難道公司把她之前的整個人生都調查過了嗎?

 銀河傳媒強,但不變態,這種事情他們自然做不出來。

 李名升是從別的地方知道的,反正路途還長,他和陸瑤繼續講這件事:“先傳你和葉琛談戀愛,甚至的一個女生跳樓,后來在大家回應‘學校好的憑什么不可以和混混談戀愛,又不是法律規定’后,有人爆出了葉琛的身份,是葉氏集團的第一繼承人,在高中時就接受公司的幾個項目,全都完成得不錯,是個人才,所以大家懷疑你和他戀愛只是為了錢!

 而傳到這里,對方是不是混混就都不重要了,人們喜歡物化女,不止男人,連女人也會拿這種思維去揣摩其他女。

 如果她是一個窮人,她家境貧寒,那她和有錢人在一起必定目的不純,像是只有找更窮的人談戀愛才能證明自己的愛才是真誠的似的。

 鬼才規定。

 “所以沒人再幫你說話,緊接著據稱是你關系非常親密的一個人爆出,有段時間你很缺錢,可又在短短一個月內湊到了一萬多塊錢,說是去做家教,但一個普通的高二生給誰做家教可以一個月湊到一萬多塊?”李名升說的都是網友的留言,據調查,那不是水軍和黑子,雖然級別很低,但的確是真人。

 大概是現實里討厭陸瑤的人,想借機踩一腳。

 “還有,你的鄰居透,在賺到一萬塊之后,你和養母大吵了一架,吵架內容大概就是養母懷疑你這筆錢來路不正,而你從那之后就不回家住了!崩蠲櫭,那些留言猜測內容齷齪至極,他念不出口“反正就是在懷疑你被金主包養了!

 “…哈?”陸瑤心中生氣,素質讓她罵不出臟話“那是我做家教攢的錢,一周兩千,一個月可不就一萬多嗎,還有獎學金,還有我爸爸給我的兩千塊,我有一萬多塊不正常嗎?”

 “是啊!崩蠲矡o語,哪個金主會拿一個月一萬塊去包養人?

 說話的人是看不起‘金主’這個詞,還是看不起陸瑤的姿?

 陸瑤問:“那公司這次喊我過去,就是為了問我這筆錢的來路嗎?還有,讓我澄清和葉琛的關系?”

 “都不是,在我去喊你之前的一個小時里,這兩件事已經被解釋清楚了!

 “解釋清楚了?怎么解釋的?”陸瑤吃驚。

 她覺得這種事連她自己出面都不一定能說清,不會有幾個人相信的。

 的確由她自己出面說不清,這兩件事都要由另外的當事人來講述。

 “首先,這個葉琛發了微博,你看!崩蠲o她看截圖。

 葉琛解釋的不短,但也不算長,一百多字,和那天他在教室跟孫超說的話沒什么不同,只是多了段道歉——

 [葉。何液完懍帥]有談過戀愛,你們看到的圖是真的,但只是我擾她,對她窮追不舍的證據而已,她沒有給過我任何回應,拒絕的清清楚楚。在這里我不僅要解釋清楚這場誤會,還要和陸瑤同學道歉,很抱歉,當年年少不懂事,追求姑娘沒有分寸,讓你至今還受到傷害,很抱歉。]

 陸瑤看著這張截圖沉默了一會兒,輕聲“嗯”了一聲:“這個問題算解決了,那錢的來路呢,也澄清了?”

 她的表情把控的很好,除了剛剛片刻的沉默,李名升察覺不出任何其他的端倪。

 “也解釋清楚了,你是給秦家小少爺秦崢當的家教對吧?”李名升給她看秦崢的解釋“這小少爺今年考上了一所很好的重本學校,他拿出了當年你教他之前和教之后的成績對比,還將你們兩人的短信,也就是你教他解題的部分截圖了出來,放到了網上!

 秦家是多有錢,在b市混的不錯的人都有那么點兒耳聞,即使不是很清楚。

 秦崢不僅放出了這兩條,還將他們家會請陸瑤去當家教的原因也代了,他截圖了當初陸瑤上報的部分,高二生機智救路邊老人,醫生稱再晚一兩分鐘就回天無力了。

 所以秦家的老人和他的大哥對于陸瑤都很感激,在聽到陸瑤想要打工幫家里分攤壓力,攢大學學費后,主動提供了這份教職。

 貴嗎?

 不貴,秦宇穹和秦崢都表示,物超所值。

 這反倒幫陸瑤刷了一波好感,李名升和公司都覺得對方肯定沒想到這個結果,絕對氣死了。

 可陸瑤卻看著‘秦宇穹’三個字,晃了神。

 說來好笑。

 在她覺得和葉琛徹底斷了關系后,大學兩人考到了同一所學校,同學因喜歡他而記恨上了她,現在爆發出,還要靠他解釋。

 而秦宇穹,還以為那次學校偶遇是兩人今生第一次見面,誰知道,她當初救得那位老人就是秦宇穹最敬愛的那位爺爺,據說也是秦家唯一一個真誠對他的人。

 找她去秦家當家教的人也是他。

 仔細回憶,那些司機和仆人們提過的少爺,恐怕也不是秦崢吧,因為他們稱呼秦崢都是‘小少爺’,那‘少爺’,恐怕指的只能是秦宇穹了。

 啊…甩不掉啊這群人。

 還以為煥得了新生,哪知還在被過去的污泥糾不休。

 可這總得來說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所以陸瑤面無表情,嘴角發僵,根本勾不起來。

 陸瑤的大腦一時間飛過許多雜七雜八的思緒,她在胡思想的同時,聽到自己的聲音在問李名升:“那既然都解決了,公司為什么還要喊我回去?新的對我不利的事情是有多可怕,給個痛快吧!

 都鋪墊這么久了。

 李名升臉上閃過一絲猶豫的神色,但還是給陸瑤翻開了新一頁:“在我找你前半個小時,有人拋出你并非陸家親生,而是領養的消息!

 “嗯,很多人都知道!标懍幉挥X得這有什么問題。

 “他們還調查出了你待過的福利院,查到了你的資料,據說你被福利院收養的時候,是失憶的狀態,推測你一定在之前受到了巨大的刺,而…”李名升嘆了口氣,有些不忍心繼續說下去“而,剛好拐賣你被抓進去的那個犯罪團伙的頭目有惡心的癖好…”陸瑤在此刻也看到了那張圖上給出的刺眼字眼——

 ‘戀童癖’

 “哈?”

 她終于被氣笑了。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lily 6瓶;離曉5瓶;月兔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