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3章 葉琛
 陸瑤在從醫院回學校的路上,推算了一下現在的時間。

 高二下學期,她和葉琛的關系并不算親近。

 因被家教事件怒,對陸瑤表白,是高三元旦的時候。

 眼下她和葉琛,應該是處于,葉琛喜歡她,總是欺負她,沒事找事兒的狀態。

 所以,陸瑤有點懷疑,葉琛會像是他答應的那樣,乖乖替她跟老師請假嗎?

 可她重生后,有很多事情都不一樣了。

 比如,在兩人捅破窗戶紙前,陸瑤和葉琛的上學路線并不重合,可他居然出現在了陸瑤等車的車站牌。

 還以為葉琛會表面答應,實則不告訴老師,等把陸瑤氣哭后,再想辦法解決。

 可沒想到,葉琛竟然真的幫她請了假。

 她在進去打報告后,老師不僅沒有在意她曠課快兩節課的事情,還看她額頭起了一層汗的樣子后,讓她搬著凳子在風扇下面坐會兒。

 “你坐這里聽課也可以!

 語文老師兼班主任,老劉,態度非常和藹。

 明明在陸瑤敲門前,他正因為班里老跟著葉琛不務正業的幾個男生沒作業而發火,黑板擦拍在桌子上,砰砰地像是要裂成兩半似的。

 “老師,你變臉速度也太快了吧!

 有人吹了個口哨。

 “是啊,咱們小學習委員翹個課,你還這么和顏悅,讓人家吹風扇。我們就背不出課文而已,你差點把桌子拍碎!

 這話陸瑤聽了沒什么感覺,反正出聲的這幾個人她都記得,是葉琛的小跟班,欺負她就是因為以為葉琛討厭她才這么做的。

 上輩子也是這樣,抓住點機會就擠兌陸瑤。

 后來聽說葉琛跟她告白,一個個臉色綠的跟空心菜似的,就差跪下求她原諒了。

 可這次幫她請假的是葉琛,他們還敢這么肆無忌憚地酸陸瑤,她第一反應,肯定是葉琛指示他們這么做的。

 也對,這才像葉琛,他不欺負她就出問題了。

 陸瑤不說話,可老劉不樂意了。

 他正準備指著那幾個熊玩意好好教訓,告訴他們,要能跟陸瑤成績一樣好,他回頭自掏包買個空調。

 就安裝到教室最后排,調成十六度,專門對著葉琛的那個位置吹。

 可老劉嘴巴才剛張開,還沒出聲,只聽“呲啦”一聲巨響,剛剛第一個開口擠兌陸瑤的胖子,抱著他的課桌一起倒在了過道上。

 好像是誰踹了他一腳。

 葉琛,作為一本校園加豪門題材的言情文男主,拿的與陸瑤同樣是苦盡甘來的劇本。

 他兒時被惡毒繼母羞辱,在繼母湛的演技下,偏心父親對待葉琛的態度也有了轉變。

 從這是愛拼命也要留下來的兒子,我一定要好好對待他,變成了,這家伙一點都不像我,更不像他媽。

 在一次弟弟從樓上摔下去骨折住院,繼母硬說是葉琛推的后。

 葉父拿著直徑三公分的空心鐵,將葉琛關到閉室內,一遍遍問他。

 “你知錯嗎?”

 “我有什么錯?”葉琛則仰著頭,無畏地與葉父對視“他自己從樓梯上摔下去,跟我有什么關系?”

 葉琛那年剛剛初中畢業,在已經去世的林母的悉心培養下,他長成了一個和林母一樣,本清冷善良的少年。

 也因為葉母討厭說謊,葉琛自然也不愛說謊,他從小到大就沒說過謊。

 所以無論葉父問多少遍,他的回答都一樣。

 沒做過就是沒做過,任你們怎么抹黑,他都不會承認自己沒做過的事。

 可葉父比起他,更相信哭得幾乎暈倒的繼母。

 見葉琛‘說謊’,鐵就這么照著他揮了過來。

 第一下砸在他的后背上,第二下是,第三下是腿…

 葉父瞪著通紅的雙眼,只希望親兒子可以知悔改,只要葉琛認聲錯,葉父就可以原諒他。

 小孩子嘛,有幾個年輕時不會犯錯?

 可葉琛比他,也比所有等著看他屈打成招的人想的要有骨氣,他全程緊咬著下,沒吭過一聲。

 四十下鐵,全都撐了過來,哪怕在暈過去時,他的下已經咬破,渾身沒一處能看,葉琛也沒求饒。

 葉父徹底失望了,丟下了句“如果死的是你,而不是你媽媽就好了!焙,將受著重傷的葉琛丟在了閉室。

 沒有醫生,每只有清湯寡水的飯菜維持生命。

 一個月后,葉琛才從閉室內走出來,他的外傷好了,他身上的清高勁兒也沒了。

 誰都不知道葉琛這一個月是怎么過的,只知道他從那個黑漆漆的屋子走出來時,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

 他舉止豪放,行事不羈,全校第二考進重點高中的好成績,變成了最后一個考場的?,泡吧,唱k,欺負同桌,除了泡妹子之外,他把高中小混混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

 有錢,且打架時回回都下死手,這兩條任拎出來一條單看,沒什么。

 可當這兩條加在一起,那就等于是在說——葉琛不僅能打得過你,還能把你打殘了之后用錢堵住你的口。

 所以,在高一剛結束的時候,葉琛就成了令本市所有高中混混都聞風喪膽的名字,幸好他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準則,不然不少人要遭殃。

 對了,至于為什么他不泡妹子,葉琛曾半開玩笑地回答過。

 “動不動就哭,還要出去約會,說不定還他媽要翻我手機,想想就頭大!

 “還是欺負小同桌好玩!

 這個小同桌,指的就是陸瑤。

 陸瑤和別的女生不一樣,起碼葉琛是這么認為的。

 從第一天進校起,他倚在走廊欄桿上叼著剛點上的煙,透過繚繞的煙霧瞇著眼看走廊上路過的人。

 這時候大家還不了解葉琛的厲害,有不少人禮貌地請他掐煙:“同學,這里是學校,請不要抽煙,二手煙有害健康!

 他挑眉,不正經地回:“二手煙有害健康,那怎么著,我把煙給你?你兩口,是不是就健康了?”

 看著對方憋屈的表情,葉琛內心無動于衷,冷笑了一聲繼續和狐朋狗友云吐霧。

 可五秒后,一個黑色頭發別在耳后軟軟的垂在兩肩的小姑娘,從他面前路過,微微皺了皺鼻子。

 葉琛愣了,心臟像是被什么東西不重不輕的按了兩下。

 等回過神的時候,他已經把煙掐了。

 那個姑娘,就是陸瑤。

 葉琛不傻,當然知道那種感覺是一見鐘情。

 高中時,男孩們已經不像是小學的那樣傻,喜歡誰就欺負誰。

 葉琛欺負陸瑤,并不是因為他幼稚,而是陸瑤欺負起來,實在是,實在是…

 “太他媽可愛了!”

 在某次把陸瑤氣到臉紅,被她用兇兇軟軟的一句‘你真討厭!’罵了后,葉琛怔了會兒,趴在桌子上悶笑。

 好半天才抬起頭,如是感慨道。

 長得嬌嬌軟軟,經常用冷臉對葉琛,可偏偏臉皮薄,不經逗,兩句話就能氣的她臉紅,那淡淡的粉能從臉頰延伸到耳垂。

 看的葉琛幾次心,想伸手捏一捏她小巧精致的耳垂。

 這個手的習慣一直到他后來和陸瑤多年不見,重逢時,才改掉。

 在聽說陸瑤因自己受傷退學后,他就失去了和她的一切聯絡方式。

 正巧家中父親意外去世,他努力拼搏,奪回了家業,也終于有能力去將當初欺負過陸瑤的人一個個‘處理掉’。

 動用八方人馬,終于在高中畢業的六年后,要到了陸瑤的聯系方式。

 可來和他見面的女孩很陌生。

 容貌,發型,嗓音,一切都和印象中的陸瑤不同。

 據說是當初救他時,傷到了臉和嗓子,所幸刀口不大,整容就可以恢復。

 但究竟是受了多重的傷,才會連耳朵形狀都變了?

 “你記錯了!迸⑼犷^跟他講“我的耳朵本來就是這樣!

 人都說感覺是不會騙人的,葉琛對眼前這個自稱是陸瑤的女孩毫無感覺。

 可她的習慣,小動作,口味,字跡,和那個高中時讓他心動的女孩一模一樣。

 加上她經常細數兩人之間的回憶,那是別人都不知道的小事。

 這反倒讓葉琛開始質疑自己。

 質疑自己居然是個因為對方容貌嗓音不同,而不再心動的蠢貨,和自己那個母親去世后立馬取了老婆的蠢爸沒什么不同。

 越是不心動,則對一心喜歡著自己的陸瑤更愧疚。

 所以,他答應了陸瑤的一切要求,戀愛,結婚,只要她想要,他就同意。

 反正他這輩子就動心過一次,即使現在不動心了,也改變不了他曾經對陸瑤動心過的事實。

 也因為愧疚,最后陸瑤將一份離婚協議書放在葉琛面前,上面寫著巨額贍養費的時候。

 明知道陸瑤出軌,葉琛還是連眼都不眨就簽了,筆放下的那一刻,他深深地松了口氣。

 終于結束了。

 離婚后的葉琛睡了一覺,再睜開眼時,就回到了高二,自己的身體正走在上學的路上。

 和陸瑤一樣,他對于自己重生的這件事接受的很快。

 和陸瑤不一樣,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書中人,更不知道穿書女主是個什么東西,他還以為綠了自己的人是陸瑤本人呢。

 可即使帶著陸瑤綠了自己的記憶,再次見到高中時期的陸瑤時,葉琛還是不可遏制地心動了。

 看她緊張刻意和他保持距離的樣子,聽她假裝不認識喊他‘同學’的聲音。

 丟失的習慣也又回來了。

 他心不在焉地聽著陸瑤講話,腦子想的卻是好想捏捏她耳朵。

 媽的。

 從辦公室走出來,給陸瑤請完假的葉琛在心里暗罵了一聲,他覺得自己膚淺,也的。

 而在陸瑤踏進教室,聽著前排孫胖子對她的嘲笑和污蔑,葉琛又一次證明了什么是人。

 沒控制住,一腳踹了出去。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