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32章 心動
 圣誕當晚是《看從前》,也就是陸瑤扮演女二號那部劇首播的時間。

 容白本來是想通知陸瑤《看從前》今晚幾點會在哪個電視臺播出,讓她看個首映。

 畢竟他還沒放棄讓陸瑤當電影女主角的想法。

 藺和樂玥都看過那個劇本,前者和容白說,里面的劇情太過壓抑,還有一些隱晦難以描述的戲碼,陸瑤這個小姑娘看起來單純不諳世事,演這部電影或許不太合適——

 畢竟表演一個角色的前提,是了解這個角色的前世今生,不停地揣摩角色的心里,直到像了解自己一樣了解角色,才能表演的出來。

 而那時候,演員和角色基本就是一個人了。

 就算是拍戲后成功出戲了,也大多做不到完全跳出這個角色,演員們扮演過的每一個角色,最后都會成為他們自己經歷的一部分。

 “不會的!比莅缀吞A說“我觀察過陸瑤演戲,她入戲快,出戲也快,基本在我喊下cut的那一瞬間,她就可以跳出來。而且藺夏晴的那個角色無論是心理還是經歷,最初都很糟糕,是根據劇情的推進,新家庭對她的接納,一點點將她從最初的壓抑狀態拯救出來,而這點,我的新劇本也有!

 容白并不比藺考慮的少。

 “假如陸瑤在琢磨角色時太過入戲無法擺,那么隨著劇本內對主角的救贖,也最終會讓入戲的她從糟糕的情緒中解的!

 “那些隱晦戲呢?那孩子除了拍戲就是讀書,看起來又傻又乖,說不定連手都沒跟男孩子牽過呢!碧A年紀大,思想倒新“可你那部戲明顯就是奔著拿獎去的,你會允許她用替身?”

 容導回應:“一個演員如果足夠專業的話,是不會在意這些的,男明星我自然也會仔細挑選,人品和演技缺一樣不用!

 藺不知道容白對選角的堅持,她勸他:“演藝圈的女明星那么多,24歲演18歲小姑娘的多了去了,你沒必要真的找一個18歲的小姑娘去演!

 容白心想,是,24歲還是18歲都不重要。

 但前提是這個24歲和18歲指的都是陸瑤。

 樂玥就直白的多了:“我覺得你們現在考慮這些都沒有意義,陸瑤可能連劇本都不會看,就直接拒絕你了。她現在離高考只有半年多了,我前段時間問她學習成績怎么樣,你知道多少嗎?”

 “多少?”

 “從開學到現在沒讓出過年級第一名,”樂玥聳聳肩“人家小孩不僅學習好,還熱愛學習,那要是考個清華北大的,搞學問,所有精力都要投入進去了,哪兒還有空來演戲啊!

 這話提醒了容白,雖然學歷高愛學習和演戲并不沖突,但他還是不安了起來。

 畢竟像他這種,當年考了個省理科狀元,結果因為對大學選的專業提不起興趣,轉去當導演的的確少見。

 思來想去,容白撥通了這個電話,決定告訴陸瑤今晚電視劇要播出,讓她務必去看。

 目的是探探小孩口風,也為以后讓她接下那個電影鋪鋪路。

 ——畢竟根據顧然的說法,很多演員真正決定要一輩子往演戲這條道路上前行,都是在看了自己演過的戲,又看了大家的評價,感受到了那股專屬于演戲的魅力。

 可沒想到,剛‘喂’了一聲,就被那邊小孩沾著糖的聲音糊了一耳朵。

 容·大尾巴狼·白頓了幾秒,才想起來自己不是來送圣誕祝福,而是來下套的:“今晚《看從前》在紅薯臺和藍鴿臺播出第一集,記得看!

 陸·小紅帽·瑤想差了,以為容白是怕節目收視率不好,所以讓她去貢獻數量的。

 于是她當做領到任務一樣嚴肅回答:“我一定會看的!”

 “樂玥不是說你們有晚自習嗎?電視劇播出的時間可是在七點半到十點之間,”容白挑眉“難道圣誕節放假?”

 “…對不起,”陸瑤剛才忘記這件事了,怕容導生氣,她猶豫著問“我看重播可以嗎?看重播能增添收視率嗎?”

 “…”容白哪兒能不知道小孩這是想岔了,但直播重播都無所謂,只要她看了就行。

 所以他又厚著臉皮扯謊:“嗯,算收視率,你去網上看也可以,反正怎么方便怎么來,我需要收視率,不能跌的太難看!

 “好!保證完成任務!”

 容白隔著電話光聽聲音,都能猜出陸瑤說話的時候表情肯定很認真,說不定還在點頭。

 天冷,陸瑤出教室時只帶了圍巾,沒拿手套,這會兒捧著手機聊天,手背被冷風刮的泛紅。

 她看看手機上的時間,還有幾分鐘就要打上課鈴了,對著手機喂了一聲:“容導,請問還有別的事情嗎?”

 有。

 容白還有很多鋪墊的話要說。

 可偏偏陸瑤在說這聲喂之前,一陣寒風卷著雪花襲來,手機通話口恰好正對風口。

 所以陸瑤的話,容白根本沒聽到,他只聽到一陣刺耳地‘呼啦’聲,還以為陸瑤的手不小心碰到了通話口。

 所以,當容導醞釀好情緒,想好接下來該怎么下套的時候,電話那頭的陸瑤因為得不到容白的回應,還以為他去處理別的事情卻忘記掛電話了。

 體貼地陸瑤為了幫容導省話費,毫不留情地按了掛斷鍵。

 剛張開嘴準備說話,耳邊卻響起忙音的容白:“?”

 小孩…把他電話給掛了?

 這是什么意思?

 他剛才說了什么話惹她生氣了嗎?

 容白站在原地蹙眉想了好一會兒,都沒能理出頭緒。

 突然,手機‘嗡嗡’了兩聲。

 他打開,陸瑤發來了短信:

 [容導!前幾次可能您太忙了,一直沒注意到我的短信,還是上次的那件事,您的支付寶號和銀行卡號可以發給我嗎,你多打給我的錢還沒退還給您。]

 容白:“…”還記得這件事兒呢?

 他習慣性地想要把手機裝回口袋,鴿了陸瑤。

 可手機放進口袋的那一瞬間,容白想了想,不對,這條短信的含義可能不僅僅是這么簡單。

 她可能就是在因為前幾次容白沒有回消息的事情在生氣,剛剛的掛電話,以及掛電話后突然又提起這件事的短信,肯定有所關聯。

 直覺告訴容白:如果這條短信不回,那他下次的電話還會被陸瑤掛斷。

 腦補過后的他決定還是正面回復一下她吧,反正不就是撒謊嗎,他擅長:

 [哦,的確沒看到,這個不是打錯了,是因為你表現得很好,為我省下了很多時間,算作獎勵,免除了你的住宿費。]

 陸瑤根本沒想這么多,但容白誤打誤撞地解釋的確說服了她。

 見她紅著臉在屏幕上打了個‘謝謝’發出去,藍雪潔好奇極了:“你在跟誰說謝謝,給你送禮物的人嗎?”

 “?不是不是,我還不知道這個禮物是誰送的呢!标懍幰换亟淌揖涂吹阶雷由蠑[了個精心包裝過的禮物,剛拆了一半,收到容白的回復,就去認真看短信了“我剛剛說謝謝是因為,因為有人夸我了…”

 原來是被夸了啊。

 不過也是,陸瑤臉皮薄容易害羞,哪怕一天被夸了三次,第四次被夸獎時還是會臉紅。

 所以藍雪潔沒有生疑,而是催促她快點打開禮物:“我知道是誰送的,隔壁班那個老二!

 “…老二?”陸瑤沒有印象“這個名字好奇怪呀!

 “是呢,他為什么送你禮物呀,我也沒見你們平時說過話啊!彼{雪潔看前排的葉琛沒回頭,就低了聲音問“他是不是喜歡你啊!

 “不可能!标懍幹苯恿藬嗟胤駴Q了她,前輩子和這輩子對叫‘老二’的人都沒有印象。

 藍雪潔還想反駁呢,說不定就是老二常年被陸瑤一頭,著,出了心理變態,最終愛上了陸瑤,畢竟學霸之間的戀情有時候就是這么奇特。

 可當她看到陸瑤把禮物包裝拆開后,就說不出話了,甚至還想對‘老二’翻個白眼。

 50cmx50cmx15cm的禮物,藍雪潔還以為是什么下了血本的好東西,結果一拆開,是各個不同出版社的試題集。

 這是會給喜歡姑娘送的禮物嗎?

 要是多么傻的人才會給喜歡的姑娘送練習題啊,還一送送幾十本!

 藍雪潔看得只翻白眼,陸瑤倒開心的,這禮物的確比其他的實用多了,這樣合乎心意的禮物,讓她突然有興趣去了解一下這個‘老二’是誰了。

 習題的正上方有一張卡片。

 陸瑤將它翻過來,上面是一行遒勁有力的鋼筆字。

 [謝謝你,祝努力有所回報,如你所愿,金榜題名!——沈清雋]

 陸瑤對這個名字并不陌生,他是隔壁班的男生,高高瘦瘦還白凈,長得也很清秀,聽說不少女生暗戀他。

 學習努力還成績優秀,這次的保送名額聽說在她拒絕后,就落到了沈清雋身上。

 這樣的男生渾身上下無論哪一點都和‘老二’這個外號不搭吧,難道他結拜了什么兄弟會,在里面排行老二?

 陸瑤陷入惑。

 圣誕節這場奇跡的雪在傍晚就停了,擔心路上有積雪,學生們放學回家時會不安全,所以人化的校方宣布取消當晚晚自習。

 可以看首映了!

 陸瑤開心地想。

 可還沒離開教室呢,樂玥就給她撥通了電話。

 “喂,怎么了?”陸瑤接起電話,十分自然地問。

 在這半年里,陸瑤和樂玥隔三差五就會進行短信或者電話交流,所以關系已經從前輩后輩升級為了小姐妹——

 秦萌罵過樂玥不要臉,跟一個年紀那么小的姑娘稱姐妹,還說樂玥年紀都夠讓陸瑤稱呼她一句阿姨了。

 樂玥不怒反笑:“你這就是嫉妒!

 聽見小可愛的聲音,樂玥原本的怒氣掃了一半,語氣和剛剛跟經紀人說話時完全不同,溫柔的像是變了個人:“今天《看從前》首播,你知道嗎?”

 一旁的經紀人表情像是見了鬼,這女人變臉太快了,剛剛聽到戚白白想在電視劇播出后,在網上買通稿黑一波陸瑤時的表情完全不同。

 剛才經紀人還以為樂玥要掀桌子了。

 哪知撥通了陸瑤的電話。

 “知道,容導和我說過了!标懍幵谶@些事情上從不隱瞞樂玥“還讓我今晚在電視前守著看,要刷收視率!

 “…”樂玥無聲地在心里對容白比了個中指。

 這什么低端的騙術,又是什么笨蛋才會信啊。

 真是一個敢騙,一個敢信,這倆人,絕了。

 “不用刷收視率,容導那是逗你玩的,他這人有特殊愛好,喜歡在圣誕節的時候順帶騙騙人!狈凑莅椎脑捤夹帕,樂玥覺得自己的謊話陸瑤也不一定能聽出來“今晚陪我去參加個宴會吧!

 果然,陸瑤沒聽出來這是謊話,直接就信了,將關注點轉移到了最后一句話:“什么宴會?”

 “《看從前》首映會,請來了不少人,都是知名人士,所有演員都會來,你這個女二號可不能不來!睒帆h頓了頓“你用上晚自習嗎,可以請假嗎?”

 “晚自習取消了,”這并不是問題,問題是陸瑤沒參加過這樣的聚會,也不是很想去“但我不太喜歡這種場合,可以不去嗎?容導今天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也沒說過這件事,我應該可以不用去吧?”

 聽得出來陸瑤很抗拒這件事。

 要放在平時,樂玥絕對不會強迫陸瑤去做任何事。

 可今天不比以往,那個戚白白的手段惡心,陸瑤一個素人,就算靠著這次的劇能積攢幾個粉絲,可她的粉絲和戚白白的比,都算不上是以卵擊石。

 今天聚會上會出現的人要么有錢,要么有名,要么是實打實的有作品,無論哪個都能在業內說的上話。

 要能在戚白白搞事兒之前,帶著陸瑤在他們面前把好感刷夠,那她在輕舉妄動之前肯定會顧慮一下。

 畢竟戚白白是實打實想要進入演藝圈的,以后免不了要和今天宴會上的人打交道。

 如果發現陸瑤在這些人的心里風評都不錯,那她除非犯傻,不然肯定不會再繼續先前的計劃。

 假如繼續,那些大佬即使不為陸瑤出頭,那心里對戚白白的印象都不會太好,在這個圈子混的,誰不知道每一場罵戰或網黑都有人在底下推波助瀾。

 樂玥裝聽不懂,撒嬌:“可是我是女主角,必須要去,你也是知道的,我最討厭應酬這回事了,要沒有個親近的人在我旁邊陪著我,肯定會又累又郁悶,我最近本來就很難過了…”

 她知道陸瑤最重感情,看自己難過,陸瑤肯定覺得為難也會強撐著去的。

 果然,聽見樂玥的聲音漸低,陸瑤著急了:“別難過,我去,我去陪你,只是我沒有參加過那種場合,不知道該怎么說話怎么表現,可能會丟人,還有…還有就是,我沒什么能出戲那種場合的衣服!

 樂玥聽出來了,陸瑤的抗拒其實是來源于心底的不自信。

 這小孩太傻了,完全不明白她自己有多好。

 知道了這點后,樂玥覺得自己更應該帶她去了,而且不止這次宴會,還有下一次,下下次,以后要經常帶陸瑤去參加這些場合。

 自信不一定非要天生才有,樂玥覺得,只要陸瑤認識到她自己的優秀,就一定能真正的自信起來。

 “衣服你不用擔心,我現在派車去接你來,服裝,化妝,全包給我…的助理!睒帆h衣柜里什么風格都有,隨便給陸瑤挑一件就好了“至于表現嘛…你什么都不用說,到時候全程跟著我,保持最自然的狀態就好了!

 美人嘛,自然是動靜皆宜,宜喜宜嗔。

 樂玥給陸瑤挑的是雪白色的收貼腿長裙,和米白色的披肩斗篷,以及一雙淺褐色的絨絨的小靴子。

 搭配上陸瑤時長泛著的臉頰,看起來可愛又粉,像是一只絨絨的小兔子。

 陸瑤有很多好奇的事情問她,比如:“為什么不用穿晚禮服,我看電視上明星參加活動或是晚宴,都穿得很…”

 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但反正不像她穿的這樣,而且裙子下面還被樂瑤強行套上了三條打底。

 “她們老了都要得老寒腿的,你可不能學她們!睒帆h的回答和她的外表不同,像極了大多數人的媽媽,兩人都坐上車了,她還不放心,又問了陸瑤一遍“還冷嗎?我車上還有保暖,反正你腿細,穿四條也沒人看得出來!

 “…不冷!标懍幧踔劣X得有點熱。

 其實樂玥是真的不喜歡應酬,她要喜歡和人推杯換盞,或是但凡說話稍微好聽一點,奉承一點,那她的資源就能比現在翻紅好幾倍。

 可今天不同,為了小孩高考前能不受影響,不被那種奇奇怪怪的套路傷害,樂玥愣是踩著十厘米的高跟帶陸瑤從一樓轉到三樓,又從三樓轉了下來。

 但凡是樂玥眼或是見過的,她都能厚著臉皮上去,跟人聊上幾句,在把陸瑤往前推:“這是我妹妹,陸瑤,《看從前》這部劇里面,她也出場了,女二號藺夏晴就是她演的!

 帶著陸瑤在所有人面前都混了個臉。

 而且是先戚白白一步。

 當她帶著陸瑤已經跟所有人都打過招呼后,那個以顧然家屬身份獲得這次參與機會的戚白白才剛剛入場。

 看著陸瑤和樂玥手挽著手下樓,戚白白臉色不是很好,尤其是,那個樂玥在看到她的時候,還用二指比了個類似‘iwatching you’的動作。

 這讓戚白白覺得渾身不舒服,心里忐忑極了,總覺得是下午剛準備實施的那個計策被人發現了。

 而當顧然帶著她跟別人打招呼時,戚白白的猜測被證實了。

 大家的交談里或多或少都會夾雜一兩個和‘陸瑤’有關的話題。

 什么‘那個叫陸瑤的小姑娘是樂玥的妹妹?姐妹倆真的是一樣好看’,什么‘樂玥讓我們以后好好照顧她妹妹,有意思,我就說她那么不愛應酬的一個人怎么今天突然主動和我們打招呼了呢’。

 樂玥絕對是發現了她的小動作,特意帶陸瑤來的這里,她就說明明之前確定了劇組擔心影響陸瑤學習,就沒邀請她來,為什么陸瑤還是出現了。

 原來是樂玥故意的!

 計劃泡湯了。

 戚白白不甘心,卻也只能這樣。

 畢竟她還要裝小白花人設,陸瑤這種以后又不進軍演藝圈的人,還不值得她為此冒著翻車的風險去搞事兒。

 任務完成,樂玥已經疲憊到不想在里面再多待哪怕一秒了。

 她問陸瑤想不想看月亮:“這個宴會廳只有一二三樓有人用,四樓不僅清凈,而且陽臺很大,特別適合賞月!

 陸瑤很喜歡月,尤其是雪后月景,往外面瞧了眼,的確隱約可以看到月光,看來云已經散了:“好,正好我也累了!

 樂玥拉起陸瑤的手,帶著她避過人群,徑直來到了四樓陽臺。

 四樓因為沒有人租用,以及所有人手都被調配到1-3樓的緣故,連燈都沒有開。

 幸好天上沒有一片云,沒被遮擋住光芒的月亮足夠她們視物。

 樂玥用手帕將欄桿擦干凈,然后和陸瑤一個背對,一個正對著倚了上去。

 陸瑤目的是賞月,自然是趴在欄桿上抬頭望月,樂玥對月亮可沒什么興趣,她只是想呼吸口新鮮空氣,轉身靠著欄桿正打算伸個懶,忽然瞧見了某個大尾巴狼。

 黑色頭發,頎長身形,背對著他們隔窗坐著。

 難怪剛剛從一樓到三樓轉了個遍,只看得到副導在哪里際應酬,連容白的影子都沒瞧見。

 合著他早就過來躲清閑了。

 想了想先前容白對陸瑤的照顧,又想了想今天他騙陸瑤撒的謊,還有陸瑤告訴她,之前的那筆款不是打錯了,而是作為演得好的嘉獎。

 樂玥肚子里的壞水兒又泛起來了。

 畢竟誰信演得好還有嘉獎這種事兒啊,她和傅玉演得不好嗎?那容白怎么就沒想過要給他們倆提提片酬呢?

 “咳咳,”樂玥清了清嗓子,開始了在死亡邊緣橫跳的表演“哎,陸瑤,問你個事情!

 隔著窗戶的背影似乎微微動了動。

 樂玥滿意,看來這玻璃果然不隔音,能聽到。

 “好呀!标懍幷f“你問吧!

 “就是隨便八卦一下,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負擔,這里只有你跟我,所以直白跟我說答案就行!睒帆h問“你覺得顧然長得怎么樣!

 …

 提起顧然就煩。

 陸瑤搖頭:“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朋友們都覺得還不錯!

 “哦,那你覺得李深怎么樣?”樂玥又問。

 陸瑤想了會兒:“一般?”

 的確比顧然帥氣很多,卻依舊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那傅玉呢?”樂玥問。

 傅玉啊,傅玉和樂玥的關系很好,陸瑤一度覺得樂玥喜歡傅玉,所以她自然要夸他好看,但又不能表現的太諂媚。

 陸瑤點點頭:“尚可!

 行了,該鋪墊的都鋪墊完了,是時候進入正題了。

 樂玥看著那個至今沒有轉頭的某人,笑瞇瞇地問:“那容導呢,你覺得容導怎么樣?”

 這下陸瑤沒有再遲疑“好看”二字口而出。

 樂玥嚇了一跳,她只是想看看容白聽到評價后的反應,無論好壞,肯定都很有趣。

 卻沒想到陸瑤回答的時候無論速度還是評價都和其他人差別這么大。

 陸瑤渾然不覺自己說的有問題,在樂玥剛剛提到容白的時候,她腦子里立馬就蹦出了第一天在劇組見到他的樣子。

 四周是黑色的機器,圍著穿著黑衣的他,偏偏回頭看了那么一眼,就讓陸瑤覺得他在發光。

 這樣的人當然是好看的,萬里挑一的好看。

 隔著窗戶的容白終于坐不住了。

 其實在樂玥和陸瑤聊前面話題的時候,他就已經想走了,畢竟他不愛聽人八卦,而且還是這種私下聊天的八卦,涉及了對演藝圈幾位都很有人氣的男演員的評價的八卦。

 覺得無趣,也不想她們發現自己在的時候會感覺尷尬,他正盤算著什么時候離開合適。

 就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皮囊好看這件事,容白早就知道。

 高中有人給他送巧克力,送早餐,運動會送飲料。到了大學或者國外,則變成了送車送房送鉆戒。

 有不少人可惜地評價他:長得這么好看,做演員絕對必火,怎么就做了導演呢。

 所以陸瑤的回答不在容白的意料之外,意料之外的是下面的對話。

 “這么果斷?”見容白站起身,一副想走的樣子,樂玥收斂了驚訝的情緒和語氣,繼續問陸瑤“那他有多好看?”

 陸瑤沒說話,指了指天上的月亮。

 樂玥挑眉:“你指月亮的意思是…你覺得他像月亮一樣好看?”

 這個評價是不是有點高了。

 陸瑤卻搖搖頭:“不是!

 月亮太高太遠,雖然好看,卻總給人夠不著也摸不到的感覺。

 容白不同,他發光,但不遙遠,他清冷,但不冷漠,起碼對于陸瑤來說,他不是一個冷漠的人。

 這一否定,倒勾起了容白的好奇心,他回了頭,正撞見——

 月光下,趴在欄桿上的少女用玉段似的食指輕輕點進了夜,眉眼彎成了月。

 “朗朗如月之入懷!彼f。

 撲通——

 容白腦內冒出了另一句話。

 朗朗如月。

 入我眼,入我懷。

 作者有話要說:我給了老二一個姓名!

 是不是和性格意想不到的好聽名字!清清秀秀的感覺hhhh

 看,當我們好好學習,夸人就不會出現:“他真tm帥!边@樣尷尬的情況了。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雨聲煩煩不煩、疏墨、略略略~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az曌翊5瓶;秋水夏風4瓶;小妮兒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