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49章 差異
 將手機點開擴音放到一旁后,容白又躺回了上,聲音帶著些許懶散:“國內現在是凌晨三點三十五分四十二秒,您在國外,不能讓全世界人民都按照您的時差過!

 臭小子,敢頂嘴!

 白清秋咬咬牙:“好啊,我在國內的時候你夜顛倒,白天睡覺晚上起涮火鍋,等我出國了,你倒愿意按照正常作息活了?”

 “嗯,”容白答的漫不經心“您走前千叮嚀萬囑咐,要我好好養生,我決定認真遵守!

 “…”白清秋被氣得說不出話,一時想不起來自己打這個電話的最初目的是什么。

 兩道柳葉眉擠向眉心,她鼓著臉頰直想容白。

 原本最初關注調查陸瑤的原因是因為白清秋關心兒子,可隨著她對陸瑤的了解漸深,態度和目的也就逐漸轉變。

 本末倒置,變成了關心陸瑤,欺磨兒子。

 尤其是剛剛被容白噎了兩句后,白清秋又想起最初發現自己生出來是男孩時的失落感了,還是養個女兒好,像陸瑤那么乖巧懂事又省心的女兒最好。

 在她氣結失聲這會兒,容白已經從剛睡醒的茫然中徹底清醒了。

 回憶了一下剛才的對話,他皺起了眉:“您剛才說陸瑤,陸瑤怎么了?”

 哦,對了,是這件事。

 白清秋想起來了:“有好幾家經濟公司都對陸瑤感興趣,應該今明兩天就會聯系她了,最遲也不會超過后天!

 容白點點頭:“嗯,這是好事!

 雖然他可以保證,自己以后的劇本只要有適合陸瑤并且她想要演的角色,就都歸她。

 也可以為她開工作室,拉資源,這些都可以。

 但容白平心而論,他能做,但經驗不夠,難免有不足,如果陸瑤可以找到更好的經紀公司,當然是好事。

 “好事倒是好事,但你比我更了解她,從親人到朋友再到際圈,陸瑤身邊的人應該都沒有在這個圈子里混的,他們也給不了她什么建議!

 白清秋說的,正是剛剛后援會小群里幾人擔心的點。

 “且不說那些公司的前景和手頭資源如何,還有幾家公司看起來光彩,手頭大腕一個比一個多,可不知內部剝削新人嚴重,合同上全是些一眼看不出來的彎彎繞繞。你知道嗎,那個最近火的,名字四個字的量小花旦,看著代言多,實際上到手的錢還不夠我買雙鞋!

 白清秋惋惜道:“就是因為她當新人時太馬虎,簽了個五年二八分成的賣身契,我跟你說,你可不能讓陸瑤也走上這條不歸路!

 她說的嚇人,殊不知容白比她考慮的更多。

 幾幾分成這種事其實根本不用白清秋擔心,當初容白親手將《看從前》女二號的合同遞給陸瑤時,在旁邊將合同詳情口述了一遍,可陸瑤一邊點頭應答,一邊還是將合同仔細地從頭到尾檢查完,才簽上名字。

 她很機警,這點容白早就知道。

 至于哪家經紀公司最好,容白心里也有大概的估量,他兩個月前就翻過幾家公司的對比報表,最后無論從資源還是口碑上看,銀河傳媒都排在第一。

 可這些在尋常人眼里看起來重要的東西,在陸瑤眼里,可能排不到第一位。

 她應該更關注經紀公司安排的程會不會和學業有沖突。

 “我知道了,我去聯系她!比莅渍f。

 嗯,這才對。

 白清秋滿意地點點頭:“不過現在就別聯系了,才三點半,加上今兒還是周,她不一定幾點才起,嗯…等天亮再說吧,對了,你別打電話啊,發個短信提醒她別忙著簽約就行了,讓她等醒了再給你打電話!

 容白:“…”這會兒她倒是知道三點半不能打電話了?

 掛了白清秋的電話后,屏幕還沒暗,容白就撥通了顧然的電話,毫不猶豫地在凌晨三點半將他叫醒。

 “…怎么了?”顧然的聲音和十分鐘前剛接起白清秋電話的容白一樣。

 茫然,無助。

 容白仿若沒聽出顧然半夢半醒的鼻音,問起話來語氣里不帶一丁點兒愧疚:“你對現在的幾家大的經紀公司都了解嗎?”

 “?…啊經紀公司,呃,了解,算很了解吧!

 容白又問:“嗯,那你和他們的高層嗎?”

 “能說得上話,也打聽的來消息,怎么?”顧然努力讓剛剛沉睡的大腦恢復運作“是你寫劇本要用到這方面的素材?還是有朋友要簽公司?”

 “反正是重要的事情!比莅撞幌敫忉屧斍。

 聽顧然反應,他的智商一時半會兒應該上不了線。

 那就沒必要廢話了。

 “那等你清醒了來我這里一趟吧,具體什么事,到時候再說!比荨な脂F實·白,冷漠地掛了電話。

 他的意思是,與其強行讓顧然緩十分鐘清醒,不如讓他再睡一會兒,等天亮了再談。

 可他不知道自己聲音清涼,短短四句話,已經將顧然基本凍清醒了。

 顧然也沒拉開窗簾看看窗外的天色,本著對容白還有人的信任,在掛了電話后,他連時間都沒看,直接起換衣服。

 拖著不知道為什么那么疲憊的身體進了盥洗室,刷牙洗臉洗頭吹干,看著鏡子里疲態絲毫未減的臉,顧然打了個哈欠,隨手拿起一頂帽子和眼鏡戴上,拎起手機往樓下走。

 剛走到一樓,恰好遇到早起準備遛狗的顧父。

 顧父頭一次見兒子起這么早,高興地上去拍了拍顧然的后背:“怎么,轉了?起這么早是要陪你老爸遛狗嗎?”

 “…”顧然本身就沒睡醒,腳步虛浮,被顧父這么一拍,踉蹌兩步差點摔倒“沒有,我要去朋友家,處理點工作上的事!

 “朋友家?”顧父聲音疑惑“凌晨四點去朋友家處理什么事?需要家里幫忙嗎?”

 肯定是大事吧,不然不會這么早就要處理,還要當面談。

 “沒事,不用,我去去就回!鳖櫲挥执蛄藗哈欠,將手放在門把手上正準備旋轉,突然想起了什么“等會兒…”

 他僵硬地回頭:“爸,你說現在凌晨幾點…?”

 “四點啊!鳖櫢赴櫭。

 靠,他剛剛居然覺得容白有人。

 當顧然在凌晨五點敲開容白家的門,看對方的模樣,儼然是剛掛了電話就又睡了,這會兒才剛被吵醒。

 他咬著牙笑得森可怖:“你剛才掛電話后是不是又睡了?”

 “嗯!比莅讘美碇睔鈮,不僅如此,他還特自然地反問顧然“你怎么這么早就來了,不困嗎?”

 顧然無話可說:“…”他直接轉身進了容家的客房,兩眼一閉就栽進了枕頭里,一直睡到了上午八點才又醒來,拿了柜子中給客人準備的一次洗漱用具,去洗漱。

 八點十五,睡后的顧然容光煥發,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出現在了容白的臥室。

 而容白對此根本不在乎,頭也不抬地將一摞資料丟到了顧然的面前:“這幾家是我挑出來不會苛刻新人的公司,你再看看,有沒有什么漏網之魚,把它篩掉!

 “成!鳖櫲幻靼鬃约航裉斓亩ㄎ涣。

 就是個工具人唄。

 他翻了一遍容白篩下來的公司:“嗯,這幾家黑歷史都少,沒問題!

 容白又問:“那你覺得哪家會同意藝人自己安排行程,哪怕是最火,勢頭正好的時候,也能允許藝人不拍戲不上綜藝,反而回學校上課?”

 “…哪家都不行吧!鳖櫲患{悶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問這么刁鉆的問題?”

 “有個小孩最近要簽經紀公司了,”容白回答的含糊“她沒什么朋友懂這個,我就幫著參謀一下!

 小孩,愛學習,簽公司?

 三個條件放一起,再加上這個人容白還認識,顧然立馬就知道這個‘小孩’指的是誰了。

 “你幫陸瑤參謀的?她來找你了?”顧然想到陸瑤竟然主動尋求容白的幫助,心里有些奇怪,說不出是什么感受。

 從上次發覺戚白白在陸瑤和蕭家的事情上做了手腳后,顧然就決定親自去處理這件事。

 可礙于顧家和蕭家的地位差了整整一個段位,顧然根本沒見到蕭伯賢本人,被新蕭夫人攔在了外面。

 她說:今年是上一位夫人逝世第十年,蕭伯賢今年一年都不會回國內,要想見蕭伯賢也可以,請顧然自己去國外找。

 而顧然問她:上次拿來的照片,蕭先生看過嗎?像蕭先生多年前走丟的女兒嗎?

 新蕭夫人的回答堪稱是滴水不漏:每周送來蕭家的照片不下十張,不知道你說的是哪張照片,不過,但凡是寄到蕭家的照片我都給伯賢看過了。對了,你光寄了照片嗎?

 見顧然點頭,她輕笑:寄來蕭家的照片,哪張和阿姐不像?你好歹拔頭發一起寄來啊。

 三兩句話,先是否定了自己和戚白白說過‘蕭先生確認那不是蕭家女兒’的話,然后又將責任推到了顧然身上,她的意思是,假如后蕭伯賢查出,這真是他走失的女兒,那只能怪顧然光寄了照片沒寄可以做親子鑒定的樣本。

 反正怪來怪去,責任絕對不在她身上。

 越是把責任摘得干凈,顧然就越覺得有問題,所以開始不停地給陸瑤打電話,可自己的手機號早就被拉黑了,換別人的手機和電話打過去倒是能接通,可只要他說聲‘喂’,對面立馬就掛電話。

 連聲‘你好’都不讓他說完。

 循環了幾次后,顧然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招人煩。

 明明他沒對陸瑤做什么過分的事,難道是討厭戚白白,順道遷怒到了他身上?

 “…”容白倒希望陸瑤能主動問自己,可她那么要強自立,讓她主動找自己幫忙?不太可能。

 頓了幾秒,容白背過身回答了他:“沒!

 聲音太小,顧然差點沒聽清。

 “沒主動找你幫忙你還這么起勁兒?”顧然這下才是真地打從心底覺得納悶“凌晨四點把我喊醒,就為了查一個她都不一定問你的事兒?”

 顧然大腦錯,一時不知道容白是太有人了,還是真的沒人。

 費勁想了半天,才扯出一句合適形容容白的話。

 丫真是有異沒人。

 見容白在手機上敲字,顧然湊過去大致掃了一眼,是在總結幾家公司的優缺點。

 顧然瞠目結舌:“嘿,你聽進我說的話了嗎?難不成你覺得她肯定會來問你?”

 “為什么不呢?”容白眼皮都沒抬一下,反問他。

 “因為圈內她又不止是認識你這么一個人,對,你是導演,指導過她一部戲,在微博上也幫她出頭過,可她和你是朋友嗎?平時聯系嗎?”顧然一哂“樂玥才是她朋友,她為什么不問樂玥,反而跑來問你?”

 可當初考不考藝校這件事,她就沒問樂玥。

 暑假找人指導演技,她也沒問樂玥。

 要不是顧然這么說,容白先前還真沒將這兩件事串聯起來過。

 是啊,明明她有圈內的朋友,卻每次有什么重要的事第一個找的都是他。

 那這次的事情呢?

 如果他不說,小孩會不會主動來找自己?

 回想起剛剛,自己只發了一條‘醒了給我短信’的信息給陸瑤。

 再看向手機時的容白,心里突然帶上了些期待。

 不同于面色突然緩和了許多的容白,顧然倒越說越郁悶了:“仔細想想,我是真的沒跟她說過什么錯話,做過什么過分的事,她卻一出劇組就把我拉黑了,對了,過年我本來想跟她說聲新年好,再道個歉,結果剛說了一個字,她就掛電話了!

 他抱怨完,又郁悶了五分鐘,最后總結出了一條結論:“應該不是我惹到她了,而是她這個人比較冷漠,是那種逢年過節都不會群發短信給別人說聲節日快樂的人!

 “所以你也別想了,她肯定不會主動問你的,說不定早就把你拉黑了!

 嗡嗡——

 陸瑤的短信恰好到了。

 容白點開,上面是小姑娘元氣十足的回復:

 容導!我醒了!請問怎么了?

 想看看她會不會主動問自己經紀公司的事,容白猶豫了兩秒,在鍵盤上敲下‘沒事,祝你大雪節氣快樂’。

 字還沒打完,手機又‘嗡嗡——’震了兩下。

 小姑娘的第二條短信到了:

 對了,容導,‘大雪’快樂!節氣也想要祝福您一下!

 真有默契。

 …

 一旁郁悶看天花板的顧然余光掃見容白對著手機微笑,他猶疑道:“你笑什么?”

 自己笑了嗎?

 容白一秒收斂起嘴角地弧度,手指向下滑動屏幕,查看過往和陸瑤的短信記錄。

 從圣誕到元旦到過年,又到今年的元宵、清明和重,小孩沒落下過任何一個節日,每個節日都會準時短信打卡。

 心中得意,偏偏還要做出一副輕描淡寫的模樣。

 “就是覺得,你我不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容導得意地翹尾巴。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上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柳千咲47瓶;明月逐人歸25瓶;十里長亭20瓶;啦啦啦啦、抱走秀秀10瓶;camille_xixi 6瓶;念經的貓2瓶;阿暖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