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61章 取樣
 那天餐廳內發出聲響的并不止郁雨桐那一處,只是她發出的聲響最大,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餐廳的角落,顧然與容白的盲區,戚白白攪拌熱飲的匙子響亮地給了瓷質杯壁一擊。

 “容白喜歡陸瑤?”

 “那個該死的愚蠢畫家就是容白?”

 難怪,難怪她的戲路會這么順暢,平鋪直敘節節高升,難怪每次她做手腳時,容白都會沖出來替那個女人斬荊棘。

 《看從前》首播時所謂的‘后臺論’也好,前段時間被全網評價為‘最俗長相的女明星’也好,原來都是他在搞鬼。

 還以為她真的靠實力或者人格魅力折服了眾人,沒想到都是一個人,原因還是那老套的勾引男人的心。

 戚白白不屑,卻又不得不把這件事當回事。

 在原書中,雖然容白出現的戲份不多,可每次他的出現,都能改變劇情的走向,改變男主顧然的逆境。

 他是等同于bug一樣的存在,而他和顧然是朋友,僅憑這點就足夠顧然不停在娛樂圈中逆襲。

 顧然是女主的金手指,而容白,則是顧然的金手指。換言之,顧然之所以能成功,能有今天,多半功勞都要歸容白。

 所以戚白白不得不重視這件事,有一個她不敢出手,即使出手也絕對扳不倒的人喜歡上了陸瑤。

 她趕忙將這個噩耗傳達給蕭夫人。

 可對方的態度卻讓人大失所望,明明是捆在一繩上的螞蚱,偏偏覺得自己高貴,把戚白白當臭蟲打發。

 [我說過多少次,不要突然聯系我,等我聯系你,懂嗎?]

 幸好這不是在打電話,發短信給了戚白白緩沖心情的時間。

 她忍住摔手機的沖動,使勁地戳手機屏幕:

 [抱歉蕭夫人,可這是件大事,我必須要趕緊告訴您。容家獨子,那個叫容白的容家繼承人,我聽到他親口承認他喜歡陸瑤,這也是為什么她每次都能逢兇化吉的原因。]

 她將自己搞不倒陸瑤的無能,推卸給容白這把保護傘過于強大。

 [所以接下來,陸瑤可能會越來越出名,我們想要掩蓋她的存在將會變得越來越難。]

 其實戚白白早就開始起疑了,蕭夫人究竟用了何等的手段,可以讓現今依舊能在商界呼風喚雨的蕭董變得又聾又瞎,對整天活躍于電視與網絡上的陸瑤視而不見。

 那張一看就和已故蕭夫人有瓜葛的長相,怎么會引不起蕭伯賢的注意呢?

 可她不好問,問了蕭夫人多半也不會說。

 果然,得到這樣近乎于噩耗的消息,蕭夫人似乎一點也不慌,回的短信冷淡至極:

 [我自有辦法,只要你不要動手腳,讓這件事情鬧得更大就好。以及我最后說一遍,不要聯系我,等我主動,懂嗎?]

 兩秒后新消息緊隨而來:

 [記得清空聯絡痕跡。]

 “現在的年輕人啊…”在花園散步的潘霞漪輕輕一哂,將剛剛和戚白白所有的聯絡內容統統刪除。

 她回頭朝上看,三樓書房亮著燈,相比蕭伯賢此刻正在里面查閱文件,和普通工作人員無二,月末也是他最忙的時候。

 想想兩個月前蕭伯賢剛剛回來的時候,她驚慌失措的樣子,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緊跟在他身后,就怕他發現陸瑤的存在。

 可兩個月過去了,潘霞漪覺得,就算自己做得再無,也不可能瞞得了蕭伯賢這么久。

 連陸瑤的整容記錄和dna不匹配的鑒定報告都已經被偽造出來了,蕭伯賢那個老狐貍居然一點都沒發現陸瑤的存在?

 不可能,即使可以用‘他不上網,出門不見朋友,可與他匯報工作的下屬卻完全不知道蒲欣蔓的長相’來解釋,潘霞漪還是不信。

 “說不定是他自己已經開始放棄尋找了呢?”潘霞漪對著亮著燈光的書房瞇起了眼。

 打量半晌后,她突然笑了,笑得既得意又快活:“怎么辦啊欣蔓,他有那么多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卻選擇娶了我。你的親生女兒的廣告已經二十分鐘播出一次,路人都開始提她的名字了,伯賢卻沒發現!

 怎么辦呀,欣蔓,你現在一定在生氣吧?

 不過沒關系,她雖然不明白蕭伯賢是怎么想的,可她潘霞漪作為蒲欣蔓最好的朋友,一定會好好履行bbf的職責。

 她會將計劃提上程,讓蕭伯賢在近期就去地府和蒲欣蔓見面。

 白天戚白白之所以會去跟蹤顧然,完全是因為他最近對她的表現太過冷淡了。

 沒有像以前那樣,只要不拍戲就一定和她一起共進每一餐,也不會在拍戲前發短信,拍戲后打電話了。

 “倦怠期?”戚白白說完便搖頭否定了這個答案。

 別的男人可能會這樣,但作為小說的男主角,最大的準則就是他對于女主角的愛意只會越來越深,倦怠期這種東西或許在生活中是人人都有,見怪不怪,可在小說中,那只是渣男的標配。

 那就只能是變心了。

 所以她跟著顧然去了那家咖啡廳,果然看到了陸瑤,可除了陸瑤很討厭顧然外,兩人之間似乎沒有別的更多的糾葛了。

 因為容白攪混水?

 不,很顯然,顧然是和她同一時間知道容白喜歡陸瑤的這件事。

 那究竟是為什么呢?

 戚白白仔細回想變故的時間,就是從那天被陸瑤成績碾,她失控地在房內大爆口開始。

 可不過是罵人罷了,就算當時他真的在門口聽到了這些話,又能怎么樣?

 他的喜歡會有這么脆弱嗎?明明書中寫,他對于陸瑤的愛非常堅定,無論她怎么被潑臟水,他都會相信啊。

 可戚白白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原著中的陸瑤從始至終都對顧然全身心坦白,沒有任何心思藏著掖著。

 難過也好高興也好,顧然都知道,他自然可以做到百分百相信陸瑤。

 正如在發現戚白白有兩副面孔前,無論容白說什么,他都一直站在她那邊一樣。

 而在加上蕭夫人的古怪反應后,顧然對戚白白的懷疑度已經到達了頂點。

 不查不是因為查不到,而是因為以前太相信,現在他只是稍動手腳,就拿到了戚白白先前在粉絲群內的發言記錄。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不知情…”

 難怪明明討厭粉絲,還要做出一副為了維護粉絲寧愿傷害自己名聲,也不去轉發支持陸瑤的微博。

 和戚白白在一起十多年,算上兩輩子有二十多年那樣久,顧然發現,自己不是突然不了解戚白白了,而是好像從來就沒了解過她。

 如果平時用來堆砌感情的相處全是騙局,刻意演繹出的虛假,那最初的相遇呢,最初的相遇是不是也…

 電光火石之間,有什么可怕的猜測正喧叫著要從他的大腦中鉆出來,顧然不敢再往下想了,他依舊用溫柔的聲音回復通話中的戚白白:“今天要陪朋友喝酒,他心情不好,所以晚飯就不回去吃了,你幫我和媽說一聲,晚上我也不一定回去睡,不用等我!

 “陪、陪朋友嗎…”她的表現堪稱是無,簡直可以稱之為是控制語氣的魔術師,短暫地停頓后立馬鼓起精神,體貼地囑咐顧然“不要喝太多酒,一定要早點睡,不然第二天早晨起會頭疼的!

 瞧瞧,多體貼的青梅竹馬,即使難過卻還要假裝不在意,以另一半優先,強撐精神不愿意讓顧然看到她的難過。

 擱在平時,他早就推開朋友回顧家陪戚白白了。

 可現在,他的第一反應是覺得熟悉,好像在之前的某幾次場合中,戚白白也用過這招。

 “知道了!彼麙炝穗娫,臉上的笑意更淡了。

 轉而撥通了容白的電話。

 對方的聲音帶著濃厚的鼻音,一聽就是在睡夢中被鈴聲震醒。

 “說!比莅桌渎暤。

 “不是故意觸你霉頭,但這件事跟陸瑤有關,很重要,可能牽扯到她的身世!鳖櫲慌氯莅滓粋不高興把電話掛了再關機,提前解釋。

 聽見和陸瑤的身世有關,容白的困意頓時消散無遺,再開口時也沒剛接電話時的不耐煩了:“你說!

 顧然先問:“你知道蕭伯賢嗎?”

 “當然!比莅状。

 “雖然蕭伯賢的名聲很大,可蕭伯賢的原配子,已故的蕭夫人,并沒有多少人見過,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是什么!鳖櫲坏馈霸蛭也恢,流言怎么說的我也不轉述了,再得到當事人承認前,都沒必要當真。不過在很早之前,機緣巧合之下,我看到了那位已故蕭夫人的照片!

 容白“嗯”了聲。

 “和陸瑤長得有八分相似!鳖櫲话櫰鹆嗣肌耙驗楹闷,我調查過陸瑤,她并沒有整容史,且不是陸家的親生女兒,是領養來的!

 “你是說…”容白聽完,眉心緊皺“長得相似并不奇怪,世界這么大,說不定哪天就能碰到一個和你我近乎雙胞胎的長相的人?杉乳L得相似,又被領養…你查過她被領養的時間嗎?”

 “查過,是蕭家那位千金走失后的半年到一年間,從福利院被陸家兩口子領養走的!

 容白問:“那這也符合,在進福利院之前呢?福利院應該對她的經歷有記錄吧,哪怕沒有記錄,那些照顧過她的福利院的員工呢?知道她在來福利院之前的經歷嗎?”

 顧然嘆氣:“我問過,但據福利院當年的員工說,陸瑤剛去的時候就失憶了,只記得自己叫瑤瑤!

 “失憶?”容白若有所思“那還巧的!

 “巧在哪里?”顧然不解。

 “她和你的青梅竹馬近乎是同時變成孤兒,同時失憶,還不夠巧合嗎?”

 容白隨口一句感慨,讓顧然大腦一片空白。

 “…”容白可沒有重生,就算重生,上輩子的容白也不知道陸瑤找上門假裝曾救過自己的那件事。

 如果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根據線索也會覺得可疑,那是不是證明,這件事是真的很有問題?

 可即使發現了戚白白的多種表里不一,顧然在想到這種可能時,還是想要否認。

 因為如果真的是陸瑤,那他親手毀了她的兩輩子…

 “顧然?你發什么愣呢?”容白的幾次呼喚終于喊回了顧然的神。

 回過神的他額頭起了一片密密的薄汗,顧然晃然道:“我們說正事吧,我告訴你這個,是想要讓你幫我拿到陸瑤的樣本,她不是可能要參演你的電影了嗎?趁著化妝的時候,幫我拔幾她的頭發!

 這樣猜來猜去真的沒有必要。

 不如努努力,一口氣查到真相。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馬嘉祺的女朋友、老阿姨20瓶;吃瓜蝸牛、27264011、臨兮10瓶;墨熼、靳夏5瓶;默言、無名氏007 2瓶;果過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