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25章 過敏
 陸瑤運氣好。

 第一次拍戲,導演就是容白。

 演藝圈里彎彎繞繞不少,烏七八糟的事情更多,像戚白白那種人不僅不是少數,甚至還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只是運氣好,恰好撞上了一個不為金錢低頭,又最看不得把大部分心思用在演技以外地方的導演。

 他不管你背景與名氣如何,以容家在這個圈子里的人脈,已經到了你再有錢也有錢不過我,你再出名也出名不過我某個好友的地步了。

 容白要的只是事兒少,演技過硬,且沒有人品方面的的演員。

 所以劇組里的演員,沒有一個是靠砸錢或者是靠走后門進來的。

 導演底線決定劇組風氣,《看從前》劇組的風氣在容白的帶領下,一個個清心寡,除了琢磨演技,最多也就八卦一下之前拍戲遇到的奇葩。

 對于陸瑤這種剛進組幾天,卻被秦萌與樂玥多番照顧的新人,不僅沒有演員因此而嫉妒,動壞心眼。

 反而還因陸瑤的戲內演技好,戲外低調不惹眼,對人懂禮貌,而增添了許多好感。

 中老年輩分的人,覺得陸瑤可愛,那是在情理之中,畢竟這個年紀了,對于乖巧可愛的晚輩都會當成自家孫女或是女兒來看。

 可就連只比陸瑤大上幾歲的演員都覺得她不錯,即便生不出好感,也不會討厭。

 所以在把陸瑤趕回酒店,一行人吵吵嚷嚷地來到烤羊店,有人隨口提起陸瑤時,得到的回應是一致的好評。

 “陸瑤,那個新人演員嗎?演得不錯,好的!备睂Я嘀藛螖等藬,順口跟他們搭的話“哎老板,我們這里女士多,都要保持身材,所以少要點,來三只半羊吧!

 旁邊負責訂餐的劇務樂了,笑話副導沒生活經驗:“人家招牌上寫的就是‘烤全羊’,你讓人家烤半只,另外半只怎么辦?”

 樂玥笑了笑,揚聲回應:“那要四只羊,第四只上半份,另外半份我們打包帶回去嘛,還有不少工作人員沒來,指不定就有趕工作,沒來得及吃飯的!

 “好嘞,今天剛好只腌制了四只羊,你們如果要的多,我還沒處呢!崩习彘_心地往回走,副導跟上,又點了不少涼菜和酒水。

 傅玉喝了口茶,夸樂玥:“平時你要一直都這么顧慮周到又會說話,那不就…”

 “我都長得又好看,演技又強了,要是再連性格都八面玲瓏又討喜,那還讓不讓別的女明星活了!睒帆h不以為,反以為榮。

 她拿筷子敲了敲桌面,將話題又帶回到了陸瑤身上:“哎,秦萌學姐,我記得你在昨天下午的時候,跑出來拿機器,是給陸瑤拍照片去了嗎?”

 素拼第一個上桌,秦萌剛拿起筷子就被點了名,想先吃,可當著外人的面,還是要給樂玥面子。

 秦萌放下筷子“嗯”了聲,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找照片:“拍的還算不錯,雖然妝容與發型都和戲里的一樣,但照片定格下來的感覺還是有些不同!

 秦萌將三張照片依次擺在桌面上。

 桌邊一圈人微微向前傾身,借著周圍昏昏沉沉的橘燈光,圍上來欣賞那幾張照片。

 相片中的女孩穿著那個年代的服裝,妝容樸素,眼神純凈,被那朦朧的橘燈光一照,像極了幾十年前拍下的黑白老照片。

 燈光染上的微黃,就是它歷經多年的證明。

 “秦萌,可以啊你!边@人話里是掩不住的贊嘆,可惜不太會夸人“這技術,光給人拍照就能餓不死了!

 秦萌只說了句“你們小心點看啊,別沾上油了”就又拿起筷子,遵從本心吃了起來。

 “秦萌學姐的技術不錯,這是業內人人皆知的事實。但想拍出一張好照片,模特也是很重要的!睒帆h修的圓潤的指尖點了點當中的那張黑白照片“刨去陸瑤的演技不看,單憑她的外貌和氣質,其實就足夠驚了!

 娛樂圈美人層出不窮,尤其是整容技術進步后,真的很難在娛樂圈里找出一個某處五官有缺陷的女星。

 可也因整容技術高超,近乎每個女星都避免不了的道路就是微調,一次次調下去,趨于完美,也少了特色。

 陸瑤的臉不僅讓人第一眼心動,而且還會隨著時間,越看越喜歡,越看越舒服。

 美的舒服,美的沒有攻擊力,卻又美的有辨識度。

 “嗯,我也這么覺得,人不都說嗎,真正的美人是動靜皆宜的,她現在還小,以后肯定會更好看的!闭f話的是藺,她樂呵呵地用食指撫了撫照片,眼神慈祥“我有經驗!

 副導贊同他們的話,可又覺得不對勁兒。

 這幾張照片讓他有種奇怪的既視感,卻又不是因為小姑娘長得好看而已。

 越想不起來,就越放不下,他拿著其中一張照片死盯著瞧,一不留神時間就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四只羊已經烤的金黃油亮,老板在準備新的調料,烤之前準備的調料已經在烤的過程中用完了,還差最后一遍涂抹,就算完成。

 焦黃的表皮上有融化后的脂肪在滋滋作響,那聲音直往人耳朵里鉆,的在場所有人都食指大動。

 當準備好的辣子和秘制調料將四只羊涂抹均勻時,恰巧一陣微微夜風刮過,帶著撲鼻的烤羊香味而來。

 大家再也忍不住了,紛紛回頭張望:“老板,還有多久好?”

 “馬上,我把給你們片好,你們就坐著等吧!崩习寤卮鸬。

 有點失望,還有點饞,不少人拿起杯子喝水饞蟲。

 樂玥也不例外,可當她拿起杯子抿了口,發現里面是芒果汁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容導,咱們劇組也不窮啊,為什么天天都喝芒果汁啊,”她皺皺鼻子將杯子放下“我記得咱們拍戲這幾天,每天隨飯送來的果汁也是芒果汁,就不能換換口味嗎?有人對芒果過敏的!

 “過敏?誰?”負責訂餐的那位劇務大姐姓邱,就坐在樂玥隔壁桌,聞言回頭“定芒果汁是因為這附近最出名的就是芒果甜,大家都喜歡喝!

 “陸瑤過敏,這幾天一直喝純凈水!

 樂玥只是陳述,可言者無意聽者有心。

 在邱姐聽來,就有點像是在指責她了:“那她怎么不說一聲啊,不是說了喜歡什么口味的果汁就告訴我嗎?”

 不說她哪里知道。

 天色晚,除了羊攤這里還有些許燈光,其它地方早黑得看不見了。

 加上夏日蟬多,那吵嚷聲震得人頭皮發麻,自然沒人注意到邱姐的語氣不好。

 秦萌聽她提問,就順勢回答了:“懂事唄,這幾天拍戲下來,她是個什么樣的孩子,咱們也都觀察了個差不多了,她剛進劇組,你這話又沒跟她說過?隙ú缓孟乳_口!

 藺也附和:“是,那小姑娘懂事,剛來第一天還以為劇組沒準備她的盒飯,一個人在角落啃蘋果!

 桌上不少人聞言都笑了。

 可隔壁桌的邱姐就笑不出來了,劇組里無論工作人員還是演員,每天都要靠她來安排三餐,來來往往那么多人,這是多么龐大的工作量啊。

 就因為一個話都沒說過的小姑娘,這些人就把錯推到她身上了?

 秦萌音冷,這會兒時間晚,身體疲憊,聲音也夾了絲倦意,她剛剛的話本意也沒有怪邱姐,可那句話用這種聲音說出來,偏偏就變得刺耳了。

 懂事是吧?

 行,那就乖乖做個懂事的小姑娘。

 后勤組的邱姐隱秘地翻了個白眼,松開被捏得皺皺巴巴的杯子,繼續串。

 一場沒擺在臺面上的風波過后,副導終于想起來照片帶給他的強烈感觸是什么了。

 和其他搶羊的人相反,他捏著照片湊到容白身邊,也沒低嗓音,就那么直接當著一桌的面說了出來:“容導!你看,你看這陸小同志,她這長相和氣質,是不是特符合你電影劇本里的女主角?”

 “什么?!”桌上炸開了鍋。

 “容白你挑好電影劇本了?”

 “哎喲,什么時候的事兒,是什么類型的劇本啊,不厚道啊你,一點風聲沒透!

 副導回答:“是在拍這個電視劇之前就選好的本子,本來想先拍那部電影的,誒誒誒,對了,三天前我記得容導你說你找到合適的女演員了?”

 他把照片又往容白臉前挪了挪:“和陸瑤比,誰更適合?”

 容白夾了一筷子,正打算吃呢,就被一張照片擱在了臉前。

 他看了一眼照片,沒說話,推開了副導的手:“先吃飯,不談工作!

 “是呢,先吃飯吧,而且就算符合也沒有用,我記得她跟我說過,自己只拍這么一部戲就要回去學習了!鼻孛日Z氣淡淡,可知容白怪癖的她,眼里全是看好戲的意味“以后不打算在演藝圈里繼續進軍,就這一次,賺到學費就不干了!

 三天前剛好是陸瑤進組的日子,她也親眼見證了容白來游說陸瑤的那幕。

 只要容白抬頭,秦萌就能確定心里的猜測。

 果然,她話音剛落,容白就抬頭瞧過來了。

 秦萌對他得意地挑挑眉,那表情,仿佛再說:小子,被我抓到了吧。

 容白鎮定自若的撇開視線,繼續吃了起來。

 這頓飯一直持續到凌晨兩點,看了看手機,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容白站起身去結賬。

 有不少人腦袋都喝的有些懵了,一個個舌頭變大還嘴瓢,就這還覺得不過癮,嚷嚷著問。

 “有人再喝一場嗎?”

 “是啊,老板串烤的特香,肯定是質好,我還沒吃過癮呢,再來一場吧!

 提議得到了幾個人附和,雖然零零散散,但數數也有七八個人。

 “哎呀小伙子舌頭真好使!”老板邊從抽屜里找零錢給容白,邊抬頭樂呵呵地回這群朝氣蓬的年輕人“都是下午現宰了腌制上的,平均每天晚上都能賣出四只羊,所以從來不多殺,每天都是新鮮的!

 “生意不錯啊老板,你這手藝,要在市區開個店,別說一天四只羊了,一天四十只說不定都能賣得出去!

 說著,那七八個人抬起的股就又要坐下去。

 將零錢放進口袋的容導余光掃見他們的動作,也不惱,極其平靜地講了一句:“可以繼續,記我賬上,我相信你們明天不會犯困和遲到!

 眾人瞬間清醒。

 有人捂著肚子表情痛苦:“不行,突然想上廁所,哎喲,我先回去了!

 有人捏著衣領子抖:“我也是,我覺得有點熱,想回去泡個澡!

 無論老板在后面怎么扯著嗓子喊‘店后面有廁所,熱了可以進屋,屋里開空調’,大家都不回頭。

 紛紛作鳥獸散。

 此刻的陸瑤已經睡了兩個小時了,可嗡嗡響的手機鈴聲愣是把她從夢中的高考考場上拉了回來。

 她雙眼,睡眼惺忪地點開手機查看短信——

 是秦崢。

 陸瑤小聲地“哇”了下,凌晨兩點半還沒睡覺,年紀比她小一歲,精力就是不一樣。

 秦崢的短信里提的又是和家教相關的事。

 剛來劇組的那天晚上,他突然給陸瑤打了電話,詳細問了究竟為什么家人不讓她來做家教了,是秦家哪里做的不好嗎?還是她覺得秦崢太笨了。

 陸瑤趕忙否定:“不是這樣的,和你無關,也和秦家無關!

 她將劉鳳萍的事情簡單地敘述給了秦崢,雖然已經掐頭去尾,削弱了很多讓人氣惱的部分了,可電話那頭的秦崢還是氣得直磨牙。

 陸瑤能感覺得到,要不是礙于劉鳳萍是她媽,秦崢可能要直接罵人了。

 她那天寬慰了一下秦崢,并且告訴他以后還是可以電話聯系,輔導他做題后,就掛了電話,本以為不會再提起這件事了。

 可看短信內容,秦崢這兩天應該一直把這件事掛在心上,剛想出了解決辦法就來告訴她了。

 小陸老師,我和家里長輩商量過了,我們可以每周給你母親的卡上打一份錢,然后再私下給你轉一份錢。雖然你教我的時間不長,可我的成績有了飛速的提升,2000的工資本來就配不上你的水平,所以翻倍也很正常。

 秦崢的短信內容讓陸瑤的困意都快散盡了。

 就算她教的好,也沒聽說過幾個家教能做到一小時一千的吧?又不是什么知名老師。

 她趕緊回復:

 不用不用,學習成績提升,那是你自己悟性好,其實跟我沒多大關系的,真的不用這么費心,我已經找到解決辦法了。

 秦崢也沒想到陸瑤還沒睡,他之所以發這個短信,是因為剛剛下樓倒水時,路過客廳,被靜靜坐在輪椅上的秦宇穹給嚇到了。

 他坐在那窗邊,臉被月光照得發白,一言不發緊閉雙眼的模樣像極了鬼——

 還是一個長得特別像大哥的鬼。

 只一眼,就把秦崢嚇得連頭發都要豎起來了。

 秦宇穹倒是淡定,畢竟他就是在這里等秦崢的,他將這個解決方案告訴了秦崢,讓他回頭發給陸瑤。

 恰好手機就在口袋里,他就當著秦宇穹的面將短信發給了陸瑤。

 秦崢看了回信,一邊指尖如飛地在屏幕上敲打,一邊跟秦宇穹現場匯報:“大哥,小陸老師說,她找到解決辦法了!

 什么解決辦法?意思是你可以繼續做家教了嗎?這周能來嗎?

 陸瑤也回得快,瞬間擊碎了秦家兩兄弟的好夢。

 不能來,我進了一個劇組當女二號,戲份不多,但錢夠學費了,所以以后可能要專心讀書,不能當家教了。

 “…”秦崢忐忑地將短信內容念給大哥。

 不知道公司虧損了多少,從上周六,大哥聽完公司匯報后,臉色就一直差到了現在,他是真的不想再給大哥說一些不能順他心意的事情了。

 果然,聽到家教的事情沒能按秦宇穹的想法進行,他的臉色果然比剛剛更差了幾分。

 “當女二號?”秦宇穹問。

 “嗯…”秦崢害怕地了下口水。

 不知怎么的,在知道窗下不是鬼而是大哥后,他并沒有減少幾絲怯意,反而心里還隱隱約約地閃過一絲‘還不如是鬼’的念頭。

 第二天中午,樂玥的助理照例去了后勤處,按照昨晚樂玥說的話,拿了她制定的果汁與茶。

 敲敲門,聽見樂玥應聲,他才推門進去,將常溫果汁和冰過的茶放到她面前:“今天怎么突然想起來要果汁了?平時不是說,為了每周有一天能大吃一頓,所以其他六天都靠喝茶度嗎?”

 不控糖了?

 “你先別管這個!睒帆h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懶懶地問“剛才拿水的時候見到陸瑤了嗎?”

 助理想了想回答:“見到了,她好像只拿了盒飯,沒拿飲料。奇怪,果汁都是鮮榨的,又甜又冰,還新鮮,難道她也在減肥,所以才不喝?”

 樂玥大概猜出了陸瑤不拿果汁的原因:“后勤準備的又是芒果汁?”

 幸好在聚餐前,她就讓助理多準備了一份果汁。

 “是啊,昨天還有幾杯別的口味的果汁,今天全換成芒果汁了!敝砼读寺,突然想起了件事“不過容導似乎不是很高興,可具體是為什么,誰也猜不出來,就看他問邱姐,是不是昨天喝多了!

 樂玥問:“然后呢?”

 “然后邱姐回答沒喝多后,容導又問她,她是不是覺得這份工作很累,一個人照顧不過來,他可以多安排幾個人幫她。不過這次沒有聽邱姐回應了,拎了瓶草莓汁就走了!

 助理不知道為什么,可樂玥基本猜出來原因了。

 但心里隱隱約約的有種不真實感——

 這可是容白,拍戲時間之外,想讓他多說一個字都費勁的容白。

 昨晚能把陸瑤對芒果汁過敏這件事記在心里就夠不可思議了,還會因此特意提點劇務?

 這樣的不真實感一直持續到樂玥找到陸瑤,她拿著那瓶為陸瑤準備的果汁,找到了她平時吃飯喜歡待的地方。

 一過去,還沒開口打招呼,就看到了她正捧著一杯紅色的果汁,專心地小口嘬著。

 “…”樂玥語,她使勁地閉了下眼睛又睜開,確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八卦雷達告訴樂玥,這杯草莓汁的來源一定和某人不了干系。

 憑著樂玥對陸瑤的了解,問她話要直白,別做鋪墊,更別東拉西扯打探,這兩種方法,絕對刺探不出什么。

 小孩單純,聽不懂。

 樂玥走過去,拿手在陸瑤面前晃了晃:“草莓汁?容白給你的?”

 “啊,對,”陸瑤現在還沒從剛剛的茫然中緩過來,呆呆地仰頭回答“剛才容導走過來,說他草莓汁過敏,本來想扔掉的,看我沒有果汁,就問我喝不喝!

 問完也不等陸瑤回答,直接就將草莓汁管,進她手里。

 也不管人家小姑娘反應沒反應過來,容白就直接說了一個字:“喝!

 陸瑤平時在拍攝時聽慣了容白的聲音,從來是容導說什么,她就跟著做什么。

 這幾乎形成了慣性。

 所以在剛剛,容白下了個簡單的指令,連多余的第二個字都沒有,陸瑤就條件反地照做了。

 咬住管,等冰涼甜的草莓汁進了口腔,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聽話地樣子也太傻了。

 和懊惱不已的她不同,容白似乎很滿意陸瑤的聽話和不追問,見她乖乖地喝了果汁,他就直接轉身離開了。

 等她再反應過來,就是樂玥拿手在她眼前晃的時候了,陸瑤低頭瞧瞧,草莓汁已經被她喝下去了大半,可她還是沒想明白容導舉動的含義。

 樂玥聽完陸瑤的回答,表情也很古怪。

 容白怎么可能會對草莓汁過敏,他喜歡吃草莓這件事,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光這個劇組里就有十幾個人知道。

 這謊話扯得也太低端了。

 雖然樂玥一時接受不了容白崩人設,居然有和外表不符合的人這件事,可他畢竟是做了對陸瑤有益的事。

 殊途同歸嘛,沒必要拆穿。

 所以在陸瑤詢問她“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對”時,樂玥果斷地搖搖頭。

 “沒有,容導就是對草莓過敏,只是他愛面子不好意思說,所以知道的人很少!睂嵙ε裳輪T的演技在此刻被樂玥發揮的淋漓盡致。

 她一本正經地糊陸瑤:“記住,以后容導每天買了草莓汁,你就幫他忙,把草莓汁解決了,也別告訴別人,畢竟他愛面子!

 樂玥說的嚴肅,讓陸瑤也不由自主的認真了起來。

 在她看來,容白是間接幫助她新生的好人,所以幫好人解決一杯草莓汁,根本算不上任務。

 她認真地點點頭:“好,我會幫他解決的!

 嗡嗡——

 是陸瑤的手機,有人發短信給她了。

 她點開看了看內容,奇怪地“咦”了聲。

 “怎么了?”樂玥好奇地問。

 “我好像收到詐騙短信了…”陸瑤尷尬地將手機舉給樂玥看“有人說要請我去演女一號!

 作者有話要說:猜猜是誰邀請的陸瑤!

 是詐騙短信嗎!還是?

 真相只有一個!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姬俳3個;常安2個;花花、一寒二冰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無名氏007 20瓶;狐了個貍、十一是十一、烏有烏有大忽悠10瓶;滄祈4瓶;姬俳、如果,我說如果2瓶;血澀漫天、27264011、川上富江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