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26章 巴掌(七夕快樂)
 “…”樂玥則皺起了眉,瞇眼“你這屏幕,該換了啊!

 看了看短信的詳細內容,樂玥搖搖頭:“從短信上看,感覺不像是騙子!

 詐騙短信怎么人心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短信內容上寫清楚金額,一定是那種能讓人看了心跳加速,仔細想又很合理的金額。

 為了增添可信度,還要在上面寫上是哪個知名導演,又或者是有哪幾位量大咖助陣。

 像這種簡單介紹了劇本,又留下了聯系方式和試鏡時間的,倒讓人覺得有點可信度了。

 陸瑤搖搖頭:“可劇沒有播出,連我家里人都不知道我在拍戲,這個人怎么會聯系到我呀!

 樂玥經驗多,幫她解答:“因為劇組里面有很多人,不管演員還是工作人員,他們的人脈其實都比你想的要豐富,交流圈子也廣,很可能就會因為覺得你不錯,在遇到別人或是參加什么場合時,聽到和你適合的劇本,就順嘴幫你提了一下!

 雖然這種機遇可遇而不可求。

 陸瑤卻覺著不會是這樣,因為整個劇組里,除了顧然之外,就沒有人再知道她的手機號了。

 想起顧然,陸瑤忍不住多喝了幾口草莓汁,將不舒服的感覺往下。

 雖然這次電視劇拍攝是由顧然牽線的,可她心里對顧然的不適感,隨著接觸,越來越嚴重。

 嚴重到影響了陸瑤的拍攝,但凡劇中和顧然有對手戲的地方,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直到有一次拍攝結束,她路過時聽到容白問顧然:“你做了什么,讓那小孩那么討厭你?”

 那時候陸瑤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竟然將現實情緒代入到了拍攝中。

 不過還好,她意識到這點比較快,特地去請教了樂玥‘怎么樣可以不把對對方的討厭情緒代入到戲里’,樂玥回答的簡略,卻非常有用——

 “你就把對方當小狗,自然就討厭不起來了!

 從那以后一開拍,顧影帝在陸瑤眼里就變成了一條白色的小型犬。

 他說話到了陸瑤耳里全是“汪汪叫”反正陸瑤記得整本的臺詞,所以顧然說的是人話狗話對她都沒影響。

 只要狗叫停止,她就接自己臺詞。

 她再也不會因此ng了,只是顧影帝被陸瑤看得渾身不舒服,戲里還好,她眼神表情都按劇本走的,可但凡容白一喊‘cut’,陸瑤臉上的表情和愛意的目光就瞬間消失了。

 顧然覺得應該不是自己的錯覺,他是真的從陸瑤眼睛里看到‘怎么是你啊’的嫌棄感,像是剛剛演戲的時候她根本不知道對面是他的感覺。

 “總之,還是打個電話才能知道這件事靠不靠譜!睒帆h撥通了發這條短信的手機號碼,兩秒后,聽見對方的聲音,她笑了“王導,原來是您啊!

 她將電話開了擴音。

 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咦,樂玥?我記得這個手機號不是一個叫陸瑤的新人的嗎?怎么是你?”

 “對,沒錯,是她手機,陸瑤是我妹妹,第一次演戲,對這個圈子還不太熟悉!睒帆h笑著抬頭,對陸瑤這個‘妹妹’眨眨眼“剛剛她還把您當騙子了呢,所以讓我幫忙鑒定一下真假!

 從手機里傳來王導的笑聲:“你這妹妹可真有意思,我是聽別人說,她雖然是個新人,可演技不錯,我看了幾段錄像覺得真的還行,又符合我的女一號人設,就要了電話打過來了!

 “你讓她放心,絕對不是騙子,簽正規合同,片酬也絕對優渥,不陪酒不潛規則,安全!

 王導似乎是真的被戳到了笑點,說的時候一個勁兒的笑。

 把陸瑤都笑臉紅了,不好意思極了。

 樂玥摸摸陸瑤的腦袋,讓她安心:“當然,王導的人品在業內是有目共睹的,那這樣吧,王導您先把條件和劇本發給我,我和她商量商量!

 兩人又客套了一會兒,掛斷了電話。

 “我覺得不用看劇本了!标懍幱行殡y地和樂玥說“我只打算拍這一部戲,賺夠學費就不打算再繼續了!

 她沒有忘記最初接這個劇本的原因,那時候她是想要擺劉鳳萍,賺夠學費,能讓父親不要再繼續辛苦工作。

 現在已經達到那些目的了,那她就應該回到學校,繼續好好學習了。

 只是,陸瑤也知道,樂玥不是個會阿諛奉承和人攀關系的人,剛剛為了她,在電話里甜著嗓子跟人講話,自己卻浪費了她這個人情。

 樂玥知道陸瑤的想法,但還是覺得有些可惜。

 因為正如昨天在吃燒烤時,大家對陸瑤評價的那樣,陸瑤無論是臉還是演技,都屬于起點即為金字塔頂尖的那類。

 如果她愿意在這個圈子里混下去,不走彎路,持之以恒地努力下去,樂玥有信心,陸瑤一定可以在娛樂圈內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可同時樂玥也知道,有些人天生如此,他們不在乎出名,不在乎金錢,他們有自己的追求和人生目標。

 所以想了想,她下了心里勸說的話,又拍了拍陸瑤的頭:“好,只要你考慮清楚了,就可以!

 不忘初心,最為難得。

 此刻距離掛下電話才過去了一分鐘不到,王導就將劇本和所有對女一號的優待都發了過來,像是早就準備好了這些似的。

 看起來很慎重,很渴求。

 慎重渴求到讓樂玥起了疑。

 他王導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就算陸瑤前途無量,可說到底,她還是個新人,粉絲量和那些演技好又長得漂亮的女明星根本沒法比。

 他這是圖什么?

 “那我直接幫你拒絕了!睒帆h幫陸瑤回了短信。

 電話另一頭的王導在收到短信后,第一時間撥打了秦宇穹的電話。

 “怎么,你剛才不是說應該可以成功了嗎?”兩個電話間隔不到五分鐘,這讓秦宇穹的預感很不好,他話中的冷氣順著電話線鉆進了王導的耳里“別告訴我發生了什么變故!

 “是、是的,陸瑤沒同意,樂玥跟我說,陸瑤她想好好學習,女一號用時太久,不管多少片酬她都不會接的!蓖鯇ьD了頓“雖然是打字,可看得出她們的意思很堅定,無論如何都不接戲了!

 其實王導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結巴。

 雖然電話那頭的秦宇穹向來被人稱作小秦總,無論是手段還是能力,都比他尚在人世的父親要強硬。

 可他才二十多歲,自己是怎么被一個年紀差了十歲的小孩壓制住了氣場?

 甚至嚇到結巴?

 電話那頭突然陷入了沉默,大概是手機離得遠,王導連秦宇穹的呼吸聲都聽不到。

 這次拍攝的最大投資人就是秦宇穹,不僅劇本是他從業內知名編輯那里重金砸來的,包括陸瑤以外的其他演員,都是秦宇穹聯系的。

 開始王導還以為這是娛樂圈內,很常見的‘商界大佬花重金捧女友’情節。

 直到秦宇穹告訴他,不能告訴陸瑤投資人是誰,而且還要在片場給秦宇穹騰出一個既能聽到陸瑤拍戲,又不會讓她發現自己的隱秘位置時。

 王導才察覺到,這兩人的關系可能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可無論兩人關系怎么樣,王導能確定的是,秦宇穹費這么多錢和力,絕對是為了那個叫陸瑤的高中生。

 所以,眼下的寂靜讓王導心慌,咽了口唾沫,他壯膽子問:“秦總,您還在嗎?”

 秦宇穹“嗯”了聲,聲音很清晰,王導這才發現,剛剛他并不是離得遠,而是連呼吸聲都控制到了最小。

 這是著火呢?

 王導忐忑:“那您看…陸瑤要不演的話,那您這投資?”

 還記得他接到這份差事的當晚,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什么事都不用他心,選的演員還都特別靠譜,他就干好自己分內的活就好了。

 可現在看,正因為所有的事都讓秦宇穹一手包辦了,導致王導變被動了,要秦宇穹想身,他這部劇就涼了。

 “當然還投!鼻赜铖穭偛抨幊林槹胩,這會兒聽到王導的問話,突然笑了。

 三番五次壞他好事。

 上輩子不要命,這輩子也自尋死路是吧?

 陸媛,那我們就來會一面吧。

 “陸瑤不演,我再給你介紹一個人!

 他的聲音依舊冰涼,笑聲不含笑意,如同從寒冬裹著風雪襲來的冷風,刮得王導耳朵刺痛,渾身不舒服。

 “誰、咳,你打算介紹誰?我認識嗎?”王導抖著胳膊上的皮疙瘩問。

 “還是一個女高中生!鼻赜铖纷笫帜弥娫,右手在腿上,五指有序的依次落下又抬起“陸瑤的妹妹,叫陸媛!

 “…”姐妹?

 這秦少爺什么毛?

 “那她演技怎么樣?以前演過戲嗎?”王導問。

 “沒有,你不用管她演技怎么樣,你就聯系她就好!鼻赜铖返馈澳阒灰陔娫捓锖退労,將合同給她過目,讓她確信能演這場戲就行!

 “…”王導沒聽懂。

 不過秦宇穹的話還沒說完。

 “在她面前不用提陸瑤!彼f“不需要擔心她演技,不管她試鏡當天表現的有多爛,你都當沒看到,同意她演女一號!

 “這怎么可以呢!”王導還是有底線的“演技不合格,不光我,就算是你聯系的男一,人家都不會同意的!”

 “急什么?”秦宇穹嗤笑“我又沒說她真的能安穩熬到開拍的那天!

 臥槽,王導被這句話嚇到了。

 什么情況?

 聽小秦總這個意思,這是要因為姐姐不拍戲,遷怒到妹妹身上了?

 他驚得不敢言語,倒是秦宇穹,說起來語氣平靜,像是在念菜單。

 “只要你能辦成這件事,那這部戲你拍不拍都行,拍,之前的說好的錢數我照樣投,一分不少你的,不拍,那損失我來承擔,也用不著你賠錢!

 秦宇穹對此不甚在意:“反正對我而言,影響不大!

 陸家在陸瑤離開后的幾天里,鬧得簡直是天翻地覆。

 兩口子天天掐架,也不懂得控制音量,劉鳳萍聲音尖的整棟樓的人都聽到了。

 說的是整棟樓的人,自然也包括已經搬到陸瑤家樓上的葉琛。

 他那天沒跟上陸瑤的車,在小區門口一直站到了第二天早上七點,可沒見陸瑤回來,更沒見陸瑤出來。

 想著她會不會是去上課了,可在學校也沒再見到陸瑤。

 即使班主任老劉說陸瑤請假了,可葉琛還是堅持去上每一節課,晚上在小區門口站到凌晨,企圖能等到陸瑤回來。

 不知道陸瑤去做什么,葉琛就沒辦法安下心。

 起初還以為陸瑤是在家,或是出門的時候剛好跟他岔開了,直到聽見劉鳳萍和陸國清的爭吵,才知道陸瑤離家出走了。

 不知道為什么,陸瑤的爸爸被快要鉆破耳膜的女聲喊破了,也不愿意說陸瑤的去向。

 直到十分鐘前,葉琛跟在劉鳳萍的身后,一起跟蹤陸國清——

 雖然陸瑤拍戲賺了不少錢,可陸國清覺得,那是閨女的辛苦錢,還是能省則省。

 所以他趁著陸媛去上課,而劉鳳萍又午睡了的時候,收拾好了陸瑤的衣服,又拿了一套新的上三件套,疊好放進了行李箱內,打算寄給她。

 怕吵醒劉鳳萍,行李箱都沒敢碰地,被他橫抱著帶走的。

 甚至連鞋,陸國清都是拎著到了樓下,才敢穿上的。

 小心翼翼地樣子心酸,又窩囊。

 可劉鳳萍還是醒了,事實上她根本就沒睡。

 前幾天,從陸國清說陸瑤以后不回家住的時候,她就起了疑。

 第二天,果然找不到身份證和銀行卡了。

 陸國清說身份證是學校要用,她信了,可銀行卡呢?

 說是工作上需要錢,可他都辭了工作了,那銀行卡還能有什么用?

 今天裝睡,果然就被她抓住了陸國清的小動作。

 陸國清關門的瞬間,劉鳳萍就從上爬起來了,跑到陸瑤屋內東翻西翻,發現陸瑤的衣服都不見了。

 她鞋都沒換就沖了出去。

 但也正因為沒換鞋,盛夏,高溫烤了一天的地面,燙得她走路的時候不住‘嘶嘶’倒氣,加上硬拖鞋板砸地的聲音大,陸國清還沒出小區呢,就發現了劉鳳萍。

 “你跟著我干嘛?”陸國清將行李箱一停,站在路中央直接質問起了劉鳳萍。

 “好!我還沒說話呢,你倒敢先問我了?”經過這兩天的爭吵,劉鳳萍早就不和陸國清做面子活了,她指著行李箱問“你這是給陸瑤寄的吧?之前的銀行卡,也不是工作上要的吧,你也是給陸瑤了吧!”

 路邊是下棋打牌的大爺大媽們,看到劉鳳萍倒吊著眉跟在陸國清后面時,大家就停下動作了。

 用眼神互換信息:看,老陸家兩口子,又鬧起來了。

 “是,”陸國清直了板“我是給她了,怎么了?我閨女賺的錢,我閨女自己拿著,怎么了?”

 周圍是鄰居,都看著這倆人呢。

 劉鳳萍也知道自己不能說話,不然以后在這個小區就別想抬頭了:“她一個小孩,能管得住錢?你這是愛她還是害她?”

 她想上去拉陸國清回家說話,可陸國清直接側開了身子,讓她抓了個空。

 “她管不住,你就的管得住了?”陸國清的眼里有怒火在醞釀,他在審視眼前的這個女人,這個與最初結婚時,截然不同的女人“誰對她好,誰對她壞,你心里有數!

 這話什么意思?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暗示她苛責陸瑤?

 劉鳳萍一聽就火了:“你說這話有良心嗎!你不在家的日子,照顧她吃飯的,給她買衣服的,都是我,你說我對她不好?!陸國清,你有良心嗎?!”

 陸國清冷笑了聲,不搭理她,轉身要走。

 衣服卻被后面的女人拉住了,尖銳的指甲刮過了陸國清的背,血頓時就下來了。

 “撒手!彼渎暤。

 “不撒,你跟我回去,不然…”劉鳳萍的話沒說完,她看到了陸國清轉過來,含怒意的臉。

 平里溫和的眉目此刻全都倒吊了起來,眉心皺著大大的‘川’字,牙咬得緊,鼓起的腮幫子一蹦一蹦的。

 一輩子沒見過陸國清的這副模樣,劉鳳萍嚇了一跳。

 “不然怎么樣?”陸國清問。

 “不然我就去找陸瑤,我問問她,究竟是跟你說了多少謊話,怎么在你面前抹黑我的,讓你瞞著我把錢給她,還這么敵視我!”劉鳳萍說著說著,開始看向四周的鄰居。

 “大家也都不是外人,你們都知道,我和老陸以前多好啊,可不知道陸瑤那小丫頭說了我什么,我們家老陸這次回來后,一天能跟我吵三次!

 鄰居們表面上沒說什么,內心都在冷笑。

 拉倒吧,老陸那個樣,讓他主動跟人吵架?太難了吧。

 怎么想都是劉鳳萍主動吵的架。

 可即使人人都覺得,此刻的劉鳳萍比夏蟬還要讓人煩躁萬倍,卻沒有人愿意出來勸。

 陸家在這個小區住了這么多年了,劉鳳萍掐著陸國清耳朵罵的場景不少,起先的確有好心的上去勸,后來發現自己不僅要被劉鳳萍罵,人家兩口子轉眼還和好了。

 勸架的反倒了個里外不是人。

 久而久之就沒人管了,他們關起門吵,大家就聽個樂呵,在面前吵,也沒人有幫忙的想法。

 反正最后結局肯定一樣,那陸國清就是個沒脾氣的孬種,別看眼下被惡婆娘欺負的橫眉瞪眼,可過不了多久,就要低頭賠不是了。

 管這種孬種作甚?

 都靜靜地看著,打算等陸國清認完錯,兩人離開了,大家再繼續各自的棋牌活動,嗑嗑瓜子談談這件事。

 劉鳳萍也是這樣的想法,雖然陸國清的表情嚇到了她,可仔細想想,劉鳳萍又不是第一天欺負他了。

 自己欺負他那么多年,陸國清都沒反擊過,一個窩囊了一輩子的人,能為了女兒反駁她?

 還是在這么多鄰居看著的情況下?

 呸,她才不信。

 尤其是陸國清眼下看起來像是要被氣炸了,卻依舊不還口,更是讓她篤定了,陸國清連還嘴的勇氣都沒有。

 劉鳳萍愈發得意,她不抓陸國清的衣服了,雙手,跟鄰居們一個勁兒的說陸瑤不好,說陸國清偏心。

 說他對養女比親生女兒還好,真是瞎了眼。

 先前不敢撕破臉,那是因為娘家人跟她說過,越是領養的反而越不能虧待的明顯,尤其是像陸瑤這種,領進門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和陸家沒有血緣的小孩。

 打她罵她,都會被記在心里,無論平時對她多好,長大了還是會報復。

 領養的和親生的到底不一樣,就是條喂不的狗。

 劉鳳萍有個毛病,那就是越罵越激動,一旦腦袋里那線崩了,就什么傻話都能說得出口。

 “你以為你不告訴我她的住址,就沒事兒了?”劉鳳萍笑“她搬家,還搬得了學校?你不告訴我她住哪兒,我就找學校去,她不解釋清楚跟你說了什么話,那她這學也別想上了!

 這話本就惹得后面靠著電線桿子偷聽的葉琛冷笑了。

 還沒等葉琛上來說句“你他媽的有膽子就來學校試試”那劉鳳萍就又大罵了陸瑤一句。

 “供她吃供她穿是為了什么?就為了讓她把這個家攪得天翻地覆嗎?”劉鳳萍啐地朝地上吐了口黃的濃痰“我娘說的對,她果然就是個喂不的白眼狼,就是個禍——”

 啪——!

 陸國清抬手將拿嘴放的女人一巴掌地滾了出去。

 就算光聽聲音,也知道這力氣多大。

 劉鳳萍趴在地上起不來,不僅是因為陸國清這一記耳光的力度大,更是因為她沒想到。

 沒想到那沒脾氣了一輩子的陸國清,竟然真的反抗了。

 鄰居們也愣了,先前劉鳳萍對陸國清謾罵,他們忍了,可對陸瑤的詆毀,讓他們一個個怒氣上了頭。

 正打算開口教訓一下那不知好歹的陸家婆娘呢,誰知道陸國清先動了手。

 “劉鳳萍!你他媽的還有沒有良心!”陸國清忍了十幾年,也憋了十幾年。

 他氣得手都在顫抖,積攢的怒火在此刻,在眾目睽睽之下,‘轟’地暴發:“你聽聽你剛剛說的話,那是他媽的人能說出來的話嗎?你也配做媽?你也配瑤瑤喊你一聲媽?”

 聽見陸國清的話,劉鳳萍這會兒終于緩過來了,她從地上近乎是跳著爬了起來,腦袋被陸國清扇的頭暈耳鳴,可嘴上依舊是不饒人。

 “陸國清!你信不信我跟你離婚!”一哭二鬧三上吊,比撒潑打滾,沒人比劉鳳萍擅長。

 她將最后的底牌丟出來,不信陸國清不低頭。

 可哪知陸國清連想都沒想。

 “離!彼朊攵紱]猶豫,直接同意了這句話。

 看著劉鳳萍不敢置信的臉,他一字一句地和她說:“我的底線就是女兒,平時你怎么鬧我,我都可以忍,你是我的結發,我讓著你是該的!

 “可你要拿離婚威脅我,讓我害咱們閨女,你做夢!”

 丟人?

 他還怕丟什么人?

 他忍耐劉鳳萍從來不是因為‘家丑不可外揚’這句話。

 “但你要敢去調查瑤瑤地址,擾瑤瑤,我就帶她搬家,你要敢去學校找瑤瑤,影響的她不好上課,我就帶她轉學!

 “安分點,財產我們一人一半,不然,你一分都別想拿走!”

 作者有話要說:七夕快樂,哎呀我本來想努力一口氣寫到容導動心,結果我發現中間還得打起碼一萬多字的臉。

 對不住,先打兩天臉,再吃糖。

 今天在本章留言下發200個紅包!么么噠,七夕快樂。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拒絕低頭20瓶;bling花。、蠟筆小新的本命、adir 10瓶;阿樹、天天向上5瓶;mess 4瓶;六郎喳喳、所有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