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22章 合同
 其實試鏡到這里,已經足夠證明陸瑤是一個合格的演員了——

 起碼演藺夏晴合格了。

 既然合格,試鏡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可不僅容白沒有出聲喊停,其他人甚至還在心里隱隱約約冒出一個‘還想再看一會兒’的念頭。

 樂玥是看陸瑤沒被某人故意響的手機鈴聲打斷,覺得這小孩有意思,加上第一印象好,所以就幫了一把。

 還以為幫忙接一句臺詞就夠了呢,沒想到容白這家伙不喊停。

 眾人目光聚集處的陸瑤表演的精彩,樂玥覺得自己這時候要突然撂挑子,可能比那個故意給助理打電話的壞心眼小孩還糟糕。

 想了想劇本接下來的內容,樂玥接著配合。

 藺母原本在外面散步,被弟弟告知,姐姐洗碗的時候把所有碗碟都摔了,還有她的咖啡杯。

 藺母匆匆忙忙趕回來,弟弟壞笑著在后頭看。

 了解藺母的他怎么想都覺,這個便宜姐姐該挨訓了。

 可笑容保持時間還沒超過半分鐘,只見藺夏晴開門后,藺母一把就把她抱住了。

 “沒事吧?”樂玥擔憂道“有沒有哪里受傷了?”

 她念出臺詞后,眼睛緊盯著前方虛握著門把手的姑娘看。

 要知道,樂玥在這段戲里的可表現處也很強,雖然她不在臺上,少了肢體語言,只用話語表達的情況下,不會因功底強而過陸瑤。

 可有利就有弊,這樣的確不會壓制住陸瑤的風頭,但弊端就是,缺少了肢體互動,對方很容易因真實感不強,難以帶入。

 或出戲,或表演力削弱。

 可兩秒后,陸瑤的表現讓樂玥發現,自己的擔心太多余了。

 她并不像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樣,是個純新手。

 臺上的陸瑤接住了戲,只見她在聽到樂玥含擔憂的話后,眼圈瞬間又紅了,剛剛退的眼淚這下又出來了。

 她的表情還沒有從‘你想罵就罵吧’的冷漠里跳出,可紅著的鼻頭和雙眼已經表明了,藺夏晴這是被親生母親的話觸動了。

 從她漸紅的眼圈和開始輕微泣的鼻子,可以看出,為了保護自己而設置的堅硬堡壘,正在一點點崩塌卸下。

 樂玥眼睛一亮,沒停頓,趕緊伴隨著陸瑤的表情變化而念臺詞。

 陸瑤眼鼻越紅,樂玥的聲音就越著急。

 雖然沒有上臺,兩人沒站在一起,但光是看陸瑤表情,聽樂玥聲音,在場人也能想象出,劇本里,藺母臉擔憂地抓著她查看。

 “是不是傷到哪里了?你告訴媽媽呀,晴晴,你說啊,別讓媽媽著急啊!

 這句話是垮藺夏晴冷漠偽裝的最后一。

 從小挨打慣了,一點點錯就要被罵,被罰。

 哪怕是別人的錯,挨打的也是她,她試過辯解,可當你發現這是徒勞時,就會覺得連開口,都是件多余的事兒。

 還以為要挨罵了,還以為今晚就要被趕出去了。

 原來,原來這才是一個母親該有的反應嗎。

 這一系列關于藺夏晴的心理活動在陸瑤心中走過。

 陸瑤張了張嘴,第一次沒發出聲,等第二次嘴跟著哆嗦了一下后,才喊出聲音。

 “媽——”

 完美!

 太完美了!

 這是細節演員,是那種一秒有n個細節同時演出,看時不拖沓,回味起來又有多處可以細看。

 如果這就是陸瑤的演技水平,非超常發揮。

 那這個新人可真是太可怕了,試鏡即為有些人無論如何也達不到的巔峰水平。

 那她演久了,有經驗后,會怎樣?

 演藝圈里,背景資本或許重要,可但凡在圈里混超過一年的人都知道,顏值與實力俱佳的人,即使沒有背景這種東西,也絕對不能小看。

 陸瑤只覺得自己是在完成本職工作而已。

 像是對待每一場考試一樣,認真地完成自己的表演,哪怕只是一場試鏡。

 她沉浸在角色的情緒之中,一直到聽見臺下的容白說了句“可以了”才收回所有情緒,站起身,和大家舉了一躬。

 然后拿胳膊抹去臉上的淚痕,和額頭因緊張起的一層薄汗。

 還有部分人沉浸在她與樂玥的表演所帶動的情緒里,看陸瑤冷靜看向容白的樣子,大家更確定了——

 能在表演后迅速離情緒,做到這么冷靜,那就可以排除這是場意外,又或是恰好契合經歷這種情況了。

 人人幾乎篤定了她磨練過演技。

 而顧然已經調整好了狀態,護是一回事,可沒到為了女友惡意抹殺或詆毀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的地步。

 更何況,以陸瑤剛剛的表現,就算有人想黑,也黑不動啊,大多人對她都抱著賞識與贊嘆的眼神。

 實力相差太遠,戚白白比不過這個新手,不管戚白白怎么想,顧然是覺得這場比賽輸的心服口服。

 戚白白低著頭,只有少部分人站對了角度,能看到她有些撐不住的臉色。

 試鏡理所當然是成功了。

 早餐的戲份還要拍,既然女二號確定換人了,那需要化妝的就改成陸瑤了。

 化妝師帶著她離開時,小聲感慨了一句:“幸好剛剛是先試鏡再化妝,不然真是浪費力氣!

 聲不大,卻將周圍能聽到這句話的人視線都往戚白白那里引。

 刻意觀察她的人多了,那沒來得及收回的表情,自然被人瞧去了。

 不行啊,影帝家的小青梅,度量小,難容人啊。

 在安排完陸瑤后,容白的第一句話就是:“靜音這種事情,還需要我教你們嗎?”

 看來他當時沒跟人算賬,不是懶得計較著這件事,只是不想打斷陸瑤。

 “希望大家自覺一些!比莅字v話時,沒有溫度,可戚白白聽了后半句話,總覺得他是不是在諷刺自己。

 尤其是他在說下半句話的時候,涼涼掃了她一眼。

 “想演我的戲,就要守我的規矩!

 他甚至沒有說是不是工作人員,也沒有追查,而是直接將目標鎖定在了演員里。

 被容白那一眼看得心里發,戚白白沉了沉臉。

 她應該說點什么圓場,可剛剛將手伸進口袋給助理撥打電話的時候,所有人的視線應該都在陸瑤身上才對啊。

 容白是怎么看到的?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可惜了,不僅容白看到了,連樂玥也瞧見了。

 “哎喲,容導,發什么脾氣啊!睒帆h抿了一小口傅玉遞來的水,潤了潤喉嚨“肯定是哪個人無意,忘關了,不過正因為她忘關了,才讓我們看到剛剛那小姑娘演技是真不錯,不是嗎?”

 這波節奏帶的真是強。

 大家雖然討厭鈴聲響的,可就算追查出來,也就只能找出那個給戚白白頂包的替罪羊助理而已。

 沒什么太大的用。

 還不如帶波節奏,氣一氣這壞心眼的。

 果然,聽了樂玥的話,大家注意力都轉移回到了陸瑤身上。

 “那小姑娘演技是不錯啊,剛才啥也沒有,都給我看入戲了!

 “是啊,臺詞也沒說錯,那熟練程度,肯定不是剛剛臨時背下來的。我絕壁信她是昨晚就背會整本了!

 “兩個小時背整本?牛,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新人,要是新人能有這樣的演技,前途無量啊!

 是啊,前途無量啊。

 大家恢復了試鏡前各自正在進行的工作,可嘴上忍不住就說上兩句和陸瑤相關的話。

 樂玥想的沒錯,這樣的結果比什么都要讓戚白白惱怒。

 僅僅是想陷害敵人的手段失敗就算了,偏偏這個手段不僅失敗了,還成就了敵人,送敵人平步青云,送敵人打敗了自己。

 見生生憋出內傷的戚白白裝了個傷心的表情離開了拍攝現場,樂玥開心爆了,她平時沒什么樂趣,就喜歡看壞心眼的栽跟頭。

 就因為這個性格,所以28歲了,演技一,卻還是沒有大紅大紫。

 不過這些對樂玥來說都不重要,自己到就好了。

 化妝間內,陸瑤一邊換衣服,一邊跟簾子外等著給她化妝的化妝師問:“我聽說吳冰潔的戲份不是在明天嗎?為什么今天就要讓我換衣服!

 “?”化妝師被陸瑤問愣了,回味了兩遍語氣,覺得陸瑤不是在開玩笑,才認真回答“你剛才試鏡試的是女二號的戲份,既然通過了,那肯定就要演女二號了!

 “女二號?”換上衣服的陸瑤微微吃了一驚,開簾子走出來“可女二號不是戚白白嗎…我演女二號,她演什么?女三號嗎?”

 “對呀,要么演女三,要么就什么都不演唄,這能有什么疑…咦!”化妝師看著走出來的陸瑤,瞪大了雙眼,語氣里是掩飾不住的羨慕和驚“你穿上這套衣服,簡直就是我心目中藺夏晴的模板!”

 她一把將陸瑤扯到鏡子前,強制把她按在椅子上:“你這個皮膚,幾乎不用怎么化妝就可以上鏡,離這么近都看不到孔,皮膚,還沒有絨!

 看著一臉懵的陸瑤,化妝師忍了幾次,最后還是決定遵從內心想法,小心翼翼地伸出一食指,飛快地輕按了一下她的臉頰,而后發出了極其羨慕的嗚嗚聲:“真好啊,這代表年輕的膠原蛋白,十年前我也有!

 陸瑤:“…”要不是因為化妝師是個小姐姐,而且御姐氣場十足的話,陸瑤這會兒可能已經報警了。

 而化妝師小姐姐的變態行為還沒有結束,她抬手捏起陸瑤的一縷頭發感慨:“就這頭發長度也是我要的,不需要剪短修理,直接給你編發就行了!

 化妝師叫秦萌,三十出頭,是圈內有名的造型師。

 甭管你長的多俗,甭管你眼睛多小,只要不是有讓人看一眼就會吐的硬傷,她都能給你化腐朽為神奇。

 不少藝人或演員在被秦萌化妝后,頭一次看到,原來自己也可以有眸若秋水楚楚動人,或英姿拔器宇軒昂的模樣。

 藝人演員本身滿意,拍出來的效果又好,無數雜志和影視劇爭破了想搶她,但凡趕上拍攝旺季,幾家一起搶人,秦萌一集的酬勞能被他們抬到近百萬一集。

 因和容白是好友,才推了個從選角到劇本都絕對一必火的劇,來了這里幫忙。

 可誰知道剛來沒幾天,就被一個叫戚白白的小丫頭給膈應到了——

 什么皮膚是精心護膚過的,要多抹幾層防曬,頭發也是她好不容易留長的,已經有感情了,不管秦萌怎么說妝容打扮要符合劇本里的時代背景,戚白白都不同意。

 永遠拿一副楚楚可憐的小白花模樣看著秦萌,搞得秦萌心里膈應的不行。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女二號換成哪個小姑娘,只要對方配合點,她都會很高興。

 更別說從頭到腳都長得完美符合秦萌審美的陸瑤了。

 秦萌對于容白的選角決定非常滿意,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剛剛帶陸瑤離場時,就克制了好久才沒大聲說一句:“太好了,女二號終于換人了!

 陸瑤被秦萌直白的夸獎說的臉紅,淡淡的紅暈從她白的臉頰一直蔓延到了耳垂尖。

 “可惜了,拍的不是校園青春偶像劇,也不是古裝戲!鼻孛阮H為遺憾地咂嘴,不然她有信心,能在化妝后,讓陸瑤憑借著一張定妝照立馬出名。

 她拿著隔離問陸瑤:“不介意我把你皮膚化得略糙吧?還有頭發,需要一左一右各扎一個辮子,編麻花辮!

 “沒什么,這是為了符合故事背景,很正常!标懍幰苫蟮卣UQ,還以為化妝師小姐姐是新人,所以決定鼓勵她一下“姐姐,你放心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化吧,我會配合你的!

 看著陸瑤認真的模樣,秦萌的心臟像是中了一箭。

 這是什么無敵可愛小女生啊。

 還以為現在的90后女孩都是戚白白那種嬌生慣養,心機比成年人還要深幾百倍的,沒想到這里有一股清。

 五分鐘后,容白和顧然談話結束,他清楚地陳述了,希望顧然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女友,如果不能專心演戲就請離開,不要把學校里的那些算計手段放到劇組來。

 在顧然點頭后,容白拎著合同到了化妝室門前,手握上把手時頓了頓,想起里面的人可能在換衣服或是化妝,他改成了敲門。

 “誰?”隔著門聽到秦萌的聲音“有人用,外面的換別的化妝室!

 “我!比莅字v。

 “哦容白,”聽見不是外人,秦萌的語氣就沒那么兇了“那你進來吧!

 容白一進去,就瞧見原本常年板著一張‘有人欠我五千萬還不還’臭臉的秦萌,嘴角一反常態地上翹,給陸瑤編辮子的手輕柔的不像話。

 “…”容白用眼神和秦萌在鏡子內無言換了一下信息。

 容白問:你被鬼上身了?

 秦萌給他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然后朝著底下不敢動,坐得規規矩矩的陸瑤努努嘴:她好可愛。

 “…”容白懶得理她,走到陸瑤身旁,將合同遞到她手里“這是合同,你看看,沒問題的話就可以簽了,然后去演第一場戲了!

 外面的一大波劇組都在等著,不過奇怪的是,副導演出去打探了一圈回來,告訴容白。

 沒有人對要等陸瑤有意見。

 大家都顯得很理解。

 所以容白也不急,靜靜地看著陸瑤翻頁看條款。

 他自認為里面的規定非常合理,薪酬也特別豐厚,應該對他來說是非常有利的才對,怎么想都不會有人拒絕這本合同。

 可容白做導演有個怪癖,一旦他找到心里最適合某角色的演員了,那必須要讓這個人來演,他接受不了換人,除非有更適合這個角色的人來代替。

 如果沒有,那他寧愿把這個人物整個從本子里刪除,也不愿意湊活。

 所以看著陸瑤認真審視合同的模樣,容白鬼使神差地開始了游說行為:“我聽顧然說,你拍戲是想要賺大學學費是嗎?”

 陸瑤遲疑了下:“…對,請問怎么了嗎?”

 是啊,拍戲賺大學學費怎么了。

 秦萌也不理解,這個平時從來不跟人說廢話的容白突然犯什么病,打探人家小姑娘隱私。

 她從鏡子里瞪了容白一眼。

 容白視若無睹,他淡淡道:“所以我們就單從這個角度來看,你演女三號,需要省吃儉用,勉強才負擔得起三年學費與日常開銷!

 秦萌瞪他眼睛更兇了,所以呢,容白這家伙一直就不太會說話,所以即使不知道他要表達什么,秦萌也總覺得他不會說什么好話。

 剛化的妝,別一會兒給小姑娘說哭了。

 “可你演女二號就不同了,不需要省吃儉用,只要不揮霍,這一筆片酬,就夠你大學四年全部的生活費和學費了!笔聦嵣先莅走只是保守估計。

 這筆錢雖然在顧然或樂玥這種有錢或經常扮演主角的演員來看,最多只能算他們演兩集的片酬。

 可對陸瑤不同。

 有了這筆錢,她就等于有了底氣,有了離開劉鳳萍的底氣!

 在昨晚的電話中,陸瑤問過顧然,女三號的片酬有多少錢。

 聽過不少關于娛樂圈里,隨便一個演員一集幾千萬片酬的報價,所以陸瑤想,即使自己只是個女三號,拿到的錢應該也不會太少吧?

 說不定就能靠著這筆錢離開陸家了。

 可后來發現,這個劇本里面大部分戲份都是男女主角,像她扮演的吳冰潔,聽著好聽,是女三號,但實際出場片段并不多。

 所以顧然如實給的報價很讓陸瑤失望,是她想考的那所大學,那這錢,只夠四年學費,或是三年學費和日常開銷。

 全部交給陸國清,的確可以讓他解那份損人心血的工作,但那樣做的話,她還是離開不了陸家。

 雖然陸國清回來,劉鳳萍母女不會再明目張膽地欺負她,可陸瑤真的有些反胃了。

 想離開。

 懷著迫切想要離開的心情,在她順著容白的意思,翻到最后一頁,看到比女三號整整翻了三倍的片酬后,她再也聽不到容白一本正經地游說聲了。

 撲通、撲通——

 陸瑤的眼睛被小數點前的那一串美麗的零遮住了。

 這些夠她在大學前租上整整一年房子的房租。

 這些足夠證明自己沒問題,足夠在和父親涉時,搬出來,讓對方也不會用‘你年紀還小,在家,讓父母照顧著你’這種雖然知道是關心,卻成了她每次可以解痛苦時的沉重枷鎖與負擔。

 著她,讓她離不開。

 以后生活的道路突然因為這比巨款而變得明亮,要不是因為法律意識還在,她需要倒回去把最后兩頁的每句話看完,陸瑤可能在看到錢數后就簽名了。

 容白覺得自己說得可能還不夠,仔細想想,剛剛的話好像惑力是不太足,于是再接再厲,又說了好幾句。

 生生把秦萌給聽笑了。

 開始還以為容白要說點什么沒情商的話呢,這會兒聽了才明白,他這是強迫癥又犯了吧。

 小姑娘的兩個辮子編好了,秦萌沒了活,開開心心地倚在一旁椅子看容白游說人。

 她最喜歡看這一幕了。

 讓那個平時多說句話跟要他命的人,為了達成目的,去跟人一口氣說上一兩百個字,簡直太有趣了。

 很可惜,陸瑤合同內容看的快,秦萌還沒看夠容白這副別扭模樣呢,陸瑤就簽名了。

 不愛說話的容導那種違背自我的絮叨終于可以停止了,他滿意地閉上了嘴。

 又恢復了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的模樣。

 “正好也化好妝了,還滿意嗎?容導!鼻孛劝粗懍幍囊巫油疫呣D,將陸瑤呈現在了容白面前。

 十幾歲的小姑娘正青春,細軟的黑發被豎起在兩側,編成了麻花辮,麻花辮尖垂在她白皙且瘦的肩頸上,恰好襯出了她天鵝般修長的脖頸,與不知是腮紅還是真實紅暈的臉頰。

 可愛,青春,讓人僅僅是看到她,就有種被午后陽光輕撫過的感覺。

 心里滿意度是一百,可從嘴里說出來,就成了容白的一個“嗯”

 秦萌冷笑一聲,傳了個‘鄙夷’的眼神給容白。

 不是剛才恨不得把這條合同上每一條內容都解釋給人家聽的時候了?

 甚至到了人家小姑娘什么都沒說呢,就主動提出:“雖然女二號用時比女三號多一倍,但勝在拍攝時間密集,你只用從學校請一周半的假,就可以結束所有拍攝了,不會耽誤學業!

 剛才不是狗腿的嗎,臭男人。

 陸瑤就想的少多了,她沒注意這些,就想著什么時候可以拿到酬金。

 剛剛合同上寫了,只要簽字后就可以拿到第一筆費用了,那她今晚應該就不用回去了——

 她已經想好該怎么和陸國清說,可以讓他不會反對。

 也想好該怎么樣做,可以讓劉鳳萍不搗毀她這次的搬家事件了,前幾世的失敗主要還是因為窮,一時半會兒攢不出那么多錢,他們也不會給她賺這么多錢的機會。

 容導也打算說這件事,他從錢包里拿出了一張卡:“我聽顧然說,你沒有銀行卡,我拿了自己的一張空卡,你不介意的話就先拿著這張卡,有空的時候把錢取出來,如果介意的話…”

 他也可以把錢打到陸瑤的支付寶里。

 容白的名聲陸瑤是知道的,他當導演順風順水直到她死,名聲也沒有被破壞,可見像這種低級的貪財問題,他不會犯的。

 陸瑤說:“沒事,卡就可以,我晚上回家的時候取!

 話說完,卻見容白的眉似乎微微皺了下。

 “恐怕來不及!比莅渍f“你的很多戲份可能需要很晚或者很早去拍,這里和你家隔了整個市,公,地鐵,統統來不及!

 陸瑤愣了下,對哦,今早還是顧然送她來的。

 那也沒事。

 “附近有賓館嗎?”陸瑤問“這一周半,我可以先暫住在賓館里!

 “有!”容白還沒說話,被秦萌搶了先“我們好多人來不及回家,所以就在附近的一家賓館住下了,雖然都是自費的,但也不算貴,而且副導每天統一去辦理入住信息,特省心!

 這樣啊。

 陸瑤看著容導手里的銀行卡猶豫了下。

 容白知道陸瑤家境困難,也知道她賺取這比費用是為了上大學。

 從女三變女二是他強制要求的,游說的,所以容白理所當然的就認為,他應該對這個小孩負責。

 比如從給小孩報銷房費做起。

 可從最開始的時候,他就想直接說,房間費是劇組報銷的來著,但這秦萌就像是轉跟他作對似的。

 次次搶話,還一句話直接把容白的所有假話都堵回去了。

 陸瑤十分疼地拒絕了拿銀行卡,表示先放在容白這里就好:“畢竟我在劇組還有一些不可避免地支出,都從第一筆片酬里扣吧,等殺青時,再把所有片酬一起給我吧!

 這樣也避免了她不小心丟這些錢的可能,想想劉鳳萍,她就心有戚戚。

 容白沒出聲,恰好副導從門外進來了,問:“還沒好嗎,好久了,一會兒再ng幾次,太陽就升到腦袋頂上了!

 陸瑤不好意思地道歉:“剛剛在簽合同,抱歉,耽誤時間了,我先出去了!

 見她離開,容白才說話,他轉頭就冷冷斜了秦萌一眼:“多嘴!

 秦萌被罵的懵,不知道容白在說什么。

 直到見容白將陸瑤的那張卡放回錢包,轉而拿出了他自己經常用來請大家吃夜宵的卡,遞給副導時,她突然明白了什么。

 “給陸瑤也辦個房間,她在戲份結束前,不走!

 原來演技好,連房費導演都能出了?

 大家都覺得,在換了女二號后,劇組拍攝的進度會變慢,總覺得磨磨嘰嘰一上午就應該過去了。

 沒想到剛簽好合同,小姑娘就出來演戲了。

 “才這么一會兒功夫,就已經又是化妝又簽合同,還又背會了詞?”之前和顧然與戚白白搭話那兩個女人又在竊竊私語。

 恰好戚白白進來,聽到了這句話。

 按道理,她應該說點什么的,可剛剛兩次慘痛的教訓告訴她,別說了,說什么最后的結局可能都是打自己的臉。

 所以她只是一言不發地抬頭,看向了所有機位對準的位置。

 果然,幾分鐘后,陸瑤的表現證明了,假如剛才戚白白敢詆毀陸瑤半句,現在她的臉肯定就被打腫了。

 陸瑤一句臺詞沒錯,感情把控也很好。

 她不僅試鏡試的好,連第一場戲也演得好。

 桌子上兩個實力派男女主角,與早就出道的顧然,就連最小的那個弟弟也是靈氣十足被稱為天才小演員的神童,可四個人與陸瑤你來我往的眼神交流,對話,表情動作,只能算是切磋,根本沒有壓制住任何一方。

 往往是你拋我接,我傳他拿,游刃有余。

 他們一家五口在餐桌上,自然地交流。眼神,語氣,都完全符合他們各自的人物。

 沒失誤,零尷尬。

 就好像他們是真實的五口似的,一個最后成片只有幾分鐘不到的早飯斗嘴場景,愣是把所有人都送回了1969年。

 這場戲里,陸瑤的重點要表達的內容,需要揣摩的內容,是藺夏晴剛回來,好久沒吃過飯,可是為了留個好印象,所以想吃又不敢吃。

 眼巴巴看著哥哥弟弟往大米粥里放白糖,她也想嘗,卻怕家里其他人覺得她貪吃嘴,想起多養一個人就會少一分口糧的事兒。

 所以忍耐。

 就連咸菜都挑最小最細的那。

 她注意表演細節,卻又不因細節減慢速度,影響其他演員的表演。

 “容導演員找的好啊!

 幾乎每個人都這么覺得。

 除了戚白白。

 那多個機位對著的其樂融融的一家五口,在她眼里,刺眼異常。

 剛平復下來的心情瞬間又煩躁了起來。

 死她的最后一稻草,是樂玥壞心眼安排在門口的新助理。

 那個新助理和一旁的人竊竊私語:“誒,我聽說,其實開始容導覺得戚白白更適合演女二,是有人故意用手機鈴聲想毀了試鏡,結果反而讓容導發現了新人的演技的確不錯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樂玥為什么要讓他一看到戚白白,就假裝無意地八卦這句話。

 但老板有命,他只能照做。

 他認真記下了戚白白的表情,并且在十分鐘后樂玥休息的時候,將臉上五官扭在了一團,惟妙惟肖地模仿了戚白白在聽到這句話后的表情。

 “然后呢?”樂玥樂不可支地問。

 “然后…然后她就跺著腳離開片場了呀!敝β柭柤纭案吒凰邤嗔,崴了腳,剛才從顧然那邊路過時聽他接電話,戚白白好像連女三號也演不了了,正在電話里哭著撒嬌呢,問可不可以延期!

 “難怪剛才容導臉色不好!睒帆h問“容導同意了?”

 “沒,”想起容導那一點面子都不給的樣,助理就惑“他直接當顧然的面找了個頂替女三號的人,明天就來報道了!

 正應了容導前面的那句話。

 他真的不缺演員,誰也別想鬧事兒。

 作者有話要說:qaq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一寒二冰4個;不是松是虛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一寒二冰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寒二冰5個;你的淮淮上線了3個;斷凌心、佛系微笑1個;

 感謝灌溉[營養]的小天使:

 不是松是虛100瓶;十一是十一19瓶;烏有烏有大忽悠12瓶;阿樹、一寒二冰10瓶;月間8瓶;bling花。、梔子5瓶;云之端3瓶;六郎喳喳、金針菇牛2瓶;薄荷乃綠、魚魚昱、30608614、心如檸檬天然酸、佛系微笑、玫彌の、我的媽呀、木子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