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17章 贖罪
 “?”

 他的女友是陸瑤?

 這不是他女友的記本嗎?有誰會在記記時用第三人稱去寫自己?

 護士阿姨腦子里拐了七八個彎,都沒能將其中的內容梳理清楚。

 可看葉琛這模樣,她又張不開嘴問。

 在她眼里,眼前的少年,就是張透了的薄紙,她拿頭發絲都能捅穿,吹口氣上去就能讓他崩潰。

 而葉琛也沒有要給她細解釋的意思,甚至連剛剛的那句話都不是在和她說。

 葉琛是在和他自己說。

 往事歷歷在目,百種錯,千萬般他應該而沒做,化作一團濁氣堵在口,最后嘆作了那句話。

 靜了兩秒,少年抬手,一把抹掉臉上的淚痕,站起身就要往門外走。

 這動靜嚇了護士一跳,她抬手就扯住他剛被消毒一半的手腕:“哎你去哪兒啊,身上的傷口還沒上呢!

 “接女友放學啊!彼麤]回頭,用沒被她拉住的那只手又抹了把臉“剛不跟您說過了嗎,她就在附近的學校上課,再有幾分鐘就放學了,我怕她出事兒!

 嘿?這可給護士阿姨氣得夠嗆。

 “你接個放學,看你是小孩,一直沒下狠心兇你,你自己看看你身上的傷口嘛,有哪個部位是完好不帶血的嗎?才處理了一半,針也沒,破傷風也沒打,你就想走?”

 “那您處理傷口的速度可真慢!鄙倌暧痔帜税涯槨岸际畮追昼娺^去了,才處理一半啊!

 護士阿姨氣結:“你不是說你要接女友嗎?可看你身上穿的校服,也就離這里兩條街不到,鬧市區,人那么多,哪個瘋子會在那么多人的地方欺負小女孩?”

 上一秒鬧事兒,下一秒就得被人民群眾按倒。

 這身傷的傻子有空擔心安安穩穩上課的女友,不如想想自己,外面烏云密布,搞不好一會兒就要下雨。

 他又沒帶傘,光帶著一身沒處理沒防護的傷口,說不定見到女友前就被雨水感染了。

 “再說了,你這身上臉上又是血又是傷的,你是去接她放學保護她的,還是嚇唬她的?你現在這模樣可比壞人可怕多了!

 她還想再說點什么,或是強硬地將葉琛按回凳子上。

 可話還沒醞釀好,前面的少年回頭了。

 看著他被血絲蔓延分叉侵占了全部眼白的雙目,連眼眶外都是深粉,看著他鼻頭通紅,臉被淚水和又被手胡亂擦開的血痕,一副瘋子的模樣。

 她突然卡殼了。

 “是,壞人是不太可能在鬧市欺負人,可您不懂,我現在必須要見到她,晚一秒都不行!比~琛的聲音聽起來是與外表完全相反的清醒。

 “至于傷口什么的…你說的對!彼麤]怎么用力就掙開了護士阿姨的手,從桌面上了三張紙,往臉上胡亂一抹。

 “謝謝您提醒,我差點就嚇著她了!

 護士的預測成真了。

 葉琛從進電梯到走出醫院,不過三分鐘,醫院外的景就完全變了個模樣。

 烏云籠住太陽,一片蓋一片,沒有任何隙共陽光鉆空子。

 八月份的盛夏傍晚太陽本落的晚,此刻卻像入了冬,每個人的眼前都蒙了灰蒙蒙地一層濾鏡,清晰的世界一秒變成烏黑的水墨畫。

 偶有閃電劃過,撕裂長空,將這幅水墨一分為二。

 轟隆隆的雷聲炸的人耳朵疼,眼看就要下雨,所有人都往路邊檐下擠,以防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澆一頭。

 整條街上,唯獨葉琛沒察覺出來。

 他在街道正中央,木著臉,悶頭向前走。

 腦子被分成了兩部分,兩種聲音在他腦內叫囂,爭吵。

 一種扯著他往學校走,想見陸瑤,想立刻就見到她,好想抱抱她,告訴她“對不起”這些年是他太傻,是他太幼稚,是他太自以為是。

 都怪他,都是他的錯。

 一種細數著柳思遙做過的錯事,在顱內不停復述,還提醒他:陸瑤說過,柳思遙是a班的。

 現在放學了,去班級堵她,去學校門口蹲她。

 扯斷她的胳膊,踩折她的小腿,把她的臉劃花,讓她體驗比陸瑤重百倍千倍的痛苦。

 要讓她活著,受折磨幾十年后才準去死。

 或者讓她立馬去死,活著也只是礙眼。

 這兩種聲音占了葉琛的大腦,快要把他的腦袋撕裂,除此之外,他聽不到聲音,感受不到剛落在身上的冰涼雨絲,連被雨水打與校服黏在一起往外不停滲血的傷口也忘記了。

 像是行尸走。

 叮鈴鈴——

 校園打了下課鈴。

 今天氣預報提醒,城內將從傍晚起持續下上一整晚大雨,校方出于對學生的安全考慮,取消了今晚晚自習,讓學生們早點回家。

 陸瑤沒有帶傘,看著抽屜里的那把紅傘,猶豫了片刻,還是出來了——

 那是葉琛送她的傘。

 好像是剛升高二,第一次月考后,外面突然下了場暴雨,別的學生都陸陸續續地打車或是被家長接走,只有陸瑤站在門衛處等。

 暴雨連著下了兩個小時了,假設劉鳳萍先接陸媛回家,那整頓一下再趕過來,時間也夠了。

 可她怎么等都等不到劉鳳萍,借門衛電話往家里打了三次,都是無人接聽。

 眼見時針指向了十一點,陸瑤也不好意思繼續打擾門衛大爺,心一橫,用書包擋在頭頂往家沖。

 卻發現劉鳳萍和陸媛早早的睡了。

 第二天陸瑤就發了燒,等半個月后病好了去學校時,這把傘就在桌子里放著了。

 “我說要送你回家,你偏說家人會來接,嘖,接了還生病了?”葉琛翹著二郎腿跟她開玩笑“傘收好,你請假半個月,我卷子和作業都沒法抄了!

 彼時她喜歡葉琛,這把傘一直被珍藏在桌子里沒丟掉。

 可現在她換了一種心境,再看到這把傘,難免有些心情復雜。

 不過,身體重要,她還沒傻到因為這些矯情的理由再淋雨大病一場,那要耽誤多少學業。

 陸瑤瞄了眼空了一天的隔壁座位,拎著傘出了教室門。

 可即使是下大雨,那個柳思遙也沒打算放過她,聽說葉琛不在,柳思遙便徹底沒了顧慮,追著陸瑤從教室門口到了校門口。

 還不停問陸瑤:“你一會兒要去哪里?”

 “回家!

 “真的嗎?”

 “不然呢?”陸瑤覺得她是不是徹底找不到話題了,才問這么沒營養的問題。

 她專心看路,沒注意在聽到自己的回答后,柳思遙變了個臉色。

 ‘怎么回事?呂詩不是說今天放學就動手嗎?難道陸瑤還沒收到消息?’

 她正嘀咕呢,就聽到周圍人發出了陣陣倒氣聲。

 “臥槽,葉?他怎么成這副模樣了!

 “聽說他家里出事了,整整一天都沒來上課!

 “家里到底是出了是什么事才會被折騰成這樣?”

 …

 葉?

 雖然知道全校每個人都怕葉琛,關注葉琛,最熱話題都是葉琛。

 可明明他今天連學校都沒有來,為什么熱度不減,周圍每個人都在提他?

 而且伴隨著‘血’和‘傷口’的詞。

 右側的陸瑤也頓住了腳步,柳思遙正想抬頭問問她怎么了,就看到前方五米處,一個穿著校服,渾身透的男生正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這邊,往這里走。

 透過與雨水混在一起的血跡,柳思遙認清了那個男生的長相。

 是葉琛。

 與此同時,葉琛看了她一眼,那原本情緒復雜的眼神忽然間被點燃了,眼內血絲彌補,額頭青筋突出。

 “…”柳思遙嚇得往后連退了好幾步。

 不止是柳思遙,事實上除了陸瑤外,其他人見狀,都情不自地往后退了幾步。

 說不清原因,就覺得,如果擋在葉琛面前的話,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人類與動物一樣,都有著對于危險的嗅覺。

 葉琛原本在悶著頭朝陸瑤走,可當他看到陸瑤身邊的柳思遙后,變了臉色。

 眼睛開始往四周瞟。

 嗯,垃圾箱可拆卸,自行車他也可以單手拎起來。

 雖然他的手背關節全都破了,可還能使得上力,一拳砸在柳思遙身上,保準她再也爬不起來。

 短短五米,柳思遙在他腦內慘死了一百次。

 可真走到她們兩人面前時,葉琛抬手,就將陸瑤扯進了自己懷里,大力抱住。

 對不起。

 我少不更事,叛逆惹事,以為報復的是父親,損害的是自我,卻沒想到因為喜歡你,將他們的仇引到你身上。

 對不起。

 沒能第一時間發現這些,反而讓你替我出面,被那群壞人欺負。

 對不起。

 我沒找到你,認錯了人,信錯了人,我是垃圾,我是傻。

 他抱的很緊,陸瑤感受到葉琛在抖,是那種極力隱忍卻還是控制不住的顫抖。

 重的呼吸吹在她的鎖骨上,他好像是想和她說什么,可嘴就在耳畔,陸瑤卻一點都聽不清他要說的內容。

 從沒見他這樣。

 陸瑤有點害怕,想掙開他,可少年的胳膊非常有力,錮得她根本動彈不得,更別提推開他了。

 加上葉琛身上好多傷口,陸瑤離得最近,鼻子血腥味。

 她更不敢隨便推了,只能嘗試喊幾句,可葉琛完全沒有反應。

 就好像是,根本沒聽到她說話似的。

 周圍離校的同學越來越多,像他們學校抓早戀那么嚴的,從沒見過像眼前這倆人,不要命似的在學校門口就敢摟摟抱抱的。

 所以一個個都站在旁邊不愿意走,瞪著眼睛往陸瑤和葉琛身上瞧。

 “那倆人是誰?不要命了?雖說教務處的人下班早,可各班班主任還都在呢,也不怕被抓住退學?”

 “男的是葉琛,也不知道是跟誰打架了,渾身傷,女的嘛…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女的叫陸瑤,文科實驗班的,上學期末考七百多分的那個!

 一石起千層。

 聽了陸瑤的名字后,周圍人的討論聲更烈了。

 “七百多?注定文科狀元的那個女生?”

 “全校第一和校霸,這是什么反差cp?什么是差異產生美,我今天算是徹底明白了!

 “嗚嗚,我竟然還覺得有點浪漫!

 …

 聽著他們的討論,陸瑤有些反感。

 眼瞧著他們兩人的關系要在全校面前被確定了,陸瑤也顧不上擔心他會痛了,狠狠地推在他的上。

 是剛拔出玻璃卻還沒有針的傷口,隨著間的疼痛,葉琛的五感才遲鈍地反應過來。

 響了多次的炸耳驚雷第一次真正響進葉琛耳朵里。

 轟隆隆——

 葉琛這才發現,剛剛一切對不起,他都沒有說出聲音。

 可眼下能說出聲音了,面對那雙除疑惑外毫無任何多余情緒的目光,他除了聲“對不起”外,又什么都說不出口了。

 不知道從何說起,也不知道這么突兀地道歉她能不能聽懂。

 陸瑤問他:“為什么說對不起?因為我的衣服沾了你的血?還是因為你在大庭廣眾之下抱我,把我拽進被眾人議論的尷尬境地?”

 是啊。

 她還沒經歷過那些事。

 他道歉,她不會有任何感覺,那個真正需要他道歉的陸瑤,已經死了啊。

 無論重活幾輩子,他都彌補不了自己的過錯了。

 淋了半天雨的葉琛終于感受到了冷水澆頭的感覺。

 他后退了兩步,看看自己的雙手,全是血,身上原本已經半凝固住的傷口被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下的大雨稀釋,了一身。

 看上去就像是剛從血水里爬出來似的。

 再看陸瑤,渾身透,身上的校服被他剛剛魯的抱法染了一身血,身后還有他的血手印。

 傘呢?

 葉琛視線掃到她腳邊,發現了不知道何時掉在地上的傘,兩秒后才堪堪反應過來,應該是他剛剛抱陸瑤時,打掉的。

 葉琛趕忙從地上撿起來,伸直了胳膊,將傘遮在陸瑤頭頂。

 他反而站在了傘外。

 “對不起…”他的詞語好匱乏,一肚子要說的話,可說出口的,又是這三個字。

 又給她添麻煩了。

 陸瑤皺了皺眉,不想和他說話,便抬起手握住傘柄,打算拿過傘離開。

 可用力拽了兩次,傘在他手里,紋絲不動。

 什么意思?

 陸瑤蹙眉抬頭,見他呆呆地看著自己,像是被拋棄在雨中的大型犬,委屈巴巴地坐在原地,眼含感傷,等主人回心轉意牽自己回家。

 她有些形容不出的不舒服。

 不懂,但也不想問。

 不想再有牽扯了。

 陸瑤嘆了口氣,轉身想走。

 冒雨就冒雨吧,反正這傘本來就是人家的。

 見陸瑤將書包頂在頭上,轉身要跑,葉琛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是又走神了。

 他慌張地抓過陸瑤的手,將傘柄在她手里。

 頭回在陸瑤面前展現出了無措的神情,連話都有些說不完整:“對不起,你打傘,回家吧,我…我今天心情不太好,耽誤你了!

 顛三倒四,丟臉至極。

 說完,也不等陸瑤拒絕,他掉頭就跑。

 但其實葉琛并沒有走遠,他躲在拐角,偷偷跟著陸瑤。

 一直到把陸瑤送到了家,從雨聲中分辨出了她關門的聲響后,才放了心。

 “很好,看來魏家還沒來得及找事兒!

 他環視四周,是個普通的小區,這里的綠化不錯,看起來租金也很便宜,只是不知道好不好租。

 他想租在陸瑤隔壁。

 和回光返照類似,在跟著陸瑤送她回家的路上,葉琛無論身上再痛,無論精神再差,都提著一口氣。

 可現在陸瑤已經安全送到家了。

 像是使命完成了似的,在環顧周圍樓房第三圈時,葉琛眼前一花,向后栽倒。

 渾身的傷口泡在泥水中,疼痛刺地他皺緊了眉。

 明知道爬起來會好點,明知道現在應該快點去醫院,不然傷口感染了,他死了,就沒人保護陸瑤了。

 可他就是提不起勁兒,想著陸瑤冷漠推開他時,疑惑疏離的眼神,他連往旁邊挪兩下的力氣都沒有。

 望著天空上的烏云,細雨落盡他眼底,葉琛臉上不知道是淚還是雨,是血還是泥。

 再躺一會兒吧,再躺一會兒他就起來。

 從那天在學校門口的學霸x校霸事件后,在班級,有不少拿她和葉琛打趣的人。

 “瑤瑤,你不會喜歡上那個葉琛了吧?”有人趁葉琛不在,跑到陸瑤座位旁跟她咬耳朵。

 “他脾氣那么壞,還愛打人,我還聽人說,他有過好多女朋友,有人為他打過胎,他居然連錢都不給,還一腳踹在剛打過胎的女生肚子上,給人家踹血了!

 “…”陸瑤驚了,這是什么鬼流言。

 前排孫超是狗耳朵,聽了這種不靠譜的流言,立馬回頭呲牙:“別他媽在我葉嫂面前瞎說,我老大純情著呢,從升高中到現在一個女朋友都沒過!

 “那這些流言是哪兒來的呢!”那人完全不信孫超的解釋“懂什么叫無風不起嗎?人小姑娘總不能自毀清白為了污蔑他吧!

 孫超不知道自己長得像熊,兇的時候臉擰起來,嚇死個人。

 他不道:“那還不是因為我們琛哥長得帥,五官立體皮膚白,穿衣顯瘦,引得一堆小姑娘對他傾心!

 “可不管誰來告白,他都拒絕,還特沒風度,往往是用一個‘滾’字就打發了。人家一生氣,可不造他謠嗎?”孫超咂嘴“開始我一直以為琛哥眼睛長在頭頂上,要是量女明星那種顏值才會動心!

 或者他可能取向有問題,連隔壁學校;ǜ姘锥紱]反應,還罵人家煩。

 現在想想,琛哥估計是惦記著本校;。

 孫超這么想著,眼睛就飄到陸瑤身上了,見小姑娘眉心一蹙,他趕忙陪笑。

 “總之,葉嫂,你千萬別信他們的流言就行了,記住我們琛哥只愛你,最愛你,這就夠了!

 頭回見到替人表白的。

 孫超的話惹的全班視線都往陸瑤這里聚,葉琛恰巧在這會兒回來了,聽見了孫超后半句話。

 陸瑤還以為他會像往常那樣順桿爬,抓住能調戲她的機會,就不遺余力地逗她,恨不得讓全天下覺得她是他的,在她身上蓋印章。

 卻沒想到葉琛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回到了座位上,用不大,但基本所有人都能聽到的音量對孫超說。

 “別瞎喊!

 孫超呆了下:“可是葉哥,你不是昨天都和陸瑤在學校門口抱住了嗎?”

 難道還沒確定關系?

 葉琛抬眼瞥他,又低頭,把書一本本收進書包里,用似乎不是很在意的語氣回答:“那是我自作主張,是我打擾了陸瑤,我已經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錯誤了,剛剛已經主動去校長室承認錯誤了!

 從他進門后,全班就沒人再說話,每個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這里。

 聽了葉琛的話,眾人具是一怔。

 “承認什么錯誤?!”孫超問。

 “給學委造成了很大的困擾,給學校造成了不好的風氣影響唄!比~琛收拾好了書包,往身后一背。

 “你,你這是去哪兒?”孫超眼圈都要紅了“校長是不是罰你,要你退學?”

 陸瑤也一怔,抬頭看葉琛。

 對,學校有規定,如果有人早戀,那么必須有一人退學,或者兩人一起滾蛋。

 怪不得葉琛從進來的時候就表現的很奇怪,說的話也讓人摸不到頭腦,像是刻意要給她解釋,洗清關系似的。

 可葉琛卻對孫超翻了個白眼:“放什么,我家老頭往學校捐了那么多錢,能白費?我就換個座位,而已,以后讓班長坐你后面!

 孫超松了口氣,隨即又覺得不對,跟著葉琛到了他的新座位上,低了嗓音問。

 “琛哥,你剛剛說的話他們都聽到了,很可能出去傳你的壞話,說你追不到學委!

 “這是事實啊,”哪知葉琛直接認了“不僅他們傳,你也出去幫我散話!

 “散什么話?”

 “唔,”葉琛瞇著眼想了會兒“就說我喜歡學委,她多次拒絕,我還臭不要臉,死爛打!

 “…”“我真是禽獸不如!

 “…?”

 這是失戀后精神受刺了?

 學校流言一上午就變了風向,從一半覺得兩人相愛,一半覺得陸瑤倒貼的風向,轉成了葉琛不要臉,強追小姑娘。

 學校沒有找陸瑤的麻煩,葉琛也如她愿調離了座位,兩人不再是同桌。

 雖然昨天傍晚的事情很讓她莫名其妙,但并沒有帶來想象中的不好后果,甚至可以將它當作轉折,從昨天傍晚后,學校的生活變得順利且順心。

 就連先前祈禱過的希望柳思遙和葉琛原地結婚的愿望,進度也前進了一大步。

 午休時間,陸瑤剛吃完飯,教室里只有她一個人。

 就見窗戶上映出了柳思遙的臉,她扒著窗戶往里瞧,看上去有些焦急,還有些不安,眼底是青黑色。

 “倒霉!标懍幮÷曕止玖司。

 她本來還想趁著午休睡一會兒呢,現在柳思遙來了,按照只要葉琛不回來,她就絕對不會離開的定律看,陸瑤是別想睡這個午覺了。

 可陸瑤懷著郁悶的心情在教室里等了好一會兒,也沒見柳思遙進來。

 她好奇地往教室外張望,剛好藍雪潔進門,看陸瑤的樣子,好奇:“怎么了?你在看誰呀?”

 “你剛剛在門口看到一個長頭發,長得還漂亮的女孩嗎?a班的!

 “你是說柳思遙吧?”

 “你認識她?”陸瑤驚訝地問。

 “不認識,”藍雪潔搖搖頭“我是聽葉琛說的,他剛才走到門口,指著一個趴在窗戶邊的女生喊了這個名字!

 誒,葉琛和柳思遙相遇了?

 他還知道她的名字?

 陸瑤更好奇了:“他說了什么?”

 藍雪潔想了下,按照回憶中葉琛的表情和語氣,一秒冷臉。

 “柳思遙是吧?過來,我有事找你!

 作者有話要說:啊啊啊寶寶們超寵我,給了我好多營養,今天后臺了看不到詳情,明天更新的時候會一起感謝砸雷和灌溉營養的仙女們的!

 ps,我去把上章紅包發了去。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