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45章 敵意
 在知道陸瑤考到了華大后,秦宇穹給秦崢也定下了考取華大的計劃,這樣以后就可以用‘看弟弟’這樣正當的理由多次出入華大。

 看上去像是為了追女孩犧牲了弟弟,可想想上輩子,沒找陸瑤補習的秦崢,吊兒郎當的混完了高中,沒考上大學,好在口語不錯,秦家花錢給他到了國外‘鍍金’,可國外學校好進不好出,大一就因逃課被留級一年,大二干脆直接被開除了。

 所以他考上華大,不僅對自己有益,還對秦崢有益。

 一舉兩得。

 至于為什么要等一年后再去接觸陸瑤,那是因為秦崢上一世和陸瑤的初遇不太美好。

 那時,他剛剛聽到了自己眼睛絕對沒有救治希望的消息,極度絕望之下走到了陸瑤打工的超市前,剛好天降大雨,他就被人領進了超市買傘。

 他的整顆心都泡在絕望里,所以臉色自然比平時還陰沉的可怕。

 后來在一起時,秦宇穹問陸瑤對自己的第一印象,她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害怕的!

 要不是看在秦宇穹是殘障人士的份上,陸瑤肯定不會靠近他,要不是外面是大雨,而秦宇穹又打不開傘,陸瑤絕對不會上去幫忙并且和他說話。

 既然可以重來一次,那他為什么不設計一個更完美的初遇情景呢?

 反正陸瑤是他勢在必得的獵物,所以他不介意收網的時間晚一些。

 可意外層出不窮,先是葉氏集團的抗能力似乎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一些,從高考前秦氏就開始向葉氏施。

 一開始報表給出的反饋和秦宇穹預料的一樣,按照報表上的數據來看,葉氏崩盤是遲早的事情,只要他按照先前設定好的計劃實施,半年左右就可以將它擊潰。

 變故出在高考后。

 從高考結束到開學間的三個月,剛好是暑期那段時間,秦宇穹在葉氏的幾個項目上都做了手腳,沒想到,對方的人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問題,并且改正了數據給出了完美的結果。

 幾次不錯的應對,出乎了秦宇穹的預料,也跳出了他先前的計劃。

 事態不在掌控中的感覺,是秦宇穹最討厭,也是最令他焦躁的感覺。

 尤其是當那個攪他計劃的人是葉琛時,秦宇穹更煩躁了。

 “據稱,葉家那位大公子葉琛,從高二暑假就開始接觸公司事業,聽說每單完成的都不錯,所以葉家有將他當繼承人培養的意思!泵貢鴮⒋蛱絹淼南⒏嬖V秦宇穹“高考后他正式進入公司內部,拿了個職位,我們動了手腳的那幾單都是他管理的任務,所以…”

 后面的話不用秘書說完,秦宇穹也明白了。

 這個葉琛比他老子強得多。

 網上對于陸瑤的抨擊,暗示她上位搞的假消息。

 以及七夕當天正碰上陸瑤回學校,秦宇穹精心準備的‘匿名禮物’根本沒到陸瑤手里,在他派人打探時,發現禮物被孤零零地擺在陸瑤先前租的房子門前,落了不少灰塵。

 一個接一個的意外,讓這個覺得事情盡在掌握中的捕獵者,微微慌了神。

 于是他提前了初遇時間。

 在幫好友給他的學生特開的講座結束后,秦宇穹拒絕了好友請吃飯的提議,讓司機將車開到了陸瑤每天必經的小路邊。

 那是處于小山坡上的一條小路,文學院在山頂,餐廳在山中央,圖書館在山坡腳邊,走正常的大路需要八分鐘,而從小路走的話只要四分鐘就能到達。

 大部分學生都會選擇順著大路走,去食堂吃了飯再去圖書館。

 只有陸瑤不同,為了省三分鐘的路程去選擇那條較為陡曲的山路,先占了讀書館的位置,然后在從小路走去食堂吃飯,每天將這條小路當主路走。

 算準了時間,秦宇穹讓秘書扶他走到了山坡頂,他揮揮手讓秘書離開。

 秘書走前低聲音和他說:“從下車起,就有三個女人在后面躲著,往這邊打量,看打扮應該是在校學生!

 他看到的就是來偷看秦宇穹的修風月、葉雅芝以及李亞鑫三人。

 “嗯!鼻赜铖繁硎局懒。

 沒心情琢磨這些小嘍啰在想什么,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人罷了。

 他拿著盲人杖在略陡的山路上試探,走得艱難,可常年緊皺的眉頭此刻卻呈舒展狀,墨鏡下的眼睛里帶了些溫度。

 一切的好心情都來源于一會兒就能見到的陸瑤,等她從圖書館占完座位回來。

 在秦宇穹往小路走時,葉雅芝立馬就起身想去阻攔,可剛邁出去一步,就被身后的修風月拉回去了。

 “你干嘛呀!”葉雅芝著急“那邊是山林小路,咱們平時穿稍微高一點的鞋子都不敢從這里走,他又看不見,萬一摔了怎么辦!”

 “你傻!”修風月小聲兇她“現在過去攔住他,除了能得到一聲謝謝還能得到什么?你連讓他記住你名字的機會都沒有,多浪費啊!

 葉雅芝跺腳:“你什么意思?難道要我等到他摔倒,半死不活了,再把他送醫院?”

 “嘖,我還沒說完呢,你急什么急!毙揎L月被頂的窩火,可當初追葉琛時,也是葉雅芝在身邊悉心陪伴,所以她把臟話回去,耐心道“我們偷偷跟在他后面,看他快要摔倒時,你沖上去,讓他的心臟懸在半空中時扶住他,給他一種大起大落的感覺!

 經歷這樣刺的一遭,即使沒摔傷,葉雅芝對于他也算是救命恩人了。

 修風月說的頭頭是道,利益在前,又給了她絕對不會讓秦宇穹受傷的理由,葉雅芝心動了。

 雖然一旁的李亞鑫還在說:“可是萬一你跑得慢,他還是摔了呢?那么陡的坡,那么多石頭,磕到腦袋了該怎么辦?”

 但兩人都沒回她,就像是聽不到她說話似的。

 打定了主意,三人踮起腳尖,悄聲跟在了秦宇穹身后,也一起進了小路。

 山坡小路寂靜,茂盛的枝葉將吵鬧的聲音與陽光一同隔在了外面,小路旁,哪怕是風吹草動的窸窣聲,秦宇穹都聽的一清二楚。

 更別提身后跟上的三個人了。

 她們盡量減少了聲音,卻依舊引起了林內人的注意——不止秦宇穹。

 ‘怎么還不摔倒?’

 看秦宇穹的每一步都是在盲人杖確認好位置后,才邁出,每一步都很穩,連趔趄的可能都沒有。

 先前還不贊同這個注意的葉雅芝有些急了。

 這條小路不長,即使秦宇穹走得慢,可再慢,五分鐘也要走到底了。

 三人和秦宇穹一直保持著往前沖兩步就能扶住他的距離,可要保持小聲,還要隨時注意他的動作,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她們在秦宇穹后面蹲守了快四分鐘,一個個累的酸背痛。

 最先提議的修風月也覺得不耐煩了,她動了動脖子,邊伸胳膊舒展上肢,邊環視四周。

 突然。

 她在一個矮木叢后看到一個男生的身影,他像是在打量秦宇穹。

 雖然她看不到那人的臉,可從穿著與身姿看,這一定是她非常熟悉的人!

 是誰呢?

 修風月皺著鼻子搜索記憶,但才剛剛開始思索,就被葉雅芝扯了下。

 “你看!”葉雅芝著急地往下指。

 順著她的手指方向看去,修風月皺了皺眉。

 是陸瑤,她已經從圖書館占座回來了。

 葉雅芝不安地問修風月:“怎么辦?”

 陸瑤不知道她們的計劃,她現在正在往上走,不出意外的話,她肯定會比后面跟蹤的她們更先接觸到秦宇穹。

 按照她連校園貓都要喂養的泛濫善心看,等她發現這個拿著盲人杖在陡峭小路試探的男人是盲人后,肯定要主動提建議扶他下山,那就意味著她們先前所有的設想全都成了泡影!

 除李亞鑫之外的兩人都將心懸了起來,屏息觀察著小路前方兩人的舉動。

 誰料到,平時以善良著稱,將‘行一善’做座右銘的陸瑤,竟然在抬頭看了一眼秦宇穹后,瞪大了雙眼,雙手捂住了嘴,然后僵在了原地。

 不僅沒有任何要上前幫忙的意思,從她的反映來看…甚至還有點像是在歧視盲人?

 哈,這算不算是發現了有著完美人設的文學系系花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修風月輕輕地笑了。

 可葉雅芝笑不出來,因為陸瑤雖然沒有要上前主動幫男人的意思,可秦宇穹卻在陸瑤踮起腳想要從旁邊繞過的時候喊住了她:“你好,同學,我迷路了,可以幫幫我嗎?”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不遠處的矮木叢傳來——

 是剛剛修風月覺得熟悉的男人躲藏的矮木叢。

 但她和葉雅芝一樣,心思都灌在陸瑤會不會答應秦宇穹身上,并沒有分神去看那頭。

 陸瑤會答應嗎?

 秦宇穹、身后三人、以及那個躲在矮木叢身后的人,都覺得以陸瑤的性格會同意,除保持著微笑與最和善一面的秦宇穹外全皺了眉。

 “…”陸瑤看著眼前這個笑得溫暖和煦,與印象中初遇時完全不同的男人,完全不敢搭話。

 不同意。

 她不可能同意的。

 太多理由讓她拒絕他的請求了,不考慮上輩子兩人的糾葛,但從他的身份地位來看,他就根本不可能孤零零地出現在這樣沒人且環境危險的小路上。

 除非是他自己選擇要這樣做。

 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陸瑤也不需要知道,在短暫的情緒起伏后,她握著拳,拒絕了秦宇穹的請求。

 “先生,這里叫華清林,華清林只有這一條小路,所以您只要打電話通知任何一個人,他們都能來這里接你!标懍庍吇卮疬吚@過他,往上走“我還有急事,不能幫您!

 “…”除秦宇穹外的幾人均怔了神。

 這是陸瑤會說的話嗎?

 這不像她啊。

 而由于陸瑤的避讓,此刻變成了背對她的秦宇穹,墨鏡下的臉上浮出了興奮的神色——

 她是重生的!

 從初見他時的腳步停頓,到看到他臉時錯的呼吸頻率,再到剛剛一反常態的拒絕,都只能證明一件事,她和他一樣,都是重生的!

 太好了,這簡直是上天賜給他除重生以外最大的禮物!

 誰都希望可以重來一回,改變那些過往做錯的,錯過的事,彌補遺憾。

 可戀人不同,彌補戀人,當然是有過那些經歷的最好。缺失了那些重要的記憶,雖然更好彌補,卻也不能算真正他愛的‘她’,重生后他一直在回避這個問題,沒想到,根本不用糾結,陸瑤就是重生的!

 如果陸瑤沒有繞開他,看清了他此刻臉上興奮的神色,肯定會嚇得轉頭就跑。

 可她沒看到,還在低著頭往前趕路,完全沒注意到身后的秦宇穹轉了個身,將盲人杖朝旁邊一扔,‘不小心’往前摔倒。

 他驚呼一聲,預備接受冰冷的泥地,可能會有銳利的石頭割傷他,但這都不重要。

 都無所謂。

 伴隨著他的驚呼,葉雅芝三人也在喊:“小心!”

 把陸瑤嚇了一跳,連忙回頭。

 路旁的窸窸窣窣聲這次持續了更久,像是有什么動物從遠處快速沖來似的,窸窣聲停下時,原本要摔倒的秦宇穹并未如想象中的磕在尖銳石子鋪好的路上,沖進鼻腔也非泥土的氣息。

 而是…

 男人的味道?

 一雙強勁有力的手牢牢扶住了他。

 “槽…?”修風月看清了那人的臉,也終于明白那人的熟悉感來自哪里。

 這不是她追了八百年的葉琛嗎?!

 他為什么會站在矮木叢里,為什么會在秦宇穹摔倒時沖出來扶他,為什么還拿那雙似笑非笑地桃花眼先睨了陸瑤一眼,才又看回秦宇穹?

 “這不是秦總嗎?剛剛聽完您的講座,怎么一會兒工夫,就來文學院這邊兒了?”葉琛將姿勢狼狽的秦宇穹扶起。

 說是幫秦宇穹,可對方沒有借葉琛的力,他身形穩得不行,瞬間站直了身子。

 “迷路!鼻赜铖坊卮鸬纳灿趾啙。

 和剛剛請求陸瑤幫忙時的表情語氣千差萬別,簡直是兩個極端。

 葉琛的余光能看到陸瑤驚訝的神色,可他沒有側臉看陸瑤,而是像感受不到秦宇穹的冷臉似的,熱情和他搭話:“這樣啊,那我送您出去,這條路雖然直上直下沒有分支,可它在畢竟在山坡里,萬一走岔了,的確一時半會兒出不來呢!

 “不用!鼻赜铖废雽⒏觳矎娜~琛的手中出,沒想到對方使了勁兒。

 表面上帶笑連語氣中都含著笑意,手卻暗暗使勁,扣住了秦宇穹的胳膊。

 “客氣什么啊,”葉琛一手捏著秦宇穹的胳膊,一手拍拍他的肩膀“暑假時咱們還合作過好幾個項目呢,您忘了?雖然沒和您正式見過面,但幾單生意合作后,我們也算朋友了吧?”

 “…”年輕人的敵意明顯,話里有話,秦宇穹墨鏡下的雙眼雖然不能視物,在聽到這樣類似挑釁的話語后,依舊瞇了起來。

 片刻后,秦宇穹突然輕輕地笑了聲。

 “可以!

 此刻和華大隔著大半個城市的容白突然心臟一緊。

 明明眼前是白清秋心情好,親自下廚做的豐盛飯菜,餐廳內放著他最喜歡的古典樂曲子,在這樣舒適的環境下,他應該感到放松與愜意才對。

 可就在剛剛,刀切開龍蝦脊背的那一瞬間,心臟一縮,他突然就不安了起來,身體很不舒服,做出了像是動物遇到即將發生的危機時才有的本能反應。

 他沒搞明白自己這股感覺來自哪里,不安在哪里。

 總之在容白反應過來前,他已經將短信編輯好發送給了陸瑤。

 我的朋友最近有一個不錯的劇本,是仙俠劇,里面設定還算是新穎有趣,你有興趣來試試女一號嗎?

 作者有話要說:啵啵啵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南墨染10瓶;顧夢笙5瓶;柳林風聲2瓶;az曌翊、無名氏007、27264011、清晨的小鹿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