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42章 禽獸
 這話的意思是…

 “容白,你還知道什么事情?”顧然問。

 “我跟你說過!比莅鬃岊櫲蛔约夯貞洝霸囩R時,手機鈴聲!

 “手機鈴聲?你是說,差點打斷陸瑤試鏡的手機鈴聲,是白白做的手腳?”

 當初容白是提醒過顧然,讓他管好戚白白。

 可顧然還以為是在說戚白白因陸瑤要試鏡女二號,當著大家面紅眼圈的事。

 的確看起來有些小家子氣,但這并不是不能理解。

 十幾歲的小姑娘,第一次拍戲,剛定下的角色就被人搶了,任誰能不難受?

 “嗯,她將手伸進口袋,五秒后,手機鈴聲就響了,而她再將手拿出來,手機鈴消失了!比莅捉K于明白,比起讓顧然自己想通,還是自己說直白一些更省事“很巧,不是嗎?”

 是巧,巧到顧然的認知又崩塌了一些。

 容白不是那種會將沒有真憑實據的猜測當事實講出來的人,如果不是百分百確定,他不會提。

 臨走前,容白又問了他一句話:“你喜歡戚白白的原因是什么?”

 僅僅是因為她救了你嗎?

 不,顧然喜歡的是她單純,善良。

 喜歡她在自己面前所表現出的一切,包括被搶了角色時的紅眼圈,不服輸。

 容白又說:“人不可能一成不變,哪怕你們朝夕相處,她都會有變化,或好,或壞。改變本身沒什么難以接受的,你只需要判斷自己能否接受她的改變!

 合則來,不合則散。

 雖然容導母胎solo至今,可沒有感情經驗正代表他可以更理性的看待這件事。

 “我知道人會變,我也可以接受她的變化,不管是變得魯還是暴躁,只要是她展現在我面前的,我都可以接受!被貞浧饎倓偲莅装椎谋憩F,顧然搖頭“我難以接受的是她從不在我面前表這些!

 想通了這件事,顧然也不難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在聽到腳步聲時,第一反應是躲起來,而非敲門。

 “這會讓我覺得,她在我面前展出的一切,都是在偽裝!

 他不怕戚白白開門后是暴躁的模樣,怕的是立刻換上以往的那副表情和聲音。

 而這樣的預感成真了。

 容白晚上要陪白清秋參加她小姐妹的聚會,所以顧然在容家坐了一會兒就走了。

 饒是他在打開顧家大門前,做好了心理準備,可當戚白白紅著眼披著頭發從樓上三步并作兩步跑下來,一頭扎在他懷里時,顧然還是僵住了。

 顧父顧母都很識相地回屋關上了門。

 戚白白等了顧然好久了。

 “你怎么才回來,媽媽說你早就要回來了!逼莅装桌w細的胳膊環在顧然間,腦袋埋在他的口,嗚咽道“我等了你好久…”

 少女委屈的聲音從沒變過,結尾時總是會有輕微的顫音。

 說話時的鼻息透過他的衣服,輕輕吹在顧然心口,像是柳絮拂過,輕撓。

 戚白白巧成拙,她以為和以往完全一樣的動作并能讓顧然卸下心房,卻不知道正因為和以往完全一樣,毫無差別,反倒讓他更加難受。

 這豈不是在代表著,以往的每次難過和委屈,那些讓他心疼的小動作,都是精心編排好的演繹?

 顧然的手懸在空中好幾秒,才放在戚白白背上,輕輕拍了兩下:“好了,是我不對…知道你受委屈,卻還是回來這么晚!

 從那只溫柔的手掌撫上背部起,戚白白的不安就消失了。

 在屋內發,雖然從貓眼沒看到任何人,可不安感從那時起就一直伴隨著她,更別提在下樓碰到顧母時,她還朝戚白白背后張望了幾次。

 疑惑地問戚白白:“顧然呢?他聽說你出事后,就從劇組請假了啊!

 可她安心了,顧然的心卻如同麻。

 一方面,他覺得,戚白白可能是想要將最好的一面展現在他面前。

 這其實很正常。

 但另一方面,他會想,如果這些是編排好的騙局,那她究竟還隱瞞了自己多少事?

 容白輕飄飄的一句提點此刻又在顧然耳邊出現:戚白白討厭陸瑤,并不一定是因為搶了一個角色,陸瑤后來的哪一次出事不是和戚白白有關?

 他讓顧然想想,戚白白說要維護和粉絲之間的關系,她心疼粉絲。

 這話可信度有多少?

 哪怕私下代一句“不要再將我和陸瑤扯上任何關系”也不會有今天這樣錯誤的發展了。

 陸瑤、討厭、隱瞞…

 幾個詞在顧然的腦內轉了幾圈,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戚白白被戀人猛地攥住雙臂,看著顧然往日溫潤的表情此刻毫無溫度,她有點緊張:“你抓疼我了…”

 顧然稍微松了松力度,但并沒有放開戚白白的意思:“白白,之前我聯系蕭家,把陸瑤的照片想辦法送了過去,最后是結果是蕭夫人告訴你,你又轉達給我的對嗎?”

 戚白白心里咯噔一聲:“對呀,蕭夫人說蕭先生確認過,陸瑤不是他們早些年遺失的孩子!

 戚白白擅長演戲,她在顧然面前演了十多年。

 可顧然也擅長演戲,他演了兩輩子。

 往日發現不了,那是因為對她全心全意的放心,可今天回來起他就在特意觀察她,所以剛剛戚白白的那點小動作和不自然全被顧然盡收眼底。

 再給一次機會吧,她可能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

 “白白,陸瑤和你有競爭關系,我明白,我也會嫉妒別人,嫉妒是一種很正常的情緒,誰都會有,它影響不了你的好!

 從戚白白進顧家,十年,他從沒有用這樣嚴肅的口氣和她對話過。

 哪怕是提點,也總是注意將語調放柔,以免嚇著她。

 “你以前年紀小,無論做錯了什么,只要你告訴我,我都可以原諒你!鳖櫲惶鹌莅装椎念^,和她對視“所以,你能對我坦誠嗎?關于領養的這件事,蕭夫人真的那么告訴你了嗎?”

 被迫和顧然對視,看著那雙眼睛即使在懷疑自己時,也包含愛意,她不可能不心動。

 顧然的話也很有說服力,戚白白裝了十年小白花的人設也真的是有些累了,有那么一瞬間,她腦內閃過:也許坦誠真的是一條不錯的道路。

 可也就那么一瞬間。

 下一刻,戚白白的眼里就續上了眼淚:“可我真的沒有說謊呀,蕭夫人給我的短信還在手機里存著呢,你不信的話,我拿給你看呀!

 陸瑤高考后放縱了近一個月,終于想起來先前和容白說好的,在暑假里兩人要進行演技指導的事情。

 她給容白打電話,詢問指導的時間要定在什么時候。

 “今天你有空嗎?我從今天下午起,剛好有一個月的空閑!比莅妆犙壅f瞎話。

 明明昨晚才答應了白清秋,下午要陪她去劇院,連票都已經買好了。

 白清秋狐疑地瞧了自家兒子幾眼,不過沒有打斷他,一直等容白掛斷了電話,才開口。

 “你,坐過來!彼畔录t茶,清了清嗓子,慢條斯理地質問當著自己面鴿自己的兒子“下午不是說好要一起去看劇嗎,你叔伯劇團新排練的本子,讓你去幫著看一下,怎么就成了沒安排,隨時有空?”

 容白四兩撥千斤:“你可以錄給我,我會在睡覺前將建議告訴他!

 白清秋一點兒都不生氣,兒子養了二十多年,說話方式她早就習慣了。

 “你明白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代,剛才跟誰打電話,下午要去哪兒?”

 “是之前合作過的演員,我之前答應過,要教她演戲!狈凑罱K教導的地點還是在家里,瞞著白清秋也沒意義,幫傭遲早會告訴她,容白便沒有撒謊“下午就在家里演戲,你有興趣,也可以旁觀!

 “不!卑浊迩锕麛嗟鼐芙^了容白的提議。

 她探過班,知道自家兒子在拍戲時有多嚇人,涼涼一眼掃過去,室內溫度能接近零下。

 屋外這么明媚的陽光,她干嘛要自討苦吃在家里看兒子臭臉。

 但白清秋還是覺得不對:“教演戲什么時候教不行啊,晚上,明天,大后天,非要推了定好的約去教?”

 而且容白也不像那么好心的人啊。

 不是白清秋貶低自家兒子,只是她真沒見過容白對哪個演員好到私下請到家里指導演技的地步。

 “女演員,晚上來別人家,不合適!比莅捉忉尩馈八有一個月…”

 后面的話根本不需要容白說,白清秋在聽到了‘女演員’三個字后,瞬間就什么都懂了。

 太好了自家傻兒子肯定是情竇初開了。

 這是不需要多想就能明白的道理,一個男人突然某天對一個人開了特例,做了他以前從來都不會做的事,除非是有血緣關系,要么就是心動了。

 畢竟是男人。

 開始還以為兒子是因為向有問題,所以多年不找女友,白清秋一直在容父面前鋪墊‘現在開放了,不像咱們那個年代,現在無論是同戀還是異戀都很正常,基本不會再受人歧視’的觀點。

 連續給容父做了四年的心理鋪墊,就怕某天容白突然帶著男朋友上門,宣布自己出柜了。

 “不用說了,媽媽明白!卑浊迩锩佳蹚澚藦潯澳撬挛缡裁磿r候到?”

 …明白什么了?

 容白睨了笑得格外明媚的母親:“三點!

 這是容白定的時間,三點前的溫度太高。

 “那到時候我已經坐在劇院里了…”白清秋有點失落,但轉念一想,反正教導也不可能一兩天就完事,總有一天可以見到。

 她心,想提前見見這個女演員是誰。

 雖然她自己當初也是個女演員,可好歹是家世清白,作風端正,不然僅憑容父喜歡她,根本不夠讓白清秋踏進容家的門。

 所以,雖然容白給了這個女演員特殊待遇,讓白清秋很高興,但自家兒子又沒談過戀愛,萬一傻到被心眼多的騙走了怎么辦?

 她問容白:“那她叫什么,有照片嗎?給我看一看?”

 當看到容白拿出那張照片,和她在畫室見到的油畫里的女孩一模一樣時,白清秋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就是容白喜歡的人了。

 “陸瑤,瑤瑤…嗯,名字也好聽!彼嗄昵跋脒^,要生女孩的話就叫容遙,沒想到生了個兒子。

 當時她對于孩子別十分失望,所以對于給他取名字這件事,也興致不高。

 容父問她兒子要叫什么時,躺在病上的白清秋病懨懨地隨口諏了兩個字糊他:“容白,你容,我白,和一起,簡單又好記!

 容白睨了眼拿了照片就再也沒抬起過頭的白清秋:“她名字好不好聽,很重要?”

 “重要,就和她長得好看一樣重要!卑浊迩镄χ鴮⒄掌樖志头胚M了自己手包里,無視容白皺眉的表情“看長相,這個叫陸瑤的小姑娘就很單純!

 她很滿意。

 自家兒子眼光不錯,爭氣,頭一個女朋友就是年輕溫柔又單純的。

 容白可沒心思聽她說什么,眼睛盯著她的手包問:“你能把照片還我嗎?”

 “不能!”白清秋笑瞇瞇地反駁,她還要給容父看呢,即使容白眉頭皺得再深,她也不同意。

 “她多大了?”白清秋隨口一問。

 容白也就隨口一答:“十七吧,應該還沒過十八歲生日!

 白清秋滿意的表情凝固了:“…多大?”

 要容父聽到這句話,非把他腿打斷。

 十八還沒過,未成年小姑娘他都敢往家拐?

 這不叫爭氣,這叫做禽獸。

 作者有話要說:白清秋:我兒子是禽獸嗚嗚嗚嗚,委屈瑤瑤了,他要是對你行為不軌,你一定要告訴我。

 陸瑤:嗯?容導是好人呀。

 白清秋:嗚嗚嗚嗚我兒子不僅禽獸,還蒙騙你,看把你都騙成什么樣了,都覺得他是好人了,我兒子怎么這么禽獸。

 容白緩緩地打出一個?

 公告!今天沒有二更啦,接下來主地圖換大學了,會有點難寫,為了保證質量,我就暫時先不保證每天雙更了,能寫多少寫多少,啵啵寶貝們!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葉子、泅渡10瓶;應看應看快看我4瓶;zxjean、小狐貍、莫萊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