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33章 播出
 人是奇妙的。

 即使二十四年來,從沒對人類有過心動的感覺,可當剛剛回頭,看到月光下女孩的那一瞬間,從清晰地聽到口傳來的那下‘撲通’聲的時候,容白就明白了。

 這就是喜歡。

 除父母親人以外,容白活了二十四年至今,頭一次喜歡上別人,還是個聽說過幾天才能過十八歲生日的小孩。

 容白自認為理智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會掉線,可當他從聽到那下猛烈的心臟撞擊聲后,再反應過來,人已經在家里了。

 鼻腔內是顏料的味道,左手畫刀,右手畫筆。

 而面前,則是一副畫著月下少女的側顏油畫,與今晚轉身時看到的那幕相同,背景是黑暗的夜空,沒有一顆星,唯一的光源是最高空懸掛著的那一輪明月。

 它的光芒沒能將‘頑固’的夜空改變,倒是將下方趴在欄桿上仰頭賞月的少女照亮了。

 她彎著眼,將手指試探地指向黑暗,做出要‘點’的動作,偏偏容白就將她的手指畫成了剛伸出又未點下去的動作,和他寫劇本的時候一樣使壞,明明可以直接將結果創作出,卻非要卡在那里,讓人不上不下。

 看戲時總想問一句下一集會發生什么,看畫時也要難受,她手指要點什么,點下去會發生什么。

 雖然創作時是借著那股頭腦發熱的勁兒,情創作了這幅畫,可現下,容白畫完后恢復了頭腦清醒,只看了畫一眼,就能解釋出她的手指點下去后會發生什么——

 會點出一條星河,然后將獨掛明月的夜空照亮吧。

 其實這個答案很明顯,容白創作時,已經將答案表現在了畫里,畢竟這夜空只有一輪明月,少女那閃閃發光仿若藏著億萬顆星的眼睛是哪兒來的?

 他將畫刀畫筆放在一旁,從盒子內出一細長的勾線筆,沾上白色的墨汁,在右下角提上了名字——

 《月與星下的少女》

 嗡嗡——

 嗡嗡、嗡嗡——

 腳邊的手機不停地震動。

 容白著困倦的雙眼,接聽了電話:“喂?”

 “喂!容白!”電話那頭傳來了顧然的聲音,聽上去非常興奮和活躍“你睡醒了嗎?”

 “正準備睡!

 熬了一整夜的他,大腦極度需要休息,稍微大一點的聲音都會讓他覺得不適。

 他將手機稍稍拿地離遠了些。

 容白的聲音是有點不對勁兒,顧然驚訝:“還沒睡?昨晚你離開的不是很早嗎?我去的時候,副導告訴我你在四樓躲清閑,可后來到需要你發言的時候,根本沒找到你人,我們兩人都以為你撒謊,實際上早回家睡覺去了!

 宴會還沒結束,需要最后致辭的導演沒了。

 這種事情聽上去不像話,但主角一旦替換成容白,大家又會覺得這很正常。

 他就喜歡拍戲,討論劇本或是拍攝時讓容白待多久都行,哪怕是一整天不離開片場,他都能做得到。

 但要說際應酬?

 容白能待一分鐘就算多的了,所以副導和顧然象征地給容白打了幾個電話,發現對方拒不接聽后,就認命地拍拍彼此肩膀,上臺打圓場去了。

 “哦,突然有靈感,畫了幅畫!

 “這樣!鳖櫲徊⒉惑@訝。

 容白有兩大愛好,一是拍攝,二是畫畫。

 包括上一世容白和他都已經大紅大紫,被世人知的時候,大家也只了解他的前一個愛好,除顧然以及個別人物外,甚少有人知道容白還愛畫畫。

 并非是因為他畫功不佳,相反,他的每一幅畫都被拍出了天價,只要他愿意賣,那隨便哪一幅畫都能頂的上顧然一年的收入。

 但偏偏容白不賣,顧然問他:“為什么?你那么多畫,隨便挑兩幅自覺失敗的畫作賣了不行嗎?”

 容白答得理直氣壯:“一,我不缺錢,二,以金錢衡量畫作,這是對藝術的侮辱!

 清高,大概是所有文人與藝術家的通病,而容白的恰好兩種身份都有。

 就連大家為什么不了解他的第二個身份,也是因為清高,他覺得如果一幅畫真的好,那無所謂署名是誰,所以從發表第一幅畫作起,容白用的就是假名——‘r’。

 六年過去,‘r’已經成為了畫壇的一個傳奇,沒人知道他的年紀,沒人知道他的長相,甚至連國籍和別也無法確認。

 從他給畫提名的字體,以及連畫畫都慘雜著理性來看,‘r’應該是位男士。

 其實最好判定畫家是男女的方式就是看他的人物畫了。

 可偏偏,這位‘r’畫家從第一幅畫作至今,六年,陸陸續續創作且發表了十幾幅,卻沒有一副內容出現過人像。

 知道容白每次畫畫會全身心的,所以顧然并不覺得驚訝,他還在翻看昨天首播的《看從前》的數據:“我們的劇可能要預定寒假最火劇冠軍了,昨天工作播出的第一個小時,收視6,在第二個小時結束時,收視破了7,在同時段位居第一!

 顧然記得自己拍過的每部劇的收視率數據,像《看從前》這部劇,上輩子最開始的收視率其實只有4個百分點,是因為口碑佳,內容豐富,有很多可探討,所以在看劇后會有很多觀眾在日常生活中也去討論這部劇的劇情。

 這樣口口相傳,吸引了不少人特意守著這部劇看。

 每晚播出的收視率都比前一天要多,保持著上升趨勢的《看從前》終于在播出到中期時,達到了百分之10。3的收視率,成為了有史以來第一部在工作收視率破了10的電視劇。

 因為這部劇上輩子的女二號是戚白白,這輩子換了陸瑤,即使前兩集還沒有陸瑤出場,可預告里面有她,顧然覺得這應該就和蝴蝶效應差不多,改變一點,卻會有很大的變動。

 所以特地起了個大早,看數據。

 他料想過可能會變低或是變高,但變動應該都不會太大,可沒想到,差距居然達到了4個百分點!

 頭腦一熱,顧然就撥通了容白的電話。

 “哦!比莅讓Υ藳]有興趣,戲拍完的那一天,他就覺得這部劇會火,即使前兩集數據不好,以后也會逐漸增加的,如果對于收視率不確定或是不安,那只能說明,他并不滿意這部劇。

 那他根本不可能同意拍攝結束,更不可能播出。

 容白深了口氣,和顧然說:“我覺得,我找到我的繆斯了!

 “哦,不錯的!鳖櫲坏乃袆蓬^都埋在地翻著數據,一直絮絮叨叨地和容白講“我覺得我們后面的收視率還會上漲,可能會突破比10還要高的收視率!

 “嗯!薄啊鳖櫲煌蝗话察o地回憶了會兒“你說什么?”

 “我說嗯!薄安皇,你剛剛說,你找到你的繆斯了…?”顧然不愛欣賞畫作,可他知道這句話的意義和分量是什么“你…你有畫人的靈感了?!”

 收視率之所以能在播出當天就破了6個百分點,的確和陸瑤有著不了的關系。

 在每一部電視劇播出之前,衛視都會提前兩到七天,進行預告宣傳。

 包括每晚十點五十到十一點的十分鐘《新片介紹》,都會播放預告,或是有主持人對于接下來要每晚在本衛視連載的電視劇進行一個簡單的介紹,都是為了勾起觀眾追劇的望,不會因為上一部追的劇播完而換臺。

 那肯定要截取整部劇里面最能吸引人的幾個片段,要么是演技閃光點,要么是幾個顏值好的,或是分量大的大咖演員,要么就干脆來一個最能引起眾人關注與討論的劇情。

 像陸瑤,她和樂玥對手戲的那個片段,就完全符合了上述所有的要求,所以這個片段被剪進了預告片里,以一天3到5次的頻率在衛視播出。

 不少人根本還沒能搞懂這部劇的前因后果,沒梳理清楚劇中的人物關系呢,就憑借著那么一個預告,鼻子酸了。

 所以當晚第一集時,有很多人都是沖著陸瑤來的。

 可看了一整集都沒能等到陸瑤和樂玥的片段,大家也沒有失望,因為劇情真的很有意思,拍得很好,才五分鐘,大家就已經完全沉浸在了劇情之中了。

 等第一集結束時,大家已經忘了陸瑤還沒出場的事兒了,都翹首以盼地等第二集了。

 之前播出預告的那一周里,之所以沒有人來擾陸瑤,完全是因為認識陸瑤的大多都是小區居民和學生。

 前者大多數都有孩子,能擠出時間把正片給看完就不錯了,一到廣告時間就趕緊去開門查看孩子有沒有認真寫作業。

 后者是傳說中最累的高三,在九點前都沒下課呢,就算偶爾放假在家,電視劇正片內容家長都不讓他們看,何況是預告呢。

 所以一直到了元旦放假那天晚上,陸瑤第一次在劇中出場,她的電話才拼命地響了起來。

 第一個撥通她電話的是班里一個不太熟悉的男生。

 他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臥槽,學神,你還會演戲呢?”

 “?”陸瑤一懵,誰告訴他的?

 陸瑤借口還在忙,剛將電話掛了,緊接著就又接到了一個電話,看了看,又是班級里不太熟悉的人。

 她又將電話給掛了,手機嗡嗡嗡地響,吵得她連題都寫不進去,正當她準備關機躲清靜的時候,看到屏幕上顯示的是‘藍雪潔’的名字。

 猶豫了一秒,陸瑤按下接通鍵:“雪潔?”

 “嗚嗚嗚瑤瑤!你好!你演的好!”藍雪潔極力忍耐著哭腔,本來想正經地夸陸瑤兩句,可她演技太好了,讓藍雪潔半天跳不出情緒,一張口就哭出了聲“嗚嗚嗚好心酸,我的寶貝夏晴,她過的好苦呀!

 “…”陸瑤僵住了。

 聽著電話那頭拼命壓抑,卻依舊忍不住的嗚咽聲,她認真地想了會兒,安慰道:“你不要太入戲,那都是假的!

 “…”聽聽這來自直女的都不走心安慰,效果不錯,藍雪潔聽完后哭不出來了。

 她心情頗為復雜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演員安慰別人的方式是,告訴對方別太入戲,這都是假的!

 “我不是專業演員嘛,就演了這么一個角色!甭犓{雪潔不哭了,陸瑤松了口氣“不過不是很有效嗎,你看,你現在就不哭了吧!

 陸瑤滿意的聲音讓藍雪潔忍不住發笑:“你可真是小可愛,來吧,老實代,你請假的那一周半,是不是去拍戲了?!”

 “對!标懍廃c頭“那一周半我一直都在劇組,拍完了全部戲份才回來!

 “那你為什么不告訴我!”藍雪潔噘著嘴問“我的口風很緊的,雖然喜歡聽八卦,但是從來不跟別人說好友八卦的,你是不是信不過我…”

 “咦,沒有呀,”陸瑤冤枉“你根本沒問過我那一周半去干嘛了呀!

 也對哦。

 藍雪潔想了下,還真是這樣,她尷尬地笑笑:“不過因為你之前一點風聲都沒透出來,所以大家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跟家人聊天看劇本意想放松一下,結果突然看到自家學神出現在了電視里,瞬間都瘋了,現在班級群里都炸開鍋了!

 “?”陸瑤不理解“不就是演了一部電視劇嗎,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大家有必要這么激動嗎?

 “當然有!你對于‘重要’這兩個字的定義是不是不太對,你想想咱們班文藝委員,小時候上過一次晚,人家一家三口吹到現在,你都和知名演員合作對手戲了,你居然覺得這沒什么?!”藍雪潔驚呆“而且啊,有幾個能做到演戲的同時,還能保持全校第一成績的?”

 陸瑤本來就是學神中的學神了,現在還會演戲,還演的那么好,藍雪潔突然想問陸瑤有沒有測過智商,是不是180起步?

 陸瑤并沒有被夸得心態飄飄然,相反,她開始有些擔心了:“大家都有我的手機號,那…”

 “不會的,放心吧!”藍雪潔知道陸瑤在想什么“剛才我和葉琛在班級群里嚴令止過了,誰都不準你的手機號!

 陸瑤沒加那個群,所以藍雪潔自然也不怕餡,就沒將葉琛的原話復述。

 葉琛的原話是——

 不想死的就憋著,好好看劇,活夠了的可以往外她手機號,沒關系,大不了我們集資給她換個新手機號,但要讓我查出來是誰不聽話,就等死吧。

 一連兩個‘死’字,誰都知道葉琛這是在認真警告,沒人想觸這個霉頭。

 每個人都將‘收到’兩個字發到了群里,有人弱弱地問了句:“那我能請陸瑤幫我要個樂玥的簽名嗎?我媽喜歡她!

 “我也喜歡樂玥,不止樂玥,還喜歡陸瑤,我也想要簽名,而且這兩個人的簽名我都想要qaq”

 “琛哥,要簽名,不密,這總行吧tat”

 一片哭泣顏文字以及各種哭臉表情包,瞬間將班級群變成了苦情群,寬面條淚看得葉琛額頭青筋跳動:“不行,咱們班級就這么一位學神,元旦都在家寫作業,你們好意思打擾她?”

 校方比葉琛管的還寬,直接開了個緊急會議,告訴全校每個班級的班主任,讓他們回去警告各班學生:“不準以各種理由去擾陸瑤,我們學校今年的高考狀元就靠她去爭奪了,最后關頭,誰都不準去影響她!”

 上頭一級一級往下施,又怕學校的懲罰,又怕葉琛的拳頭,沒人再敢拿這種話題去擾陸瑤。

 不過班里的眾人也不惱怒,反倒一個個面上生光。

 當有人問:“你們班是不是有個叫陸瑤的女生,不僅學習好,還拍戲了?”

 那就是整個班的高光時刻,被問到的學生無不抬頭,仰著下巴驕傲道:“對,我們班學神,學習能叫好?那叫強,注意你的形容詞準確!

 而被多方保護的陸瑤對此一無所知,在周圍所有人的討論重心都是她時,她卻因沒有人再像第一天一樣打電話來詢問這件事,而以為他們的熱度和好奇心都下去了,所以很放心地又將精力埋進了書里。

 她的一方世界是清凈的,只與書為伴。

 在這方世界之外,她的存在,引爆了不少人平靜的心譚。

 網上從陸瑤在正片內出現起,就沒間斷過對她的討論。

 [這個演藺夏晴的女孩,是童星吧?肯定從小就出道了吧?你們看她演技這么好,起碼在這個圈子演了十年以上才能做到吧?]

 [我也這么覺得,可是我照著片尾演員表上寫的名字,并沒有搜到她的百度百科呀,‘陸瑤’,這不會是個新人演員吧?]

 [不會吧,新人演員哪兒能演技這么好啊,就連和她有不少對手戲的神童,也不是第一次出場就表演得盡善盡美,我不相信天賦論,尤其是演員,一定是每種表情都練過好幾十次才找到最適合的那種。]

 說完,還舉例了陸瑤哭的那場戲。

 [你們看這一幕,她就像是算準了怎么醞釀,以什么速度蓄淚,才能將眼淚控制住,在需要的時候恰好掉落,這能是新人演員做得到的?]

 [恕我直言,大多數演員其實都做不到。]

 …

 容白其實也看到了這條消息,從陸瑤出場后,他就會時不時的上網搜一下和陸瑤相關的評論,當看到是正面評價時,就會產生一種‘英雄惜英雄,這人眼光不錯’的滿意感。

 像是當前這條評論,雖然容白從那天不小心聽到陸瑤和家人電話的內容后,就知道,這個哭不一定是因為多次練習的結果,也可能是經歷了太多次,導致對于哭已經太過熟練了,根本不需要去練習。

 但沒必要解釋,無論是天賦還是勤勞,只要演員最終呈現的效果好,那就是完美的。

 再者說,他們對于陸瑤的討論,其實是變相肯定了陸瑤演技好,所以容白將這條下面每個人的討論都看了一遍后,心情還算不錯——他嘴角弧度上升了一些,雖然眼看不出來。

 容白繼續刷新了一下微博頁面。

 一條在五分鐘內榮登陸瑤相關話題里熱度前三的微博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據可靠消息稱,最近大火的年代劇《看從前》里,飾演女二號的演員陸瑤是個新人,目前還在讀高三!犊磸那啊肥撬牡牡谝徊繎,那不令人好奇,再這樣一部無論從資源還是劇本,再到演員,都是很靠譜的劇,為什么會請一個從來沒演過戲的女高中生來飾演女二號這么一個重要的角色?”

 “…”容白沉著臉點了進去。

 里面有幾百字闡述著那人對陸瑤如何拿到女二號角色的猜想。

 從送錢找關系,又到‘長得還不錯,說不定是上位’,舉出了各種可能。

 比如導演才24歲,正是容易沖動的年紀,而且有句話說的好,無論是18還是81,男人永遠喜歡18歲的小姑娘。

 字里行間著他對于陸瑤不加掩飾的惡意。

 下面有附和的,有罵他的,還有不少吃瓜的。

 這就是容白最討厭這個圈子的一點。

 無論是有天賦還是夠勤勞,只要你背景不夠,就肯定會有人對于你的成功說三道四。

 這點在女身上尤為明顯,大家對于女明星的惡意比男明星要多得多,寬容度也低很多。

 他將平板放在腿上,點進那個人的頭像。

 剛進去,就看到了戚白白的照片。

 容白雙眼瞇了起來。

 嗡嗡——

 剛好這時候手機響了,是顧然打來的電話。

 “喂!比莅椎恼Z氣不是很好,比以往還要冷兩分“有事?”

 “有,我聯系不上陸瑤,她把我手機號拉黑了,你能聯系的上她嗎?”顧然有點著急“不知道她上不上微博,剛才有一條關于她的抹黑帖,熱度正在迅速上升,那個人好像還是白白的粉絲,白白特別著急,想聯系那人刪帖,卻始終聯系不上!

 “哦,那你繼續聯系他,為什么要找陸瑤?”容白心不在焉地應著,用手指點了那條信息轉發,打字。

 “讓她別看微博,會影響心情,如果已經看到的話,怕她對白白有誤會,想和她解釋一下!鳖櫲话櫭肌爱吘顾切氯,可能還不了解粉絲行為和偶像無關的事情,怕她會因此討厭白白!

 嗯?

 容白問:“難道她和戚白白是朋友?”

 “應該…不是吧?”顧然想了想“她和白白沒有聯系過!

 “那討不討厭又有什么關系呢?”容白不以為然“至于這件事,我處理完了,你大可不必費心!

 要真有心澄清,動動手指轉發不就行了嗎?還用得著聯系?

 等聯系到對面,這謠言不一定被多少人看過了,傳謠容易澄清難,在這個圈子里混的誰能不知道。

 被掛了電話的顧然愣了兩秒,立馬上了微博,直接點進了容白的微博里。

 果然,他用了最直截了當的方式,轉發了那條謠言微博,并附贈了一句話——我從不用走后門的人,凡是出場演員,都是憑借實力爭取到的角色。

 之所以為陸瑤出頭,不僅僅是因為他喜歡她,或者說和其他理由相比,這條理由最無足輕重。

 他覺得,每一個認真演戲的演員,都不該被誤解,都應該得到尊重。

 三十秒后,樂玥轉發——哎呀,這條微博明面上看,是在侮辱我家小可愛,可想一想,不是在罵我們整個劇組的人嗎?從挑選演員的容導,到我們這群和她一起演戲的演員,挨個罵了個遍。

 一分鐘后,傅玉轉發樂玥微博——嗯,樂玥說的對。

 緊接著在接下來一小時內,陸陸續續地出現了很多沒有出現在劇里,卻要么是導演,要么是演員的人轉發了這條微博,雖然沒有說話,但僅僅是轉發就已經能夠看出他們的立場了。

 戚白白看了看,都是那晚參加宴會,被樂玥打過招呼的人。

 她心里暗自慶幸,還好自己沒有真的實施那件事,不然今天肯定形象受損。

 可戚白白并沒有真的完全擺和這件事情的干系,雖然這事兒真的不是她做的,可偏偏,發布那條微博的人是戚白白的粉絲。

 當晚上就連基本不上微博的藺也戴著眼鏡在微博上敲了一行——這是個很乖巧的女孩子,演戲結束就回房間寫作業學習,我不希望你們將那么難聽的詞用到她的身上。

 微博的風向終于徹底全部倒向了陸瑤那邊。

 有人想要看看那個嘴巴那么的人是誰,結果點進去就是各類和戚白白有關的圖片,轉發,點贊。

 加上有一個據稱是劇組里面的工作人員爆料,其實戚白白有意爭女二號這個角色,無奈演技沒pk過陸瑤,所以沒選上。

 一下子就將還在關注這件事的所有人注意力都引到了戚白白身上。

 陸瑤連微博都沒有,自然也還沒有粉絲這回事。

 可之前戚白白和顧然參加綜藝時,他們兩家粉絲聯合起來欺負人,叫囂著讓在綜藝里‘!怂麄儍扇说臉I內前輩給他們兩人道歉,那幾個業內前輩的粉絲早就氣得要炸了。

 好不容易抓到這件事,瞬間樂開了花,立馬開始了對戚白白的攻擊罵戰。

 但也正因為陸瑤連微博都沒有,那些戚白白的粉絲連陰謀論都做不到,一點開罵自家正主的號,全是別的業內前輩的粉絲,微博里跟陸瑤沒有任何關系。

 所以這場罵戰根本沒有帶上陸瑤,戚白白的路人緣因此差了整整有半個月,可陸瑤倒刷足了眾人好感。

 尤其是那幾位前輩的粉絲,全在后援群里發誓,以后陸瑤要是開微博,鐵定第一時間關注。

 畢竟敵人所討厭的,那就將是我最愛的。

 作者有話要說:戚白白上輩子對女主做的比其他兩個穿書女還過分,我不想輕易草草了結她,我想要她被打倒到永遠無法翻身的地步。

 _(:3∠)_所以我會打她臉,但真的不會讓她隨隨便便就下線,太便宜她了。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