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47章 為難
 對于剛剛給陸瑤科普的姑娘來說,世界上最尷尬的事莫過于,當著有裙帶關系的人罵裙帶關系有多不要臉。

 雖然陸瑤從頭到尾都表現的懵懵懂懂,而那個郁雨桐倒是趾高氣昂,一副今天女一號必定歸她似的模樣。

 可真當那個叫容白的導演推開門,從他目不斜視,徑直走到陸瑤面前的動作,以及對那聲甜甜的‘容白哥哥’的冷漠回應。

 只要不瞎的,就都能看出,誰才是那個被裙帶關系的人。

 目光在陸瑤和容白之間來來回回探查。

 但沒人敢說話,包括那個臉色鐵青的郁雨桐,也只是抿著,帶著難看的微笑目送兩人進試鏡室。

 等試鏡室的門關上,她難看的嘴臉才又重新出。

 什么情況?

 剛剛那個女的,不是容白哥哥上部電視劇中的女二號嗎?

 容白哥哥為什么在收到短信后不來接我,反而把她領進了試鏡室?

 郁雨桐踩著高跟在走廊上來回踱步,表情隨著腦內對容白和陸瑤關系的猜測而變化,可謂是精彩萬分。

 走廊兩側來試鏡的演員人多,或私語或念臺詞,可都低了聲音,生怕吵著別人。

 就郁雨桐不同,毫不顧忌地將高跟鞋的撞擊聲傳到每個人耳朵里。

 有人不悅,抬頭拿冷眼刺她。

 這些眼神全都被郁雨桐接收到了,可她連回應的想法都沒,一群沒有背景又不出眾的姑娘,除了愛做夢的大腦外就什么都沒有了。

 拿什么跟她比?

 憑什么讓她動氣?

 郁雨桐連翻白眼的力氣都懶得浪費給她們,全部的敵意都集中在了剛剛被容白帶進去姑娘身上。

 哪怕不看在兩家的情,不看同齡人中,她是容白從小至今接觸次數最多的異,哪怕連白伯母一直喜歡她,每次回國都記得給她帶禮物這點都不看。

 單說品味,像容白這個年紀的男人正是血氣方剛,他們對于異的品味應當會將重點多放在身材上。

 像剛剛那個姑娘,長得好看而已,小白花涉世未深的氣質的確吸引男人,但也是三十歲往上,二十歲往下的男人。

 容白不在其列。

 陸瑤和容白進去后,并沒有第一時間開始試鏡。

 容白先讓陸瑤去屋子內隨便找把椅子坐會兒,做好試鏡前的最后準備。

 然后拉了廖奇文到一旁:“郁雨桐怎么來了?以她的演技,錄像帶那關就過不了吧?”

 廖奇文長得尖嘴猴腮,一副猥瑣相,每個和他合作的女演員在見了廖奇文長相后,都十分抗拒,拍攝時心情忐忑,生怕廖奇文對自己有腳的行為。

 可和他相處久了就知道,這人心單純,a片都沒看過幾張,啟蒙全來自于藝術情片。

 好好一顆清純心,愣是敗給了自己猥瑣的皮相,廖奇文冤枉。

 “…不是你讓她來的嗎?”廖奇文一頭霧水“對了,我還沒問你呢,剛剛你說要出去接人,怎么接了個新人進來,我還以為你是去接郁雨桐的!

 郁雨桐喜歡容白,從來不加掩藏。

 和容白走的近的,都知道這件事,要不是容白從來沒給出過任何讓她有希望的回應,還保持距離的徹底,兩人的緋聞早就天飛了。

 直到兩周前,郁雨桐先跟他打了電話,說自己有意飾演殷無夏這個角色。

 后腳容白的電話也來了:“試鏡是哪天,這邊有個小孩適合殷無夏的,我想讓她到時候去試試!

 還以為容白是為了郁雨桐在和自己打招呼,廖奇文那天還感慨過:“這女追男果然是隔層紗,雖然追了十幾年,但好歹是追到手了!

 可從容白剛剛的反應看,廖奇文覺得自己多半是想岔了,那個‘小孩’另有其人。

 好心辦壞事,難堪,難堪。

 廖奇文尷尬地摸摸鼻子,解釋道:“而且…你之前不是說要介紹個人來試鏡嗎?跟我打過招呼的人里看了一圈,只有她和你有點關系。所以就沒看她的錄影帶,直接就通過了!

 容白皺眉,還想再說什么,可側邊的小姑娘雙手握拳放在腿上,不安地朝這邊張望。

 算了,下次再說。

 “先看試鏡吧!比莅壮懍幷辛苏惺。

 剛剛容白的表情和語氣在外人視角,應該是和平時無二,可像廖奇文這種在容白身邊待久了的人能隱約察覺出差異。

 容白現在不是很高興。

 那廖奇文還哪兒有心思看試鏡啊,這么有才氣的朋友,一定要哄好了才行。

 抱著這樣的想法,他正想轉頭去和好友說兩句話,忽聽側耳傳來一聲長且悠揚的哨聲,哨聲大,卻不刺耳,像雨打房檐刀砍綠竹似的脆生悅耳。

 直接就將廖奇文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視線剛移過去,他就怔了。

 剛十八歲的小姑娘,五官又是最明媚動人的那款,原本從眼睛到嘴都顯著乖巧的嬌,剛領進門時廖奇文還愣了下,納悶容白干嘛把隔壁校園偶像劇的女演員領進來。

 幾秒前還像個小鹿似的端坐在椅子上,瞪著大眼好奇地往這里瞧呢。

 不過容白的一聲口令,她就像是變了個模樣。

 小鹿似的杏眼突然微瞇了那么兩毫,眼角與眉尾上翹,眼神立馬就變得凌厲起來。她背得筆直,右手自然地垂在身側,左手食指與拇指圈成圓,貼在下,悠揚的口哨聲就是從她那里傳來。

 ——這是《晴時不見雨》中男女主靈魂互換后的一個片段。

 女主殷無夏是應龍,負責三界的下雨和打雷。

 因為體質特殊,本身就是一條龍,所以下雨等于她哭,打雷刮風等于她吹口哨。

 每刮幾次風,打幾次雷,下幾次雨,都有規定,要按照上面去做,而殷無夏一天至少要做這個動作三次,一場戲下來那就是幾十次。

 哭和吹口哨是個難點,但不算太難,難的是她要做出兩套表情——

 一是龍女未換靈魂前,楚楚動人的哭與嬌俏可人的俏皮口哨,二是和秦廣王靈魂互換后,外表未換,可氣場全然不同的冷冽。

 這是難中之難,也是廖奇文最擔心演員無法表現出來的地方。

 試鏡一上午,他都已經絕望了,打算瘸子里面拔將軍,隨便拎個能過眼的,后期靠化妝和配音補救得了。

 沒想到接近絕望時,他要的人來了。

 陸瑤不用靠化妝服飾搭配,也不用靠配音,她剛剛已經完美演繹出廖奇文要的效果了。

 不,這不僅達到了廖奇文所要求的,甚至還驚了他。

 “我明白你為什么要推薦她了!绷纹嫖膿u搖頭“試鏡一天了,終于有個能看的了!

 陸瑤沒有懸念,成功拿下了女一號的角色。

 見小孩帶著期盼的眼神湊到身邊,像是忐忑不安等待評閱卷子的學生,容白點點頭,夸她:“演得很好!

 廖奇文本身也想夸陸瑤,可剛剛聽到的四個字讓他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雖然的確演得不錯,但這只是一個試鏡啊,也犯得著容白用‘演得很好’幾個字?

 小姑娘可不知道這些彎彎道道,只知道自己剛才的表演不僅被夸了,還拿到傳聞中被內定女一號的角色了。

 她眼睛彎彎,腳步也輕快了:“是容導你教的好,暑假教的部分,剛好用在了這部戲里!

 暑假…?

 廖奇文更覺得有貓膩了,這部戲的本子他就是暑假拿給容白看的。

 陸瑤馬拍的容白通體舒暢,余光瞥見廖奇文比平更加猥瑣的模樣,但也懶得搭理。

 他心情暢快道:“走吧,送你下去!

 廖奇文和他們一起出的門,他和門外的工作人員說道:“讓大家散了吧,選好了!

 他聲音不大,卻偏偏被一開門就上來的郁雨桐聽了個正著。

 “選好了?”她剛剛自我安慰了半天,就換來這么個結果?

 “嗯,選好了!绷纹嫖牟皇呛芟霊队粲晖,可一抬頭,人家容白都送他的女一號到電梯口等電梯了。

 要不是容白出門時連看都不看郁雨桐一眼,她應該也不會攔下自己問話,肯定去找她的容白哥哥了。

 廖奇文在心里嘆了口氣,硬著頭皮應付起這位大小姐。

 郁雨桐臉一冷:“為什么,我還沒試鏡呢!

 “啊…對哦,你還沒試鏡呢,我忘了,不過沒事,省了你試鏡的麻煩,這不也好的嗎?”廖奇文笑笑“辛苦了,回去吧!

 說完就想要回頭進門。

 郁雨桐要能被他兩三句話撇開,那就不是她了。

 她也不嫌棄廖奇文的臉猥瑣了,直接抓住他的手腕:“誒廖導,這不太好吧,也不是為了我,這個角色我拿不拿都行,就是這走廊兩側的姑娘,都等了一下午了,連試鏡都不讓人家試,不怕人家說黑幕嗎?”

 她的手暗暗用力:“人言可畏啊廖導!

 話說的圓潤,如果不是先前表現的鋒芒太盛,那在她說完這句話后,走廊兩邊的女演員肯定對郁雨桐好感加倍,并且開始附和她了。

 可現在…

 大家都在心中暗暗對郁雨桐翻白眼:姐姐,你才是那個黑幕,好嗎?

 不過利益和厭惡比,大家還是決定勉強下對郁雨桐的不適,跟著附和一兩句:“對呀…我們還沒試鏡呢,怎么就…直接結束了?”

 這些話容白向來不在意。

 可他不在意,不代表陸瑤也不在意。

 出門時還輕快的腳步,到了電梯間前時,已經有些抬不起腿了。

 拿到女一號的高興心情一掃而空,明明是靠實力奪得的權利,可她們并不這么認為,‘人言可畏’和‘黑幕’兩個詞讓陸瑤覺得不太舒服。

 而且不僅自己不舒服,那個被她們視作將黑幕事實的容白,才處在風口尖,風暴區域。

 加上剛剛那個郁雨桐的身份,她似乎不僅是和容白的母親有親戚關系,還和容白有感情上的糾葛。

 自己演戲時太投入,沒多想,只想要拿下這個角色,想要通過這次測驗。

 可通過后才發現,這似乎給容白添了個大麻煩。

 雖然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在意。

 容白是真的不在意,他沒聽郁雨桐說什么,她從小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煩的頭痛,早就練就了將她的話左耳進右耳出的能力。

 陸瑤一直低著頭,所以他也沒能發現小孩現在很難過。

 !

 直到電梯終于從負一層晃悠上來了,陸瑤垂著頭走進去,按下一層的鍵:“對不起!

 “嗯?”容白沒反應過來。

 “讓你為難了!毙『瀽灥卣J錯。

 雖然這明明不是她的錯。

 為難?

 容白一怔,視線在陸瑤的臉上停留,她現在的臉上完全沒有剛剛試鏡成功時的開心表情,嘴甚至有些微微發白。

 看上去心情很糟糕。

 想想她剛才說的話,再結合一下現在的處境,聽聽背后嚷嚷起來的麻雀們說的話的內容,容白明白了個大概。

 他挑眉,伸手按住了即將關上的電梯門,對驚訝抬頭看自己的小姑娘說:“你一會兒有著急的要做的事嗎?”

 ?急事?

 陸瑤認真地想了下,搖頭:“沒有,為了試鏡,我把所有要忙的事情都做完了,今天除了試鏡就沒有別的事情了!

 “嗯,那好,出來吧!比莅讓﹃懍幷姓惺。

 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陸瑤還是乖巧地走出來,跟在容白的身后,又回到了試鏡室門前。

 “想試鏡就試,你一會兒有事要忙嗎?”容白平靜地看向廖奇文。

 “沒啊…但…”廖奇文覺得完全沒有必要多此一舉啊。

 陸瑤表現的那么好,演藝圈哪個大碗沒被人黑過,這才哪兒到哪兒啊,有必要那么重視嗎?

 可被容白平靜的視線盯了兩秒,廖奇文也說不下去后面的話了,他點點頭:“那這樣,大家都進來吧,里面空間大,現在剩下的人能站下!

 抗爭得到了勝利。

 郁雨桐和其他等著試鏡的女演員都出了欣喜的笑意,像是只要她們有試鏡的機會,女一號就會是她們中的一人似的。

 從陸瑤身邊走過時,郁雨桐先是用可人的表情沖容白甜美一笑,然后側過頭,在容白看不到的地方,對陸瑤皺了皺鼻子。

 極為不屑。

 可陸瑤在看容白,容白在看廖奇文,兩人都很專注,沒看到郁雨桐的小表情。

 將所有演員都帶進去后,容白將室內唯二的椅子拉到了墻邊,對陸瑤招招手:“過來,坐!

 陸瑤聽話地坐下,看著女演員們一個個開始試鏡,她沒忍住,還是轉頭問了容白:“容導,讓我回來的意思是…?”

 “看她們試鏡!比莅壮抑醒朐囩R的方向揚揚下巴“別問,先看!

 廖奇文倒是能猜出容白要做什么,可他還是有點委屈,房間就兩把椅子,一把給容白自己做,一把就給陸瑤了,兩人沒看自己一眼。

 可一個是多次幫助自己的好友,一個是未來自己戲中的女一號,都要供著。

 他嘆了口氣,將注意力轉回了試鏡現場。

 帶郁雨桐一共十九個人,全部試鏡結束用了兩個小時,接近十八點。

 在試鏡到第八個人時,容白叫的編輯人員就已經到達了試鏡室內,在第十九個女演員試鏡結束后五分鐘,他就將所有人試鏡的錄像剪輯了下來,并將它們和陸瑤的試鏡片段拼到了同一個屏幕上。

 大家演的是同一個片段,比較起來也簡單。

 容白讓所有人靠墻站,他將門后的幕布拉下,將投影儀對上點了播放。

 二十個人的哨聲一同響起,試鏡片段放在一起,高下立見。

 “…”郁雨桐演的最可笑,她甚至連普通的試鏡演員都沒打過,更別提屏幕正中央表現幾近完美的陸瑤了。

 就像是容白先前說的那樣,她連錄像帶那關都過不去。

 要不是廖奇文給她開了后門,她連受這次‘奇大辱’的機會都沒有。

 沒人再笑,沒人再覺得激動,也沒人再覺得這次試鏡有黑幕有問題。

 陸瑤的確是最好的。

 容白淡淡對陸瑤說道:“看!

 看什么?

 陸瑤順著他的視線望去,是還在反復播放的剛剛大家試鏡的片段。

 …

 腦內突然清明,她好像猜到點容白這么做的意思了。

 剛隱隱約約地猜到一些,還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就聽到身旁男人輕笑了聲:“一點不為難!

 多簡單,你憑實力拿到應有的成績,有什么可讓我為難的。

 作者有話要說:上了好榜單,本章下面前200留言都發紅包,200個紅包!

 啵啵,容導母胎solo,戀愛技巧是0,但一看到小孩受委屈,就立馬領悟,瞬間戀愛技巧級!

 朋友開新文啦!下面是文名和文案!感興趣的小仙女收藏一下呀!

 《穿成替身后,大佬獨占我》by徒手吃草莓

 寧桑穿書了,成了男主白月光的同名同姓的替身。

 “寧!焙桶自鹿獬L相酷似,身形更是相似,一度活在白月光的陰影下。

 穿來的第二天,白月光回國了。

 ——

 所有人都覺得剛出道的小演員寧桑是故意整成音樂才女楚妍的模樣,東施效顰。

 娛樂圈時尚界教父、著名編劇,邊澈爆出緋聞,看照片,那個上輩子拯救宇宙的女人竟然是楚妍!

 所有粉絲酸不起來了,全都瘋狂磕起來,神仙搭配!神仙顏值!

 然而這個時候上熱搜的卻是寧桑的微博。

 寧桑圈出照片上脖子的胎記:[抱歉,打擾你們狂,但是很不巧,這位“神仙顏值”是在下。]

 ——

 邊澈,娛樂圈里人人都要給上幾分薄面的時尚教父。

 然而卻患有傳說中的貴族病“血友癥”在漫長的養病過程中更是的了躁郁癥,脾詭異莫測。

 徹夜的失眠讓他喪失靈感,32歲死于血友癥并發癥。

 然而他重生了,以為會重蹈覆轍,卻來了生命里的一束光。

 “邊先生,咱們這個模特錢是今天現結吧?”

 “那個…我不做模的!”

 “邊先生,你失眠不關我的事!要不然…我給你唱首搖籃曲…?”

 邊澈:“…”財皮皮咸魚大可愛x重生翳冷感大魔王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