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31章 圣誕
 從知道真相后,葉琛就沒有再打擾過陸瑤。

 不會和她有對視,不會刻意去氣她,不會允許朋友們再宣傳兩人的傳聞。

 不再把‘葉琛’的名字當標記,刻在陸瑤身上。

 雖然他很懷念她的眼睛,好久沒見過她氣得臉紅的嬌嗔模樣。

 幸好陸瑤爭氣,學習好,字也好,又清晰又工整,深得所有老師喜愛,尤其是政史地三門,上課前的板書全要叫陸瑤提前準備。

 每次這三門課上課前的課間,葉琛就會裝作太困,趴在課桌上補眠,不參與任何團體活動。

 一直到聽見粉筆開始在黑板上書寫的聲音,他才會抬頭。

 這時候,站在講臺上努力踮著腳尖抄題的陸瑤,和第一排下巴墊在手背上的葉琛,是他們一天中最近的距離。

 學校里不打擾,生活中也不再干涉。

 他知道對陸瑤好的那個陸國清已經帶著小女兒搬家了,只剩下那天對陸瑤大放厥詞的劉鳳萍在家。

 在陸瑤還沒回來的時候,葉琛每晚定好時間,十二點去裝鬼敲門憤。

 陸瑤回來后,葉琛將房子租到了她新家的隔壁。

 一來,他還是擔心女生獨居會有危險,雖然小區保安可以保證不會有小區外的人從大門進來,可他能保證不會有人翻墻,或者坐在小區住戶的車里進來嗎?

 能保證住在這個小區的人就沒有壞人嗎?

 二來,是覺得即使見不到面,哪怕在放學后聞著隔壁她做飯的香味也好,那也能安心。

 但裝鬼事業還沒有結束,反正陸家樓上的屋子租約時間還沒到,葉琛就又花錢找了個在劇場外蹲活的不怕忌諱臨時演員。

 “扮鬼的服裝就在衣柜里,假發、衣服還有化妝品,你隨意挑選!

 葉琛在電話里和那個演員涉:“工資就按照劇組給你們的工資來算,雙倍,每天只需要你定個鬧鐘,在12點時準時敲陸家家門就行。只要能完成這個任務,其他時間你想干什么都可以,住在這個家,或是只有12點的時候來,都沒有要求,隨意!

 “老板,你說的陸家就在你租的這個屋子正下方是嗎?”

 “是!比~琛嗯了聲。

 “那她家門口裝監控了,就在我來的這天!

 “哦!比~琛不覺得意外,畢竟按照他先前敲門的評論,以及劉鳳萍破口大罵夜不能寐的狀態,裝監控是遲早的事情“所以我才讓你扮鬼去敲門,越像鬼,她就越不敢看監控!

 也是。

 臨時演員覺得葉琛說的有道理,他打開衣柜,在里面找到了幾套戲服和長短不一的假發。

 演員扮演的興奮勁一旦上來了,哪怕是撞鬼都能讓他變得興致:“老板,那你說,我是扮經典的還是新的,是日本的歐美的還是咱大華夏的鬼?”

 葉。骸啊茨阈那!

 “還是華夏的吧,歐美的鬼血腥,不好扮,也不好洗,日本的鬼嘛…就貞子最經典了吧,男鬼好像沒什么嚇人的!笨扇A夏的鬼也多的,演員在幾套戲服里猶豫不決“那華夏的話,是挑古代的還是現代的,民間的還是地府的?”

 葉琛還是沒忍住,翻了個白眼:“…隨便,要實在選不出來的話,你一天換一套也行,總之千萬不要被發現真實身份就行!

 臨時演員非常敬業。

 即使葉琛只要求他,每天在12點的時間,演用時可能不到五分鐘的戲碼,可他還是沒有掉以輕心。

 為了保持最佳的狀態和充沛的體力,他白天靜心在家休息睡覺,將時差倒到了晚上。

 為了能將一只鬼扮演的真實,恐怖,他不僅調查好了一切細節,還每天提前四個小時,對著鏡子扮裝。

 這樣刻苦努力的結果帶來了驚人的效果。

 真·驚人。

 劉鳳萍在裝好監控后依舊沒有調整回晚上正常休息的作息,她在晚上11點50時,搬著凳子準時坐到了監控面前,等待著那個每晚敲門的家伙出現——

 在起初葉琛敲門的那一周,劉鳳萍的確被嚇到了。

 可后來想想,這輩子雖然做過的虧心事不少,卻從來沒有害死過誰。

 那既然沒有害死人,就更不存在仇人怨氣重,變鬼報復她的事情了。

 所以,不是真鬼,那就一定是有人扮鬼了吧?

 “陸瑤!”這是劉鳳萍第一個能想到的人。

 能第一個想到陸瑤,也證明了她內心清楚,自己最欺負的人就是陸瑤了。

 她咬著牙給物業了錢,讓他們盡快安排工作人員來裝監控。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終于到了11點59分30秒,監控屏幕內泛著綠光的樓道終于有了不同的動靜!

 嗒、嗒、嗒——

 有水滴落在地上的聲響。

 劉鳳萍還以為這是自己的錯覺,可伴隨著水滴聲,樓上拐角處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她定睛一看,只一眼,寒意瞬間從腳脖升到了腦袋頂,渾身的皮疙瘩伴隨著一股酥麻電全部炸開。

 在尖叫出聲前,她用雙手捂住嘴:“啊…唔!”

 強行將尖叫聲回了肚子里。

 草,劉鳳萍不敢再看,但只剛剛一眼,就能確定,那人不是陸瑤——

 單從及的長發與慘白骨骼突出的男人臉看,就不可能是陸瑤!

 她沒有再去直視監控屏幕,余光看到的雖然不多,模糊,但至少能讓她觀察到一些事情,還不至于被嚇到。

 只見那‘人’一身長筒白衣,從樓上拐角慢慢地往下飄——

 之所以說是飄,那是因為劉鳳萍根本看不到他的腳!白色的長筒衣將他從脖到底,把全身遮了個嚴嚴實實,在下樓的過程中,不僅沒有出腳,也沒有踩到那么長的拖地衣服,更看不到抬腿的動作。

 怎么想都像是衣服里面根本沒有腿。

 隨著‘白衣人’向下飄的時間,劉鳳萍腦內名叫理智的那弦,逐漸緊繃。

 [23:59:58]

 ‘白衣人’飄到了陸家門口。

 見它站定不動,劉鳳萍的身子開始抖了起來,捂著嘴的兩只手明明已經拼盡了全力,發白的指尖都摳的臉頰疼了,她卻還是覺得力度不夠,尖叫聲快要壓制不住了。

 終于,伴隨著監控器上的時間歸于00:00,一直半垂著頭的‘白衣人’突然抬手,對著門敲了起來。

 咚——

 咚咚咚——

 劉鳳萍坐在監視器的椅子前縮成一團,自然無論它怎么敲,也不會有人開門的。

 還以為它會像是平時那樣,敲幾下門,得不到回應的話就離開。

 誰知,劉鳳萍的余光掃見,監控內的‘白衣人’不僅沒有離開,還把身子往前傾了傾。

 這是在干嘛?

 劉鳳萍一愣,人就不由自主地轉頭,朝監視器看了過去。仔細盯著看了兩眼才反應過來,‘白衣人’的動作…好像是在趴著看她家的貓眼。

 而貓眼正對的位置,正是她此刻所在位置的身后!

 那豈不是說明,‘白衣人’正在看她的背?

 那假若他不是人,真的能透過貓眼看到她,那豈不是,也能看到她正在通過監視器看它的事?

 ‘白衣人’像是知道劉鳳萍的想法似的,她腦內剛閃過這個想法,它就抬頭,朝著監視器看了過去,和劉鳳萍隔著屏幕四目相對。

 然后那張像是被血染過的嘴,慢慢地勾了起來。

 “嗨!彼f。

 “啊——!”劉鳳萍再也控制不住了,她的理智崩潰了,從椅子上一躍而起。

 尖叫、跺腳,十指撕扯著頭發,像是要將頭皮撕裂下來。

 由于臨時演員準備的太過充分,導致他第一天就完成了葉琛預計30天才能達成的效果。

 劉鳳萍被嚇到崩潰,神智錯,無論誰來找她,都能把她嚇得尖叫,并且不停地指著電視,重復同一句話:“鬼,它,白衣服,好長好長的白衣服,有鬼,舌頭在滴血…”

 聽說劉鳳萍的親戚將她接回了老家,葉琛給臨時演員打了錢,告訴他可以走了。

 “老板,你能到陸家的監控嗎?”臨時演員有些失望道“那天晚上我演的特別好,發揮簡直可以媲美播鬼片,想把那天的監控拿走,回去珍藏!

 “…”葉琛覺得演員這個職業神奇的。

 想了想,既然能一次把劉鳳萍嚇得精神崩潰,肯定足夠恐怖,大家不會有人想要那個監控,可能為了小區名聲著想,甚至還會將那個監控毀掉。

 葉琛就答應了:“好,那我幫你問問!

 正打算掛了電話,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叫住了臨時演員:“哦對了,小區門口有個湯小餛飩攤,我付過錢了,你過去幫我跟阿姨說一聲,錢不用退,但以后不用每天都準備小餛飩了,那個姑娘搬家了!

 “哪個姑娘?”臨時演員摸不到頭腦。

 “你不用管,反正就這么說,阿姨肯定知道!毕氲侥翘礻懍幫○Q飩咽口水的動作,葉琛頓了頓“你走的時候要是沒吃飯,可以順便在那里吃一碗,看上去應該不錯!

 就這樣,柳思瑤毀容后休學養病,劉鳳萍瘋了被接回老家休養,葉琛保持著足夠尊重的距離。

 陸瑤的生活是真的除了學習,再也沒有壞人來打擾她。

 在教室的后排,從炎炎夏日埋頭苦學到了十冬臘月,小區與校園里的樹木大多都變成了禿溜溜的枝杈,偶爾留下那么一兩片葉子,也是枯黃堅持不了多久的樣子了。

 但陸瑤并不排斥這樣的景,植物從冒芽到茂盛又到枯萎,一年四季各有各的美感。

 況且,比起植物茂盛卻炎熱到冒汗的夏季,還是冬日舒服。

 教室內前后左右各裝置了兩片暖氣片,足夠大家靜心學習。而等偶爾學困了的時候,陸瑤就會把外衣穿上,捧著單詞書或是高三必備詩詞整理走出教室,在寒風中背一會兒,等大腦足夠清醒時再回到教室繼續寫題。

 12月25,圣誕節當天下了2103年的第一場雪。

 這讓為期末考試而緊張的學生們放松了不少,課間,看著窗外的皚皚白雪,教室里有人驚嘆了句:“這肯定是圣誕節的奇跡!

 沒有人追究圣誕老人作為一個外國老頭,為什么要給華夏的某市播種下圣誕奇跡,聽了她的話后,反倒都打從內心中認同這個說法。

 “希望圣誕奇跡能更厲害一點,讓老劉改我昨天上去的卷子的時候眼花,少打幾個叉!睂O超的話引來了全班的笑聲。

 連打算出門看會兒雪景放松大腦的陸瑤也沒忍住,眉眼微彎,帶著點笑意。

 把正打算給孫超一腳的葉琛給看愣了,直到門關上,徹底看不見圍紅圍巾的小姑娘,他才回過神。

 耳邊響起孫超擔憂的聲音:“誒,琛哥,你抻著腿干嘛呢?筋了?”

 四個月的時間,陸瑤的頭發變長了許多,圍了四圈的紅圍巾將她的臉都埋了一半,頭發卻從圍巾下方出了十五厘米。

 每節課間都有學生跑出來趴在欄桿上賞雪,所以即使雪從早自習就開始下了,陸瑤第三節下課出來的時候,欄桿上依舊是干凈的。

 她趴在欄桿上盯著校園內唯一還是綠色,此時已經被雪遮了大半的松柏瞧。

 正在盤算松柏枝葉什么時候會撐不住,將上面的積雪抖下來的時候,羽絨服口袋“嗡嗡”了起來。

 咦,是容白打來的電話。

 陸瑤松散的神色一秒正經,容白的聲音可比寒風管用多了,清冷的聲音剛“喂”了一聲,她的困意就統統不見了。

 “喂,容導!标懍幩奶帍埻,發現周圍的人都在看雪或交談,沒有人朝她這里看。

 她松了口氣,捧著手機貼近通話口,用極小的聲音地說了句:“圣誕快樂呀!”

 本來打算說正事的容白張嘴沒發出聲音。

 電話里靜了兩秒,才又響起他的聲音:“嗯,圣誕快樂!

 作者有話要說:下章不出意外,應該能寫到容導動心那幕了。

 不好意思,凌晨的時候頸椎病犯了,本來想躺一下,然后起繼續寫的,結果一躺就起不來了_(:3∠)_剛緩好。

 為了表達晚更并且從今天起可能都要白天更新了的歉意,從本章起,每章下面留言前五十都有紅包拿_(:3∠)_實在不好意思,希望寶寶們也要保護好頸椎,不要像我一樣嗚嗚嗚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半夏花開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satellite 45瓶;迦南15瓶;更砂5瓶;晴天、半夏花開、無名氏007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