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傾城護愛 下章
8、心痛
 “繡兒!”

 “錦兒!”

 很多人在焦急的喚著她,好吵!她微微皺了皺眉,一只修長的手和一只堅實的手同時握住了她的,一種莫名親切的感覺傳來,她終于睜開了眼睛。

 腦中剎那間一片空白,她茫然的看著周圍。

 她正躺在她寢宮里豪華舒適的大上,幾個男子焦急的看著她,見她醒來,都松了口氣。

 祁蓮的眼睛哭得紅紅的,像只小兔子一樣,嗚咽道“公主,你沒事,太好了!蓮兒以為再也見不到公主了…”

 “說什么呢!”南宮臨拉起他,知趣的退了出去,讓他們三人獨處。

 煌抒寒俊美的臉無比憔悴,黯淡的眼眸里是紅絲“對不起!繡兒,我不知道,你為了他竟然連命都不要了。都是我的錯,我以后再也不會你了…”他握住她的右手,貼在自己臉上,喃喃道“你原諒我好嗎?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而已…繡兒,你別再我作出瘋狂的事情來,好嗎?”他黝黑的眼眸灼熱的望著她,是執著和擔憂。

 “你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明白?”她皺眉,抒寒的表情為什么這么悲傷呢?

 他不是一貫酷酷冷冷的拽樣嗎?何曾這樣傷心無奈過。她又闖禍了嗎?她好象忘了什么事情,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她拼命想把它想起來,額頭卻忽然好疼,她捂住那里呻嚀了一聲,一滴眼淚莫名其妙的落了下來。

 “錦兒,你怎么了?”邊另一個男子也擔憂的拉住她另一只手,輕輕擦去她眼角的淚水“怎么哭了?哪里疼嗎?”記憶中的她可是從來不哭的。

 煌抒寒冰冷的瞪著他,將她的手握得發疼,像是她馬上就會被他搶走似的,幽深的眼里殺機隱現。

 她看看那個溫柔潤澤的男子,他看她的眼光柔的像水一樣,秀逸的眉宇間盡是緊張憂慮。

 她微微皺眉,忽然偏頭對煌抒寒說:“他是誰?”“錦兒?”宮千翌不信的驚呼!袄C兒?”煌抒寒驚訝的聲音里卻有些驚喜。

 經御醫一番詳細診斷,認為公主是跌落時撞到腦部,選擇失憶,忘記了宮千翌,以后恢復的機率也很小。

 煌抒寒訝然,看看宮千翌慘白的臉色,他猶豫著和御醫一起先退了出去。

 “錦兒,”宮千翌呆呆看著她,清俊的臉白得幾近透明,像月光一樣,嘴微微顫抖“你真的不記得我了?我是你的翌哥哥?!”她看看他,那眼眸中的漠然是他從未見過的“原來你就是我國的少相宮千翌!我們以前很嗎?”

 他雙拳緊握,臉色忽白忽紅,極是駭人“錦兒?!你…”她打量著他痛苦得有些扭曲的臉,那秀雅的容顏似曾相識,她忽然有些心痛。

 “我怎么了?”她茫然。

 他的身子劇烈發著顫,竭力克制自己不上去擁抱她,他顫聲道“錦兒,你答應過我,不會棄我而去的!你都忘了嗎?!”她偏頭想了許久,老實的回答“我完全不記得了!睍䥺?她明明是愛情

 誠可貴,自由價更高的那種人?怎么會許下這種諾言?

 他的上再無半分血,呆楞在那里,一動不動,像突然被變成了一座石雕。

 錦靈繡已有些不耐煩,他才回過神來,雙手顫抖著幫她把被角好,柔聲道“錦兒,你累了。好好休息吧!說不定,明天醒來,你就會記得我的!彼氯r,只覺頸間一疼,一個很普通的玉飾被她拉了出來。她怎么不記得自己的品味何時這么低了?勒得她好疼,她猛地將它拽下來,隨意往地上一扔。

 宮千翌想去接時,已來不及。隨著一聲脆響,那墨玉雕成的月亮在地上摔得粉碎。

 “小翌,希望你像這月亮一樣,終有幸福圓的一天哦!”母親的話語在他耳邊響起。

 他怔怔看著那碎掉的月亮,心中大痛,就像碎掉的是他的心一樣。難道他短暫的幸福,只不過是水月鏡花一場夢而已嗎?!

 他的眼眸已經潤,勉強抑制住快要奪眶而出的眼淚,他狼狽的急急離去。

 出門時,侍女們驚訝的看到,一向風度翩然、從容瀟灑的少相竟然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雕梁畫柱、精美華麗的棲鳳宮內,錦靈繡舒適的躺在寬大的溫玉上,半倚著煌抒寒,邊吃著祁蓮喂來的藥,邊聽南宮臨給她講著武林中的趣事和奇兵利器,不時大笑出聲。

 真是愜意!南宮臨幽默又健談,身后抒寒溫柔的抱住她,充當她的墊(嗯,雖然硬了點…沒事練那么結實干什么。,祁蓮漂亮精致的臉上那擔心的表情真是令人心疼,連從他那白玉一般的手里喂來的藥,好象也不那么苦了。

 看著三個大帥哥眾星捧月般的圍著她轉,連頭昏也不難受了,她只覺得…生活真美好!受傷真幸運!

 她惡意的把全身的重量都在抒寒身上,邊偷看他痛苦的表情,邊偷笑。難得抒寒這么聽話,一定要好好欺負他才是。誰讓他欺負了她,還把她從那么高的地方推下來?害她現在還渾身酸疼,有些暈眩。(她怎么也不信真像他們說得那樣,是她自己跳下來的!她這樣熱愛生活、熱愛帥哥、熱愛大自然的大好青年,怎么會做那種傻事?!肯定是抒寒害她的,肯定是這樣!要不然他怎么會一副很對不起她,任她擺布的涅?)

 “我…”她滿意的看到忙個不停的三個人都停了下來,豎起了耳朵。

 她吐吐舌頭“我想看看南宮公子剛才所說的那把賜福弓和無緣劍了。賜福弓真的能讓得到的人獲得好運,逢兇化吉嗎?無緣劍真的會使主人與愛無緣,一生孤單嗎?”她一本正經的說“本公主稟著嚴謹的科學研究精神,一定要親自試一試才肯罷休!”

 “那公主的意思是…”南宮臨尚未明白,煌抒寒已經瞪他一眼“看吧?

 我就說不能跟她提起這些神兵利器的,她一定又見獵心喜,非要到手不可!”“抒寒…”她討好的拉拉他的袖子“只不過是一、兩個月就能回來的路程而已,你就跑一趟,幫我奪來嘛?”

 “你還說,那不是拭劍山莊的珍藏嗎?以少莊主對無雙公主你的癡情,你只要開口,他還不興高采烈的趕緊送來?”他的語氣微酸。

 “呵呵,”她裝傻“可是我比較喜歡無所不能的玄玉公子當蒙面大盜那種感覺嘛!”看他想要發火,她連忙崇拜的說“簡直是帥呆了!月黑風高之夜,英俊的大俠為博佳人一笑,從天而降,甘愿作賊…男人嘛,不偷就一定要搶!越壞才越有味道!

 煌抒寒優雅的撫著自己的額頭,苦笑道“我看我的一世俠名早晚會毀在你的手上!”路途遙遠艱險、藏劍處戒備森嚴還是小事,可是他實在不放心,也不愿意離開她。

 錦靈繡眼珠一轉,輕輕靠過去,在煌抒寒耳邊吐氣如蘭的輕聲道“抒寒…我的怎么這么疼這么酸呢?我好象還記得某人是怎么欺負我的哦!”看到他俊臉全紅,她笑得很甜“要是我看到我想要的東西,可能我的身體會舒服些,也不會那么記仇了吧!”

 煌抒寒瞬時站起“繡兒,你好好照顧自己,我去去就回!薄拔译x開南宮家已久,還有很多事待我處理,正要告辭。既然如此,就讓小弟陪殿下走一趟吧?”南宮臨笑道。

 煌抒寒想了想,又回去敲了敲她的頭,悶聲道“我看,你是在故意整我吧?”呵呵,那當然,有仇不報非君子嘛!她心里賊笑。再說,她需要自由來搞清一些事情…

 事不宜遲,他們兩人立即告辭離開。

 臨走前,煌抒寒忽然慎重的對她說“繡兒,你說的,我都答應。你想要的,我也會幫你來?墒悄阋歉以儆浧鹚麃怼彼L眼一瞇,森然道“你就讓他等著看自己是怎么慘死的吧!”那語調冷到極點,害她莫名其妙的心慌了半天。

 聽說她以前很愛少相宮千翌,可是,她現在明明對他一點感覺也沒有?在她看來,那個男子雖然溫潤秀逸,但哪有她俊美的抒寒好玩?也不及她美麗的蓮兒魅惑人心!

 聽見他們告訴她的從前的那些行為,她只覺得自己有病至極!放著這些出色的帥哥不享用,偏偏要死著那不解風情的大木頭!難道不知道帥哥這種東西資源可貴、浪費可嗎?!到底是什么樣的感情,能讓花心的她變得專情至此?她好想知道,又很有點害怕去知道。

 窗臺上潔白的茉莉花和百合花靜靜的盛開,散發著清香的屋里,美的少年坐在前,癡的看著一臉迷糊的少女。

 怔怔的發了會兒呆,錦靈繡才注意到祁蓮還在,她看著他很有些僵直的坐姿,忙把他拉到上“你怎么傻傻坐著,很累吧?”她記得他被四王子那些人得一身是傷,一定是還沒有完全好。她拉著他躺到她身邊來。

 祁蓮慌張的掙扎著“公主,蓮兒不累的。能伺候公主,是蓮兒盼也盼不到的福分。你這樣,蓮兒當不起的!”

 錦靈繡佯怒道“怎么?連我的話,你都不聽了嗎?”祁蓮美麗的鳳眼是慌亂,一下子跪在邊,連聲說“蓮兒不敢!”看他緊張的涅,她好笑的說“那就乖乖過來!逼钌徛康剿磉,想躺下。驀地微微一顫,臉色泛白。她一皺眉,拉過他,讓他趴在她的腿上,去他的子。

 祁蓮一僵,不知所措的看著她“公主?”

 “乖,”她拍拍他的頭“讓我看看你的傷!逼钌彽哪標矔r通紅,他柔順的趴下,任她除去自己的子。他漂亮的部毫無遮掩的出現在她面前,那美好的形狀和滑膩的觸覺讓錦靈繡心神動?匆娝癜椎募∧w上那些青紫的痕跡,她心中一痛,定定神,分開他的雙腿,果然他粉的后那里已經高高腫了起來,甚至有些糜爛,正往外不斷滲出血來。

 “你傷得這么嚴重,怎么不早說?”她心疼的看著他漂亮的身體上布了各種錯的傷痕,那些傷不但沒有折損他的美,反而讓他看起來更加充惑。

 祁蓮眼神黯然,輕聲說“公主不嫌棄這樣骯臟的蓮兒,已讓蓮兒感激不盡。

 這種小傷,蓮兒怎好意思再開口?”原來,他竟沒有讓人治療身上羞人的傷口。

 “傻瓜!”她的眼睛微潤,很是愧疚。他受辱是為了她!是她把他拉出了淤泥,但也是她親手把他又推了進去。真是難為他了!

 她拿過隨身攜帶的傷藥,輕輕幫他涂著,祁蓮乖巧的分開自己的腿,任她動作。

 她的手溫柔的在他身上移動,本來沉浸在感動中的祁蓮,漸漸覺得她觸摸是那樣的舒服,一種想不到的快樂慢慢襲來。

 錦靈繡的手在他受傷的小外輕輕脯想讓他緊閉的口舒展開來,才好為他上藥。她的手好輕,好柔,好舒服!祁蓮尷尬之極的發現自己竟有了反應。

 竭力遮掩著自己微微抬頭的分身,他白皙如玉的身體都窘成了淡淡的粉。

 她沒有發現他的尷尬,只專心的著他的口,待那里微微放松,把藥涂在手指上輕輕探了進去,誰料,那微開的小忽然收縮,把她的手指緊緊包裹起來,微微動。

 錦靈繡正驚訝,祁蓮忽然捂著臉,羞愧的哭了起來“公主,蓮兒的身體實在太了…蓮兒該死!”

 她訝然,看了看他已立的玉莖,明了的笑道“蓮兒的反應很可愛!”他不信的從指里怯怯望著她,那水光瀲滟的瞳眸,可憐兮兮的表情極是動人。

 她輕笑著在他粉的分身上彈了一下“我喜歡這樣熱情的蓮兒哦!”“公主!”他雙頰通紅,含羞看著她,她笑著親親他的臉“乖乖上完藥的話,我說不定會獎勵你的!

 他又羞又喜的依言躺好,感覺到她修長的手指在他的后里緩緩挪動,他低聲呻嚀起來,望高漲,令他難耐的在上摩擦著。

 “公主!公主!…”他扭頭看向她,無辜而羞澀的眼神讓錦靈繡心中既柔軟又。

 她把手指出來,祁蓮可憐的嗚咽一聲,似是不。她將他翻過來,面對著她。他眼神,鳳眼微瞇,姿態媚人。

 她俯下身子吻住他嬌瓣,祁蓮一震,張開嘴,怯怯的回吻著她。她輕著他清甜的小舌,在他的口中探拭。他緊緊抱住她,克制不住的顫抖。

 她的手探向他身下,輕輕握住了他灼熱的望。他的背脊一震“啊…”的大叫了出來。錦靈繡吻住了他的呻嚀,靈巧的手指上下撥著他的分身,他情熱的再也克制不住自己,舌火熱的和她在一起,將身體不斷弓起,向她手中送去。

 看著他此時水霧漫、光彩惑人的眼眸,她憐惜的吻得更深更柔了一些,手指在他的分身頂端輕輕一捏,他背脊一顫,滾燙的體立刻在她手中。祁蓮慌忙拉開她的手,使勁擦拭著,急聲說“對不起!公主,我該死!我該死…”她笑著把他抱在懷里“傻瓜,現在你已經是我的人了。不要再多禮,我會生氣的!

 “公主…”祁蓮看著她,眼里光芒璀璨,甜蜜的感覺將他枯寂的心田一點點暖熱了起來。是她的人?真的嗎?她真的不嫌棄他嗎?他只覺得自己幸福的快要死掉了…

 門外的侍女忽然咳嗽一聲,錦靈繡立刻把祁蓮的下身用被子蓋住,才曼聲道“什么事?”

 那侍女進來跪道“公主,宮相來探望您了!”她神色不變,隨口說“進來吧!

 祁蓮慌亂的拉起子,想要退下。錦靈繡笑著摟住他“蓮兒,不用回避。

 瞧你急得…”她用自己的衣袖拭著他額上的汗珠。

 宮千翌進來正看見她摟著衣襟凌亂的祁蓮,溫柔的給他拭著汗,正如她以前常對他做的那般。他臉色痛楚,竟望著那親密的兩人,說不出話來。

 “宮相見了本宮也不行禮嗎?”錦靈繡淡淡的語氣像在他的心上割了一刀般,疼痛徹骨。她何曾讓他在她面前彎過呢?

 他僵直的跪了下來,禮道“微臣參見公主,公主的身子可好些了?”他痛徹入骨的眼神讓錦靈繡沒來由的很是煩躁,她揮手道“起來吧!我已經好了,不勞宮相掛心!

 他站起身來,深深看著她,那眼神如此憂傷刻骨,像是要把她刻入心里一樣。

 她忽然被他看得很不舒服“沒事的話,宮相就退下吧!本宮累了!”她的聲音冷淡而疏遠。宮千翌不敢置信的看著她,那澄澈的眼眸難掩悲傷,身形猛地晃了晃,一口血了出來,染得他雪白的衣襟一片紅。

 他也不擦拭,連禮數都顧不得了,只捂住口,步伐僵硬的退了出去。他怕再多呆一刻,就會作出瘋狂的事情來。

 看著他單薄的仿佛馬上就會消失掉的背影,她捂住心口,緩緩滑倒在上…好痛!她的心沒來由的刺痛著。

 祁蓮慌忙扶住她,急道“公主,你怎么了?”她搖搖頭,把臉埋在他的懷中…他生病了嗎?為什么會吐血?她應該聽抒寒的話,不去管他的,不是嗎?可是為什么,看他難過,她的心會這么痛、這么痛…
上章 傾城護愛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