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19章 學費(修)
 白眼狼。

 真是好熟悉的稱呼。在前三輩子里,劉鳳萍可沒少拿‘白眼狼’和‘小沒良心’的詞形容她。

 在陸瑤因大學學費被花掉后第一次頂撞劉鳳萍時。

 劉鳳萍說她小沒良心,家里那么困難,供她上學是情分,不供上學是本分,根本不欠她什么。

 那些獎學金本就是該拿去補貼家用的。

 陸國清發現后,和劉鳳萍大吵一架,發急病去世。

 在他的葬禮上,陸媛和劉鳳萍對每一個親戚哭訴陸瑤是如何鬧情緒,把陸國清氣死的。

 導致在葬禮結束去吃豆宴的時候,每桌親友都指著陸瑤低語,喊她:“那就是老陸心疼了一輩子的沒良心閨女!

 還有在被魏霖朔毀容后,她不愿意拿那八十萬的封口費,執意要告魏家時。

 還有陸媛要出嫁,差嫁妝,劉鳳萍拎著陸瑤耳朵,她去顧家要錢時。

 每一幕里,劉鳳萍的臉,都能和現在拎著陸瑤書包,大罵她的猙獰模樣重合。

 教科書與習題從書包里被倒了出來,散了一地。

 她站在陸瑤下午剛做過的習題上,指著陸瑤鼻子罵:“沒發獎學金?!這就是你所謂的沒發獎學金?”

 一萬一千四。

 厚厚的一摞鈔票,被劉鳳萍捏在手里。

 似乎不是錯覺。

 陸瑤從她低的眉下瞪得溜圓的眼睛里,好像看到了興奮、快樂,以及其他很多激動的情緒。

 并不完全是憤怒。

 劉鳳萍罵得痛快,拋出疑問句,卻得不到陸瑤的回答,就像是一子打在棉花上,半天憋不出一個悶。

 痛快少了許多。

 這就是劉鳳萍討厭陸瑤怯懦模樣的原因,連吵架都吵不痛快。

 “說話!”劉鳳萍上前,把書包甩在她的身上,一字一頓地吼她“說、話、!”沒體驗過被鞭子的感覺,可陸瑤覺得,應該和帶著鐵制掛飾的書包帶打在身上的感受是一樣的吧?

 “說什么!标懍幍穆曇舫銎娴睦潇o,她的視線移到劉鳳萍緊攥著的錢上“獎學金?獎學金只有五千,這不是獎學金!

 她自認為聲音冷靜。

 可天生甜軟的音,在劉鳳萍耳朵里聽起來,那就是怯懦。

 不說話的怯懦讓她煩躁,可聲音怯懦,就說明心虛。

 劉鳳萍了,聲音又提高了八度:“不是獎學金?!那是什么,你從哪兒的錢,是不是偷的!”

 她也知道自己平時給陸瑤的零花錢少,就算每周的錢都攢下來,不吃不喝,也攢不出一千塊。

 更別提這一萬一千四了。

 劉鳳萍抬手,又想打陸瑤,可手機和書包早就甩出去了,手里只剩下那一萬多塊錢了。

 砸?

 那必然是不可能砸的。

 于是陸瑤看到她不僅沒把錢砸過來,還攥得更緊了。

 “哎,怎么回事!吵什么呢!”張阿姨從樓下跑了上來,神色著急“剛進樓門就聽到你在吼,大夏天,也不怕累著嗓子再上火咯!

 隔老遠就聽到這劉鳳萍吼瑤瑤,真氣人。

 陸家鄰居何嬸趴門聽了半天,早就忍不住了。

 可…整棟樓誰不知道劉鳳萍是個難的狠角色?

 光她一個人出來勸,能不能勸得住是一說,就怕最后再被劉鳳萍兩三句話給氣死。

 這下聽到樓下老張的聲音,她才放心,也跟著開門出來勸。

 “正做飯呢,被你嚇一跳!焙螊鹫f的時候順手把陸瑤扯到了自己旁邊“陸瑤這么好個孩子,能犯啥錯啊,就算犯錯了,也不至于這么罵啊,整個樓道都聽見了!

 張阿姨終于把樓梯爬完了,氣,往前邁了一步,將陸瑤擋得嚴嚴實實。

 “是啊,能犯啥錯啊!

 “還犯啥錯?!”劉鳳萍瞪不到陸瑤,只好跟這倆鄰居罵罵咧“我供她吃,供她穿,她爸為了攢她上大學的學費,原本清閑的工作辭了,跟著別人去做累死累活拿命換錢的工作,而她呢?!”

 “你問問她,你問問她怎么報答我們的!”

 劉鳳萍演技不錯,要不是陸瑤不知道后來她做過什么,對這筆錢打的又是什么主意,聽著她哽咽的聲音,幾乎也要相信劉鳳萍下面的話了。

 劉鳳萍說:“讓她把獎學金給我們,我們幫她存著,這有問題嗎?”

 “大學要用錢的地方多著呢,我們是給她存著啊,又不是貪她的錢,也不是要自己花啊!

 “多存點錢,她爸就能早點回來,就不用在工地上受苦了!

 “可她呢!”劉鳳萍說到后來,哭腔帶著尖叫,直跺腳“居然把獎學金藏起來,她這是想讓她爸死啊!

 “她想讓我們全家都不好過!”劉鳳萍把受害者的身份演繹的淋漓盡致。

 真是不進演藝圈就可惜了。

 “別喊別喊,”張阿姨被她的聲音喊的頭暈“你問瑤瑤了沒,她解釋了沒?說不定另有隱情啊,說不定這獎學金就是今天剛發的呀!

 何嬸贊同:“是啊,你脾氣爆,肯定還沒聽孩子解釋就發火了!

 她倆都不相信陸瑤這么好個孩子會像劉鳳萍說的那樣。

 “我沒有!标懍帗u頭“這些錢不止是獎學金,我是存著要給…”

 話沒說完,就被陸媛打斷了。

 她先前一直站在劉鳳萍后面看戲,這會兒覺得戲看得差不多了,加上為陸瑤說話的人太多,陸媛覺得也該輪到自己‘幫姐姐說話’的戲份了。

 “是啊,說不定另有隱情呢,媽,你別生氣,我其實基本能猜到姐姐怎么想的,也能理解她!

 陸媛前半句話是在幫陸瑤說話,所以大家聽完,沒有人打斷她。

 可下半句話,就讓人覺得不對味兒了。

 “想我們這個年紀的女生最愛漂亮了,哪怕是姐姐這樣的好學生,也不能光埋頭學習啊,也需要護膚品和化妝品,還要買新衣服,加上我姐長這么好看,出去和朋友吃飯際的局肯定也多,唱個卡拉ok均攤一下都需要好幾十呢!

 “你一周才給她幾十塊當零花錢,任誰也不夠呀!

 陸家小女兒似乎是在為陸瑤說話。

 可張阿姨和何嬸怎么聽都覺得怪,這好像跟她們剛剛表達的不是同一個意思吧?

 陸媛的話無異于是火上澆油,劉鳳萍直接原地爆炸。

 “你還為她說話?!”她覺得自家親閨女傻,怎么跟外人一起幫著她姐說話“她一周幾十的零花錢嫌少是吧?那你還沒有零花錢呢,你怎么不做這么下的事兒?”

 因為陸媛的學校就在家門口,不需要坐車,走路也就十分鐘啊。

 不需要公車費,每天中午晚上回家吃飯,到底需要什么零花錢?

 可陸媛和劉鳳萍接二連三的抹黑一點沒用。

 她倆的風評加一起,不如陸瑤一個人好。

 所以張阿姨和李嬸聽完依舊為陸瑤說話:“你們娘倆能別說了嗎,讓瑤瑤先說,她每次要解釋,你倆都打斷!

 終于輪到陸瑤說話了。

 她了口氣,解釋:“那個錢是我做家教攢的,不是偷的,也不是搶的!

 是清清白白努力賺來的。

 “我也沒想藏著自己花,我想攢夠了,一起給爸爸的!

 “你胡說!”劉鳳萍眉一豎,臉擰了,指著地上的書包問“那你干嘛要給書包里特地個小口袋來藏錢?”

 陸瑤還沒來得及解釋,何嬸先回答了。

 “那肯定是怕錢丟啊,”她從地上撿起陸瑤的書包拍拍灰,往里瞧了眼“一萬多,錢包也放不下啊,像瑤瑤這種書包不離手的好學生,肯定藏書包里更安全啊!

 陸瑤點頭。

 “倒是你,”張嬸嘶了聲“這口袋的這么隱蔽你們都能找出來,這說明瑤瑤根本沒想瞞你們,要真想瞞你們,能讓你們翻書包嗎?”

 那是因為我親閨女把她支開了!

 可這話劉鳳萍絕對不能說,她口氣的大幅度起伏,心里暗罵。

 這張何倆臭婆娘,怎么那么愛管閑事!

 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劉鳳萍干脆大力推開這倆人,拽著陸瑤胳膊,一把扯了進來。

 “我閨女,我會教,用不著你們瞎摻和!彼庥玫拇,剛修剪過的指甲在陸瑤小臂上狠狠劃了一道,瞬間就破了皮。

 砰——

 大門合上。

 啪——

 她將陸瑤推到墻上。

 “家教是吧,行,出去做家教賺錢,想補貼家用是吧,行!眲ⅧP萍像是聽不到門外大力的敲門聲似的,眼睛直勾勾瞪著陸瑤看“她們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你心里的那點小九九?”

 “不是親生的閨女就是養不!

 “對你那么好,你都開始這么防著我們了,那要是平時說話對你重了,打你了罵你了,你豈不是要在我們飯里下毒了?”

 她口不擇言,越罵越狠,陸瑤也不反駁,就那么低著頭看地上的作業本。

 那些她認真書寫,好好保存,連個角都沒舍得折的資料書。

 被癲狂的女人踩得盡是腳印。

 好幾頁都破損了。

 罵著罵著,劉鳳萍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住了。

 看著低頭紅眼圈的黑發少女,她咂巴了兩下嘴,笑了,:“給你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接下來家教繼續去做,每周拿到的課時費上繳,你的出,我就信你!

 沒管突然抬頭的黑發少女。

 劉鳳萍將一萬多揣進了上衣口袋里,挽過一旁看戲的陸媛胳膊:“我倆今天不在家里吃飯了,氣的沒胃口,走,媛媛,陪媽出去散散步!

 陸媛知道,她媽這是要帶自己出去吃好東西了。

 可面子活要做。

 陸瑤可是原書女主,萬一以后不死她,陸瑤反殺,自己還能有條退路。

 “可是,我想留在家里陪姐姐,她看起來很難過!标戞轮钢厣系臅岸壹依锖,我還想順便收拾下家里呢!

 見自己親閨女這么懂事,劉鳳萍忍不住又擠兌陸瑤幾句:“你看看媛媛!真不是我說你,可我平時對你們都是一樣的,你怎么就沒有妹妹懂事呢?怎么就差距那么大呢?”

 好一個一樣對待。

 又放。

 看著那對兒親母女倆趴在門口貓眼看了會兒,見張阿姨和何嬸都各回各家了,才開門,揚長而去。

 陸瑤蹲下身子,拎起地上沾著灰的書包,把本子和書,一頁頁捋平整,又一本本放進去。

 全程沒有說話,沒有掉眼淚,腦子里也沒想些雜七雜八的事情。

 全神貫注在整理上。

 這個數學的卷子,雖然破了兩頁,但這是她自己買的資料,所以沒什么大礙。

 這本英文資料書也沒關系,破的是書皮,里面的內容還可以看。

 可那本被扯開,一分為二的政治習題就難辦了。

 那是老師留的周末作業,下周要呢。

 政治老師是個嚴肅的小老頭,他最看不得別人糟蹋書了,甭管這本書你翻過多少次,都不準破皮,不然就要被訓斥,被懲罰。

 要挨罵了。

 怎么辦,她不想在走廊上被罰站,被來來往往的學生當猴子看呀。

 怎么辦,她不想被葉琛問為什么書破了,他肯定會知道有人欺負她了。

 怎么辦啊,政治老師好兇的,葉琛好煩人的。

 陸瑤捏著書的指尖發白,收拾了一半,還是沒忍住,咬了牙。

 不行!

 這筆錢不能給她們。

 哪怕毀了,也不能給劉鳳萍母女兩個!

 陸瑤收拾好書包后,回到樓里撿起被摔得屏幕都碎成雪花紋的手機,拍拍灰,按了開機鍵。

 聽著熟悉的開機音樂,她松了口氣。

 雖然是便宜的國產機,可質量是真的好,她算是信了導購小姐推銷時說的‘防水防摔,你找塊板磚拍它兩下都還能繼續用’了。

 看著碎成馬賽克的手機,陸瑤瞇起眼看屏幕,才勉強看得清鍵盤,撥通了陸國清的電話。

 她的支付寶里還有2000塊。

 陸瑤其實可以拿著這2000塊出去租房子,逃離這個家。

 可她知道這是徒勞的,兩千只夠兩個月房租,如果沒想出萬全的方式,被劉鳳萍知道了自己的住址,或是沒有陸國清壓制她。

 那結局肯定和前幾世的經歷一樣——只要她敢搬出去逃跑,那這個學她就別想上了。

 劉鳳萍鬧過她的學校,也鬧過她工作的地方。

 有一世以養育之恩道德綁架,以害死陸國清為理由讓她愧疚,搞得陸瑤最后被綁架在家里,在小超市當著收銀員,拿著不多的工資,過著行尸走的生活。

 有一世陸瑤也報警過,可這算是家庭糾紛,警察叔叔和阿姨氣憤,但也奈何不了劉鳳萍,有上去勸的還被劉鳳萍撓過臉。

 嚇她:“你這是襲警!”

 可劉鳳萍根本不怕,無賴最不怕警察,往警察局大院門口一躺,各種“以權欺民”的誹謗隨口捏造,像是早就打好草稿似的,滔滔不絕。

 都不帶卡殼的。

 陸瑤也沒怨過警察叔叔,他們盡力了,說到底,還是前幾世的自己太弱了。

 要是早點自立,有不寄人籬下的資本,哪兒還會受氣。

 有的人受了挫折會一瀉到底,失去勇氣失去動力,放棄夢想,自怨自哀。

 有的人則會以此為動力,愈挫愈勇。

 像陸瑤,外表柔弱,內心卻堅韌成皮筋。

 這輩子不能重蹈覆轍。

 她想了兩個計劃,第一個計劃需要給陸國清打電話,正好,可以談談那筆錢的用處。

 辛苦攢了兩個月的錢,可不能就這么不明不白的被劉鳳萍拿走,也絕對不可能同意以后所有的補課費都上繳給劉鳳萍。

 善良不等于給惡人做慈善。

 電話剛響了兩下,陸國清就接起電話了。

 陸瑤有點詫異:“爸,你在休息嗎?”

 怎么這么快就接電話了。

 平時給陸國清打電話,陸瑤需要撥通好幾次,今天居然一次就打通了,還幾乎是秒接。

 陸國清其實是剛剛和劉鳳萍通完電話,在陸瑤哭的時候,他就從劉鳳萍那里聽說陸瑤藏錢的事兒了。

 不過劉鳳萍因私心,加上她知道陸瑤很懂事,很體諒陸國清,所以就算受了委屈也不會跟陸國清抱怨。

 更不可能告訴他損失了多少錢了。

 所以劉鳳萍有信心,即使自己把大部分的錢私了,只留下一小部分,陸國清也不會發現錢數不對。

 所以劉鳳萍摸著口袋里的錢,只往上報了一千五。

 陸國清一聽錢數,尷尬了。

 還以為這是自己給陸瑤的錢被發現了,以為是對陸瑤好,結果讓她被自己媳婦兒罵了一頓。

 他也知道自己這個媳婦兒是什么樣的,如果說是自己給的,陸瑤往后的日子肯定更不好過。

 沒辦法解釋,所以只說會幫忙好好教育陸瑤。

 帶著愧疚接了電話,一聽到陸瑤的聲音,他就鼻酸了。

 “對不起!标憞宓谝痪湓捑褪堑狼浮耙驗榻o你的錢,讓你媽罵你了吧!

 是爸爸的錯,爸爸無能。

 可沒想到陸瑤一點不怪他,連委屈都沒哭訴,反而安慰起了陸國清。

 “不是爸爸的錯,是媽媽誤會了,我最近當家教,又領了獎學金,湊夠了一萬多,本來想等您下次回來的時候當驚喜,送給您的!标懍幋鬼,將心里早就打好的草稿念給陸國清聽“可被媽媽提前發現了,誤會我藏錢,怎么解釋都說不通!

 “…等等,多少錢?”陸國清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萬多呀,唔,”陸瑤不希望劉鳳萍下這筆錢,哪怕是一百都不行,所以她說的非常清楚“準確的說,應該是一萬一千四!

 陸國清氣得想掛電話去找劉鳳萍,問問她安的什么心思。

 可閨女的電話不能掛,不然她該胡思想了。

 陸國清咬牙忍了忍,從桌上拿起只剩一點的煙股,點上,進嘴里猛嘬了一口才冷靜。

 “好,我知道了,我會跟你媽好好談談的!

 “嗯,爸爸,我還有個事情想跟你說,”陸瑤認真道“我希望你能回來,不要再進行那么高強度的工作!

 “不行,我要回去的話,你…”“我找到賺學費的辦法了!”陸瑤打斷陸國清的話“我找了個家教工作,一周只用周末去一次,一次四個小時,就能拿到2000塊,輕松又方便!

 怕陸國清覺得秦家給的錢太多,擔心他們不安好心。

 陸瑤又補了句:“那家人不僅有錢,還人好,他們家的司機和保姆都這么評價,我上了幾次課了,也這么覺得!

 可誰知陸國清根本就沒注意錢數,一聽陸瑤要出去當家教,就一口回絕了。

 “不行!”陸國清覺得自己真的是太無能了。

 瑤瑤上的是重點高中,一周學六天,本就很累了。

 加上高中學習,就像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她壓力已經那么大了,好不容易周放松放松,還要因為擔心父親累,跑出去教書。

 是他們做父母的無能,才會造成子女讀書時還要擔心家里錢不夠。

 “可是媽媽已經答應了!标懍幇岢鰟ⅧP萍“她說讓我每周上課后直接把錢打給她就好!

 “答應了?!”陸國清又驚又怒。

 陸瑤年紀還小呢,她這么直接答應讓陸瑤出去工作了?

 這不是胡鬧呢嗎?

 “她說了不算!”陸國清的語氣將陸瑤嚇了一跳。

 察覺到自己語氣有點強硬,他生生下怒火,從旁邊端起茶缸,帶著茶葉沫子咽下去好幾口,才軟下聲音和陸瑤說。

 “爸的身體爸自己知道。聽話,你就安心讀書就行!

 “錢的事情不用擔心,爸這里工作一點都不苦,看著工作時間久,還是體力活,但其實是忙半個小時休息一小時,不累的!

 陸國清跟旁邊催他繼續工作的人豎起兩指頭,意思是再給我兩分鐘。

 然后捧著手機繼續跟閨女編瞎話:“工友們都可有意思了,老板也好,哪天要是加班了,就會請我們出去吃飯,吃燒烤,羊子十串十串的點,可大方了!

 瞎說。

 陸瑤第一反應就是反駁。

 可聽著他帶著笑意的安慰,她所有的話都只能哽在喉嚨里。

 就像是她怕陸國清因自己和劉鳳萍鬧起來,像是前幾世那樣被氣的犯病去世,所以她報喜不報憂,報憂也挑輕的說。

 陸國清也是知道陸瑤懂事,所以更要瞞著她,只挑那些艱苦生活中的一丟丟糖講給她聽,還夸張描述。

 告訴她這糖有多甜,他有多足。

 這怎么拆穿啊。

 這不能拆穿啊。

 聽著陸國清說:“你好好學習,有困難就找爸爸,其他什么都別想,聽到了沒?”

 陸瑤細聲應下,掛了電話。

 第一個計劃看起來不能用了。

 可錢還是要賺的,她絕對不可能讓陸國清繼續在那里工作,家教的路不通,她還可以走另一條路。

 一條用時短,賺的多的路。

 靜了五秒,她撥通了顧然的電話。

 顧然正躺在顧家沙發上發愁呢,接通電話聽到陸瑤的聲音,他松了口氣。

 “你終于來聯系我了,明天就是試鏡期,我還以為你趕不上了!

 “趕不上?”陸瑤問。

 “對,明天下午就是女三號吳冰潔試鏡佛最后截止期了!鳖櫲徽f“我把劇本發給你,你先熟悉一下人物背景!

 他不知道陸瑤看過兩遍就等于背下,所以要求不高,只希望她能知道這個劇本大概發生了什么就好。

 見這條路可能可通的陸瑤則生出了一絲希望:“請問女三的片酬是多少?”

 如果高出學費很多,那是不是等于,她現在就能搬出去了?

 陸國清掛了電話沒有去工作,而是撥通了劉鳳萍的手機號。

 陸國清聽著她嘈雜的背景音,僅憑借著店里的廣播音,就判斷出了她一定是帶著陸媛去超市旁的烤店了。

 往常那種店哪怕是過年,陸家都不舍得進去吃,現在劉鳳萍敢無緣無故帶著陸媛去這種店吃飯,可真是有錢了啊。

 拿未成年閨女打工賺的錢吃,她不害臊?

 不怕被硌了牙?

 “你在哪兒呢?”他問。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和媛媛在外面散步呢,心情不好!眲ⅧP萍撒謊時一點都不心虛。

 看著眼前被烤的滋滋冒油的烤,她覺得這陸國清真煩人,沒眼色,這會兒打電話過來擺明了要耽誤她吃。

 怕烤糊,她給烤翻了個面。

 “怎么了,打電話是有什么事嗎?”

 “嗯,我剛才教育完瑤瑤了,她說那是她當家教攢的錢,孩子一片苦心,別誤會了,讓她心涼了就不好了!标憞宓馈皩α,是一萬一千四是吧,你有空打給我,正好我這邊要用錢,就不用跟別人借了!

 “你要用錢?”看著面前二百多的烤,劉鳳萍大驚“你差多少錢?”

 “我這里有兩千,加上瑤瑤這一萬一千四,就只差二百了,你記得再取二百加進去給我!

 “…”劉鳳萍吃不下去了。

 以為是天降的閑錢,才這么放肆吃的,誰知道現在不僅一分錢不能動,她一會兒還得倒貼錢。

 掛下電話的劉鳳萍怎么想都不順,連帶著看面前埋頭苦吃的陸媛也不順眼了。

 “吃這么多,不怕胖嗎!你不是說你想當明星嗎,哪個女明星像你似的吃這么多!

 被筷子打了手背的陸媛委屈巴巴地看劉鳳萍:“怎么了啊媽,你剛才還讓我多吃點的!

 “吃什么吃!你爸那邊差錢,讓我們把這些錢都打給他,不僅一分錢不能動,我還得從菜錢里省出二百給他!眲ⅧP萍指指兩盤還沒動的牛眼“去,問問服務員,這些我們都還沒動過,能不能退!

 這個時間點也是秦家兄弟用晚餐的時間。

 秦宇穹吃的快,早早讓馮嬸收了碗筷。

 秦崢一邊吃,一邊盯著桌對面的秦宇穹看。

 他發現自家大哥最近有點不對勁。

 每到周末時,大哥的心情似乎都會變得特別好,氣壓都沒以前那么低,也不向四周散冷氣了。

 開始秦崢還以為這是自己的錯覺,直到今晚。

 秦宇穹不僅沒有阻止秦崢在餐桌上用手機看短視頻,甚至在飯后根本沒有回書房,直接就在餐桌旁處理起了工作——

 要知道像他這么個自律以及控制都到了變態地步的人,聽報告不回書房,這得是多么驚悚的事。

 至于在飯桌上玩手機,連吃飯都不敢出聲的秦崢一直覺得這種事只會出現在世界末日時。

 確定了猜測的秦崢越想越害怕,自家大哥不會是想不開了吧。

 他腦補了幾十出大哥得了絕癥命不久矣的戲碼,想的眼淚汪汪,要不是怕死,他恨不得直接撲上去抱住秦宇穹的,求大哥再活五百年。

 所以在剛剛,不小心視頻音量太大,被聽報告的男人喊他名字時。

 秦小崢心里居然產生了一種‘終于來了,他終于要像往常一樣罵我了’的舒坦感。

 秦小崢一邊覺得自己的情緒好變態,被壓抑久了反而不適應輕松的環境了,怎么想怎么的慌。

 一邊語氣快地跟秦宇穹道歉:“對不起大哥!我這就回房間里看手機!”

 聽著椅子擦地的聲音。

 秦宇穹叫住了他:“等下!

 ?

 秦崢想了下,對哦,剛才說錯話了。

 他連忙糾正剛剛的話:“啊我知道錯了,不是玩手機,是該學習了,我這就回房間里學習!

 “不是,”秦宇穹今天耐出奇的好,被弟弟三番五次打斷誤解,也沒向外釋放冷氣“我是想讓你問問小陸老師,明天還讓司機去老地方接她嗎?”

 哦,這樣啊。

 “成,”秦崢點開陸瑤的電話號碼“我現在就給她發短信!

 嗡嗡——

 三分鐘后,手機震動了兩下。

 秦崢看了眼短信內容,郁悶:“來不了了!

 正在聽英文報告的秦宇穹皺起了眉:“為什么來不了!

 “她沒說,等我問問她!

 在等待陸瑤新短信的時間里,秦崢一直想逃回房間。

 因為不知道給秦宇穹匯報工作的人是不是哪里出了錯,聽報告的大哥臉色突然變得好差勁。

 氣壓很低,男人的身上不斷的釋放著冷氣。

 秦崢快被凍死了。

 可秦宇穹的問題還沒得到解答,在陸瑤回他短信前,秦崢不敢離開這里。

 他只好硬著頭皮等,幸好只等了五分鐘,陸瑤的解釋信息就發來了。

 “哦,是因為她家人發現她做家教的事了,所以不能來了!鼻貚樋粗绦偶{悶“可她沒詳細說為什么家人知道了就不能來了,就只告訴我,解釋起來蠻麻煩的,跟我說聲對不起!

 家人?

 呵。

 是那個貪財的媽?還是那個狠心的妹妹?

 秦宇穹內有氣海在翻騰。

 秦崢就不太了解這些了,在他看來,雖然小陸老師不能來做家教了,有點不,但能躲開眼前的‘冰柜’也是個好事。

 他如釋重負,跟默不作聲的秦宇穹打招呼:“那理由我轉達完了,也沒什么事,就先回屋學習了!

 “嗯!眲偤媚沁叺墓ぷ鲄R報也結束了,秦宇穹掛斷了電話“我還有工作上的事情要想,再坐會兒,你先上去吧!

 秦崢沒聽出異樣,只是在上二樓前,站在一樓拐角往下瞄了一眼。

 發現陰沉著臉的大哥不知什么時候起,嘴角噙著一絲冷笑。

 看著他的五指依次敲在桌面上,發出有節奏的敲擊聲。

 秦崢心想,有人要倒霉了吧。

 畢竟這可是他大哥每次要搞事前,琢磨用什么手段更好時的專屬動作和表情。

 作者有話要說:怕大家看完這張被氣到,所以不卡大家,下章容導出現,我會把這兩萬字一起放出來,一共六更。

 這三合一看完大家喝口水,十分鐘后來看后面三合一!么么么么噠。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