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27章 陸家
 誰說老實人就好欺負?

 老實人也有底線,觸底必反。

 雖然陸國清的反應大了些,把本以為只是吃個小瓜的圍觀鄰居們給嚇愣住了,可愣過之后想了想,大家都想叫聲好。

 早受不了劉鳳萍這個女人了。

 之前住陸家樓下的小張,已經把劉鳳萍那天罵陸瑤的事情跟大家說過了。

 那時候大家還不信,覺得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畢竟他們陸家養了陸瑤十幾年了,不管真假,起碼面子活做的很足。

 已經維持了十幾年的友好關系,為什么非要在最近功虧一簣呢?

 加上大家都是養過孩子的人,都知道,孩子惹父母生氣時,一上頭,可能什么傷人的話都說得出來。

 可剛剛聽了劉鳳萍的話,什么‘喂不’,‘領養的’,再聯想起這件事,大家才明白,根本沒什么誤會。

 她劉鳳萍是看不慣陸瑤好久了。

 “不對人家好,不喜歡人家,那領養人家干嘛啊!庇泄⒅钡娜饲撇幌氯,嘀咕了兩句。

 他的話近乎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

 “是啊,瑤瑤那么乖的孩子,要是我家姑娘,管她是不是領養的,我都能從夢里樂醒!

 “學習成績好還懂事,聽張姐說,瑤瑤才這么大就賺錢了,給人當家教攢了一萬多呢,有這閨女,到底還有哪里不滿意啊!

 都覺得劉鳳萍身在福中不知福,又在想,陸家大姑娘知道這件事嗎,她要知道自己的媽媽這么說她,要多難過啊。

 最后還是人群中最為年長的那個打破了僵局:“哎呀夫倆有什么過不去的,回家私下聊聊,別跟這里吵,有什么過不去的!

 可惜,對陸國清來說,是真的過不去了。

 該說的話也都說了,其它更多的話也懶得和劉鳳萍再說了。

 所以在劉鳳萍被陸國清的表現嚇到后,強撐著和他說:“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只要現在跟我回家,我就原諒你,剛剛你說的所有話我都當沒聽到!

 陸國清直接撂下句“不用機會”就拎著行李箱轉頭離開了。

 才走了三步遠,就聽到身后女人嗙的一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陸國清——!我嫁給你二十年!二十年!你居然為了一個外人這么對我!”

 女人哭得幾乎要過去,聽得出來她是真的很難過。

 他腳步頓了一下,但咬咬牙后還是沒有回頭,繼續走。

 陸媛回到家門口開鎖的時候,嘴里還哼著歌。

 腦子里幻想的都是一會兒告訴爸媽,她被知名導演選中出演女一號后,他們會怎么夸自己。

 尤其是爸爸,上次居然覺得她說自己可以進軍演藝圈,是在說大話。

 這下就讓他認清楚,他的兩個女兒里誰才是最有前途的那個。

 可一進門就聽到母親泣的聲音。

 她嚇了一跳,連忙把鑰匙隨便一丟,鞋踢掉,沖向了臥室。

 “怎么了?媽,你為什么哭?”陸媛著急“誰欺負你了?”

 劉鳳萍見到自己的親生小棉襖回來了,頓時哭得又大聲了起來:“是你爸!不、不對,是陸瑤,是陸瑤跟你爸說我壞話,要離間我倆!”

 聽見陸瑤的名字,陸媛就頭疼,最近陸瑤不在家里住,她覺得好的,不明白劉鳳萍為什么那么想知道陸瑤的住址。

 讓她回來有什么好處嗎?上次已經鬧成那樣了,搶了人家的學費和錢,雖然最后又被陸國清要回去了吧,可是個人都知道,這算撕破臉了。

 讓陸瑤回家住,劉鳳萍不怕膈應,她還怕晚上睡覺的時候被報復呢。

 “可以爸爸的性格,就算姐姐真的在他面前說了什么,也不可能把話告訴你吧?”陸媛眼珠子滴溜溜地轉了轉“是不是你又說了什么?”

 劉鳳萍將事情的經過跟陸媛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直接把陸媛聽怔了,不可置信地瞪眼瞧她,緩了好半天才組織好語言:“你怎么可以跟爸爸說這種話!

 “話趕話就說到那里了啊,旁邊那群鄰居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眼,也沒人上來勸架,就看著我跟你爸吵!”

 陸媛無語,那不廢話嗎,人家肯定就看戲啊,上來勸架還不被你罵死?

 劉鳳萍還是不覺得自己有錯,委屈又難受,心口堵:“可就算我說的有錯,我和你爸二十年的夫情誼,怎么就能因為這么幾句話,就,就說要跟我離婚呢!”

 陸媛提醒她:“是你提議的離婚!

 她看小說的時候知道陸國清,是個非常護女兒的人。

 平里自己打碎了牙都能混著血往肚子里,可要是女兒被人罵,或是被人欺負,就算拼了老命也要保護。

 所以穿進這本書后,發現自己的父親是陸國清,陸媛除了偶爾抱怨一下窮之外,就沒有別的不了。

 也是她為什么敢各種和陸國清無理取鬧的原因。

 可劉鳳萍就不一樣了,陸媛知道劉鳳萍蠢,卻不知道她能蠢到這種地步。

 平里他不在,那私下怎么欺負陸瑤都行,可今兒居然瘋到當著陸國清的面罵陸瑤,還罵的那么難聽。

 知道書里一旦陸國清下定決心離婚,就絕對不會回頭,所以陸媛也沒打算廢無用功,去幫著在陸國清面前說劉鳳萍的好話。

 象征地安慰了劉鳳萍兩句,然后以明天要試鏡,所以今天必須好好休息護膚為由,遁走了。

 劉鳳萍也沒攔她,反倒因為聽了陸媛的話,像是吃到了定心丸。

 不想著怎么和陸國清復合了,也不哭了,心頭升起一股‘還是我親閨女厲害,我有陸媛就夠了’的想法。

 可今天在那么多人面前丟了面子,她必須要找回來。

 劉鳳萍拿起電話,按照最喜歡往外散八卦的程度,由高到低一個個宣傳:“我家閨女要當明星啦,哎,不是陸瑤,是媛媛,對我親生的閨女,女一號!”

 “是啊,騙你干啥,第一部要拍的戲就是女一號,人家說我家媛媛長得好看,特符合主角,沒她不行!

 “陸瑤啊…我哪兒知道她去哪兒了,離家出走了,非要搬出去,老陸因為她說我的壞話要跟我離婚呢,不過也無所謂了,我有媛媛就夠了,離婚就離婚!

 …

 劉鳳萍完全不知道和她一門之隔,那個讓她下定決心和陸國清離婚,不再害怕會不會因離婚而養活不起自己的爭氣閨女,已經下定了決心。

 陸媛打算跟陸國清走。

 她還沒畢業呢,怎么可以跟一個不會賺錢腦子還傻的女人生活。

 陸媛要當女明星的消息瞬間傳遍了全小區,以及陸劉兩姓的老家。

 第二天一早,劉鳳萍出門買菜,小區里的人見了她都要上來搭腔一句:“咱們小區的女明星什么時候去拍戲啊,那戲啥時候能看啊,哪個臺?”

 果然重點都放在了陸媛要拍電視劇的上面,沒人提昨天陸國清打她的事兒。

 這群人昨天不是喜歡看好戲嗎?看啊,她劉鳳萍的親女兒就是比養女爭氣,他們想看,那就讓他們看個過癮好了。

 劉鳳萍心里極了,笑意都快把她的嘴角撐到耳垂下了:“哎呀,還沒拍完呢,不過導演承諾過,最遲過年,肯定能播出,到時候確定了是哪個臺后,我一一通知大家!

 陸國清自然也聽說了這件事,他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評價劉鳳萍的做所作為了:“你也是活了快五十年的人了,怎么還沒活明白?我真不懂你腦子里一天天都想的啥!”

 “我做什么了!”劉鳳萍回身關上大門,然后順手就將剛買的菜往陸國清身上一摔“你現在就是怎么看我都不順眼是吧!”

 陸國清覺得她簡直愚蠢的無可救藥:“媛媛被邀請拍電視劇的事兒我也知道,可她下午才試鏡!還沒成功的事兒,你到處跟人瞎叭叭什么?”

 “咋了,我親閨秀,我還不能炫耀一下了?”

 “那也要等她試鏡成功了再炫耀啊,這年紀的小姑娘正是好面子的時候,你這么說話一點退路不留,要是她失敗了,還怎么在這個小區待下去?”

 人言可畏,誰知道到時候會有多少人面上不說,背地里笑話陸媛呢。

 可劉鳳萍不以為然,還曲解陸國清意思:“你就是不相信媛媛比那個白、那個陸瑤強!她憑什么就一定要試鏡失敗啊,你光知道她試鏡,你知道人家導演說試鏡只是走個過場,這個角色基本內定給她了的事嗎?”

 “你知道人家導演怎么夸媛媛長得好看,有靈氣,是最符合那個劇本里女一號的演員嗎?符合到他們愿意降低演技標準,同意媛媛一邊演戲一邊學習嗎?”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知道那個陸瑤,她學習好懂禮貌她什么都好,你清楚她的每一件事,我話撂這了,離婚,可以不要任何財產,我只要媛媛跟著我!”

 在爭奪撫養權這件事情上,陸國清自然是不能退讓的,他老家有個兄弟的孩子爭氣,考上了名牌大學,畢業后當了律師。

 原本在昨天聽說陸國清要和劉鳳萍離婚的事情后,就提供了不少對他有利的法律了,聽說他要爭奪撫養權后,甚至還決定免費給他當律師,下午就找時間來了他們居住的小區。

 陸瑤聽了他要和劉鳳萍離婚的事情,也表示支持,并說了,讓陸國清不要在意財產,能早點解是最重要的:“反正我以后會考個好大學,找個好工作,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住上特別大的房子!

 律師和她的意思一致,要給劉鳳萍一些退路和甜頭,真要把房子錢和女兒全拿走,也可以做到,但會把劉鳳萍上絕路。

 像她這種性格的女人,要真上絕路了,那干出點什么事就不一定了。

 陸國清和律師談了很多,拿著初步擬定好的離婚合同回家找劉鳳萍談判時,剛好是陸媛試鏡結束。

 劉鳳萍笑得一臉得意:“我就說了,我劉鳳萍的女兒,要姿有姿,要腦子有腦子,怎么可能會試鏡不過?”

 “陸國清,你這下沒話說了吧!

 陸國清的確沒什么話可說的,陸媛試鏡能成功,他當然也高興。

 陸媛和陸瑤,都是他女兒,都是一樣寶貝的掌上明珠,他又不像是劉鳳萍那種讓人摸不到頭腦的歹毒心腸,覺得這兩個女兒里必須要有一個過的慘,才能襯托出另一個的好。

 “我是來跟你談正事的!标憞鍖⒑贤旁诓鑾咨,示意劉鳳萍來看“你看看這里面的條款,哪個不滿意,我們可以再談!

 “呵!眲ⅧP萍冷笑一聲,踢著人字拖走過來了。

 不屑地拿起合同,還沒翻頁呢,就聽到手機鈴聲又響了。

 劉鳳萍掏出手機,一看到是陸媛的名字,立馬眉開眼笑地接了電話:“喂,媛媛啊,怎么想起…”

 話沒說完,電話里就傳來了陸媛接近尖叫的哭聲:“媽,我從樓梯上滾下來了!”

 “摔著臉了!破相了!女一號我當不了了啊——!”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