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15章 野狼
 等開學前的最后一個周,陸瑤再見到秦崢時,他已經經過了整整一周的魔鬼訓練,練的不成樣子了。

 見他眼底發黑臉發白,陸瑤嚇了一跳,臉上的笑意全收了回去。

 “你怎么回事呀,臉色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她把手探上秦崢額頭,不熱呀。

 比她的手還涼呢。

 “沒、沒事!”被小老師摸了額頭,完全是意外之喜,秦崢對秦宇穹哪兒還有一點兒抱怨啊,只剩心的感激。

 他跟陸瑤邀功:“對了,陸老師,在你不在的這個星期,我自己看書,已經把高一剩下的內容學會了,以后你教我高二的內容就好了!”

 “這么聰明呀?可是…”陸瑤有點難為“我高二學的是文科,你也要選文科嗎?”

 秦崢本身就是個吊兒郎的人,要不是喜歡陸瑤,他才懶得讀書,至于選科目嘛…

 理科和文科都一樣,小陸老師學什么,他就選什么。

 “嗯,選文科,比起理科我更喜歡文科,歷史可比化學有意思多了!彼林夹闹v。

 陸瑤沒發現小秦同學的大尾巴已經翹起來了。

 還在心歡喜地想,接下來可以一邊賺錢,一邊復習,日子過的不要太美妙順心了!

 心里高興,聲音也不自覺帶了笑意。

 “好,那我從今天起,教你高二的內容!

 聽著室內小姑娘的聲音加了幾分甜度,門口偷聽的秦大少爺一張冰山臉也融化了幾分。

 惹得照例端果汁進去的馮嬸也忍不住多瞧了他幾眼。

 大少爺笑起來,讓她想到了一個詞,叫什么俊來著?

 哦對了——

 豐神俊朗。

 兒時路邊說書先生形容戲本子公子哥最常用的詞。

 可惜他少了雙生星的目。

 幾秒后,屋內的新對話就讓秦大少爺又冷了臉。

 陸瑤主動提出要給秦崢手機號:“我新買了手機,你把手機號告訴我,以后在不上課的時候,你有什么難題,都可以用短信或者電話問我!

 拿了人家那么多錢,還能順便復習,她覺得過意不去。

 平時也幫忙解答解答疑難吧。

 能拿到小老師的手機號,秦崢自然樂意,高高興興地拿過手機:“我來存吧!

 手指剛按了兩個數,他忽然感覺脖頸一涼,皮疙瘩從頭炸到脊梁骨。

 秦崢納悶地摸摸自己后脖頸。

 怎么回事?是被大哥練一周留下陰影了嗎?

 他怎么覺得秦宇穹就在自己身后瞪著自己似的。

 一個暑假,陸瑤賺了八千塊。

 加上花剩下的獎學金和陸國清給的兩千塊,她現在手里一共有一萬三千四。

 身份證被劉鳳萍藏著,陸瑤沒有辦法辦理銀行卡。

 雖然她已經買了智能機,安裝了支付寶app,可偏偏2013年的我國還是現金消費更多,不能一個支付寶掃碼行天下。

 她只能到處找人換錢,給對方現金,讓對方幫忙往自己支付寶轉賬。

 可怕劉鳳萍或是陸媛知道,這事兒不能麻煩鄰居們,她只能麻煩同學。

 但他們實驗班里,有錢的都是葉琛那一派的,陸瑤可不想和他們搭話。

 其他同學最多支付寶也就有個幾百塊,還是用來網上購物的,因對陸瑤的好感才一個個都答應了幫忙,但所有人加一起,陸瑤也就往支付寶里存了兩千。

 其他的一厚摞現金只好暫且藏在書包里了,雖然看起來鼓了一些,但只要不被人刻意去翻,就不會發現。

 但這樣陸瑤就開始擔心萬一書包丟失該怎么辦了。

 上輩子的她肯定會將這些現金全都存在柳思遙這里。

 這輩子的話…

 想了好一會兒,陸瑤給秦崢發了條短信。

 秦崢,我沒有銀行卡,身上錢太多,怕丟,可以先寄存在你那里嗎?

 秦家那么有錢,又有品德,按司機先生的說法,就算哪天他們吵架翻臉了,人秦家都不會不認賬的。

 約等于銀行了。

 秦小少爺還在暑假中,天天抱著手機打游戲,短信收到的第一時間就進行了回復。

 可以是可以,但小老師你現在不是已經有支付寶了嗎?之前給你現金,是因為你沒有手機也沒有銀行卡,以后我全都把錢打你支付寶賬戶不就行了嗎?

 對哦。

 都怪柳思遙,從開學后就對陸瑤嚴防死堵,只要陸瑤出教室,她就上去搭話,連上廁所都要守在門口敲門。

 一個勁兒地說:“瑤瑤對不起,原諒我吧瑤瑤!

 唐僧念經似的,把陸瑤腦子都念遲鈍了。

 陸瑤尷尬地敲鍵盤。

 最近有點忙暈了,那我這周周末給你上課時,把錢給你吧,麻煩你了。

 秦崢回她。

 小老師客氣啦,風里雨里,周末等你。

 事情解決了,陸瑤松了口氣。

 她將手機放到桌內,拿起桌面上的水杯去樓下接熱水,路過門口時,被班長藍雪潔攔住。

 藍雪潔是個特別熱心地小姑娘,從上次聽說陸瑤有急事要換錢后,就回家跟媽媽商量了一下,往支付寶里存了三千塊。

 “陸瑤,我有錢了,我媽給了我三千,你還要用嗎?”

 缺錢?

 靠窗戶聽哥們吹牛的葉琛抬了抬眼皮,看似淡漠無意地朝門口掃了眼。

 “不用啦!事情已經解決了!标懍幠罅四笏{雪潔的手“謝謝班長!

 見她笑得一臉輕松,應該不是假裝。

 可葉琛還是做不到裝沒聽到。

 這一個暑假,他已經徹底捋清楚了對陸瑤的態度和想法。

 上輩子是他的問題,是他沒保護好陸瑤,害的她那么喜歡學習前途無量的小姑娘被毀容,被退學。

 也是他膚淺,就因為陸瑤整容了,就沒感情了,以為是報恩,和對方結了婚,卻又不碰對方。

 這比冷暴力還過分,生生拖著人家姑娘的青春,哪來的資格怪罪人家出軌?

 她對他的好是真的,是他的錯。

 所以這份心動,沒必要刻意抹殺,葉琛甚至覺得,老天給他重生一次的機會,就是為了保護陸瑤,彌補那個被他傷害過的女孩的。

 將綠帽原因怪到自己身上后,葉琛坦坦地關心起了陸瑤。

 估算著陸瑤已經下樓了,他走上前,長臂一抬,攔住了正準備回座位的藍雪潔。

 見是校里刺頭葉琛,藍雪潔腳一軟,聲音也跟著降調:“干、干嘛?”

 “別緊張,我就是想問問你,學委剛才跟你借錢,是怎么回事?”葉琛皺眉“她最近是遇到什么困難手頭緊了嗎?”

 女高中生,缺錢,在班里借錢。

 藍雪潔敏銳的察覺到,如果這個誤會不立刻解釋清楚,很可能給陸瑤帶來負面言論影響。

 加上葉琛總欺負陸瑤,所有人都覺得他討厭她。

 藍雪潔更不能讓他誤會:“不缺錢,她手頭好像有多錢的,可都是現錢,怕丟,想存進支付寶,找我們換錢來著!

 葉琛聰明,垂眸抬眼間,就將陸瑤這么做的原因想清楚了。

 學會藏錢了啊。

 聰明。

 按道理,陸瑤接水應該只用個五分鐘左右。

 可葉琛靠門等了快十分鐘,大課間都快過去了,也沒見陸瑤人影。

 他就跟著往外晃悠了會兒,從操場晃到水房,沒想到十分鐘了,陸瑤還待在水房呢。

 一邊接水,一邊翻看著手上不知哪兒來的藍皮本子。

 “剛剛出門時,好像沒拿這個本子吧?”葉琛喃喃。

 他不知道陸瑤剛剛經過一場‘惡戰’。

 剛剛去水房的路上,碰上從a班降到c班的柳思遙,她剛從多媒體教室背著書包出來,見了陸瑤就粘上去了。

 她打算給陸瑤最后一個機會,要是陸瑤還不原諒柳思遙,那她就打算實行b計劃了——

 加速那群混混找陸瑤事兒的時間。

 上學期期末,事情和原小說里的故事情節發生了轉變。

 1、陸瑤不喜歡葉琛,且抱有敵意,那她為他身而出絕對是不可能的了。

 2、葉琛腦子被門夾了吧,突然轉,不僅考了個好成績,還不招惹是非了。那他和對面混混矛盾益加深的可能也沒了。

 既然不恨葉琛,那群混混就肯定不會找陸瑤的麻煩了。

 所以柳思遙計劃著,想故意去那個會毀掉陸瑤容貌的混混認的干妹妹面前讒言,說陸瑤勾引那個女混混喜歡的男生。

 雖然那個男生喜歡的其實是柳思遙,可柳思遙只用和他拉拉手,就能讓他對外稱,他喜歡的人學習好長得漂亮,卻死活不透名字。

 而整個年級,提到學習好又漂亮,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陸瑤。

 所以柳思遙覺得自己的謊話不會被戳穿。

 等陸瑤被毀容,最孤獨無助時,自己再伸出援手,她一定會不計前嫌原諒柳思遙的。

 至于葉琛,他本來就喜歡陸瑤,只要柳思遙在陸瑤退學后,往外散布陸瑤是為了葉琛而毀容的謠言,傳到他耳朵里,那一切都能回到正途,按照她的計劃繼續進行。

 計劃是殘忍了些,可柳思遙卻不覺得有問題。

 在她的認知里,這些不過是小說里的人物,只有自己才是活生生的人,那些小說人物改動兩個字就會死,比螞蟻的生命貴重不到哪兒去。

 無論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還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都讓她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正確的。

 所以在陸瑤冷漠回絕她的示好后,她決定開啟計劃b了。

 剛巧女混混喜歡的那個男生從旁邊路過,眼看對方就要瞧見自己了,柳思遙拎起包就跑。

 她怕那個男生沒眼色,當著陸瑤的面喊自己名字。

 那陸瑤肯定能記住那個男生和自己認識,以后恐怕會留下隱患。

 走的太急,沒留意拎包的時候,有本筆記從里面掉了出來。

 陸瑤瞧見了,是上次她在窗戶邊看到過的,記錄著柳思遙的計劃,以及她和葉琛平時相處和習慣的筆記本。

 她從地上撿了起來,一邊走一邊翻看。

 越看越惡心,也越看越骨悚然。

 無論多少次,她都想問一句,怎么會有人這么惡毒?

 翻了三分之一,陸瑤就看不下去了,這種惡心的筆記本像是一團載惡意的污穢之物,放在手里都嫌臟。

 所以在回到教室時,順手就扔在了門后的垃圾桶內。

 下節課是體育課,陸瑤一直等到屋里只剩下她和葉琛還有藍雪潔三人時,才戀戀不舍地將眼睛從英語單詞表上離開。

 見她出了門。

 一直對心上人剛剛扔了什么本子好奇的葉琛終于有了機會,他走到門后,朝垃圾桶內看了一眼。

 嗯?那上面好像是陸瑤的筆跡。

 出來的一角上還寫了葉琛的名字。

 ‘不會是和我有關的記吧?’葉琛彎撿起了筆記。

 他正打算翻頁,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了腳步聲,有人進了班級。

 怕是陸瑤回來,葉琛趕緊往門后又退了一步,把筆記直接到了校服內。

 可來人沒有進教室,就站在門口,出格的裝扮把藍雪潔嚇了一跳。

 學校校規校紀嚴明,就算有錢如葉琛,也不能像門口這個女孩似的,染著粉頭發還穿著漁網黑絲。

 才十幾歲,卻涂著濃妝,隔兩米,藍雪潔都能聞到她身上的化妝品香味兒。

 這不是本校的學生吧。

 門口女生不在意藍雪潔狐疑的目光,也沒有急著開口。

 而是朝教室內仔細環視了一圈,確認只有藍雪潔這么一個看起來好欺負的姑娘后,她才滿意地點點頭。

 “哎,你,對,就你,你知道陸瑤在哪兒嗎?”

 這個聲音。

 門后的葉琛瞇起了眼。

 這不是那個上輩子害陸瑤毀容的混混魏霖朔的干妹妹,呂詩嗎?

 她找陸瑤?

 葉琛的十指攥成了兩個拳,白皙的手背上青筋凸起。

 藍雪潔遲疑了下:“她去上體育課了,你有事兒找她嗎?”

 體育課不僅學生多,老師肯定也多,她不打算去那么多人面前找事兒。

 那個柳思遙說了,葉琛喜歡陸瑤。

 要在處理事情之前就被葉琛知道了這件事,那鐵定沒辦法教育她了。

 呂詩輕哼了聲:“有,你等她回來,告訴她,讓她在放學的時候去臨街的天間ktv找我,不然她關心的人就會斷手指頭!

 “這事兒不準告訴任何人,多一個人知道,她關心的人就多掉一手指頭,你也不準告訴別人!

 想了想,呂詩又叮囑了句:“尤其不準告訴葉!聽懂了嗎!”

 藍雪潔被嚇得磕巴,說不出話,但不是因為呂詩話的內容。

 而是因為在抬頭看呂詩,聽她說話時,剛好瞧見了與她一門之隔的葉琛,從面無表情到烏云密布,雙眼冒著狼似的兇意的全過程。

 那表情太可怕,像是下一秒就會撲出來將人吃了似的。

 這頭青年狼也發現了藍雪潔的失態。

 他陰沉著臉,將食指豎放在前,無聲比了個“噓”

 女孩迅速領悟了他的意思。

 “好…”“我絕對不告訴別人,尤其是…葉琛!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