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46章 裙帶
 容白推薦的仙俠劇名叫《晴時不見雨》,講的是上古神獸應龍,殷無夏,和她一直暗戀的秦廣王互換靈魂后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題材新穎,劇情輕松和深度皆有,臺詞詼諧幽默,很容易留住觀眾。

 這個本子在暑期時,朋友就拿給容白幫忙參考了,他當時就覺得不錯:“雖然在最近幾年,仙俠劇拍的很少,但只要拍的用心,基本是播一部火一部!

 而且容白有預感,再過幾年,會來仙俠劇大火的鼎盛時期。

 所以他對這個劇本很看好,女一號殷無夏的人設討喜,用來捧新人非常合適,但因劇中有一半時間女一號都要飾演被秦廣王的靈魂上身的殷無夏,對演技有一定要求,所以也不是哪個新人都合適的。

 容白承認,當他將劇本翻完第一遍時,就覺得陸瑤適合殷無夏這個角色。

 所以暑期的演技訓練非常有針對,針對《晴時不見雨》的劇本,幫陸瑤攻克了女型男態的難關。

 試鏡在近期,但由于服裝厚度、取景、場地租期與男一號檔期等等因素,拍攝時間定在1-3月,剛巧是你期末考結束放假的時間。

 不會影響學業,又有挑戰,這條短信發送的時機還特別好,剛巧在陸瑤遇到秦宇穹和葉琛后,心情起伏很大,需要轉移注意力的時候。

 所以陸瑤的猶豫連三秒都不超過,便同意了:

 好,那試鏡時間是什么時候?

 試鏡時間在兩周后的周末,有兩周的準備時間,不僅足夠讓陸瑤讀吃透劇本,剛好還了解了朱教授給她安排的課題。

 在試鏡的前一晚,陸瑤將一份完美的論文到了朱教授的手中。

 原本是兩人合作的課題,可另一個姑娘李青青最近沉談戀愛,所以整份報告,從定題到調查資料到整理結論,都由陸瑤一人完成。

 朱教授用十五分鐘的時間將五千字的論文認認真真地過了一遍,越看眉頭皺的越緊。

 陸瑤緊張:“怎么了教授,是有哪里寫的不對嗎?”

 她自認為論文寫的還算不錯,結構嚴謹,立意明確,論證也足夠站得住腳,不知道是否有細節被遺漏了。

 課題合作的另一個姑娘有點不高興地瞥了眼陸瑤。

 朱教授雖然脾氣算不上好,但對于大家上的報告向來寬容,就算是胡寫一通,他也會耐著子給你指出問題。

 像今天把所有不愉快都擺在臉上,那是頭一遭。

 “你怎么寫的,讓朱教授這么不滿意?”李青青拿指頭從背后戳戳陸瑤的,用口型質問她。

 陸瑤沒答話,朱教授解答了她的疑問:“這份報告,是你們兩個人完成的嗎?”

 陸瑤搖頭:“不,是我一個人做的!

 倒不是心善想全攬責任,只是陸瑤本身就沒在報告上署兩個人的名字,作業是誰做的就應該署上誰的名字,即使另個姑娘用強硬的口吻威脅過她,陸瑤也不覺得自己應該乖乖聽話地將什么力都沒貢獻的人名寫在上面。

 她在學術上的底線非常明確。

 還以為朱教授問這句話是要追究責任,聽陸瑤一說,合作的女生連想都沒想,直接跟著應了:“對,都是陸瑤做的,我最近家里有事非常忙,這次課題沒能參與!

 朱教授臉色依舊很差:“既然你沒有參與課題,那為什么沒向我請假,今天還要來這里和陸瑤同學一起報告!

 “因為…”李青青頓了頓“我今天來,就是想要當面向您說明這件事情,之前實在是太忙了,連請假的時間也沒有!

 “哦,這樣啊!敝旖淌谖⑽⑿α,一掃先前的不快“這份報告從頭到尾都是陸瑤同學的風格,我還以為你沒參與課題,還想要假裝做了這份報告!

 “…那您對這份報告本身,沒有不嗎?”李青青試探地問。

 “當然沒有不,事實上,我很滿意這份報告!敝旖淌趯﹃懍幷姓惺,示意她到桌前。

 兩人低頭交談了一會兒,朱教授突然想起了什么,抬頭和李青青說:“既然你沒有參與這份報告,那你就可以出去了,記住,下次再有問題,記得提前請假!

 李青青覺得自己吃了個悶聲虧,可又說不出哪里不對,想怨陸瑤,可肯定地說這份報告自己沒有參與的也是李青青自己。

 一口氣在中憋了半天,最終也沒想明白自己能說什么。

 她悶悶地說了聲:“知道了!比缓蟊汴P上門離開。

 陸瑤的試鏡安排在下午,這是容白的意思。

 忙了一周,誰不想在周末賴睡個好覺?

 加上《晴時不見雨》的導演并不是他,而是他上學時的一個朋友,名叫廖奇文。

 雖然憑借著兩人的情,容白可以直接將陸瑤進劇組,內定成女一號,但沒這個必要,陸瑤的實力足夠,只需要他幫忙牽線,其他的靠她自己完全足夠。

 給她安排在下午試鏡,也是想讓廖奇文在上午時經歷一些‘妖魔鬼怪’,襯托一下陸瑤。

 陸瑤提前了一個小時到達了約定的寫字樓底。

 容導,試鏡的地方在第幾層呀?

 容白就像是天天抱著手機玩似的,回復她的短信,向來不超過五分鐘,特別快。

 十七層,等你到的時候告訴我,我去接你。

 他沒想到陸瑤會提前一小時到達,所以回復了短信后,就將手機裝進了口袋里,繼續和廖奇文一起看演員試鏡。

 以往的女一號一般都內定了,可偏偏廖奇文看上的,全都沒有檔期,還不像是男一號林景閑,能在冬天空出三個月的時間。

 他看上的基本2015一整年的檔期都了。

 所以廖奇文向外散了風,一部男一號是林景閑的仙俠劇缺女一號的消息迅速傳開,不少女演員都躍躍試。

 陸瑤上了十七層,原本想要給容白發信息,問他下一步該怎么走。

 可看到近二十位女演員在一個緊閉著大門的屋子門前排成兩排,每人手中都拿著一張紙低聲背著,陸瑤就將手機又放回了子口袋中。

 很明確了,試鏡的地方就在那扇門后。

 陸瑤剛往前走了兩步,就有一個穿著黑色小皮夾踩高跟的女人上前,臉上掛著公式化的笑:“請問你是來試鏡的嗎?”

 “對,我來試鏡《晴時不見雨》!标懍幓卮鸬臅r候注意到,原本低頭讀臺詞的女演員們在聽到她的話后,極其默契地抬頭。

 二十多雙眼睛,將陸瑤從上到下掃了一遍,像是在判斷競爭力。

 可陸瑤之前只拍過一部電視劇,在其中飾演的還是女二號,雖然播出后反響不錯,和戚白白的微博大戰過兩次,可這些在她們看來,還構不成威脅——

 畢竟能拿到這次試鏡信息的女演員,有幾個沒點作品撐著,又有幾個沒上過熱搜。

 所以只是短短打量了兩邊,就又紛紛低下了頭,繼續翻來覆去地讀那么兩句臺詞。

 陸瑤拿著高跟鞋女人給她的號碼,乖乖站在了隊伍的最后。

 時間過去的很快,一個小時轉瞬即逝,可隊伍的長度卻沒有減下去多少,像是從沒變過。

 陸瑤旁邊的姑娘在十分鐘前就已經讀不下臺詞了,她將紙疊成了扇子扇風,無聊朝四周看,見只有陸瑤一個人不讀臺詞,便拉她聊了起來。

 “你為什么不背臺詞?”她問。

 “啊,我已經會背了!标懍幉幌胩茄,想了想補了句“昨晚就會背了!

 “也是,就那么幾句臺詞,在這兒的應該都會背了,之所以現在還埋頭念,還不是因為心慌,想定神嗎!

 她邊扇風邊和陸瑤聊:“不過我看我們是都沒戲了,你看這隊伍有多長,一小時才試鏡了五個人,像我們這些排在隊伍末尾的,估計等到試鏡時間截止,也輪不到我們,還不如早點回家睡覺!

 “是哦…”陸瑤看了看隊伍長度,的確如她所說。

 可自己已經提前一個小時來排隊,還有可能無法試鏡,容白為什么會讓她三點再來呢?

 是沒預料到試鏡的人會有這么多么?

 “呵!闭旉懍幩季w飄忽時,她身后的姑娘突然冷笑了一聲。

 “你笑什么?”先前說話的姑娘不樂意了“你覺得我說的有錯嗎?”

 冷笑的姑娘越過陸瑤斜了她一眼:“當誰不知道你剛剛說話的意思呢?不就是想著能嚇跑一個就少一個競爭對手嗎?”

 “你,你這人怎么這么說話?!我犯得著做這種下作手段嗎?這明明是實話!”先前說話的姑娘臉都漲紅了“再說了,就算能排的到我們試鏡,多半也沒戲!

 冷笑姑娘又呵了聲:“因為演技差?”

 “不是啊,你…等等,難道你沒聽說過那個消息?”她看上去像是突然不生氣了似的,鄙夷地在冷笑姑娘臉上打量了好一會兒,才繼續道“女一號不是已經內定了嗎?”

 周圍念臺詞的聲音驟停,冷笑姑娘也沒再說她是故意說假話使手段,而是皺起了眉頭。

 這架勢,看來在場所有人都聽說過這個消息。

 除了陸瑤以外。

 陸瑤嘶了聲,回頭問手里拿紙扇的姑娘:“女一號內定了?”

 “對啊!蹦侨诵α诵Α翱磥碇挥心悴恢腊!

 她好心給陸瑤科普:“聽說她是這部劇導演的朋友的媽媽的姑父家的小輩,叫郁雨桐,她想要演殷無夏的角色,導演的朋友也和導演打過招呼了!

 “…”陸瑤差點被這七八千里的關系繞暈,她懵懵懂懂地問“那導演的朋友是誰呀?”

 “容白啊!

 看陸瑤發愣,大家想差,還以為她還在糾結這樣遠的關系也能有用嗎。

 另一個人跟陸瑤講:“光是親戚關系肯定沒用,最主要的是那個郁雨桐和容白還曖昧的,不過這是內部消息,雖然沒登在報紙或者網上過,但在這個圈子混的人,應該都聽說過吧?”

 有人看著陸瑤的臉,想起來了:“誒等會兒,你演的那部電影不就是那個導演朋友拍的嗎,你不知道這個八卦?”

 “不知道!

 陸瑤搖搖頭,她不關心這些八卦。

 就連她自己和戚白白之間的八卦都是這幾個女生跟她科普的。

 說曹就到。

 一個打扮時尚手中拎著閃鉆鑲嵌成的手包的女人,踩著高跟,趾高氣昂的從電梯間走出。

 她的身邊還有兩個帶著黑色墨鏡的男人,一前一后護著她,將她擋在中間。

 “…”大家都不出聲了。

 誰來試鏡還帶保鏢?

 氣氛轉變的太過統一,陸瑤也明白了,這個女人應該就是那位內定的女一號,容白的曖昧對象。

 …

 說不出是什么想法。

 陸瑤只是在疑惑,為什么已經有了內定的女一號,容白還要叫她來試鏡呢?

 其實郁雨桐也不明白,先前她都已經將自己是女一號的消息放出去了,二十多個女人怎么還是不死心,想來試鏡。

 難道心里還有一絲希望?

 她帶著墨鏡的眼睛慢慢地掃過在場眾人,每掃過一處,臉上的笑意就更濃,仿佛這些來試鏡的女演員的不自量力愉悅了她似的。

 只在陸瑤這里停頓了一下,可也就是幾秒,連眉毛都沒挑一下,就繼續打量別人了。

 將這一圈人打量完,她輕笑著從包里拿出手機:“我和容白哥哥說一下!

 那慢慢勾起嘴角,勾勒出半張譏諷的笑,即使雙眼被墨鏡遮著,也能根據下半張臉的表情補全,她此刻的眼里一定是和語氣相同的不屑。

 她發短信的同時,陸瑤的手機也震了一下。

 是容白:

 三點了,你到了嗎?

 陸瑤抿抿嘴:

 到了,就在門口。

 既然容白還特意發短信問她,那應該不是在溜她玩吧?

 可郁雨桐的表現那么自信,喊容白名字也那么親昵,剛剛大家說的消息不像是假的。

 陸瑤不明白了,還是做題簡單,比人際交往簡單太多了。

 短信發出去不到一分鐘,門就開了。

 是容白。

 所有人的視線都朝著郁雨桐那邊看去,郁雨桐臉紅了,她也沒想到容白會特地出來接她。

 剛剛高傲的表情瞬間轉換成了少女的嬌羞。

 郁雨桐朝前跑了幾步,站在了容白面前,用極其甜膩的聲音喊了句:“容白哥哥!

 “…”大家都在心里發出了不屑地嘁聲。

 看來這流言是真的,女一號真的內定了,她們果然白來了一場。

 看容白將視線移向郁雨桐,大家都在心里呸了聲,該死的裙帶關系。

 還以為接下來要看秀恩愛了。

 誰知道這男人從出門到被郁雨桐叫住,臉上的表情都絲毫未變,連聲音都是冰冰冷冷,他看了郁雨桐一眼,極其平淡地應了聲:“嗯!比缓笥謱⒁暰轉回了仰著頭在他和郁雨桐之間來回打量的陸瑤身上,輕生提醒陸瑤:“走吧,進去試鏡!

??

 究竟誰是裙帶關系?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酒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梓筠20瓶;維客99。、山有君兮3瓶;無名氏007、星酒2瓶;鯉夢啊檸檬、逾淵魚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