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55章 討厭
 容導這是在說什么?

 為什么要邀請她和他一起住?

 “去去去去你家里住…?”小孩直接被嚇結巴了,勉強說完一整句話后還咬了舌尖。

 痛的她瞬間紅了眼眶。

 “是!比莅卓吹剿p手捂口,又一次在外面帶著淤痕的雙臂,眸光又一次變暗。

 但梳著發髻的小姑娘正紅著眼眶委屈巴巴地抬頭看他,怕再嚇著她,容白只能強行下不適,撇開視線淡淡道:“反正離學校也近,一個人住,就不會有人欺負你了!

 “…”陸瑤舌尖還在痛,她嘶嘶著氣詢問容白“誰欺負我了?”

 小孩懂事,什么苦都往心里憋,容白聽完這樣蓋彌彰的反問,心里更是說不出的不舒服。

 他指指陸瑤的手臂:“你胳膊上,還有小腿上,都有淤青,不是你的室友欺負了你嗎?”

 “不是啊…”陸瑤一口否定,她疑惑地看向容白,完全不明白他為什么會這么想“我這個應該算是疤痕體質?每次晚上去廁所,看不清路,會撞到桌子或是椅子,然后就會留下這樣的淤青,十天半個月都消不下去!

 容白:“…”“容導,您為什么會這么覺得呀?”陸瑤歪著頭問他“我之前不是跟您說了嗎,我的室友都是好人呀!

 是啊,自己的第一反應怎么會覺得她受到了校園暴力。

 母親大人的洗腦能力太過強勁。

 容白默默地將拿著鑰匙的手收了回去:“…”見容白的動作,陸瑤又瞧見了那串房子鑰匙,想了想他剛剛的話,終于將兩者因果串聯到了一起:“噗,容導,難道您是看到我身上的傷痕,以為室友欺負我,才要讓我住您的房子嗎?”

 容白:“…嗯”

 陸瑤失笑:“還有生氣,也是因為覺得有人欺負了我?”

 容白眉心再次隆起:“嗯!彼秊槭裁匆,他這么做很好笑嗎?

 像是察覺到了容白心里的不,陸瑤主動解釋了自己剛剛笑的原因:“抱歉,我也不想笑的,我只是覺得…”

 覺得容白真的是個好可愛的人。

 但好像男孩子不喜歡別人夸自己可愛,容白本人那么一個清冷自持的人看上去和可愛也不沾邊,這是心里突然冒出來的詞,在要說出口時,陸瑤又覺得不太合適。

 想了想,她換了一個表達方式:“從很早之前我就想說了,我感覺,容導你真的是個很好的人!

 “…”少女仰著臉特真誠地夸了他,容白清晰地聽到一聲從腔傳來的心跳聲。

 可這次心動就沒有上次在月下見她時持續的那么久,因為伴隨著心跳聲而來的,還有用白清秋聲音播放的霸總指南——

 ‘千萬不能讓她覺得你是個好人。ù颂巹澲攸c。

 ‘好人向來是備胎和男二號的人設,女人一旦覺得你是個好人,就不會再對你心動了,男不壞,女不愛,一定要壞到讓她夜夜為你流淚,這樣你才能真的留在她的心中,成為一個抹不去的印記!

 ‘欺負她,讓她哭,然后在她眼淚的時候抱住她,親吻她!’

 …

 這都什么鬼東西。

 霸總教程荼毒太深,容白的太陽跳動了一下,他正想抬手按太陽,企圖將以白清秋為首的全部雜念清空,突然鼻腔涌入一陣清香。

 少女柔軟的指尖落在了他的眉心,用不輕不重的力度按他的眉心。

 容白動作僵。骸啊彼蝗豢康暮媒。

 “既然我沒有被欺負,容導就不要再皺眉了呀,白伯母不是說了嗎,要多笑才年輕,”陸瑤認真地幫容白著眉心上的川字“苦著臉是會變老的呀!

 容白屏住呼吸:“…”她的聲音也變得好近。

 她的呼吸很輕,似有若無地吹在容白臉上,就像是鵝,越撓越,每動一下,他的血就向頭頂涌一分。

 撲通——

 撲通、撲通——

 他的心臟越發不安分起來,越跳越急,越跳動靜越大。

 終于,在耳朵內只剩下自己的心跳聲,并且產生了一些難以言喻的雜念時,容白往后退了兩步,看著手懸在空中表情驚訝的女孩,他沒有解釋,轉身沉著臉出了門。

 “我…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么?”陸瑤在原地呆滯了片刻,也追了出去。

 可攝影棚已經沒有容白的影子了,恰巧廖奇文對她招手。

 陸瑤小跑過去詢問廖奇文:“廖導,請問你看到容導了嗎?”

 廖奇文委屈:“看到了,剛走,你們談什么了,他看起來好像比進去臉還黑!

 從化妝室出來就直奔大門離開,對和他打招呼的廖奇文視而不見。

 “…不知道,”陸瑤也不知道剛才他們進去談的重心是什么,但聽廖奇文的描述,她也委屈了“我好像惹到容導了…”

 接下來的日子里,容白突然變得很冷淡。

 雖然依舊每條短信都會回復,但陸瑤就是覺得,他變得比以前疏離了一些,這讓她覺得很難受。

 難受到室友和她討論八卦時,陸瑤不像以往捧場,反應冷淡到了極點。

 室友們告訴她:“隔壁的修風月和葉雅芝都很討厭你,之前你的洗面和洗臉儀就是她們偷偷放到亞鑫那里的,想要挑撥我們寢室的關系,雨蕭特牛,帶著我們直接去隔壁寢室問她,你是不是欠揍啊修風月!

 李亞鑫模仿的惟妙惟肖,凌雨瀟的太妹形象躍然眼前。

 然而陸瑤只是扯了扯嘴角,不走心地夸獎:“好厲害呀,雨蕭!

 “那當然!”李亞鑫接著說“對了對了,你知道為什么她們討厭你嗎?”

 “不知道!标懍幣吭谧雷由蠂@氣。

 她又不是人民幣,不喜歡她很正常,無所謂。

 只要在意的人喜歡她就好了。

 “葉雅芝好像就是單純的嫉妒,但那個修風月就比較有說頭了,雨蕭問出,她是因為之前追的那個同校男生才討厭你的。那個男生她怎么追都追不上,最后跑去問他為什么!

 為什么?

 難道又喜歡自己?

 陸瑤對于這樣前后因果明確,一下就猜得出結果的故事不感興趣,她沒接話。

 李亞鑫也不在意,講的還是很起勁兒:“對方說自己早就有喜歡的人了,是高中同學,學習好,長得好,性格好,各方面都好。她就跑去查,最后查出來,你就是他的高中同學!

 李亞鑫笑得肚子都疼了,這種小說里才見得到的打臉場景居然被她給撞上了,妙啊。

 “哦…”是葉琛啊。

 陸瑤更沒興趣了,說了聲身體不舒服就上了。

 這樣低的心情一直伴隨著陸瑤,拍戲時還好,一旦開拍,陸瑤就會全身心地投入進角色,可一旦出戲,立馬就沉了臉。

 吃飯沒胃口,聊天沒興趣,陸瑤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不高興。

 她就是覺得心口像是被石頭堵住了。

 見她一天比一天安靜,臉頰一天比一天消瘦,李名升也急眼了,他著手發愁:“不會是抑郁了吧?”

 別看演藝圈紙醉金,每個藝人看起來都光鮮亮麗。

 可時時刻刻處在大眾視線下,稍有不慎就會被掛上網,各種難聽地詞匯就會往藝人身上掛,哪怕這條消息最后被證實是假的,也不會有人道歉。

 還會理直氣壯地懟一句:你一個公眾人物,承受這些不是應該的嗎?

 所以這個圈子里抑郁的還真不少。

 “最近網上的消息你別太在意,的確有人在罵你,但一天最多兩三條,不是路人的真情實感,都是和《晴時不見雨》有競爭關系的另一部仙俠劇搞的鬼!

 看著孩子又一次不好好吃飯,李名升決定好好地和她談談心。

 “好,我知道了!标懍廃c點頭“我不會在意的!

 她就埋頭演戲,很少看留言,用重生前最流行的那個詞來形容,她叫‘佛系’演員。

 看來不是這個原因——李名升想道。

 他又問陸瑤:“那是不是因為過年時拍戲沒回去?想家里的人了?”

 雖然除夕已經過去半個月了。

 “不是!标懍帗u搖頭“我爸爸在本市,當晚來看過我,還和我出去吃了夜宵!

 所以也不是因為想家。

 “那到底為什么不高興?”李名升急了“祖宗哎,你說你哪兒不高興,哪兒不順氣,我幫你順。我手底下就你一個人,又當經紀人又當生活助理,不就是為了讓你各方面都順心嗎!

 陸瑤想了好一會兒,然后抬頭瞧他,臉委屈:“我也不知道呀李哥,我就是覺得好難過…”

 李名升扶額:“愁人…”

 解開心結的契機是劇組拍攝預計時間延遲。

 本以為在開學前就可以完成全部的拍攝,沒想到一直拖到了開學后第二周還沒結束拍攝。

 大一下學期的課排的很,每天上午八點都有課,所以陸瑤第一天無論拍戲再晚,都要連夜回到宿舍。

 學校有門,超過23點就會關大門,陸瑤給門衛伯伯了錢,對方也不覺得起夜開門是個負擔了。

 可室友不同,陸瑤回去的晚,必定會打擾室友們,補償她們可不能像補償門衛伯伯似的直白,直接錢,那太傷感情了。

 室友又都人太好,被陸瑤連續打擾了一周,愣是沒一個人抱怨,在陸瑤道歉時,帶著青黑的眼底故作沒事地擺擺手:“不打擾不打擾,我們睡得很好!

 左思右想,陸瑤還是決定搬出去住了,等拍完戲再回來。

 陸瑤現在倒是不缺錢了,拿著上次直播的錢在三環購置了一套房子,付了首付,又拿到了《晴時不見雨》的首期款,想要租房的話可以完全不考慮價格,只考慮這套房子是否舒心。

 可有經驗的都知道,大學開學前半個月,學校四周的房子就會被租的一間不剩。

 陸瑤也遇到了這個困境,開學第二周了,華大四周還剩下的房子要么是和男生合租,要么是甲醛超標,剛裝修好,連味兒都沒散就拿出來租給別人住的房子。

 思考了兩秒,陸瑤給容白發了短信。

 容導,我想租您在華大附近的那套房子,最近回學校晚,不方便q-q…

 從短信發出到收到容白的回復,整整用了五個小時。

 嗯,鑰匙我剛才已經給你的經紀人了,他有地址,拍戲結束后他會送你過去。

 “容導剛才來過?”卸妝中的陸瑤詫異地詢問李名升。

 李名升點頭:“是的,看你在拍戲,就沒叫你,在旁邊站了一會兒就走了,等你卸完妝我帶你去吃飯,然后送你去新家!

 李名升知道陸瑤要住到容白閑置的住宅,卻并不驚訝。

 光看先前拍定妝照時,容白拉著陸瑤進化妝室,那時候李名升就懷疑兩人之間有事兒了,不過當初是覺得陸瑤惹到他了。

 但后來,他問了陸瑤過敏源是芒果,特意跑去囑咐后勤食物和飲料不要摻雜任何和芒果相關的東西時,被告知,廖導已經提醒過了。

 他去謝廖導,可廖奇文摸了摸后腦勺一臉懵:“啥,陸瑤對芒果過敏?我不知道啊,我就是因為容白說不讓我加芒果,我才不加的!

 李名升聽完,大腦一懵,這容白何止是不討厭陸瑤,別是看上陸瑤了吧。

 因為容白過硬的家世和他的良好的名聲,李名升就沒太擔心,甚至覺得陸瑤要是真和容白談戀愛也不錯,指定是又能得到好資源,又能被保護的特別好。

 那位白清秋不就是嗎,自從被容家那位娶回去,再也沒爆出過一點黑料,也沒再有人不開眼敢寫她。

 李名升的直覺告訴他,陸瑤和容白接觸肯定有好處。

 果然,在他將陸瑤送到容白家后,面對屋內邊邊角角都被難看的海綿遮住的家具,李名升皺了眉,陸瑤卻捧著手機笑了起來。

 “你看,容導說這些海綿是因為怕我磕到所以找人撞上的!标懍幓位问謾C,讓他看短信界面。

 暗嘲容白品味的李名升在心中翻了個白眼,行吧,原來是情趣。

 陸瑤耷拉了快三個月的嘴角終于上揚了:“那他下午不回我信息,應該也是在做這件事,能記得這些…李哥,容導不討厭我誒!”

 李名升嘴角,何止是不討厭你,人家估計都已經看上你了好嗎?

 但這話要說也輪不到他說。

 好不容易看到自家藝人心情恢復正常,李名升自然是順著她話說:“那當然,咱們家瑤瑤這么可愛,誰會討厭你?”

 三月二十七號,《晴時不見雨》正式拍攝結束,導演帶著陸瑤與林景閑等幾個戲份較重的演員去各個城市宣傳。

 雖然陸瑤先前和公司簽訂過,開學不參加任何活動,但這和劇無關,配合劇組宣傳是演員應盡的義務,哪怕在忙,也要參加一兩次宣傳。

 陸瑤和導演做了協商,她只參加幾個時間較短的活動,可以多接受幾次采訪,但不參與綜藝。

 綜藝耗時耗力,陸瑤實在調節不開時間。

 廖奇文極好說話,一口就同意了。

 本身這部劇宣傳的重點靠的是林景閑而不是陸瑤,她剛剛出道,只出演了一部年代劇的她和量根本不能劃上等號。

 雖然陸瑤家的后援會在盡心盡力的宣傳,但從人數上就是弱勢,她粉絲數量甚至還打不過劇中的反派女配,而人數是一個演員人氣的最直觀代表。

 所以沒人為難陸瑤,對于陸瑤的缺席,在有人提出質問時,導演帶頭幫忙解釋:“她學校的功課太忙,華大嘛,你們懂的…”

 全國排名前三的學校,大家當然懂的。

 學霸也不容易啊。

 由林景閑主演,女主角又是曾經和另一大量顧然的女友有過多次撕的陸瑤,加上兩人在網上的路透和定妝照得到的反響都很好,所以各大電視臺蠢蠢動,根本不用廖奇文找容白托關系,就有幾個收視率向來排行在前幾的大電視臺聯系他。

 “七點半,新聞聯播一結束,立馬就放你們的片子,絕對黃金時段!

 在容白的建議下,廖奇文挑定了先前播放《看從前》的兩家電視臺,錯五分鐘,一前一后播出。

 這兩家電視臺的宣傳手段都很老練,在播放前一個月,電視網絡以及各種平面媒體就開始對《晴時不見雨》進行有計劃的宣傳。

 修過的劇照自然不必多說,勾人心脾的預告片,幾個精彩有趣的花絮,都是宣傳的利器,一個接一個放出,將《晴時不見雨》的預熱程度達到最大化。

 當然,同期播出的劇自然不止《晴時不見雨》這么一部,和它競爭的那部劇叫《問仙》,劇如其名,剛好也是仙俠劇。

 相似這么多,還在同時間段播出,自然成了競爭對手。

 廖奇文倒不在意,他看過對方劇本,也知道那個導演水平多次,加上林景閑和陸瑤兩人簡直是國寶級演員,全劇沒有一幕的表演是他不滿意的。

 所以廖奇文很有信心,對方肯定干不過自己的戲,所以沒將《問仙》放到眼里。

 可《問仙》將《晴時不見雨》放到眼里了,而且是眼中釘中刺的程度。

 網上潑臟水是必備環節,他們先是帶節奏,說陸瑤和林景閑兩人假戲真做,這條消息一出,看上去像是幫對手炒了熱度,實則不然。

 那林景閑量好,可粉絲也瘋魔,每個和他合作過的女演員都會被黑,他們恨不得把那些個女演員給全掐死。

 這股妖風次次都能將劇攪渾。

 大家關注八卦更多過于關注劇本身,林景閑妖魔的粉絲一旦鬧起來,可以讓百分之八十的路人對這部劇敗盡好感。

 所以即使這部劇拍的不錯,到最后也不至于爆火,說不定還能稱的隔壁沒有掐架的《問仙》像一股清。

 可哪知,林景閑的粉絲比劇組本身還要怕這個傳聞成真,消息剛放出去兩小時,就有粉絲帶著打探來的消息和視頻打臉了——

 十三場吻戲全借位,一喊cut女主角就跑去角落寫論文,男主角躺在躺椅上閉目養神,彼此連眼神都不交流。

 說他倆一個愛人是學習,一個愛人是躺椅,那大家愿意相信。

 要說他倆假戲真做了?

 抱歉,不信。

 此路不通再換一條,敗主演好感。

 林景閑粉絲掐架能力全網排行前十,他們惹不起,粉絲才兩萬出頭的陸瑤就成了任他們捏的軟柿子。

 說她熱愛學習勝過喜歡林景閑,學霸人設不倒是吧?

 于是競爭對手們買的水軍開始了——

 [這不是學霸嗎,不是說要好好學習嗎,怎么又出來拍戲了。]

 [是啊,說好的好好學習呢?之前直播,現在又拍戲,別是考大學只是為了做人設嗎?]

 類似的言論在一小時內刷了一千多條。

 他們大概是忘記陸瑤雖然粉絲不多,但她簽約的是國內最有實力,公關反應最一的銀河傳媒了。

 也就是那一小時里,反擊他們的言論被齊銳找人刷了兩千條。

 [樓上帶點腦子好嗎,為了做學霸人設特意考741?你是想黑她還是想夸她天才。]

 [要有這個能力早就被郭嘉拎走當主力人才培育了好嗎,還來演戲?]

 …

 留言互比帶節奏的同時,齊銳通過自身關系,聯系到了在華大任教的某位教授,拿到了陸瑤的成績。

 直接找人將成績貼到了網上。

 [而且人家分數也不低哦,大一上學期的期末成績出來了,績點排行第一哦,一共寫了八篇論文,其中有兩篇登上了還蠻知名的雜志。]

 雖然不是頂尖且有極大學術價值的雜志,可一個大一新生的論文產出率這么高,還被較為知名的雜志選上,即使不能證明她天賦異稟,也起碼算得上是刻苦努力。

 這波節奏帶得好,不僅打了對家的臉,還又一次穩固了陸瑤學霸的形象。

 李名升準備五分鐘后再刷一遍熱搜,等風向還是沒有改變的話,他就可以睡覺了。

 誰知五分鐘后,他找人發的那條微博下有一條評論被頂到了最前方,他瞇起眼睛一看,是帶著華大名字和華大;疹^像的微博號。

 [我真的勸水軍們在黑人前多做做功課好嗎,你能看著她普通的家世往她腦袋上扣靠錢上位的帽子,你能看著她每天埋頭學習還往她身上扣感情線混亂的帽子,但你就是不能說她學習不好。從學習這方面揮鋤頭是揮不動的,懂嗎?!]

 很長,但內容并沒有新意。

 這么接地氣的內容,殺了李名升他都不相信這會是華大官方微博發出的消息。

 “絕對是高仿號!”

 于是,他打著哈欠點進去,看到了微博認證,然后張著的嘴忘記了合上。

 …

 “臥槽,真的是華大官方微博!崩蠲只仡^重新讀了兩邊華大官博發的消息,魔幻地拍拍自己的臉,喃喃道“這些知識分子也太接地氣了吧…”

 在對家《問仙》和本劇組的宣傳下,陸瑤在開播前一周內上了四次熱搜。

 而到了真正要播出的當天,清晨五點時,一輛車載著新蕭夫人從蕭家駛向機場。

 在外悼念亡一年的蕭伯賢,回國了。

 作者有話要說:_(:3∠)_又萬了,昨天被你們夸得太開心了,今天一個沒克制住,又寫了三更。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安靜如什么梗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更砂5瓶;安靜如什么梗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