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20章 容白
 陸瑤的試鏡被安排在下午兩點,但她上午七點就要到。

 因為顧然和戚白白的戲份在上午。

 他們怕陸瑤一個人會迷路,找不到具體位置,所以顧然決定從顧家出來時順便拐到陸瑤所在的小區去接她。

 “不用了,你把地址發給我就可以了!标懍幍子口袋里還有零錢,還沒窮困到做不起車,需要顧然來接她的地步。

 而且戚白白就住在顧家,想必這兩人肯定是要一起去劇組的。

 陸瑤不想一大早就看到戚白白。

 顧然以為她怕麻煩自己,想了想道:“這個容白,雖然是剛從國外畢業回來的新導演,可脾氣怪,嘴毒,有自己的堅持和底線!

 “你和白白的戲份還沒開拍,所以都不知道,一周前開機,女主角遲到,容白只等到第二十分鐘,見她還沒來,問也沒問,直接把她換了!

 “萬一你找不到路,耽誤了時間,或者即使找到了,可下午來的時候,我們剛好正在拍戲,沒辦法去接你,那…”

 也對。

 他連女主角都不給面子,何況陸瑤這個要試鏡女三號的新人呢。

 陸瑤想了想,覺得顧然說的有道理,就沒有再繼續推辭。

 她跟顧然約在小區外的一個公園門口見面。

 “哦,”顧然想起來了“就是那個有健身器材,經常有老爺爺和老太太在那里鍛煉的公園對嗎?”

 陸瑤先是習慣性地點了頭,掛斷電話才反應過來。

 顧然是怎么知道這么詳細的?

 雖然第二天是周,可劉鳳萍的懶覺也只睡到七點就會醒了。

 不想驚擾這難的母女倆,陸瑤五點就從上爬了起來。

 清水洗漱后,她聽從顧然昨晚的建議,沒穿便服,而是像平時去上課一樣,套上了夏季校服。

 “少女感一點,學生感一點,會更貼切你的角色!

 ——這是顧然傳授給她的經驗。

 試鏡前給導演的第一印象也很重要,它能讓導演最后在兩個試鏡演員間猶豫不決時,為你加分。

 陸瑤躡手躡腳地出了門,到約定好的地方時才五點半。

 2013年對于路邊攤的打擊力度不強,加上陸家住在市區邊緣,管理力度不大,所以才凌晨五點半,公園邊就已經支好了許多個早餐攤。

 不銹鋼制的大鐵鍋蓋掀開,連夜燉煮的湯伴隨著白騰騰的氣飄到了陸瑤四周,這是她最喜歡吃的湯小餛飩的味道。

 好饞。

 陸瑤了下口水。

 口袋里只剩下一些零錢,她沒仔細數過,但肯定不到五十。

 今天去試鏡,萬一成功了,她很可能要留下來拍戲,至于拍到多晚,陸瑤也不確定。

 以防到時候沒有公車,只能打車。

 或是有其他什么用錢的地方。

 她不敢隨意動這些錢,畢竟這不到五十塊的零錢是她身上最后的現錢,其他都在支付寶里。

 但香氣撲鼻,陸瑤自制力再強也還是敗給了饞蟲,沒忍住回頭看了一眼餛飩攤。

 正巧撞上阿姨從鍋內舀了勺湯,明黃透亮的湯澆在灑翠綠蔥花的大餛飩上,再滴上幾滴麻油。

 哎呦,真是煎熬。

 陸瑤可憐巴巴地看了會兒,幾次想往前走,最終還是理智出面克制住了她的饞蟲。

 她一邊安慰自己,等這次試鏡成功了,以后每天早上都來這里吃小餛飩。

 一邊掉頭走向了馬路對面的鑫鑫水果店。

 鑫鑫水果店的店主也住在陸瑤的小區,還是同一排樓。

 她沒有孩子,但家里養了只叫‘牙牙’的棕色泰迪犬,天天當親閨女看待。

 有一次店主帶牙牙出去遛彎,清理狗屎的時候不小心松了繩子,沒有牽制的牙牙像是了僵的野馬,往前瘋跑。

 可前面就是馬路,眼瞧它就要躥上不斷有車輛飛馳而過的不歸路上了,店主阿姨嚇得腿一軟,直接癱坐在地上。

 幸好陸瑤放學經過,一腳踩住了牙牙的狗繩,救了它一命。

 所以店主阿姨剛剛還在打哈欠呢,余光一掃見陸瑤,立馬雙眼笑沒了:“瑤瑤呀,這才不到六點,你咋這么早就出門了?”

 她看了看陸瑤身上的校服,‘嘖嘖’兩聲:“重點高中就是沒人啊,周還上課!

 “高三了嘛,時間緊,任務重!标懍幮α诵,沒否認“阿姨,我想買五個蘋果,能幫我挑一下嗎?”

 早餐先拿一個蘋果墊墊肚子,下午才試鏡,中午別人應該不會準備她的盒飯,加上陸瑤對娛樂圈拍戲的了解,全來自于上輩子看過的不靠譜論壇上的八卦貼。

 那里面有提過,除了男女主和有點名氣的配角,其他小角色或者工作人員,都需要搶盒飯。

 陸瑤對自己的體力沒信心,細胳膊細腿兒的能搶得過誰?

 所以即使試鏡過了,可能還是需要吃蘋果裹腹。

 她一口氣就要的多了點。

 “蘋果四塊五,加上礦泉水,一共是五塊五,收你五塊吧!

 陸瑤道了謝,只拿出了一個蘋果,將其他蘋果和水一起放到了書包里。

 她咬著蘋果回到了公園邊,才剛啃了兩口,肩膀上就被人拍了一下。

 “小姑娘!焙八娜耸丘Q飩攤的老板娘。

 還以為是剛剛自己盯著人家瞧的時間太久了,才被找上門,陸瑤臉一紅,下蘋果問:“怎么了?”

 老板娘指指身后的矮木桌,陸瑤順著她的手指看去,桌上是一大碗冒著熱氣的餛飩,上面還撒了些紅色的辣椒油。

 “剛剛有人給你買了碗餛飩,我一直等你回來呢!崩习迥锇咽衷趪股厦蛄嗣,然后牽起陸瑤的手往桌邊拉“快過來吃吧,一會兒就涼了!

 “有人給我買?”陸瑤疑惑地朝旁邊看。

 趕著去公園鍛煉的爺爺?還是急著周加班的上班族?

 環顧四周,沒有一個是她認識的,連個視線對得上的都沒有。

 會是誰這么好心?

 可來不及多問了,一輛黑色保姆車停在了公園前。

 車窗下降,出顧然的半張臉,他笑著對陸瑤挑了挑眉毛。

 她扯開老板娘的手:“抱歉老板,那個餛飩我不知道是誰點的,也沒時間吃了,謝謝您,我先走了!

 將蘋果丟進公園門口的垃圾桶,陸瑤上了保姆車。

 留下路邊的老板娘結結巴巴地解釋:“可、可是那小伙子付了、付了一年的錢啊!

 高高帥帥的小伙子,穿著和剛剛那小姑娘一樣的校服,指著往水果店跑的陸瑤背影給了她一沓錢。

 “以后她每天早上路過這里時,都麻煩您喊她留下來吃完餛飩!彼D了頓,叮囑道“記得不要告訴她是誰付的錢!

 正發愁這碗餛飩是給那個小姑娘留著,還是直接給另一個客人時,先前付錢的那個小伙子從公園里出來了。

 他也上了一輛車,看他離開的方向,應該是去追那個小姑娘坐的保姆車了。

 車門與遮窗將蟬聲與初隔在外面。

 保姆車內,顧然和戚白白坐在相鄰的位置上。

 她不想看這兩個連坐車都要挽著對方胳膊的青梅竹馬膩歪,可的確還有事情要問顧然,所以她沒直接坐到最后一排,而是選擇了他們對面。

 陸瑤對這兩人戒備心很強,所以也觀察的仔細。

 她清楚地看到,在自己走到顧然對面的椅子前時,戚白白的眼神微妙變凌厲了一些。

 這變化只是幾秒,轉瞬即逝。

 即使戚白白很快收斂了眼神,改回了那副雙眼含臉輕鼓的無辜模樣,陸瑤還是沒放松警惕。

 她往后退了半步,坐到了戚白白的對面。

 戚白白正挽著顧然的胳膊,玩手機,見陸瑤這么識相,她嘴角隱秘地勾了勾。

 “你好!你是陸瑤吧,顧然最近經常提起你!逼莅装滋ь^,友善地對她眨眨眼“哇,你好可愛呀!

 聲音聽起來是真心實意的夸獎。

 想想上輩子媒體們對戚白白的評價,說她是量小花中演技最好的一個,今天見識過之后,陸瑤不僅贊同,還覺得這個評價不足以概括她的演技。

 能在抬頭的短短兩秒內,把所有厭惡與被侵犯個人領域時的敵意全都收起,換上一副單純不喑世事的模樣。

 簡直像是為演戲而生的。

 幸好陸瑤也會收斂情緒,小小地感嘆后,她還能和戚白白微笑:“謝謝,你也很可愛!

 膚白貌美,嬌嬌滴滴,臉皮的像是按一下就能出水兒似的,典型有錢人家拿錢和愛寵出來的小公主。

 看來顧家人對她是真的不錯。

 被陸瑤夸了一句,戚白白就臉紅了,微微低頭小聲道:“謝、謝謝!

 精彩,這表情把控,太精彩了。

 任誰看到戚白白現在的嬌羞的模樣不會覺得心動?

 果然,見戚白白害羞,顧然原本還在探究陸瑤的眼神,也變得溫柔了許多。

 “怎么了?”顧然問陸瑤“是有什么事情要問我嗎?”

 “對,是關于今天試鏡的事情!标懍帍臅锾统鲎蛱烊ゴ蛴〉暧〕龅膭”尽拔乙呀洶雅,也就是吳冰潔的所有臺詞全都背下來了,但…”

 一晚上就都背下來了?

 顧然詫異了下,他給陸瑤發了整部劇本的本意,是想讓她熟悉一下吳冰潔在整部戲里面的情感變化。

 這樣等到試鏡的時候,能有個準備,在容白挑片段時,她可以迅速投入場景。

 沒想到她能將這些都背下來。

 戚白白也覺得不可思議,驚訝道:“吳冰潔的臺詞雖然不多,但一整本里的出場次數也不算少,阿然說他是昨晚才將劇本發給你的,你難道用了一晚上,就背下來了?”

 戚白白狐疑地在陸瑤和顧然間瞧了一遍。

 她懷疑顧然沒說真話,劇本說不定早就給陸瑤了。

 可陸瑤卻回答的很自然:“對呀,一個晚上,足夠了!

 想了想她還又補了句:“我的記憶力可能比普通人要好一些,所以只是翻看了兩遍,就背的差不多了!

 吹。

 真能吹。

 戚白白所看的那本書里,陸瑤沒有征戰演藝圈,而是成為了顧然的全職太太,沒去上課,沒考大學,天天在家里和顧夫人學花。

 最后被爆出她是顧然太太時,因沒有學歷,被全網黑成‘有顏無腦’的童養媳。

 在她看來,陸瑤只是個空有好皮囊的花瓶而已,要不是兒時救了顧然,根本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所以聽到一個花瓶這么講,戚白白忍不住在內心冷笑。

 可她不打算拆穿陸瑤,以容白的脾,陸瑤到了片場就會餡,她才不打算做壞人呢。

 想著一會兒就可以看戲的戚白白笑得愈發真誠:“那一會兒試鏡的時候,瑤瑤你一定可以讓容導刮目相看,他最喜歡用功又聰明的人了!

 聽到容導二字,陸瑤微微蹙起眉。

 “對,我擔心的就是和容白有關!彼聪蝾櫲弧半m然我把劇本都背下來了,但演戲畢竟不是背課文,需要加入情緒,我怕到時候要哭哭不出,要笑又笑得很尷尬!

 “而我聽說,這個容導,特別嚴厲,不少人被他罵哭過!

 “連你剛剛也說了,女一號遲到都會被直接開了。我會不會就算通過了這次試鏡,以后哪次演的不好了,他就直接把我臭罵一頓然后…讓我收拾收拾離開?”

 她說的比較含蓄。

 事實上,在上輩子對容白的零星回憶里,大多是媒體說他多天才,多古怪,脾氣有多差。

 嘴毒,尖酸刻薄,誰的面子都不給。

 這是小報記者對他的評價。

 雖然他拍一部火一部,從電視劇到電影,只要是容白出品,就能突破收視率,瘋狂收割各類獎項,從口碑到收益雙豐收。

 加上用人不看名氣,只看演技,所以捧出的新人也不在少數。

 可他依舊被評為‘演員心目中最害怕合作導演’第一名。

 所以陸瑤還是害怕這個叫做容白的。

 顧然聽完卻笑了:“你這是從哪里聽來的,這是他拍的第一部劇,才開拍兩天,就已經有人到外面散步他的謠言了嗎!

 陸瑤怔了:“那…他不嚴厲嗎?”

 “唔,不能說不嚴厲,只是他不兇,也不會罵人!毕肓讼肴莅啄莻帽子一戴,椅子上一躺,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顧然又笑了“他就是個不愛跟人多說話的主,臉冷,又少言寡語,讓他罵人…哈哈哈!

 顧然實在想象不出容白那個清冷的聲音,罵人會是什么樣。

 看陸瑤臉色有所緩和,顧然決定趁機和她多介紹一下容白。

 “你說的被他罵哭,那一定是謠言,演員演的不好,他會直白地告訴你這條不過,并且明確告訴你他對于這一幕有什么要求,即使你幾十條不過,他也不會罵你,只是…”

 只是容白抬起眼皮冷冷掃你那么一眼,威懾力就足夠讓你難受了,根本用不著開口罵。

 那一眼,就能讓你覺得自己是個廢物,想找個地趕緊鉆進去。

 可這話不能跟陸瑤說,緊張對于演員來說,沒好事。

 顧然話鋒一轉,為容白解釋起來:“這畢竟是他雙博士念完回國后拍的第一部劇,因他家境好,人脈廣,所以接這部劇前,就已經有不少品牌主動提了贊助!

 想干導演的多,求爺爺告拉不到贊助的更多。

 所以像容白這樣家世人脈俱佳的小公子哥,自然會引起不少嫉妒。

 “不少業內人士說像他這樣不用為錢發愁的公子哥,肯定畢業直接拍個文藝片,賠錢也要去拿獎。不會拍大眾愛看的片子,也看不起大眾愛看的片子!

 雖然以后的容白對于這種垃圾話根本連聽都懶得聽。

 可現在的他還年輕,有才氣,自然也傲氣。

 你說我不行?

 好,那我偏要在你覺得我不行而你又最擅長的區域發光發熱,奪得你努力一輩子也拿不到的成就。

 “他聽完這些評價,沒拍先前自己寫的電影劇本,而是挑了這個沒導演接的電視劇。人家拍帥哥美女的偶像劇,他拍父母那輩的愛情故事。人家拍現代校園都市劇,他拍年代劇!

 “大家都在等著看他笑話,所以容白對這部戲要求高點也正常!

 “哦!标懍廃c頭。

 她知道容白厲害,畢竟在機械音的敘述里,這個容白是作為顧然金手指一樣的靠山存在。

 是為了讓讀者覺得,連容白這樣厲害的人都會對顧然另眼相待,產生感。

 所以容白的名氣與人設比顧然這個年輕影帝還要厲害。

 可…

 陸瑤歪頭不解道:“可你是不是跟我說的過于詳細了?”

 她只是試鏡個女三號,連試鏡都沒過,顧然為什么要和自己說這么多。

 這些好像都是演藝圈內只有人脈廣,級別高一些的人才會知道的秘密吧?

 就算他覺得陸瑤必定能過這次的試鏡,和她說這些,也有些多余吧?

 她的疑惑不加掩飾,顧然自然也注意到了。

 他心里尷尬,面上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淡淡模樣:“因為我覺得這是個好導演,希望你能重視他,好好演他的劇,給他留個好印象,以后好合作!

 “假如試鏡過了,我只演這一次,賺夠學費,就不會再演了!标懍幷Z氣堅定。

 戚白白聽著心里不適。

 顧然人好,不僅帶陸瑤這個家境貧寒的學生妹進演藝圈,還給她提供了行業內幕。

 不說感激吧,起碼一聲‘謝謝’是應該有的吧?

 可陸瑤這是什么反應,冷冰冰的,這不識好歹的模樣,讓戚白白惡心反胃。

 護夫的她完全忘記,在幾分鐘前,自己還在因為陸瑤要坐在顧然對面而生氣呢。

 顧然想說服陸瑤。

 可仔細想了想,時機不對。

 兩人這才見了第二次面,說這么多實在是不合適。

 他笑了笑轉移了話題:“好,那說說關于你怕一會兒試鏡時哭不出,或是怕笑時表情尷尬的問題吧!

 “以我對容白的了解,他面對非科班出身的演員時,試鏡一般都會要求對方演哭戲。我的建議是,現在就開始想想,有沒有什么能讓你鼻酸的事情,整理一下,挑出其中勾起情緒最快的那個!

 試鏡的片場所在的郊區,剛好和陸瑤家一北一南。

 跨了整個城市,開車也要很長的時間。

 三人不到六點就上了車,可行駛到市中心時,也已經六點半了,馬上就要到早高峰的時間了,道路上的車輛逐漸變多。

 司機減慢了速度。

 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后排顧少爺給那個學生妹講解演技。

 什么背臺詞時要自然流離,絕對不能一邊想,一邊背。

 什么語速要提快,臺詞一旦背的慢,就容易讓觀眾覺得尷尬,這是新手經常會犯的錯誤。

 直到聽見顧然說:“總之不要緊張,去了之后讓容白給你找段情節試鏡,然后在讓你準備的時間里,你可以拿著劇本來找我,我幫你捋一捋!

 司機先生瞟了眼倒車鏡,從里面發覺到了異樣。

 “顧少爺,后面有輛車一直在跟著我們!

 司機的話讓顧然的好心情散了不少,他眼里的溫度少了幾分:“確定?”

 “嗯,確定!彼緳C跟著顧然好幾年了,這點分辨力還是有的“我剛剛為了證實,稍稍提高了車速,那輛車也跟著提速了!

 在車量逐漸增多的時間跟著提速,還刻意和他們保持同樣的距離。

 車里三人都是天天被狗仔和私生飯圍追堵截的老手,見怪不怪,除了有些煩躁,沒其他過多想法。

 倒是陸瑤,她頭一回經歷,有些驚訝。

 “跟車?”

 見陸瑤眼神,就知道她肯定腦補錯了,絕對想歪到綁架上去了。

 “沒事!鳖櫲话矒彡懍帯安皇鞘裁创笫,孫師傅會甩掉他們的!

 “對,別害怕!包在我身上了!”司機看著倒車鏡里的計程車,出不屑的笑容。

 見過不少跟車的,可找計程車跟車的,那還真沒見幾次。

 他集中注意力,提高車速,在擁擠的車量中幾個漂亮的拐彎,直接將那輛計程車遠遠隔在了身后。

 見兩輛車之間不過一分鐘,從隔著一輛車,變成隔著十輛車。

 葉琛狠狠地跺了一腳車門。

 前排司機立馬發出尖叫抗議:“哎,小伙子,跟不上人家也不能對我的車撒火吧,我跟你說,你要把車門踹壞了,你要賠錢的,曉得伐?”

 到劇組時,七點十五。

 第一場戲在七點半開拍,是男女主一家人吃早飯的場景。

 也是孩子們長大——

 也就是戚白白所扮演的女二號,藺夏晴在劇中出場的第一個片段。

 陸瑤扮演的吳冰潔戲份在明天,本來早就應該定下演員的,可顧然一求再求,才讓容白將試鏡最后期限延長到了拍前最后一天。

 也多虧延長到了今天,陸瑤才有機會來試鏡。

 開拍在即,工作人員們都忙著做最后的準備,演員也是,忙著補妝,念臺詞,最后再揣摩一遍感情。

 一進片場,忙碌的景就映入眼簾。

 可不少人還是在忙碌中,注意到了三人的來到。

 從片場門口到正中央,不過二十米,就有七個工作人員和顧然打招呼。還有兩個戲份不多的演員,想和顧然打招呼混臉,可彼此在戲里都沒有互動,更別說平時了。

 所以繞了個彎,她們從顧然身邊的戚白白下手,一個個上來搭話,說她們很喜歡戚白白,之前她上的綜藝很有意思,表現極佳。

 兩人嘴里夸著戚白白,可視線卻根本不在戚白白身上,一直往顧然那里瞄。

 這心思太明顯了,把戚白白氣的夠嗆。

 可要保持天真少女人設,她心里氣,表面上還要笑,一副歡喜雀躍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樣。

 正準備說聲“謝謝”

 一旁顧然扯了下她的手,搶在戚白白前面說了話:“謝謝你們對白白的喜歡,但白白的戲份馬上就要開拍了,時間很緊,需要她現在就去化妝,所以不能陪你們多聊了!

 顧然有三個助理,早就在片場等著了。

 聽見他這話,立馬湊上來,打算帶戚白白離開。

 “當然當然!眱扇艘沧R趣,和顧然搭上一句話就很不錯了,沒多糾,立馬走了。

 顧然看似溫柔,但占有強,還極其護短。

 被喜歡的人保護了的戚白白忍不住偷笑,開心地晃了晃他的手。

 陸瑤的注意力并不在這里,片場對她來說是頭回見的‘新世界’,左右都是沒看過的新奇玩意,讓她忍不住好奇。

 所以眼前的風波過眼即逝,她沒察覺到幾人的對話中暗藏的涌動。

 而不遠處補好妝,拿小風扇吹臉,順便對詞的男女主,倒是將這邊發生的事情一點不漏地看進了眼。

 “顧家小少爺,好福氣啊!

 說話的人叫樂玥,是這部年代劇的女主角,今年28歲,可在劇中,要從18歲扮演到80歲。

 今天她扮演的是女主角36歲的時候,化妝師將她的眼角被捏了些假皺紋出來,卻依舊遮掩不住她的美貌。

 雖然眼前的樂玥笑得明媚動人,可男主角傅玉還是要提醒她一下:“哎,你笑得太張揚了,遮掩點!

 雖說他們兩個是男女主,可粉絲還沒顧然這個小后輩多呢。

 想想前段時間顧然和他小青梅上綜藝,幾個前輩為了綜藝效果,逗了他們一下,接下來就被他們的粉絲各種攻擊。

 #向顧然戚白白道歉#飄在熱搜榜一晚上。

 “很明顯嗎?”樂玥摸摸臉“那我收斂點!

 看她笑意未減半分,傅玉無奈地搖搖頭:“你啊!

 “不能怪我嘛,你看嘛,”她低了聲音和傅玉八卦“原以為他今天要帶一個小姑娘進組,沒想到還帶了另一個,兩個小姑娘年紀差不多,一左一右,長得一個比一個好看,那…”

 傅玉打斷她:“那你也不能多想,更別多嘴,你就是管不住你那個性子才總是被媒體黑,趕緊再對一遍戲!

 “咱倆都對三遍戲了,我現在閉著眼都能演下來,不對了不對了!睒帆h撂挑子不干,可劇本還拿在手里。

 她將劇本遮在邊,往傅玉那邊靠了靠:“哎,不扯別的,說點和演戲有關的。你覺不覺得…顧小少爺帶來的生面孔,比他的小青梅更適合演咱們閨女?”

 他們閨女,指的就是藺夏晴。

 藺夏晴的設定是男女主第一個孩子,卻在搬家下船時,走丟了。

 男女主瘋了一樣尋找她,用盡了一切手段人脈。

 可那個年代有多落后,落后到吃個餃子都能算過年,放鞭炮要一節一節放,自然找不到。

 所以最后男女主也放棄了尋找,領養了大兒子,藺斌——

 也就是顧然扮演的男二號。

 十幾年后,藺夏晴的養父母去世,母親臨死前給她留下了一封信,信里詳細地解釋了這一切。

 原來她親生父親升遷,把養父的職位擠下去了,加上養母年輕時追求過她的親生父親,卻被她親生母親一個眼神就勾走了所愛。

 所以她的養父母一家都恨他們,搶走藺夏晴是有預謀的,這些年對她不好,也是因為她的臉太像那個讓人討厭的親生母親了。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怕藺夏晴養不活自己,養母才留下了這封信,讓她去找親生父母。

 十幾年的經歷被一紙書信擊碎。

 藺夏晴雖然聽話地找上了藺家,雖然藺家父母對她也很好,可從小在養父母家備受冷落白眼,動不動就挨打的經歷,讓她一時無法放松。

 她內心渴望又抗拒愛,外表卻裝作一副清高無所謂的模樣,實際上小心翼翼地生活,怕犯一點錯。

 在看到陸瑤前,樂玥對于戚白白演女二號沒有任何異議。

 可今兒,她只是往顧然身邊掃了那么一眼,就忽然覺得,戚白白似乎和這角色離得有點遠。

 雖然她符合藺夏晴的小家碧玉型,可輸在護膚太好,養的太嬌。

 從小被護膚品和愛澆灌,讓戚白白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嬌。

 而陸瑤就不同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她僅僅是站在那里,就讓人聯想起‘藺夏晴’。

 傅玉其實也有這個感覺,但…

 這又輪不到他們管,挑人是導演的活。

 正這么想著呢,就看到顧然走到了低頭看本的容導旁邊。

 那個說是要去化妝的戚白白不知道為什么,也跟著顧然走了過去,只留下陸瑤,還站在原處往四周張望。

 不過距離不遠。

 陸瑤能聽到顧然他們的聲音。

 “容導,人我帶來了!鳖櫲徽Z含的笑意明顯“下午讓她試鏡?”

 “瑤瑤可厲害了,”戚白白跟容白‘美言’道“她用了一個晚上,就將整個劇本里吳冰潔的臺詞全背下來了,特用功,也特認真,不信您隨便考,肯定不忘詞?丛谒霉Φ姆萆,您一定要給她一個機會呀!

 呵呵。

 戚白白的挑釁意味也明顯的。

 但陸瑤討厭的情緒還沒醞釀起來,就被接下來那個清冷的男聲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哦,人在哪兒?”

 陸瑤頭一次聽人將兒化音念出清新感。

 冷冰冰的聲音,和電視劇中霸道總裁刻意裝出來的冷酷,木訥的聲音不同。

 他的聲音有聲調,卻沒溫度,有疏離感,但這疏離感是因聲音出塵世,才給人帶來了一種距離感。

 五個字,就引得了陸瑤好奇。

 好奇有這么好聽聲音的人會長著一副什么模樣。

 好奇什么樣子才能配的上這個聲音?

 她抬眼,朝聲源處望去。

 一個身材頎長,穿著黑t黑,腦頂還著鴨舌帽的男人,半躺在機器后的椅子上。

 骨節分明的左手拿著卷起的劇本,右手夾著筆。

 嗯,手修長好看,皮膚也白皙。

 陸瑤順著往上看,掠過喉結和長頸。

 正對上他順著顧然所指的方向,懶懶睨來的一眼。

 四目相對,陸瑤瞳孔微縮,似乎是有那么一秒思維飄遠,耳邊回放過上輩子不小心聽到的,從電視里傳來的對容白的評價。

 難怪,雖然他有‘演員最害怕合作的導演’第一名的稱號,可也上過‘求導演出道’的熱搜。

 略長的黑發被鴨舌帽出了一部分垂在耳前,平額向下是少見的深窩桃花眼,與他人相同的眼尾稍向上翹,與他人不同的瞳內神彩。

 桃花眼大多似醉非醉,唯獨這雙眼睛不同,清醒異常。

 單看這雙眼,就讓人在這炎炎夏日感受到一股清涼爽感,也不再奇怪他在這樣的盛夏穿一身黑,坐在那么多機器中央,為什么看著一點都不熱。

 鼻、嘴與臉部的線條角度相似,筆直,拐彎處利落,應當是鋒芒外的一張好臉,卻奇妙地被氣質中和,了俗,也減少了人的鋒利感。

 ——他適合演仙俠劇。

 陸瑤思路跑偏。

 好看是好看,可說實在的,作為三本書的女主,陸瑤見過的好看男生一只手都數不過來。

 容白勝在氣質,但也只是讓陸瑤小小驚了一下。

 事實上,她撇開眼的速度,甚至比淡淡掃了陸瑤一眼就又低頭的容白還快。

 “第一場戲往后暫延半小時,先試鏡,女三吳冰潔那場!比莅讓⒐P回口袋,指尖按住劇本右下角,唰唰翻頁。

 應該是在找試鏡片段。

 “好,好好,你看看演哪幕,我跟她說!鳖櫲幻靼,提前試鏡是說明,陸瑤的第一印象很合容白心意。

 他就知道,今天讓陸瑤穿校服來準沒錯。

 顧然對朝著這邊發愣的陸瑤出了個輕松的微笑,示意她放寬心,這事有保障了。

 可從陸瑤依舊惑的眼神看,她應該是沒領略到自己的意思。

 這不重要,一會兒他過去幫她捋情節時再告訴她就行了。

 顧然期待地等容白找戲。

 戚白白也很期待,她等著容白挑了片段后,假借‘夸獎’之意,再提醒一下他,陸瑤已經把劇本全背下來了。

 不需要準備時間,看一遍兩分鐘就夠了。

 她最喜歡看裝的人出丑了。

 容白找好了試鏡的片段,回頭,和站在原處的陸瑤說:“第十五集,最后一幕!

 “…”顧然臉上的笑意僵住,他皺眉,低頭啞聲問容白“怎么回事,你來真的?”

 戚白白就站在容白身旁,她低頭瞧了眼容白說的那幕戲的內容,也怔了,過了兩秒,眼圈紅了。

 陸瑤倒是沒反應過來,她雖然記得自己的每句臺詞,可是忘記看是哪一集了,應了聲“好”就低頭在書包里翻劇本了。

 其他對戲背臺詞的演員聽見是十五集,驚訝,就是今天他們要拍的那幕所在的集數。

 最后是什么來著,好像沒有吳冰潔的戲份吧?

 大家對自己的記憶力紛紛產生了質疑,一臉疑惑地往后翻劇本。

 只有樂玥和傅玉這兩個早就把劇本吃透的人沒動,兩人愣了下,然后彼此對視了一眼,而后,前者出了一副‘我就說了吧’的勝利者模樣。

 當眾人終于翻到位置,低頭瞧了眼這一集最后一頁的最后一幕,每個人的表情都變的和樂玥一樣精彩了。

 單人戲——

 且不是吳冰潔。

 眾人紛紛抬頭,不可思議地在紅眼圈的戚白白和還在翻劇本的陸瑤間打量了兩圈。

 咋回事?

 女二號,要換人了?

 作者有話要說:您的容導上線了,請查收

 下面開始純翻盤,再讓你們難過,你們可以把我腦袋當球踢!我發4!

 一口氣更新兩萬字,夸我!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