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第1章 重生
 陸瑤重生了。

 前一秒,耳邊還是氓混混的威脅聲,與墜樓時刷刷耳邊刮過的風聲,再睜眼,她就回到了2013年。

 這一年,她高二。

 廚房內,養母劉鳳萍切菜時菜刀墩墩剁案板的聲音,身體感受到的炎熱,以及不停往鼻腔內鉆的雙匯火腿腸煎炒的香味,都在提醒她。

 這不是夢。

 “瑤瑤,你妹妹呢,她是不是還沒睡醒?”劉鳳萍從廚房探出半個腦袋,瞧見餐桌前只坐了陸瑤一人,她皺眉。

 “應該已經在換衣服了!标懍幮牟辉谘傻貞寺。

 在睜開眼的第一時間,她的腦內就“滴”的出現了機械提示音。

 它告訴陸瑤,她其實并不是一個真實的人,她生活的世界其實是書中虛擬的世界。

 這樣的認知沖擊,讓陸瑤根本沒心思,也不想去關心,那個在幾分鐘前才剛剛把她害死的妹妹有沒有起。

 她聽著機械音,整理剛剛涌進大腦里的,曾經三輩子的記憶。

 它提示陸瑤,這三輩子的記憶并不屬于一本書。

 她在三本豪門言情文中都出場過,而且是書中的女主角。

 那些陸瑤經歷過的苦難折磨,本身是作者為了體現苦盡甘來而設置,后來卻出現了一種叫做穿書女主的生物。

 她們看過陸瑤所處的書,知道書中的情節,她們在陸瑤的四周潛伏,在看到陸瑤將書中的苦經歷完后,立刻出現。

 像個小偷一樣,偷走陸瑤本該得到的甜。

 她們利用知劇情這一優勢,假裝自己是陸瑤。

 她們知道陸瑤經歷的每一處細節,在這種情況下,陸瑤連當面對質都占不到優勢。

 于是,穿書女主們頂替了她的位置,陸瑤變成了配角。

 她所經歷的苦難變成了新男女主角們相識的契機。

 包括后來陸瑤的三次慘死,在文中也只是用了簡短的一句話就概括了。

 ——后來聽說,她死了。

 書中提起來輕松。

 可一筆蓋過的,是對她來說鮮活的三輩子。

 高興是真的,難過是真的,那些死亡時感受到的絕望和劇痛也是真的。

 所以陸瑤并沒有糾結自己只是個虛擬人物這點,并且對于自己能夠重生這件事,是抱著感恩的態度。

 前面三世,她都是零記憶,沒有經驗,與看過整本書的穿書女主們相比,處于下風。

 但這次重生,陸瑤不是零記憶,前面經歷的三世記憶全都都在。

 尤其是在機械音告訴她,陸瑤并非是重生到了某本書中,而是三本書融合后的世界。

 這不僅意味著她比那些穿書女主知道的更多,更全面,處于上風。

 還意味著她有機會修改人生。

 現在才高二。

 在三本書中,這個時間是和平期,很多事情都沒有發生,一切都還來得及改變。

 她要把以前三輩子的遺憾都補回來。

 “姐,你怎么也不喊我!”在陸瑤吃完飯準備出門的時候,陸媛才頂著一頭雜亂的頭發從臥室沖出來,跺著腳抱怨。

 看著陸媛臉都沒洗,坐在餐桌前先扒飯的慌張模樣,陸瑤心想:這就是所謂的穿書女主?

 這三本豪門文都是同一個作者所寫,可能是作者懶,也可能是出于某種偏好,三本書的女主人設名字全都一樣,包括她的養父母一家,和妹妹陸媛,都出現過三次。

 可在第三本書,也就是陸瑤剛剛經歷的上輩子中,陸媛被穿了,成了三個穿書女主之一。

 她沒有前兩本書中的陸媛心善,也不好學,無大志腦沒墨,每天除了追星和打扮自己之外就沒有別的事情做。

 上輩子死之前,陸媛告訴她:“姐,那個秦郁穹好討厭,我幫你去醫院給他送湯,他竟然想要強吻我,還說他其實對你只是玩玩,想利用你幫他治療眼睛,但對我是實打實的一見鐘情!

 “那個畜生,也不想想,他能對我一見鐘情的前提,還不是你先幫他治療好了眼睛么?忘恩負義,畜生!”

 看著妹妹一臉的愧疚,陸瑤信了。

 她沒怪陸媛,也沒勇氣親耳聽秦郁穹這么說,而是回去將自己鎖在房間里大哭特哭了整整一天一夜。

 在第二天的晚上,一個膀大圓兩花臂的男人壞笑著打開了她的臥室門。

 他轉著手指上的鑰匙串滿意地打量陸瑤:“陸媛說的不錯,你是比她好看多了,聽說你還是個處?”

 那一刻,陸瑤的大腦當機了。

 接下來就是掙扎,見自己力量懸殊無法與他抗衡后,陸瑤想都沒想轉頭就從臥室的窗戶那里跳了出去,再睜眼就是十分鐘前了。

 她還沒有來得及思考這其中的關聯,比如為什么他會知道陸家的地址,為什么拿著陸家大門以及陸瑤臥室的鑰匙。

 又為什么往日晚上從來不出門的陸母,在那一天,剛好想出門散散步。

 可任憑陸瑤心里怎樣的翻江倒海,捏著書包帶的指尖用力到發白,她說出口的聲音卻淡淡不參雜任何起伏。

 “我喊了兩遍,以為你已經起來了!

 “那你吃飯的時候沒看到我,就不能再喊我一遍嗎?還有,媽媽呢,她怎么不在?”陸媛抱怨。

 兩塊香腸夾著煎蛋,竟然還堵不住她的嘴,不停地指責陸瑤:“你不管我會不會遲到,她怎么也這么心大,什么事兒能比我快遲到還重要?”

 要擱以前,陸瑤會覺得妹妹是性格朗心大,所以說話毫無顧忌,不會跟她計較,好聲好氣地解釋道歉。

 可現在她做不到,聽到陸媛的聲音她都會覺得頭疼。

 懶得聽她一句一句,陸瑤一句“她去樓下拿你的每早餐了”堵得陸媛瞬間收聲。

 陸母在陸父死之前,對陸瑤和陸媛在表面上都是平等的,最多也就是做一些類似‘每天等到陸瑤走了,偷偷給陸媛一瓶牛’這種小事。

 直到陸父死后,陸母劉鳳萍才出真面目,她和陸媛的差距才擺在了明面上。

 看著陸媛僵住的表情和明顯變慢的進食速度,陸瑤合上了大門。

 陸媛是陸瑤重生后遇到的第一個穿書女主。

 而葉琛,則是陸瑤遇到的第一個穿書男主。

 她高中的同桌,學校出了名難惹的霸王。

 那是在陸瑤在走到有通往學校的公車站牌前時。

 見站牌前里里外外密不透風的圍了三圈,她好奇地站到一邊,靠人群里七七八八地交談聲分析情況。

 “聽說這老頭走到這里突然就倒下了,沒一點兒征兆!

 “這剛六月,天兒就這么熱,這大爺說不定是中暑了,要不找瓶冰水給他降降溫?”

 “誰家中暑是捂著口啊,別是有心臟病啥的,可不敢碰!

 哦,里面圍著的是個不舒服的老人。

 這場景對陸瑤來說并不陌生。

 其中某一世,陸瑤也遇到了,當時她急著坐車去上課,還以為這里面是有什么人吵架招來的圍觀,沒關心。

 后來放學回家聽不少人議論這件事,才知道。

 里面圍著的是個心臟病突發的老大爺。原本可以得救,可周圍的人怕碰瓷,沒人敢出手幫他把口袋中的藥拿出來。

 等120把大爺拉到醫院時,已經不行了。

 本著重生一次應該感恩的心態,陸瑤默念著“行一善”擠開人群鉆了進去。

 在蹲下幫他拿出藥之前,人群里有個大媽拉住了陸瑤,她回頭看,是一樓鄰居,張大媽。

 “瑤瑤啊,已經有人打120了,一會兒就來了!

 張大媽一把將陸瑤扯到身邊,低了聲音說“聽大媽的話,這事兒咱可不敢管,萬一是假的,或者萬一出個什么事兒,咱可賠不起!

 “沒事,張阿姨,我在學校學過急救,這個爺爺的樣子我在老師放的視頻里見過,應該是心臟病突發了!标懍幹缽埓髬屖呛眯,沒有生氣。

 她推開張大媽的手,細聲細氣地解釋:“這時候還能救,要是在耽擱一會兒,恐怕120來了也沒用了!

 上一世這事兒發生后,提的次數最多的就是張大媽。

 張大媽是個善良的,就是膽小。

 在聽說本來大爺能活之后,她一直念叨:“要是當初我有勇氣上前幫一把就好了!

 陸瑤覺得在自己說清楚事情的重要后,張大媽不會攔著。

 果然,張大媽聽完之后,猶豫了一下,放開了陸瑤。

 可看著細胳膊細腿兒,說話聲音都軟塌塌的姑娘要去給人急救,張大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喜歡陸瑤,事實上他們整棟樓沒人不喜歡陸瑤的。

 誰提起這陸家大姑娘,都是一通夸。

 她學習好,長得好,還脾氣好,跟誰說話都柔柔的,特懂禮貌。

 給鄰居家孩子免費補習功課,把自己的飯省出一部分喂貓狗,全樓都知道她心善。

 可正因為知道這點,張大媽才擔心陸瑤這好心姑娘沾上倒霉事兒。

 看著陸瑤給那個不舒服的老大爺喂了藥,讓他含在舌下,又將他上身的衣服扣解開,讓他處于坐位,還招呼著圍觀群眾讓開。

 “病人需要暢通的呼吸環境,你們這樣會讓他緊張!

 張大媽才相信陸瑤是真的學過急救。

 可張大媽心臟才剛放回原處,就又提溜回了嗓子眼。

 急救完畢的陸瑤準備離開去學校,已經快遲到了。人們卻不愿意給她讓路,還有人抓著她不讓走。

 “你不能走,120還沒到呢,誰知道人有沒有事兒?”

 “萬一人本來沒事兒,你這么一折騰,出事兒了呢?”

 這話得來了不少人的附和:“就是啊,可不能讓這小姑娘走,她走了,咱們怎么跟人代?”

 這可把張大媽氣壞了,一把將陸瑤扯到身后,對著旁邊一群人啐道:“你們一個個都什么玩意?救人的時候一個個慫的跟耗子似的不吱聲,等我家姑娘把人救完了,你們倒敢大聲說話了!

 “老人倒了不扶,還拿惡意揣測好人,惡心誰呢都?”

 見張大媽要因為自己和別人對罵,陸瑤連忙扯扯她袖子。

 “沒事,等救護車來了再走也行,就是快上課了,如果遲到的話我這學期就拿不到獎學金了!

 而獎學金是她讀大學的學費,非常重要,陸瑤不能丟失。

 她想了想,和周圍的人說:“我不走,但我要找個同學幫我跟老師請個假!

 2013年的陸瑤沒有手機,她只能往四周張望,看看有沒有穿同種校服的學生經過。

 幸好這里是去學校的公車必經的路,張望了一會兒,還真給陸瑤抓住了個校友。

 一米八幾的男生,剪著短且干凈的發型,三層人群都擋不住他拔的身姿。

 “同學!”她勉強從人群隙處擠出一只手,拉住了路過的這個男生的校服一角。

 “我是高二實驗班的陸瑤,你能不能幫我…”

 前面的男生轉過了頭。

 四目相對,那雙她印象里一直是拿似笑非笑目光看她的眼睛,在看到陸瑤的臉后,是驚訝。

 熟悉的眼睛,熟悉的鼻梁,熟悉的薄。

 當看著他眉毛挑起的動作都和她重生后,抗拒且逃避的記憶中的重合后。

 陸瑤失了聲。
上章 我成了重生大佬們的初戀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