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24章 摻和
 陸瑤將父親的信連同銀行卡和身份證一起,小心翼翼地放進了錢包里。

 對她來說,這封信和那兩張卡片同樣重要。

 “陸瑤!”秦萌的聲音從稍遠的地方傳來。

 陸瑤尋著聲音找去,發現她和樂玥站在一起,正對著自己招手:“這邊這邊,我要給她去化妝,正好你拍完了,跟我過來,我給她化完妝就幫你卸妝!

 “好!标懍廃c點頭,背上包,往她們那里走。

 不過和語調里都帶著快活意味的秦萌不同,她身邊的樂玥皮膚緊繃,嘴角下耷,顯得臉色很差。

 從試鏡那天起,樂玥就很照顧她,所以這會兒看到樂玥不高興,陸瑤很擔心,想問問是發生了什么。

 可在陸瑤從當前位置走過去的路上,從周遭個別人的三兩句不含貶義的感慨聲里推測,樂玥生氣的理由似乎和自己有關。

 “秦萌不是只給主角們化妝,順帶指導一下群演的服裝搭配,挑挑刺嗎,今兒怎么…”

 “我一直以為等什么時候能讓秦萌給我化妝了,才算是在演藝圈混出頭了,沒想到看起來不好惹的她居然還這么好心?女二號卸妝都歸她管了?”

 “她本來就負責女二號的化妝啊,可能她還負責大家的卸妝,只是我們沒見過而已!

 …

 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生氣的嗎?

 氣這個原本只給主角化妝的秦萌屈尊降貴,給配角卸妝,間接降低了樂玥的層次?

 可這個念頭剛剛冒出,就又被陸瑤自己否定了。

 不會吧,雖然從認識到現在只有短短幾天,可她認為樂玥不像是會在意這些的人。

 果然,當她跟著秦萌和樂玥進了女主演的化妝室,門剛一關上,兩個女人就出了不屑偽裝的真面目。

 秦萌先是柔聲和陸瑤說:“你坐在旁邊等會兒,我先給這個蠢女人化妝,她馬上就開拍了!

 然后用力地將椅子緊挨著地向后一拉,伴隨著刺耳的摩擦聲,秦萌的聲和臉一起轉成了譏諷模式:“趕緊坐下!

 “催什么催,這么想給我化妝?”樂玥冷哼一聲,卻還是聽話地坐下了。

 秦萌翻了個白眼:“要知道你是女一號,我才不來給容小白幫忙,催你是怕外面人誤會我是因為手藝不,才會畫一張臉拖拖拉拉地用了這么久的時間!

 兩人的舌戰讓一旁的陸瑤目瞪口呆,一時忘了坐下。

 她們兩個絕對一早就結仇了,難怪,難怪每次她和秦萌在一起的時候,樂玥只是朝這邊看一眼,就不會過來。

 而每次她和樂玥在談話時,秦萌如果要找陸瑤,也只會遠遠地喊她一聲,從不過來。

 秦萌的下一句話確定了陸瑤的想法,她拿著眼線筆在樂玥眼皮上勾線:“而且結果是毀壞我名聲,這還是往小了說,要往大了說,學妹,你可是讓我們的母校在演藝圈內丟了回人啊!

 “學妹?”陸瑤好奇地問“秦姐和樂前輩,你們認識?”

 “對呀,我是她學姐,我大四那年,她剛好入學!鼻孛雀懍幗忉尅拔覀儍蓚之間的淵源可深了呢!

 秦萌是學校;,而樂玥入學剛好就把秦萌給擠下去了,加上兩人又競爭過學生會長,被同一個男人雙線操作…

 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累積下來,讓這兩個女人成了見面就掐架的死敵。

 聽了秦萌的話,樂玥想嘲諷幾句,可冰涼的眼線筆還在眼皮上勾勒,理智勒住了她,只是在心里冷笑一聲。

 任憑秦萌和陸瑤胡扯,樂玥都沒有反駁,直到眼妝部分結束,樂玥才張嘴回嗆。

 “是呢,在我入學前,秦萌學姐可是我們學校里面連任三年的;!彼憛捚莅装啄欠N姑娘,所以每次想要氣人的時候,就會學著那種姑娘的語調神情“我還記得畢業時我的老師經常跟我感慨,秦萌學姐,多有潛力的學生啊,老師當年最看好秦萌學姐了,可誰知道學姐怎么就拋棄演藝之路,學化妝去了!

 她覺得戚白白這套做作模樣,一定能把人氣到升天。

 果然,秦萌把修容放下了,拿起了一個粉撲。

 樂玥見狀立馬就閉上了嘴,上下合得嚴絲合,扣都扣不開,用鼻音嗡嗡對秦萌哼了半天。

 陸瑤連想象帶猜測,才勉強拼湊出樂玥那句話的意思——

 你別想在用之前的那一招。

 秦萌對這個幼稚的學妹翻了個白眼,算她閉嘴的快,不然這粉撲絕對進她嘴里。

 今天是有陸瑤在場,雖然兩人無論是處于演藝圈內前輩的位置去看晚輩,還是普通認識,從一個年長十幾歲的姐姐去看待一個小妹妹,她們都很喜歡陸瑤。

 常言都說,兩個女人迅速建立起友情的可能只有兩種:一是有共同的敵人,二是喜歡同一種化妝品或香水。

 這個回答完美表達出了現今大眾對女人的偏見——愛八卦、小心眼和極度在意外表。

 事實上,像秦萌和樂玥這種,因為陸瑤很單純且優秀,抱著純粹欣賞而迅速產生友誼感的情況也不在少數,可大多數人都不會相信,女人會幾乎不含嫉妒心地和另個女人交往。

 她們兩人對陸瑤的欣賞程度甚至到了,見旁邊的陸瑤因兩人突來的斗嘴而顯得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兩個女人就迅速通過鏡子交流了一下眼神,達成了和解——

 暫且休戰。

 “好了不開玩笑了!鼻孛确畔路蹞,拿起修容繼續剛剛的收尾工作“我和她一直都這么說話,你不要太在意!

 “嗯!睒帆h還是不敢張嘴,就怕秦萌反悔,來個突然襲擊。

 不過秦萌似乎并沒有反悔的意思,她迅速給樂玥化完了妝,拿起化妝棉去旁邊的椅子后,看著鏡子里映出的小姑娘的臉,她突然咂咂嘴。

 “你變態哦,怎么卸妝還能發出口水的聲音!睕]了秦萌牽制的樂玥立馬恢復了本,她罵了秦萌一句,在挨打前,逃似的跑出了門。

 “噗——”陸瑤沒忍住,笑了。

 這一笑更讓秦萌覺得遺憾了,忍了兩天還是憋不住了,她跟陸瑤提議:“小可愛,等你哪天有空的時候,讓我給你拍幾張照片唄!

 她和容白其實一樣都有怪癖。

 容白是在劇本選角上犯強迫癥,而她則是看到喜歡的臉,就想要給對方化不同類型的妝容,拍不同風格的照片。

 可這樣提出來還是有些冒昧了,雖然圈內想求秦萌化妝的人需要排隊,可陸瑤是個新人,這些天接觸下來,秦萌也了解了,她是真的不了解這個圈子里的事,是個真正的小白。

 所以陸瑤會拒絕的可能也很大。

 正當秦萌打算加碼,告訴陸瑤她可以按照拍攝所耗費的時長來算錢,絕對不會讓她白辛苦時。

 陸瑤仰頭道:“當然可以呀,我現在就有空,秦姐你拍吧!

 小姑娘還扎著戲里的兩個辮子,明明理解錯了,可那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與天真的眼神和語氣,都讓秦萌心中一動。

 也是,何必糾正呢,何必另選妝容和衣服呢。

 明明眼下陸瑤的樣子就是她親手打扮出來的,不夠時尚,不夠藝術,卻透著一股未雕琢璞玉的氣息,靈氣的都要從她的眼底溢出了。

 “好,你等我一下!”秦萌轉身急匆匆地往門外跑,邊跑邊說“我去拿拍攝裝備,你別動,就在這里等我!”

 第二天晚間戲散場,因為演員們都很專業,發揮穩定,所以不僅在計劃時間內收了工,還提前了半個小時。

 演員爭氣,戲拍得順,容白心情自然也順暢,他看了看表,跟大家說:“這幾天辛苦各位了,一會兒我請客,沒事兒的都來吃夜宵吧!

 雖然他還是那副從語氣到表情都淡到接近冷漠的樣子,卻一點都打擊不到大家的興致,不少人跟著叫好。

 “謝謝容導!容導您最好了!”

 “還是容導大方,三天兩頭請客,那今晚還是那家烤全羊店?”

 “走起走起!容導,今晚賬單有額度上限嗎?”

 所有人都往容白這里瞧。

 “沒!

 容白答得簡略,卻引起了第二波叫好聲。

 “不好意思,”顧然來煞風景了,他妝還沒卸,只是換了身衣服,看起來有急事要辦“我還要去醫院照顧白白,所以不能參與這場了,不過…”

 他轉頭和大家說:“酒水我請,請各位盡情點!

 聽見戚白白的名字,樂玥就倒胃口,揮手催促他:“快走吧快走吧,別讓她等急了!

 搞笑。

 這略偏的郊區,連賓館標價最貴的那間房都不如她平時住的中低層次強,一次燒烤串,能喝多貴的酒水?

 再說了,誰敢在第二天有拍攝任務的情況下往猛了喝?

 顧少爺可真大方。

 其實顧然這么做沒錯,他要表達歉意,卻又不能搶了容白的風頭,畢竟今晚肯定是容白的主場,所以報銷酒水是最合適的說法。

 可樂玥先前親眼目睹了戚白白耍手段欺負陸瑤的那幕,又把最近看到的幾次陸瑤躲顧然,刻意避免和他說話的場景,當成是陸瑤因戚白白而對顧然產生了厭惡。

 愛屋及烏,同理,站在了陸瑤這邊后,自然就對那對兒小情侶沒了好感。

 直到顧然離開,她才停下內心對這對兒青梅竹馬的瘋狂diss活動,扯了扯一旁陸瑤的胳膊:“走,小可愛,我們去吃燒烤,辛苦這么多天了,一定要好好宰容導一頓!”

 陸瑤正仰著臉,配合給她卸妝的秦萌,聞言條件反地朝容白那邊看。

 她不想去…

 每天就只有晚上這會兒能趁著回酒店,做兩頁習題過過癮呢。

 要是和他們一起出門吃宵夜,回來最快也要十一點多了,那她洗完澡絕對爬不起來寫題了。

 不過容白似乎也不想讓她去。

 兩人視線剛剛相觸,不用陸瑤說,容白就先開了口。

 他平靜地移開視線淡淡道:“她今年不是高三了嗎,十點了,回去洗個澡看會兒書,就該睡了!

 這群人累了這么多天,精神緊繃,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放松放松,免不了要喝上幾杯。

 就算喝的不多,可酒和煙一上頭,必定會掉底線,理智一跑,誰還能想的起來在場還有未成年的乖乖女?免不了會要說幾句烏七八糟的話。

 那些二手煙和臟話,連他都忍不了。

 小孩就別跟著瞎摻和了。

 作者有話要說:好了我禿頭了_(:3∠)_去睡了

 沒想到好多寶寶都還沒睡,看,你們的發際線是不是和我一樣了!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一寒二冰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葉旬4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