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18章 報復
 柳思遙從昨天傍晚在學校門口見到葉琛,被他用看臭蟲的眼神瞪過后,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

 為什么他的身上都是血?

 為什么自己明明和他沒打過照面,卻從葉琛的雙眼內,看到了無盡的厭惡?

 這可不像是對陌生人該有的情緒。

 加上呂詩電話一直打不通。

 而陸瑤昨天又直接回的家,不僅沒有像呂詩說的去天間ktv見她,今天還安安穩穩地來了學校。

 根據這種種與想象中不同的結果,柳思遙推測出了一個恐怖的結論——

 傳話是不是被葉琛截胡了?

 他攔下消息,單匹馬沖進ktv把呂詩他們教訓了一頓,然后從中問出了自己的信息。

 依照書里葉琛的行事作風,光是背后詆毀陸瑤的人都免不了一頓毒打。

 要被他知道自己暗中搗鬼,差點害死陸瑤…

 柳思遙心中害怕,一上午都沒聽進去課。

 好不容易等到午休時間,她第一個沖出教室,跑到實驗班拐角蹲守。

 其實僅僅是上述推測,她并不用著急,因為這些指證并沒有直接證據能證明。

 可偏偏她的記本丟了。

 見陸瑤先葉琛一步離開。

 怕引起他的注意,柳思遙并沒有跟著陸瑤走,她打算等葉琛走了,再去教室里等陸瑤。

 可這一等,就是近半個小時。

 期間葉琛一直趴在欄桿上,若有所思地向下看,直到柳思遙的眼睛都看累了,他才挑了下眉,站直身子離開。

 她貼著墻,聽葉琛從自己身后走過,下樓。

 在走到自己身后時,柳思遙覺得,他的腳步好像頓了下。

 可這應該是她的錯覺,因為葉琛并沒有多停留,腳步聲很快遠離。

 柳思遙松了口氣,身后的校服被冷汗浸。

 她一手扯了扯衣服透氣,一手伸直扇風,朝實驗班教室走。

 不確定里面還有沒有人,柳思遙扒著窗戶朝里面看,沒想到竟看到了本該在吃飯的陸瑤。

 她應該是從對面樓梯上來的吧?

 就在自己緊貼墻壁躲葉琛的時候。

 所以剛剛葉琛是趴在欄桿上等陸瑤?在看到陸瑤回來了,他才放心去吃午餐?

 看著教室內,臉被陽光曬得粉的陸瑤,柳思遙眼里閃過一絲怨毒。

 嫉妒這種情緒真的很奇怪,哪怕是在她對未來怕的要死時,還是會因葉琛對陸瑤好而覺得不服氣。

 畢竟葉琛注定要是自己的男友,看他對陸瑤好,就像是現場觀看男友劈腿第三者。

 耳邊響起腳步聲,柳思遙沒當回事。

 反正她最害怕的葉琛已經下去吃飯了,最快也要十幾分鐘才能回來。

 所以,當腳步聲停下,葉琛的聲音準確念出柳思遙的名字時,她懵了。

 呆呆地跟著他來到天臺,看著他一腳踹上門,柳思遙還是沒反應過來。

 他不是去吃飯了嗎?

 為什么掉頭回來了?

 任由對方瞇著雙桃花眼將她從上到下,又從下到上地打量,最終落在她的臉上。

 明明那雙眼一直是半瞇的模樣,可柳思遙還是沒膽子和他對視,她撇開眼,深深地了一大口氣。

 不能緊張。

 一上午,她想了好多種洗嫌疑的回答,連邏輯重音放在哪個詞上,說到哪里該眼淚她都計劃好了。

 可在裝迷茫準備問葉琛為什么要拉自己來天臺的時候,對方開口了。

 “你是重生者?”

 “…”柳思遙的無辜表情僵在臉上。

 看她錯愕的表情,葉琛估摸著自己應該是沒有猜錯。

 他眼睛內的光暗了暗:“果然是這樣!

 “不,等下,我沒聽懂!绷歼b皺眉看葉琛“你用那么兇的語氣威脅我來這個陽臺,又說這么莫名其妙的話,到底是要干什么?”

 她想到過自己可能暴了,但最多葉琛只能看得出這件事是她搞的鬼。

 哪怕拿到了記本,也不能從上面的只言片語判斷出她來自未來吧?

 所以她才僵住了,出了破綻。

 可葉琛抓住了柳思遙那一瞬間的破綻,加上嗓音與上輩子那個代替陸瑤的女人一模一樣,所以無論眼前這個長發女生出的表情有多委屈,眼睛有多迷茫,都不足以惑他。

 相反,柳思遙越是想要控制表情,醞釀假的情緒,葉琛就越能認定她就是上輩子替代陸瑤的那個人。

 連撒謊時的小細節都一樣。

 “既然是重生者,就別裝不認識了吧?”葉琛冷冰冰地瞧她“我為什么找你來,你心知肚明!

 葉琛幾乎要將柳思遙的記翻透了,自然也看懂了她對于陸瑤的陷害是來自于一個‘未來肯定會發生’的基礎上。

 對于知曉未來的人,葉琛認為這應該是和自己一樣的重生者。

 而且他認為,柳思遙應該比他重生的還要早,葉琛重生前的上輩子里,柳思遙應該就已經是重生之后的人了。

 “重生者?”柳思遙當然還要掙扎,她避重就輕,假裝聽不懂話“我不是重生者啊…”哦?

 葉琛瞇了半天的眼終于愿意睜開了。

 他半是不耐半是好奇地問她:“那你是個什么東西?”

 難道她還有別的知曉未來的辦法?或者像他們這種人,還有個什么固定準確的稱呼?

 “…”柳思遙被葉琛的魯深深地傷害到了,要知道她可是一直將葉琛當自己未來老公看待的。

 沒想過他會對自己一見鐘情,立馬拋棄原女主陸瑤對她愛的死去活來。

 可冷漠無視也比這樣強啊。

 看著前面正抱臂,拿眼睨她的俊朗少年,柳思遙眼里迅速蓄起了淚花,用不可置信地語氣問葉。骸澳阍趺纯梢赃@么問,你…”“也對!比~琛翻了個白眼,打斷她“我管你是個什么幾把東西!

 “…”柳思遙把眼淚憋回去了。

 無論她是什么東西,都改變不了她利用已知未來的優勢去傷害陸瑤的事實。

 葉琛不僅用和他少年氣外表與清朗聲音完全相反的魯詞匯,一下下刺痛著柳思遙的心臟。

 還抬手就將記本甩在柳思遙臉上。

 “別他媽跟我兜圈子了!比~琛上前一步,近她“你的記我全都看過了,你那些齷齪的計劃,從頭到尾,我拜讀過不下二十遍!

 “有手段,也下得去狠心啊,柳思遙!

 柳思遙知道記里面寫的是什么。

 可她還是裝作沒看過,顫顫巍巍地從地上撿起記,翻了幾頁,舉給葉琛看:“這是陸瑤的筆跡啊,你憑什么說是我的記?”

 葉琛“嘁”了聲:“你見過哪個人在記里對自己用第三人稱的,還記了對自己的惡毒計劃!

 “…”柳思遙沒有被這種小兒科的論證了陣腳。

 相反,在接受了葉琛猜到她知曉未來的事情后,柳思遙反而逐漸冷靜下來了。

 怕什么,推測而已,只要葉琛不是被穿了,或者重生了,那優勢還是在她這里。

 見招拆招咯。

 “那是因為…”長發女生做出了猶豫的表情,頓了幾秒后像是下定了決心,眉心猛地一皺“我、我知道你喜歡她,也知道接下來的話肯定會讓你不,但你明顯已經對我有所誤會了!

 “為了我的清白,我不得不說!

 說唄。

 看你還能說出點什么。

 見葉琛挑眉,沒阻止。

 柳思遙整理了一下思路,將編好的瞎話一口氣說了出來:“她知道我喜歡你,所以從很早之前就開始對我下絆子了,我很難過,承諾了絕對不會去追你,可陸瑤還是不愿意和我恢復最初的友誼!

 “我以為她只是不想和我做朋友了,這已經夠讓我難過的了,沒想到今天、今天竟然發現她特地做了一本記去陷害我!

 “雖然不太清楚記內的具體內容,可聽你剛剛的意思,我基本能猜出她是怎么寫的了!

 “重生者…呵,她也真敢想,穿越和重生都是小說里面流行的題材,她是瑪麗蘇小說看多中毒了吧?把這么扯淡的理由放在記里!

 “你喜歡她,卻沒有因此把我堵打一頓,是不是也因為這件事太離奇!绷歼b仰頭,導葉琛。

 “你是不是也覺得她傻?”

 “傻?”葉琛忍住給她一巴掌的沖動,他怒極反笑“你是覺得她傻,還是覺得我傻?”

 “說起來,你上學期末考試沒考好吧,學費是怎么繳的?用為了整容所存的錢嗎?”葉琛用一聽就是刻意偽裝的語氣關心道“哎呦,那該怎么辦啊,以后你要拿什么去整容,去代替毀容的陸瑤來見我啊!

 柳思遙終于說不出話了。

 他知道的比她想象中的要多,多太多了。

 這是她第一本記本上才提過的內容。

 “你調查我?!”柳思遙怒視他。

 葉琛不否認,也沒承認,只是哂笑看她。

 在柳思遙眼里,這就是承認了。

 像是被撤去了最后一塊遮羞布,柳思遙的臉瞬間就白了,膏也掩飾不住她瞬間失去血的上下。

 沒戲了。

 她的所有計劃都被調查透了,所有計劃都沒戲了。

 柳思遙是真的沒想過,一個書中的人物竟然會這么聰明,竟然真的能看穿她的把戲。

 難道不該是穿書者掌控一切嗎?這些文字創造出來的假人為什么會識破她,還猜得出‘重生’這種東西?

 她百思不得其解,可似乎也沒時間給她繼續想下去了。

 識時務者為俊杰。

 “你想干什么?”柳思遙詢問葉琛今真正的來意。

 “沒什么,讓你做一個小小的選擇題而已!币娺@個女人不再掙扎,葉琛終于可以進入正題了。

 快結束了。

 終于快結束了。

 他不用拼命去壓抑自己揍柳思遙一頓的想法了,她馬上就要接受制裁了。

 “我們現在站在六層教學樓的天臺,你有兩個方式到一層樓!

 “一呢,是從那兒直接跳下去,二呢,”他對著被自己一腳踹上的鐵門揚了揚下巴“是從這里的樓梯一路滾下去!

 “前者省時還省事,眼一閉就不用睜了。后者麻煩點,送到醫院還能活,所以我建議你選擇前者!

 柳思遙了下口水。

 看過整本小說的她可以說比陸瑤本人都了解葉琛,所以她沒問‘不能兩個都不選嗎’這種蠢問題。

 她問的更重要:“是不是只要我選擇了其中一個方式并且完成,你就既往不咎,絕對不會來報復我?”

 “嗯!比~琛的回答非常利落,像是早就想好了答案,也像是無論她選哪個,他都做好了準備。

 柳思遙有不甘,有屈辱,有難過。

 可這些情緒在察覺到葉琛眼里的戾氣后,便煙消云散了。

 先保命吧,其他的,等有命回來再說吧。

 柳思遙猶豫:“也不用我保證以后絕對不報復陸瑤嗎?”

 葉。骸八廊耸菦]有辦法報仇的!

 “可我選擇第二種方式,從樓梯上滾下去,我不會死的!

 “也對,”葉琛笑了笑“那你保證吧,保證從此不再主動和陸瑤說話,不再直接或間接陷害她,傷害她,不再參與任何和她有關的事,也不在別人面前提起她!

 雖然對他來說,她選擇那個都一樣,根本不需要保證。

 看著柳思遙往樓下滾,葉琛拍了張照,發給了喬律師,然后將手機放回口袋,聽著下面學生們的驚呼聲,他擺出了一副焦急不安的模樣往下追。

 一邊追樓梯一邊喊:“我答應你,我答應和你在一起,你別自殺好嗎?”

 柳思遙已經滾得七葷八素了,耳朵里只有嗡嗡耳鳴聲,根本聽不清周圍同學的議論聲和身后葉琛在喊什么,只知道每到拐彎處的時候要掙開同學們的阻攔,哪怕是爬,也要從下層樓梯繼續往下滾。

 不滾會死——

 這是她唯一的想法。

 當天下午,學校貼吧就有了相關討論帖——

 《818那個柳姓班花與;ㄐ2菀姷膼酆藜m葛》

 樓主不知道是哪班的學生,但看起來似乎知柳思遙今滾樓梯的所有內幕。

 他說柳思遙喜歡葉琛,昨天被葉琛當眾抱陸瑤給刺了,所以今天約了葉琛上天臺表白。

 哪知道表白被拒,一時想不開,就從樓梯上滾下來了。

 最后還附贈了一張柳思遙剛開始滾樓梯時的照片,以證明樓主當時就在旁邊圍觀,所寫一切內容皆屬實。

 短短十分鐘,帖子點擊就破了3000。

 半個下午過去,帖子里面的回復破了五百,大部分是吃瓜,覺得最近兩天真刺的圍觀留言。

 剩下一部分就是對于帖子中三個主角的討論了。

 陸瑤就不用說了,大家對她好感很高,提起來就是學習好長得漂亮又文靜,暗戀她的人不少,想抹黑她的全?峙轮荒苷业搅歼b那么一個。

 所以在柳思遙住院的情況下,沒人說她壞話。

 偶爾提到,也是因為葉琛。

 他們在不停挖葉琛和柳思遙的料,在學生們一個接一個爆料的同時,樓主喬律師就拿著手機不停地刷新貼子內容。

 直到有路人發出了呂詩追求不到手因愛成恨的那個男孩的照片,看著照片旁邊的文字——這不才是柳思遙的男朋友嗎?我記得他倆一直是曖昧中啊。

 喬律師滿意地將帖子用小號轉發給了呂詩最要好的閨蜜。

 在了解了事情大概的來龍去脈后,喬律師本來還擔心葉琛沖動來著,沒想到還沒輪到他游說,葉琛自己就想明白了。

 “我的確可以殺了她,但這樣我就要坐牢了,那以后有誰欺負陸瑤,我就更不知道,也更管不了了!

 所以不如來一招借刀殺人。

 相信以那位呂詩閨蜜天天往呂家跑的頻率,應該在柳思遙出院前,魏家就會知道誰才是當中搗鬼人了。

 只要魏家狠心,她就連醫院都離不開。

 留著這個后手的葉琛自然覺得,就算她選擇從樓梯滾下來,也和死了沒兩樣。

 因葉琛而被魏霖朔毀容?

 聲帶受損?

 差點活不下去?

 你想要的經歷,全都足你。

 你編寫的劇本,自己去演繹。

 這一切陸瑤都不知道。

 她只是聽說柳思遙為葉琛跳樓了,而他抱著柳思遙去了醫院,為她墊錢了住院費,還一直守著病直到她離了危險才離開。

 有大膽的來問她對此有什么看法時,陸瑤想了會兒,說:“好的!

 看著大家不相信,還對她略帶同情的眼光,陸瑤想說真的好的,他們配的。

 他能早點喜歡上柳思遙,那柳思遙就不會來害自己了。

 擺了為穿書女主和男主相愛當墊腳石命運的陸瑤松了口氣,以后應該也不會被她糾了。

 周六下午的課上完就可以回家了,沒有晚自習。

 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去秦家補習,不僅可以往小金庫里新增2000額度,還能把這些讓她提心吊膽怕丟了的鈔票存進支付寶,陸瑤就忍不住哼歌。

 可高興的心情在陸媛打開家中大門時被一秒擊破。

 “姐!你在家!啊啊啊太好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陸媛慌慌張張地沖進臥室,扯著陸瑤胳膊晃。

 “怎么了?”陸瑤握著的筆差點被陸媛甩飛,她趕緊擱在桌上。

 說實話,以陸媛上輩子對陸瑤做的事,無論她有什么忙需要幫,陸瑤都可以拒絕的。

 可偏偏她說的急事和自己無關。

 “樓下張阿姨,她孩子剛才犯病了,好像是心臟病,現在晚高峰,120一時半會兒過不來,張阿姨讓我上來看看你在不在,在的話去她家幫幫忙!

 陸媛說的話里邏輯清晰,沒有任何問題。

 張阿姨親眼看著陸瑤救助了秦崢的爺爺,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她對于心臟病急救有一套。

 加上關心則。

 所以陸瑤也沒細想,比如張阿姨家的孩子每周六都要上補習班,晚上一直都在外面吃碗餛飩就又要上課了,怎么會回家呢?

 直到她急匆匆地趕到了張阿姨家,發現家里根本就沒有人,她才發覺糟糕。

 想想自己的書包還在家里,陸瑤心臟砰砰跳。

 不能被發現。

 千萬不能被發現。

 她祈禱著,一步邁兩層臺階,幾乎是跳著跑回了家。

 可還是沒來得及。

 啪——

 在她開門的同時,她藏在書包里的手機近乎挨著她的側臉飛了出去,砸在樓道墻壁上。

 緊接著是劉鳳萍尖銳的咆哮。

 “陸瑤!你就是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