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28章 草莓
 其實陸媛身上的傷痕并不是摔倒造成的,身子和臉上的淤血青紫,都是被人為的。

 剛剛試鏡的時候非常順利,雖然陸媛覺得自己笑起來的時候聽起來似乎有些尷尬,哭的時候擠眼淚用時又太長——隱秘地掐了自己后好幾次才出眼淚。

 可導演卻一次過,直接當著所有試鏡演員的面說:“女一號就定下了,陸媛扮演,其他想試女一號的演員今天辛苦了,不用試鏡了,可以散了!

 看著其他女演員投在她身上,或是羨慕,或者不理解的視線,陸媛心里升起了一股難以形容的感覺。

 的,酥酥的,有點興奮,想當著大家的面蹦起來,卻還是要強制將這股興奮感下去。

 陸媛覺得,自己剛剛的表現可能真的還不錯,只是她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果然,穿越后就是會有女主命,我不僅長得好看,還開了演藝圈的金手指,出道就是女一號,我以后一定會大紅大紫!

 她用自認為得體的表情和聲音和導演道別,繃著臉,在眾人羨的目光下離開。

 關上門,她就沒那么鎮定了,原地蹦跳著轉了好幾圈,還給劉鳳萍打電話,告訴她:“我過了,我試鏡過了,導演還夸我了!”

 本來在白天自己還沒試鏡時,發現劉鳳萍已經對左鄰右舍,甚至兩邊老家的人,夸下?,說她絕對可以當的上女一號時,陸媛暴躁了。

 她使勁用指甲蓋掐自己的手心,才勉強忍住沒去臭罵劉鳳萍一頓。

 當初從小說上看到作者對劉鳳萍的描寫,陸媛以為這個傻,指的是有眼無珠,不知道陸瑤是女主,以后會翻身,竟然敢那么對待她。

 直到陸媛穿到書中,成為了劉鳳萍的親生女兒后,才發現,劉鳳萍的傻和毒,滲透到了每一件瑣事之中。

 就沒想過萬一她失敗了會怎么辦嗎?

 有多少人會借此來嘲笑她?

 但幸好自己爭氣,拿到了這個名額,陸媛決定看在她養育了自己十幾年的份上,把這件事揭過去了。

 可電話才掛下不到兩分鐘,走下樓的陸媛就被人套上了麻袋,一人抬胳膊一人抬腿,拖走了。

 她想喊,可套麻袋的那個人非常專業。

 明明她被蒙在麻袋里,兩眼一抹黑,連自己都找不到嘴的位置在哪里,可麻袋外的他像是能透視似的,精準從外面捂住了她的嘴。

 陸媛掙扎了半天,都只能發出“嗚嗚”聲。

 試鏡的地方有些偏,不在市區,所以即使陸媛真的叫出了聲,也不會有幾個人聽到。

 兩人順利將陸媛抬到了車里,帶著她到了一個附近工廠的后倉,平時只有清潔工早晚各來一次,所以清凈的很,也方便的很。

 進了倉庫,他們將麻袋從陸媛腦袋上取下來,不再堵她的嘴。

 “哎,嚇傻了?能聽到我們說話嗎?”身橫的男人按著陸媛腦袋晃晃,問旁邊較瘦的男人“咦,她怎么不說話,嚇傻了嗎?”

 瘦高個皺皺眉:“我讓你下手輕點,別打傻了,你怎么還下手那么重?”

 胖子不樂意了:“我哪兒打她了,就套個麻袋捂了個嘴,也…”

 “我,我能聽到…”陸媛打斷了他們的爭吵,她先前不敢叫,是因為知道自己已經來到了個更偏僻的地方。

 她怕反抗會惹惱綁匪,所以才一句話不說,看起來像是傻了。

 “哦,你知道我們為什么要抓你來這里嗎?”胖子問。

 “不知道,但…但不管怎么樣,只要你不傷害我,要多少錢我都會讓家里人付給你!标戞乱妰扇送蝗恍α,覺得自己可能說對了路子,決定再接再厲“對了,我剛剛還試鏡成功了,我現在是女一號,片酬特別多,只要你們不傷害我,我會把片酬全部給你們!”

 怕他們不信,陸媛又重復了一遍:“真的!

 哪知兩人聽完她的話,笑得更厲害了,拿手拍她的臉:“你能有多少錢啊,讓我們綁你的人,隨口定的價格就是百萬起步,你?女一號?能有多少錢?”

 陸媛都要被嚇哭了:“誰啊,是誰要讓你們綁我啊,我做錯了什么啊!

 因為父母沒能力,既沒錢又沒權,所以陸媛從小到大都‘安守本分’,起碼她自認為是這樣。

 她唯一夠資格欺負的也就是陸瑤了,那也還是暗地里欺負,要不是前段時間的錢…

 咦,等等?

 “是不是陸瑤!是不是陸瑤喊你們來綁架我的!”她問完才覺得不對勁,剛剛那個胖子說,要綁架她的人很有錢。

 別說百萬起步了,就是十萬,陸瑤也拿不出啊。

 可開弓沒有回頭箭,她話已經說出去了,來不及了。

 “嘿嘿,她想到了相關的,雖然還是錯的!迸肿踊仡^跟瘦高個說了聲,然后看回陸媛,一耳刮子就上去了“以后別讓我從你嘴里聽到你姐的名字,你也配叫?”

 陸媛被扇懵了:“什么意思,還,還真是陸瑤叫你們來的?”

 啪——

 又是一耳光。

 這么循環往復,一直到被扇了第十次耳光時,陸媛終于學聰明了,她再也不敢提陸瑤的名字了。

 那一胖一瘦兩個男人告訴她,以后對陸瑤尊重點,別總做齷齪的小手段。

 “今天讓我們來找你的,不是你姐,那位無論是錢還是權,都是你全家命搭上都惹不起的人物!

 “他給了我們很多錢,多到你猜不出,那些錢肯定不是讓我們今天揍你一頓那么簡單,我們以后會監督你,只要你說一句和陸瑤有關的壞話,或者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任何人,你都要出事,懂?”

 “我們知道你在學校的所有朋友,敵人,你父母,你老家,還有你網上聊天的網友——魚洛是吧?你經常跟他抱怨你姐姐的壞話是吧?”

 “哦對了,還有你那個女一號,也是我們老板花錢砸的,你簽合同了對吧,今天摔成這樣,肯定是演不成戲了,違約金了解一下?”

 “你的一切我們都掌握在手中,除非你想背負巨債,被眾人拋棄,不然就別;ㄕ!

 …

 他們和陸媛代完這些不算,還檢查她,一遍遍問她明白了嗎,只要陸媛回答出錯,就又是一巴掌。

 最終,他們將陸媛送到了醫院,送到了早就準備好的病房里,然后將先前沒收掉的手機還給陸媛。

 瘦高個笑起來的時候比發火時還恐怖:“知道怎么說嗎?”

 陸媛哆嗦著點頭,然后就有了她尖叫和劉鳳萍說自己摔了的那幕。

 跟他們說了醫院地址,半小時后,劉鳳萍和陸國清匆匆趕進了病房。

 一看到陸媛的模樣,劉鳳萍就嘶了口氣:“這,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啊,怎么就摔成這樣了?!”

 別說試鏡了,像陸媛這臉都腫成豬頭了的樣子,出去見人都能把別人嚇到。

 “演戲還能演嗎?什么時候開拍啊,簽了合同嗎?會不會要你賠違約金?”

 陸媛本來就又驚又怕了,在被人毒打加恐嚇后,親生母親見面后,第一句話不是關心閨女身體,還瘋狂拿針捅她痛處。

 這已經足夠刺陸媛了,就在她理智已經徘徊在崩潰邊緣時,劉鳳萍提了陸瑤的名字。

 “等等,你這臉上也不像是摔得啊,這,這不是手印嗎!”劉鳳萍驚訝后眼里閃過一絲毒“是不是陸瑤,是不是她嫉妒你,來打你,你別怕,是的話你就說!”

 旁邊的陸國清還沒來得及說話呢,就聽病上的陸媛先尖叫了。

 “不是陸瑤,不是陸瑤!我摔倒這種事你都要賴在陸瑤身上嗎!不是她害的我!”陸媛腦內一直循環著之前被抓走時被扇耳光的情景,那份痛,在剛剛,一通轉到了劉鳳萍身上。

 是劉鳳萍害的啊。

 一開始陸媛只想抱著陸瑤大腿,是劉鳳萍從小給她洗腦,告訴她如果沒有陸瑤,陸媛絕對會更好的啊。

 自己有今天,都怪劉鳳萍!

 “不是我姐害的我,是你啊,你根本不關心我的傷勢,只關心我能不能演戲賺錢,你還告訴了那么多人我要拍戲的事情,這下好了,我拍不了了,我以后怎么見人!”“滾啊,快和我爸離婚啊,我不要跟你啊,你就是個惡毒婦人!”枕頭,被子,茶杯,只要陸媛能拿得動的,統統被她丟到了劉鳳萍身上。

 中年女人被自己女兒瘋子似的情緒爆發嚇得呆在原地,忘記了躲,茶杯直直砸在了她的臉上。

 鼻子酸痛,一陣溫熱,鼻血了下來。

 陸瑤離開的前一晚,在最后的戲份拍攝結束后,大家又提議要去聚餐。

 沒等容白說,陸瑤自覺往化妝室走,打算找秦萌幫她卸妝,然后回賓館收拾行李。

 可才剛走了兩步,就被樂玥叫。骸熬鄄褪请S便找的理由,其實是為了慶祝你殺青,主角是你,你走了,那算怎么回事?”

 陸瑤年紀小,外面路黑,燒烤攤又是天環境,怎么想都不安全。

 所以在決定舉辦這個送宴的前一天,大家就合計好了,讓后勤把菜都準備好,大家就在片場聚餐就好了。

 吃了一半,樂玥領著陸瑤,在片場內轉了一圈,和照顧過她的那些演藝界前輩挨個道謝。

 因為樂玥也看到了,不止她對陸瑤好,其實很多前輩對陸瑤都有好感,加上陸瑤求知好學,有疑問就來問大家,所以大家都很照顧她。

 近乎做到了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大家都知道陸瑤以后不想演戲,要努力學習,可也都知道未來這種事說不準,可能下一秒就有變故。

 所以大家都祝陸瑤:“前程似錦,無論是學業,還是演戲!

 而那對兒在戲里扮演陸瑤爺爺的老人,可能是因為惜才,還是忍不住勸了兩句:“孫女兒,學學問,是好事,可演戲也不是壞事,你以后的路還長,盡可能把能走的路都走一遍,都嘗試過,才能知道你最擅長哪種人生!

 兩位老人無論戲里戲外,都喊她“孫女”

 陸瑤聽了心里特別暖,語氣也變得更柔了:“知道了,爺爺!

 小姑娘似的柔音,聽的藺心都化了,她摸摸陸瑤的頭,夸她“真是個好孩子”

 陸瑤不僅和每個演員道別了,還跟一些打過交道的工作人員也道了別,可找那個負責飲食的劇務邱姐時,愣是轉了兩圈都沒找到。

 一直到飲料上來,那個送飲料的人也不是邱姐,是個新面孔。

 “邱姐呢?”陸瑤問。

 樂玥憋了半天,終于聽到她問了,八卦的望終于得到足:“邱姐被解雇了!”

 她知道容白是為什么解雇的邱姐,也知道容白的位置和她就隔了一個人,可樂玥就是特別享受這種在死亡邊緣試探的感覺。

 “為什么呀?”陸瑤問。

 因為她在知道你過敏的情況下,還故意買了三天的芒果汁給你呀。

 可感受到身后的視線,樂玥笑瞇瞇地搖搖頭:“不知道呢!

 新的后勤將幾杯芒果汁分別放在大家面前,又各拿了一杯草莓汁放到了陸瑤和容白面前——

 從上次樂玥和陸瑤代過,只要容白面前有草莓,就一定要幫他解決掉之后。

 陸瑤真的乖乖履行了她的指責,只要容白面前有草莓相關的東西,她就第一時間沖上去搶走。

 無論是草莓汁,鮮草莓,草莓醬,還是草莓蛋糕。

 總之從那之后,只要陸瑤在,容白就再也沒吃到過他最愛的草莓。

 可那又能怎么樣呢,這是他自己撒的謊,難道還能怪人家小孩嗎?罵她善良還是罵她體貼?

 看著旁人目瞪口呆,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容白只能擺出一副自然極了的模樣,仿佛這是兩人早就商量好的似的。

 見他這樣,大家也不好說什么了。

 可容白忍不住了,決定讓劇務準備草莓相關的東西時,準備兩份,就不信陸瑤還有肚子吃。

 可陸瑤還真就有肚子吃,剛剛兩杯草莓汁一上來,她條件反地就把兩杯都攔在了自己面前。

 見整桌人都看她,她不好意思地解釋:“我、我有點太渴了,剛才吃的菜太咸了!

 樂玥作出驚訝地表情,眨眨眼看容白,開始在死亡邊緣反復試探:“哇,容導不是最喜歡喝草莓汁嗎?居然愿意讓給你,容導真的是大好人!

 她演技湛,語氣把握準確,一桌子人除容白外都沒聽出她調侃的意思,更別提陸瑤了。

 這小孩還以為樂玥好心,和她一起給容白打掩護呢。

 于是為了維護容導面子,小孩認真點頭,跟著一起夸容白:“容導真好,總把最喜歡的草莓讓給我,謝謝容導!

 容白:“…”看著視線又轉移回了自己身上,容白沉默了兩秒,低頭看向那個認真捧杯喝草莓汁的小姑娘。

 他一字一頓道:“不客氣!

 作者有話要說:狗咬狗,一嘴。

 啊寫的我好想吃草莓,難過。

 二更寫完啦!我去睡了!寶貝們早安,啵啵啵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坤家妹19瓶;yaying 5瓶;你怕了嗎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