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傾城護愛 下章
15、信任
 煌抒寒看著錦靈繡進來坐下,看著她憤怒的瞪著他,兩人多年來早已心意相通。他凝望她半晌,嘆息道“繡兒,你我相多年,你也懷疑是我指使的嗎?”錦靈繡失望的說“難道不是你?除了你,誰還知道無緣劍埋在何處?誰還知道無緣劍的真正用途?”

 他眼角一挑,冷笑道“用途?那劍只是不祥罷了!難道刺中他后,真的會如傳說所言,令你離開他嗎?”

 她忿然“當然不會!”

 他黯然的說“我也知道你不會。試問,我又怎么會做這么吃力不討好的事?”她怒道“不是你!難道還有別人?”

 他俊臉上的神情很是失落,幽深的眼眸凝望著她“當然有。不過你不會信罷了!”

 她怔了怔,立刻搖頭道“不!翌哥哥不是這種人。他不會這樣做的!彼麘n傷的看她一眼,英的眉宇間淡淡的無奈“我知道你不會信的。但我雖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斷,可又怎么忍心令你傷心難過?”她怔怔看著他憂傷真摯的臉,抒寒一向手段高明,智計頗深,想不到演戲也這么像。她幾乎快信了他,想起那雙干凈清新的眼眸,她咬不說話,提醒自己不要上他的當。

 煌抒寒黝黑的雙眸漸漸黯淡,面容也冷凝起來“你不信我?”她還是不語。

 他飛揚的濃眉,驕傲的眼角初次染上了惆悵的味道“你信他?不信我?”語氣里已有了傷心憤怒。

 她緊緊握著拳,黯然的說“抒寒,看在我們從小的情分上,這次就算了。

 以后,我們…”

 她語氣中微帶著哽咽,揮劍斬落一片衣襟“我們情義已斷,如同此袍!”“繡兒!你竟為了他和我割袍斷義?!”煌抒寒不敢置信的看著她,黝黑的瞳仁象被刺到似的緊縮了一下,右手下意識的伸出,想拉住她決絕的身影,在碰到她衣角的時候,又頹然的放下。她和他同樣的固執!固執的相信著一個人。

 可是,那個人卻不是他!

 她走出門去“請陛下立即離開錦圣國!

 煌抒寒看著她的背影,憤怒的一拳擊在旁邊的紫檀木桌上。那堅硬的桌子立刻粉碎的裂開來,如同他的心。

 錦靈繡回到聽月閣時,宮千翌已經睡著了。

 他清雅的臉上,俊秀的眉緊緊顰起,很是憔悴。夢中尤自緊鎖著眉,是做了惡夢嗎?

 寧靜的夜幕下,他秀雅絕倫的臉如此惹人憐惜。她心痛的癡癡凝視。

 “翌哥哥,無論如何,我相信你!彼拖骂^在他的額上輕輕吻了吻,細長的手指在他眉上慢慢撫摩著。

 她握住了他的手,低聲自語道“翌哥哥,還疼嗎?對不起,是錦兒不好。

 是我的猶豫不決害了你。真的對不起!以后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不再讓任何人把我們分開!

 看著他的眉峰漸漸舒展開來,她才倚在他的邊,感受著他掌心的溫暖,疲憊的睡去。

 窗外鈴蘭花在盛放,清雅的香氣悠悠傳來。聽月閣外密密站著鴉雀無聲的使女們,不敢打擾與皇上在靜謐中獨處的主人。

 錦靈繡輕輕吹著手中的粥,仔細用試了試溫度,小心翼翼遞到宮千翌邊。

 宮千翌張嘴喝下,淺淺的笑了“錦兒,我的傷早就沒事了。你不用這樣子伺候我的。你現在是女皇陛下了,身份高貴,這個樣子我怎么受的起?”她輕輕拭去他角的水澤,賭氣道“要是這樣反而害得你喪命,我寧可不當這皇上!

 柔情在他清澈的眼眸中彌散開來,他溫雅的一笑,如同春風中盛開的百合,她瞬時醉在他獨有的風華之中,神情恍惚。

 “傻瓜!”他把她摟入懷中,眼眸中柔情萬千。

 她緊緊抱住他的“翌哥哥。我娶了小壁,真是對不住你!可是我最愛的,永遠只有你一個人!彼跗鹚揲L的手放到邊輕輕的吻,蜻蜓點水般的溫柔。

 他清亮的眼眸彌漫上一層水光,不敢置信的望著她,巨大的喜悅將他淹沒。

 她看著他,微笑了一下,眼里是純粹的愛戀和信任。

 “我想我第一次見到你時,就愛上你了。翌哥哥,做我的侍君好嗎?”清靈的麗顏上是近乎神圣的表情,她柔聲乞求著。

 宮千翌一震,將她緊緊抱住,哽咽道“好…”天知道,他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太久太久!

 兜兜轉轉了那樣久,還好,他還沒有失去她…還好,她還在他身邊…

 錦靈繡大婚的消息傳到東煌國時,煌抒寒苦笑著將手中的密報撕成粉碎,他了解她,太了解她了。原本她顧念著他們從小的情義,猶豫難舍?墒沁@次行刺,完全斬斷了她的不舍和愧疚,讓她下定了決心。

 他深邃的眼眸瞇起,掩住那刻骨的悲傷,喃喃道“繡兒,你還是舍棄了我嗎?”

 他的眼眸再次睜開時,已經是凌厲和果決“傳朕的旨意…集結軍隊,向錦圣皇都進發!”

 錦靈繡挽住宮千翌的手臂,倚在中凰宮的雕欄玉柱邊,欣賞著皇都的月。

 宮千翌看著替他倒酒的她,伸手抓住了她,笑道“皇上也歇歇吧!今忙碌了一天,怎么還有這許多力氣!

 她倚著他,溫柔的說“我不累,朝中的事務都有你分擔,我是天下最輕松的皇帝了!

 他俊秀的臉在月下泛著柔柔的光,低柔的聲音就像她擺不了的魔咒一樣“你是我的子。能夠照顧你、保護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彼逖诺南銡獾囊u來,他低頭在她上輕輕的觸碰著,愛慕的著,她別過頭回吻了過去…

 正吻的難舍難分之際,慌亂的腳步傳來,兩人面紅耳赤的急急分開。

 看著闖進來的宮女,錦靈繡微怒道“你不知道朕和逸王在一起時,不準打擾嗎?”

 宮千翌因為是正室,居中凰宮,又封了逸王,不但統領后宮,而且在朝中和她平起平坐,權勢之大,地位之高,無人可比。

 那宮女慌忙跪下“啟稟皇上、逸王,小的不是有意犯上。實在是軍情緊急,不容耽擱!

 她顫巍巍的說“東煌王…舉國入侵了!”

 錦靈繡一愣,居然笑了一下“還真是符合抒寒的性格呢!”她的眼眸中有淡淡的憂傷、淡淡的期待。抒寒,我們在武功上不分伯仲。不知在沙場上,誰會更智高一籌呢?

 宮千翌溫暖穩定的手握住了她的,清遠的眉目間隱堅定“錦兒,讓我去領兵吧!”以她和煌抒寒的感情,刀兵相見,必會令她傷心。

 “翌哥哥?”她驚疑。

 他安慰的向她笑了笑,修長的手將她的小手包起,貼在臉上“錦兒,這是我和他之間的問題。你為我做的已經太多太多了,這次就讓我來保護你吧!”她點點頭,偎進他懷中。什么時候,昔日秀雅清澈的少年也有了這般堅實有力的懷笨

 戰爭

 宮千翌所率的十萬錦圣大軍和煌抒寒所率的八萬東煌大軍在錦圣的邊境相遇,兩人兵力不相上下,智謀各有秋乾都誓在必得。兩軍征戰了幾場都各有傷亡,一直僵持不下。

 眼看已經到了冬天,嚴寒將至,戰爭殘酷起來,每天因寒冷和饑餓死去的人

 都不在少數。

 書房中,生著好幾個火爐。白熊皮鋪就的地毯上,錦念修趴在錦靈繡的腿上睡得正香,她倚在宮千壁身上參閱著文書。

 明滅不定的燈光下,他的肌膚如嬰兒般光滑,睫又長又卷,翹的鼻,嬌的紅,真是美得奪人呼吸?墒巧砼缘乃,卻沒有欣賞的心情,神情嚴肅的專注閱讀著。

 宮千壁擔憂的看著她顰起的眉頭,默默陪著她。

 倏地,錦靈繡把一份公文往地上一扔,怒道“他瘋了嗎?竟拒絕兩國之間修好議和!”

 她臉上出現了少見的失控表情,驚人的怒火讓小修也嚇得醒來,化作一只小小的白獅,哭泣起來。這是他害怕或驚惶時的自然反應。

 宮千壁邊哄著小白獅,邊走過去撿起那份加急軍文。上面是煌抒寒龍飛鳳舞的篆書:“朕要的,你知道。你給不了,朕也停不了!边@是他對錦靈繡修書議和的反應?怪不得她生氣,宮千壁搖了搖頭。想不到煌抒寒的態度如此強硬,明知議和對兩國都有好處,卻寧可兩敗俱傷、玉石俱焚。

 他摟住錦靈繡安撫道“阿繡,你放心吧!不是還有大哥嗎?他一定會戰勝煌抒寒的!

 她輕靈的身影凝重,眼眸中縈繞著藏不住的悲傷“我就是害怕如此。抒寒和翌哥哥兩人不管誰勝誰負,我都不愿看到。難道,我和他非要爭個你死我活不可嗎?”

 宮千壁輕撫著她的長發,默然半晌,輕聲說“不管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錦靈繡對他笑笑,勉力按捺住心神,開始看下一封緊急軍情的報告。

 她尚未看完,臉上已然變“抒寒竟然把守護國都的近衛軍也調來前線了,他瘋了嗎?后方缺乏防守,一擊即破,這樣子的皇帝無異于自殺。抒寒那么聰明的人,怎么會做這樣笨的事情?難道不殺翌哥哥,他就定不甘休嗎?”宮千壁看了看急報。宮千翌雖然輕描淡寫,但也可以看得出情勢的緊迫。原本稍占優勢的兵力,在東煌國的五萬近衛軍趕來后,立時處于下風。那五萬近衛軍全是煌抒寒親手訓練出的精銳,厲害非常,錦圣這邊連吃了幾場派仗。如不是宮千翌指揮有度,遇不慌,東煌軍恐怕現在已經長驅直入錦圣國了。

 雖然情勢岌岌可危,宮千翌還是安慰錦靈繡不要擔心,他絕不會讓東煌的軍隊踏上錦圣國的土地。

 看來他們都準備死戰到底了。錦靈繡眼眸中隱隱的閃爍著淚光,身為錦圣的國主,宮千翌的子,她只有選擇那條不可避免的路。

 “小壁,你明天回國去好嗎?讓你父王派兵增援翌哥哥吧!”她終于還是作了決定。

 “嗯,我早就想替阿繡分憂去幫大哥的忙了,你又一直不讓我去。你終于決定全力以赴了嗎?阿繡,你不會傷心吧?”宮千壁明凈的眼眸中盡是對她的擔心。

 阿繡有時候好象很絕情,可是,她心里其實對自己喜歡的人看的比誰都重。

 她黯然的說“我也很想有別的選擇,可是,抒寒的執拗不下于我,我太了解他了,正如他了解我一般。我們都不會放棄我們想要的。既然遇到難得的對手,就讓我們痛痛快快的爭個勝負吧!”盡管悲傷,說起他時,她眼里仍然閃著驕傲的光芒!罢J輸”和“退讓”這兩個詞好象從來沒有在他們倆的字典中出現過!

 宮千壁握住她的手,柔聲說“阿繡,你放心。我定會保護你和小修的!彼∶赖萌缤障傻哪樕,有著溫暖堅定的光芒,他的身后就像生出了一雙透明的,名為守護的翅膀。

 錦靈繡不放心的拉住他囑咐道“你要小心照顧自己和翌哥哥,不要受傷。

 還有…”她躑躅了一會,輕聲道“不要傷到煌抒寒!北M管歲月變遷,他對她心生怨尤?墒,無論如何,他都是她的抒寒,是那個對她溫柔的笑,細細的呵寵的抒寒!是那個與她同生死,和她共患難的抒寒!

 目的銀妝素裹,冰封雪飄,錦靈繡裹著厚厚的白狐披風,踱在皇宮中。

 已經半年了!兩軍還是僵持不下,雖然宮千壁帶去的八萬西華大軍解了宮千翌之圍?墒,在煌抒寒的杰出指揮下,他的軍隊士氣高漲,勇不可當,以弱勢的兵力,力克錦圣和西華的聯軍。

 眼看兩軍相持不下,傷亡與增多,她眉頭微顰,心下煩惱。

 不覺快走出了宮門,那里的人們正在吵鬧著什么,甚是喧嘩。她看著前方玄武門前駐守的士兵,轉身回返。要是讓那些士兵注意到,難免又是一番她最不耐煩的跪拜行禮。

 “求求你們了!”

 倏地,一個熟悉的清亮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這聲音原本清甜,卻凄涼宛轉,是悲傷絕望。讓人頓起惻隱之心。

 她不由聞聲走去。

 威武的玄武門外,十來個近衛士兵圍住一個纖瘦修長的男子,那男子生的美嫵媚,本是絕,卻憔悴無比,瘦的青色的血脈在肌膚下隱隱可見,一頭披散的長發竟是雪白的。

 他正跪在地上,拉住一個高壯士兵的腳苦苦哀求著“求求你,放我進去吧!我絕不會闖禍的。我只要見皇上一面就好!”那士兵不忍的說“你就是這樣天天來求也沒有用。我們職責所在,不要說皇上哪是我們這樣的民隨便見得的,要是惹惱了皇上,你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那男子蒼白的臉上,笑意凄絕無比“我的性命沒有關系。只要讓我見皇上一面就好!求求你們了!”

 那士兵還想說什么,旁邊的一名尖嘴猴腮的士兵不耐的過來推開他“跟他廢話什么!別看人長得比女人還漂亮,傻得要死,都來求了快一年了,我們什么話都說盡了,我看他定是腦袋壞掉了,不用管他!毖劭幢娙艘缫酝阕唛_,那男子急急撲到一個人腳下,抱住他的腿,那人正想踢開他。那男子清的臉上竭力泛起媚笑,鳳眼蒙,極是惑“這位兵大哥,你們要是放我進去的話,我可以侍侯眾位舒服舒服哦!我的技術很不錯的,要不要試試?”他的手雖然在不斷顫抖,但美麗的臉上表情卻魅惑之極。
上章 傾城護愛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