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62章 深山
 在家思考了很久,最后還是決定難而上,陸瑤接受了《大山》的劇本。

 不過她提前給容白打了劑防御針:“我這幾個月的狀態都不是很好,并沒有信心能一定將它演好,所以以防意外,我們暫時還是不要簽約吧?”

 “狀態不好可以調整,離開拍還有一個月,還可以調整!蹦┝,容白調侃她一句“不簽約我倒是沒意見,可你不怕拍完之后被劇組賴賬嗎?”

 容白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可手機貼耳太近,陸瑤好像聽到他尾音落下時上挑了一下。

 就就像是他在自己耳邊輕笑似的,陸瑤耳朵發熱,腦內浮現出那演技培訓室里他抬頭彎了彎的那雙桃花眼。

 她清了清嗓子小聲說了句:“不怕!比缓蟊愦掖覓鞌嗔穗娫。

 像逃跑似的迅速,心底有什么感情的新芽在向外生長,一點點向她口鉆出。

 容白掛了電話后,轉手給顧然撥了過去:“喂?”

 “嗯,是我!鳖櫲缓腿莅滓呀洸辉儆枚绦艤贤,這是顧然的提議,他對于戚白白的信任值達到了空前的危機狀態。

 “陸瑤同意了,開機時間就確定在她放暑假的第三天,你找到可以私下做鑒定的機構了嗎?”

 “找到了,放假第三天的具體期是什么時候?”顧然拿起平板查看歷,在容白說的日子上畫了一個紅色的圈作標記“好,剛好有足夠的時間預約,你盡量在三天內拿到取樣,寄給我!

 一月時間很快便過去了,陸瑤依舊拿到了年級績點第一名的優異成績和國家獎學金。

 小金庫里的存款越來越多,加上這部《大山》女一號的片酬高的可怕,陸瑤開始打起了買第二套房子的計劃。

 第一套房是為了住所買,第二套房陸瑤是為了投資,所以并沒有將眼光局限于b市內的房產。

 b市限購政策在15年改過后更加嚴格,而且拿到全部片酬應該是下半年的事情了,而她還記得,15年下半年時,房價漲速尤為迅速,所以基本可以不用考慮在b市購置第二套房產的事情了。

 她將視線挪向了二三線城市,未來幾年里漲幅最可觀的應該是二三線城市,t市就不錯。

 《大山》拍攝的地方大多在山里,容白沒有按照劇本從第一幕陸瑤被從街上擄走開始拍攝,而是召集大家先將深山中的戲份拍完。

 因為再遲就要進入雨季了,深山雷雨季節容易發生山體滑坡等危險不說,還會加大拍攝難度,所以要趁著現在把深山偏僻村莊內發生的一切戲份都拍完。

 從b市到j市的村莊需要很久的時間,陸瑤從上飛機起就在思考第二套房的事情,等到了j市換乘車輛時開始挑房,而等車子在崎嶇的路上帶著她顛簸到目的地時,陸瑤已經找好了要買的小區。

 “可以啊,你看房眼光不錯啊!崩蠲弥懍幍钠桨蹇戳搜鬯舻姆孔,點頭道“等拍完戲我幫你去實地看一看,沒有問題的話就可以定這套房子了!

 李名升作為一個經紀人,不僅干了經紀人的所有任務,還將助理要辦的事項一同做了。

 不過有沒有機會買這套房,還是要看這部戲能不能順利的拍完,拿到全部酬金。

 容白并沒有真的答應陸瑤那天提的不靠譜建議,他還是將合同寄給了李名升,片酬依舊分成了三部分,第一筆在拍攝前支付,第二筆在拍攝中期支付,第三筆在拍攝結束后支付。

 他沒告訴陸瑤,這部戲如果她演不好,那就沒有繼續拍攝下去的必要了。

 沒找到合適的女主角前,他根本沒動想拍攝這部電影的心思。

 陸瑤下車后拎著小型的行李箱站在旁邊等候,李名升和司機一起卸后備箱里的大件。

 六月雖然已經到了穿裙裝也會熱的流汗的地步,但行駛了幾個小時拐進的深山中,有大片百年樹木樹立在泥路旁,稍稍靠邊一站,就能躲進樹蔭。

 涼風徐徐,空氣清新,陸瑤倒覺得比冷氣十足的保姆車更舒服。

 “你先休息會兒,我和司機把東西搬上去后你再上來!崩蠲贿呝M力的搬東西,一邊和陸瑤說道。

 山里靜,雖然有不少鳥鳴與蟬聲做背景音,還是會讓人有種異樣的平靜,李名升的聲音是山里出現的最大音量,特別清晰。

 陸瑤乖巧地點點頭,然后跟著他們一同走到了泥路旁邊的一家旅館樓下——

 說是一家旅館,其實也是整座山里唯一的旅館。

 像這種窮鄉僻壤深山處,每年會來這里的人只有一兩個拍攝劇組,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畢竟這里說好看,比不過其他自然景點,說恐怖探險,不僅山不夠陡峭,還連點詭秘傳聞都沒有。

 加上孩子們大多都選擇走出大山,沒有年輕人愿意留在這里發展,現在還愿意留在這里的最年輕的也是四十歲起步,老年人多,自然這只有十幾口人的村子是一天比一天冷清。

 旅館是全村注資建立的,十幾口人都靠這家旅館每年拉來的兩個拍攝劇組給的租金過活。

 陸瑤扶著墨鏡抬頭略打量了一番,紅磚紅瓦搭建的四層樓,雖然看起來每一戶房間都有陽臺,可陽臺地面卻是用灰色的水泥鋪墊,從下面就能清楚看到的蜘蛛網結了生銹的鐵欄桿。

 連外觀都這樣不講究,更別提里面會是什么樣的了。

 旅館外是用鐵門和扎著玻璃碴的院墻環住的,李名升一定提前來勘察過住宿條件,不然也不會和陸瑤說讓她少帶貴重物品,盡量縮量到每次出門拍戲時都可以打包全帶走的地步。

 “丟了東西可沒人管的了,最近的警局也得去縣里找!

 抓了把小米撒給院內走來走去的三只雄,陸瑤進了旅館內,撲鼻而來一股霉味,當著旅店老板的面陸瑤沒有皺眉,而是禮貌地笑笑,向柜臺上看去。

 “阿姨,飲料各多少錢一瓶呀?”

 柜臺上擺了十瓶飲料,種類卻少得可憐,一半是橙汁,一半是冰紅茶。

 上面還落了點灰。

 小姑娘聲音清甜,咬字的尾音還帶著些軟軟糯,聽得人舒服極了。

 站在柜臺后的大媽笑著用蹩腳普通話告訴她:“四塊一瓶,比外頭貴五,可咱山里頭沒小賣部,把這些運進來路費都好貴嘞!

 “好,阿姨,橙汁我都要了!标懍幓仡^,剛好看到李名升過來,她揮手“李哥,幫我抱兩瓶果汁,我付錢!

 給了兩張十塊的人民幣后,陸瑤和李名升抱著橙汁往樓上走。

 “你住的位置不錯,太高沒樹蔭遮,山里又,所以一樓也不能住,劇組給你安排到了二樓二零三房!

 “好!标懍帥]有異議,她問李名升“你住在我隔壁嗎?”

 她不嫌棄這里設施簡陋,但到底是深山老林,作為一個接觸過靈異事件的重生者陸瑤,她私心希望人住在隔壁,這樣才能安心些許。

 說起這件事,李名升也郁悶:“不是,我甚至不住在二樓,你這件屋子隔壁都有人住了!

 他和陸瑤打算差不多,覺得這處到底還是偏僻了些,不住在陸瑤隔壁他估計能擔心的睡不著。

 偏偏一打聽,二零二和二零四早就有人住了:“二零四住的是秦萌,二零二住的是誰他們就不知道了,我問能不能商量和他換個房間,我私人補貼錢,人家說這人從昨天住進去后就沒出來!

 越形容越古怪,感覺像是一個不愿意與大眾接觸的怪人。

 兩人走到陸瑤房門前,李名升朝隔壁看了眼,依舊房門緊閉,看來那個人已經快要二十四小時沒出門了。

 他嘖嘖道:“也不知道二零二的是哪個怪…”

 話沒說完,二零二的神秘住客推開了門。

 李名升像是被突然扼住了脖子,音調徒然提高,生硬地改了后半句話:“怪、怪有品位的,剛好我生日就是二月二號,哎呀,二零二住的是容導您啊,您看看您看看,這緣分,奇了。您可真有品味!

 “…”睡眼惺忪地容白越過李名升瞥了眼他身后偷笑的陸瑤“你來了,晚上有劇組請來的跟組廚師做菜,你有什么喜歡吃的,可以讓助理和廚師提前說!

 “咳,嗯,好的!标懍幨諗苛诵σ,點點頭。

 看到隔壁是秦萌和容白,那她就可以安心了,容白給她的安全感甚至大于跟前跟后的李名升。

 每次他在,都會有種莫名的安全感。

 陸瑤自己給出的解釋是,多次忐忑不安的困境都有容白在,而那些困境最后往往都逢兇化吉,所以再看到容白時,自然會帶上一些安心感。

 她沒有束發,長發自然地垂落在肩膀,容白覺得這可能就是拔頭發的最佳機會,伸手越過李名升就能拔下。

 可手剛伸出去,小孩誤會錯了意思,把剛買的橙汁兒進了他手里。

 容白:“…”等他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是三分鐘后,手里沒有頭發不說,剛剛拿到的那瓶橙汁兒還被小心進了行李箱最深處。

 真是戀愛使人降智。

 第二天就是開機時間,陸瑤起的早,洗漱完回到房間后,其他工作人員才陸陸續續起,洗漱要在院內進行,排了兩排隊伍。

 一直到九點要開工,還有不少人沒洗漱完,只能糊地拿巾摸兩下臉,用漱口水清清口腔就去趕工了。

 他們在要拍攝的地方搭了個簡易的工作棚,但地方有限,所以更衣間和化妝間合在一起,除了陸瑤和男主角李深兩人外,其他人在同一個隔間內排隊換衣服補妝。

 “陸瑤,這邊!鼻孛葘﹃懍帗]手。

 “誒,萌萌姐,”陸瑤驚訝地打招呼,然后小跑到秦萌面前“你怎么還特地出來接我呀!

 “有人怕你找不到路!鼻孛劝炎炖锏鹬哪狗尾巴草吐出,對陸瑤勾勾手指“跟我走!

 二十秒不到的路程,也不知道容小白擔心個什么勁兒。

 兩人走到門前,正撞上帶著一包東西從化妝間走出來的容白。

 關門撞上她們的時候,容白雖然很快恢復了清冷自持的模樣,可秦萌還是捕捉到了剛剛那一秒不到的詫異。

 “又不是不知道我們要用這個化妝間,詫異什么!鼻孛刃÷曕止玖司。

 “嗯?萌萌姐,你說什么?”陸瑤沒聽清。

 “沒事!鼻孛瘸吨懍庍M屋,同時對剛剛拿著一包東西離開的容白開啟了腦,大膽猜測。

 據說有很多導演都有怪癖,都是因為開機壓力大,或劇本風格太偏陰暗沉重,扭曲了。

 想想這部叫做《大山》的劇本,兩個原因具備。

 難道容白剛剛的行徑就和壓力大有關?

 秦萌想歪了。

 有什么怪癖是要到女主演化妝間才能發壓力的呢?是偷女裝?還是扮演女裝?

 不過從剛才容白拿出去的袋子看,兩種可能都很大。

 “噫…”秦萌嫌棄地在空中空打了兩下,打散她剛剛幻想出的容白女裝的模樣。

 陸瑤先換上了劇組提供的衣服,總共是里兩層外一層。

 之所以在六月天還穿這么多,和劇本內設定的時間無關,劇本內設定的就是夏天。

 這是為了防止走光。

 第一場戲就是陸瑤被蒙眼睛捆綁四肢丟進貨車里的場景,而下了火車,就會因為企圖逃跑而被非禮。

 “哎!币幌肫鸾裉煲臄z的劇情內容,秦萌就想嘆氣,她拉著陸瑤坐到椅子上,邊找梳子邊和她說“這個劇本基調這么灰暗,也虧你愿意接。容白那家伙給你許諾什么好處了?”

 “不是因為這個,”陸瑤想了想才回答:“畢竟劇本內容寫得真的很好,也很有寓意,光是看劇本我就哭了好幾次!

 如果渾身冒冷汗也算哭的話。

 對陸瑤來說,要出演這個電影,需要克服的是常人想象不到的困難。

 她當時或許有被待過,可至少最后被救下來了。

 劇本里的內容是陸瑤在剛被救出來時經;孟氲陌l展——

 如果沒有被救呢?

 如果真的被賣掉了呢?

 劇本的內容讓陸瑤的噩夢成了真,看第一遍的時候經常需要停下來多次深呼吸,等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后,才能打開劇本繼續看下去。

 閱讀第一遍用了她將近七個小時的時間,在好不容易挨過七個小時后,她的第一反應是要拒絕這個劇本。

 可讀第二遍、第三遍時,心境逐漸改變。

 一直逃避問題,可能會將這個問題永遠地留在心里,最終成為一輩子抹不去的心病。

 難而上,正視困難,說不定就可以通過這次出演,擺掉它。

 陸瑤特地咨詢了b市安定醫院的醫生,醫生說:“這一招不錯,但你要記住,即使被困難打敗了也不是什么可的事情,試一試可以,但如果失敗,不要強鉆牛角尖。畢竟無論是難而上還是永久逃避,所求的結果都一樣——讓心情可以保持在愉快的狀態!

 “咦?”秦萌疑問的聲音打斷了陸瑤的回憶。

 陸瑤問:“怎么了?”

 “我找不到梳子了!彼欀辑h視,屋子本就不大,東西一覽無余,化妝臺上都沒有梳子,更別提屋內其他只擺著椅子和衣服的地方了。

 咚咚——

 有人敲門。

 秦萌一邊嘀咕著“剛剛走之前我才剛把六把梳子準備好,怎么全不見了?”一邊往門口走。

 將門打開,門外站著的是容白。

 “剛想起來化妝間的梳子不見了!比莅咨焓诌f了一套新的用具給她,順帶還解釋了一下剛剛來的原因“剛才過來把其他東西放下了,這套梳子漏了!

 “是嗎?”秦萌狐疑地瞧了容白兩眼。

 可對方泰然自若,絲毫沒有撒謊的心虛。

 嘖,看來還真不是有女裝癖好。

 秦萌失望地將門關上,給陸瑤梳理頭發,在打理好發型后,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

 像是掐好了點似的,容白來要梳子了。

 秦萌將梳子遞過去的同時,翻了個白眼,怪氣地說:“容導,不至于吧,咱們劇組窮到這種地步了?全劇組就只有這一套梳子了?剛用完就要收走?”

 容白沒回應她的嘲諷,低頭查看梳子。

 秦萌挑眉:“怎么還檢查啊,我還能把你的梳子斷嗎?”

 容白卻皺著眉抬頭問秦萌:“頭發呢?”

 “頭發?”這是什么問題?秦萌看了看他手中的梳子,幾秒后才明白他的意思“哦你說梳子上的啊,陸瑤發質好,從頭頂一梳到底,沒有打結分的地方不說,甚至連分叉都沒有!

 秦萌的話里有一半是炫耀,一半是羨慕。

 一年多不見陸瑤,她不僅頭發變長了,連五官也更成了一些,出落的更漂亮了。

 退了稚氣,多了幾分嫵媚,配上那股自身所帶的淡淡氣質,有種讓人難以抵抗的魅力。

 時間不多,容白覺得此計不通也沒必要費心尋第二計了,干脆就用最簡單的辦法。

 “發質很好嗎?可李名升說她學業壓力大,所以長了好幾白發!比莅渍f完,見陸瑤轉頭看鏡子找白發,他趕緊上前,長腿邁開兩步就到了陸瑤身后。

 他拔下兩頭發,對著秦萌象征的揮了一下:“看!

 看個。

 兩眼視力5。0的秦萌明明看到那是兩黑頭發。

 可話還沒罵出去,就見容白將拔下來的頭發放進了口袋,然后目不斜視地從她身邊走過,離開了化妝室。

 秦萌發出了今天的第二遍疑問:“…什么情況?”

 這小子最近變態的癖好還多。

 將頭發放在透明的器皿里,用膠帶在外了好幾層,然后喊了值得信任的人叮囑:“開車出了小鎮,直接做飛機,第一時間到顧然手里,必須是他本人接收才可以,除他以外的任何人都不準拿!

 不想另生事端,所以能將這件事代的有多詳細就多詳細。

 見人上了車,他給顧然撥通了電話:“東西大概明天下午就能送到,你安排時間吧!

 “好!鳖櫲惠p笑“早知道你這么效率,我就早告訴你了!

 “嗯,有什么解決不了的問題最好第一時間告訴我!比莅滓槐菊浀爻爸S他“不然肯定和這次一樣,耽誤一年還是要來找我幫忙,白白浪費了這么多時間!

 顧然:“…”處理好事情,又羞辱完了顧然,容白神清氣地喊大家準備開始拍攝。

 大多數人已經將工作完成了,五分鐘后,容白準時地坐在了椅子上,等著場記拍板。

 這一幕要拍的是陸瑤被捆住手腳,蒙著眼睛丟進貨車內的橋段。

 所以化好妝的男主角李深只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并沒有參與表演。

 他很期待這位合作的女演員一會兒的表現,畢竟在來之前,導演曾多次夸獎過這位女演員。

 而且她上一部出演的電視劇劇本就是李深大學時的女友寫的,前女友在微博上也發過對陸瑤的評價,夸她演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殷無夏’。

 啪——

 首板落下,被蒙著眼睛的陸瑤被群演丟進了昏暗的貨車內,在被丟進去前,透過鏡頭,容白觀察到陸瑤的臉色不是很好。

 他皺眉,打算在演完這一幕后提醒秦萌不要把妝畫得這么白。

 這樣的臉色應該出現在被待之后才對,現在她雖然害怕,但還不至于達到如此恐懼的地步。

 ‘丟進貨車前的特寫鏡頭需要補拍’他在心里暗暗記下了這條。

 可這部戲開頭就不順利。

 要補拍的不僅這一幕。

 鏡頭中的陸瑤緊緊咬著下,明明到了需要她出聲的時候,卻一聲不吭,也不動。

 整個人在被剛丟進去的時候是什么姿勢,現在還是什么姿勢。

 開始還以為是演員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沒有喊‘cut’。

 可她在車上保持同一個姿勢和表情躺了十幾秒。

 ‘還在抖,光抖不說話?’

 雖說陸瑤演技好,可誰不知道,有的生理反應是無法純靠演模仿出來的,容白的眉心越皺越深,直到看見一滴血珠從陸瑤的齒封間滾落。

 他瞪大了眼睛。

 “停!”容白甩下劇本,沒等場記敲尾板,率先沖了上去。

 他往車內才看了一眼,就立馬回頭大喊:“醫生,喊醫生過來!”

 作者有話要說:發燒沒好但,病中垂死驚坐起!今天更新一定發!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lala 29瓶;離曉、木子5瓶;竹內涼真的可愛女友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