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傾城護愛 下章
1、約定
 云朵里,一個頭發豎起來的仙女溫柔的對才死不久的我說:“我可以給你世上最美麗的涅,最厲害的武功,最聰明的頭腦和最愛你的人,可是…你永遠不能和你最愛的人在一起,你愿意嗎?”

 她賊賊的笑著,怎么看怎么像是壞人。

 我早有警惕,就等著她說完,于是得意的、一字一頓的說“當…然…不…啊…”我還沒有說完,她“啪”得將我一推,我立即向未知的世界掉了下去。

 這時天空中才傳來我的聲音“愿…意…”仙女拍拍手上的灰塵,聳聳肩“就知道你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嗚嗚,補充一下胡戈哥哥的話,見到頭發豎起來的阿姨,她還沒有開口,就一定要捂著耳朵大聲說:“不愿意!”

 圣臨大陸,三國鼎立。東為東煌,西為西華,中是錦圣。

 錦圣國唯一的公主…無雙公主錦靈繡,今天很是興奮。

 因為東煌國的國君來訪,帶來了他的愛子…二王子煌抒寒。

 “帥哥!帥哥哥!…帥帥的哥哥!”錦靈繡揮動著胖胖的小手,好容易才抓住前方的小帥哥“別到處看了,我就是在叫你呢!帥哥哥!”看著這小女孩一臉賊賊的表情,煌抒寒忽然有種很不妙的感覺…果然…

 五歲的錦靈繡,晃著頭,咬著自己的大拇指,好奇的盯著七歲的煌抒寒:

 “帥哥哥,我盯了你個時辰了哎!你很笨嗎?怎么連表情都不會改變的?”不理煌抒寒凍死人的視線,她踮起腳尖,用力扯住小男孩的俊臉向外一拉,滿意的笑了:“還是這樣好看多了嘛!”

 臉色鐵青的他愣愣的看著她甜甜的笑臉在眼前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啪”她使勁在他的俊臉上親了一口,擦擦嘴角的口水,她得意的笑了“凡是美男都逃不過本公主的掌心,哈哈…哈…”他惡寒…他無語…他看四下無人,轉過頭,輕輕一笑。

 八歲的錦靈繡拉著十歲的煌抒寒驚惶的看著周圍陌生的景“完了完了…都3天了。我們徹底的…完全的…迷路了!笨抒寒,怎么辦?早知道就不要偷跑出來玩了!

 男孩沉靜的看著她,握她的手緊了緊“別怕!薄霸趺床慌?你看不出冰雪可愛、麗質無雙的我是多么招人喜歡嗎?要是被壞叔叔騙去賣掉怎么辦?要是被嫉妒我美貌的壞姐姐騙去毀容了怎么辦?…”她正興奮的沉浸在假想中,看看他酷酷的臉上青筋直跳,另一只手已握住了傾國劍,她趕緊抓緊袖中的傾城刺,馬上轉換了語氣。

 “好吧,就算這些武藝高強的我們都不怕!可是…我迷路了…我想回家…”她嘟起了小嘴“都怪笨抒寒啦!明明知道我是路癡,還不住我磨,要放我出來看中元節的焰火?!我們迷路了吧?”他一言不發,清澈的眼睛安靜的凝視著她,自知理虧的她聲音漸漸低了下去,死抒寒,老是頂著張萬年寒冰臉,嚇死人不償命!

 看著她咬委屈的樣子,他忽然“撲哧”一笑,把她擁入懷中“繡兒,你不用在心里罵我,要罵就罵出來吧!這樣子可不像你哦!”她翻翻白眼,撇撇嘴。他這么會好說話?肯定有詐!

 他輕輕的笑,恰她的手柔聲說“我只是想告訴你,有我在,你永遠不必怕!”

 望著她表情復雜的小臉,他笑著捧住她的臉,低頭在她額上吻了一下“所以,笨繡兒,你要永遠和我在一起哦!”3歲的煌抒寒把一個華服玉冠的男子甩到歲的錦靈繡面前,冷聲道“你讓我查的事已經辦妥。宮千翌雖是王子,卻一向不得寵。就是此人讓西華王把宮千翌當質子送上的。要我幫你殺了他嗎?”少女笑得非常之柔美“不用!我不會這么便宜他!”一揚手,已有侍衛來把那不斷嘶聲求饒的男子拖走。

 煌抒寒臉上霜華隱現,皺眉道“繡兒,聽說你很喜歡那個宮千翌?你別忘了,他只是戰敗國送來的質子而已!

 少女懶懶的吃著旁邊美少年喂來的櫻桃,毫不在意的說“喜歡?怎會?!

 我只是對追不上,又摸不著的美男充了興趣罷了!他可是這世上唯一不肯答理我的人呢!”

 感覺到周圍的肅殺之氣頓減,她袖中的傾城刺緩緩滑回原處,深深松了一口氣。要是煌抒寒真要殺一個人,連她都沒有把握能保的住。

 她此時心神大耗,沒注意到棲鳳宮外,一個人影一僵,離去的背影是如此的孤寂冷清。

 煌抒寒悶悶的哼了聲“早知道我也不理你了!”看他真生氣了,錦靈繡從白玉躺椅上跳下來,笑著撲入他懷中“寒哥哥最好了,才舍不得不理繡兒呢!再說,繡兒也最最喜歡寒哥哥!”她抬起大眼睛,竭力展現著自己的真誠。

 煌抒寒氣憤的扭扭她的小臉“你為什么這么喜歡美麗的男子!你們錦圣國的皇族個個都花心,這花心血統還真是厲害!”錦靈繡俏皮的眨折,無辜的說“本公主只是把我國的國粹…發現美,愛護美,發揚下去罷了!這是本公主唯一的愛好嘛!再說我只是遠觀而已,并沒有褻玩之心。人家還小,喜歡看漂亮的哥哥啦!”煌抒寒默然不語,半晌,他抱起她,重重打著她的股。

 “!…疼死人啦!壞抒寒!死抒寒!…愛美無罪,體罰無理!”她尖叫。

 他難得的不為所動,直到錦靈繡吃不過痛,低聲求饒,才把她放下來。

 壞抒寒!會玄玉十式就了不起了嗎?欺負我只練到繡玉七式,打不過你!錦靈繡著自己的股,在心里盤算著將來如何進行打擊報復。

 看著她捂著股,敢怒又不敢言的表情,煌抒寒忍不住失笑,兇悍的氣勢一下子破壞殆盡。唉,她不管再過分,他就是無法一直生她的氣。

 捧起她的臉,他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的說“6歲!你最多只能荒唐到6歲!”用堵住她的抗議,他緊緊抱住她。然后,再不讓你的眼里有別人。

 錦圣無雙

 春日和風徐徐,花開正好,錦圣國最重享樂的錦熙城里,人群喧嚷,熱鬧的蓋過了明媚的青光。

 擁翠樓前,比武高臺上人來拳往,呼喝不斷。臺下密密麻麻擠了武林高手和看熱鬧的人,臺上的競技危險百出,熱烈緊張的氣氛使得這里的溫度好象也徒然上升了許多。

 一個錦衣華服的英俊公子輕搖著手中的紙扇,遙立在人群中,身邊的青衣家奴遠遠隨在他身后。他只是微笑著站在那里,離得近的人竟覺得氣息不穩,氣血翻騰,忙離得他遠了些。一片擁擠中,只有他所在的兩尺之內空空,很有點鶴立群之意。

 “看!那不是南宮臨嗎?想不到武林第一世家…南宮世家的人也來了!币粋彪形大漢低了聲音說。

 “那當然,這是錦圣國今年的武林第一盛會嘛!不但要決出誰是錦圣第一高手,而且又有可獲得天下第一密寶…龍珠的屠龍令相贈。南宮臨近年來少年得意,圣臨大陸上已經快無敵手,據說他出道以來只敗過一次!币粋道士涅的人說著,欽佩的看了他一眼,嘆道:“果然不凡!”那大漢不服氣道:“既然敗過,就不算是天下頂尖的高手了!”旁邊一直默然不語的老者冷冷哼了一聲“你知道他敗給了誰嗎?東煌玄玉!

 雖然敗北,但可與之一戰,已是我輩一生之傲!”“難道…”那目中無人的大漢眼里也有了肅然之“難道是他們…東玉西壁,靈秀無雙!”

 東煌國的玄玉公子,西華國的華壁公子,錦圣國的無雙公主并稱為“東玉西壁,靈秀無雙”據傳他們不但風華絕世,武藝無雙,而且身份高貴,行蹤很是隱秘,但凡見過他們的人都驚為天人。

 那老者默然頷首。大漢忙望向南宮臨,眼底也很有些佩服,喃喃自語道:

 “若是能一睹他們的風采,就是死了也無憾,何況是敗了!边@擁翠樓所在的錦熙城本是錦圣國與東煌國相鄰的一座大城,景秀麗。尤其擁翠樓下落櫻繽紛,極為美麗?上н@擁翠樓卻是全國最有名的一所青樓,而且專門提供男。只因屠龍令巧合下落入擁翠樓的主人之手,他借此舉辦這一盛會,評出錦圣第一,不但可獲得屠龍令去碧落海屠龍,而且可在擁翠樓中任選一名美男作為獎勵。錦圣國民風開放,男女都無守貞之說,固在此舉辦盛會,世人只覺風雅并無不妥。當然因與會者多是男子,江湖本就龍蛇混雜,不少人干脆整在擁翠樓里玩樂,擁翠樓也靠此盛會進斗金,財源滾滾。

 臺上的人換了一批又一批,功夫也越來越好,臺下人聲很是嘈雜。南宮林卻看都不看一眼,怡然自得的看著旁邊的櫻花緩緩落下又輕輕被風吹起。這樣的日子,本該與紅顏知己把臂同游,喜好風雅的他本不愛這些爭強斗狠、大剎風景之事,奈何南宮家的族長他聯姻未成,非要他奪來這屠龍令將功贖罪不可。

 那些俗物要來何用?還不若眼前這櫻花來得潔凈可珍。微微顰了顰眉,他見一朵柔美的粉櫻花正被吹落,飄過了他的頭頂,不轉身伸手想接住它。

 誰知他身后竟不知何時立著一位白衣少女,她輕輕伸一手,姿態曼妙的將它拈了去。他一愣,以他的功力竟沒有半點有人接近的緊覺,而且能從他手中搶過花去,莫非是絕世高手,忙如臨大敵的凝神望去。

 只見那女子一身白色紗衣,并未佩戴任何飾物,只將一頭烏黑的長發用一條緋絲帶隨意系起,卻自有一種高貴脫俗之氣。她年紀很輕,最多不過4、5,長得眉目如畫,清靈出塵。她的臉比櫻花還要柔美,可那雙嫵媚的黑眸卻帶著點淡淡的冷,淡淡的傲,她雖看著你,卻好象沒有看見任何人一般。這樣的柔美與疏離混和成一種濃郁的吸引力,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親近她,想她的眼中能有自己存在。

 伸出白玉般的手,她輕輕拈住那朵粉的櫻花向南宮臨淡淡一笑,聲音清脆,如珠落玉盤:“一花一世界,一樹一菩提。南宮公子也喜歡櫻花嗎?”南宮臨見遍天下美人,從未失禮,此時卻愣了起來?粗錂鸭娂娭行φZ盈盈的她,真如仙人乘風而來,櫻花再美又怎能及的上她一份顏色。仿佛再看不到別的,聽不到別的,他竟傻傻的呆在了那里。不知是否身在夢中,本蓄勢待發的斗氣全散了去,一時恍然。

 那少女見狀眼波一轉,輕輕一笑。

 南宮臨臉上更是一紅,忙定了定神道:“櫻花之美又怎比得上姑娘姿容之萬一,不知姑娘叫什么名字?”

 “我叫錦靈繡。聽說這次的第一名擁翠樓會將花魁相贈,公子可要好好加油!”她頑皮一笑。

 “怎么會?”不愿她誤解自己,南宮臨忙正道“我是為了那可去碧落海屠龍的屠龍令而來,這令天下只有三枚,每一國的最強者得之。蛟龍千年一現,錯過取得龍珠的機會未免可惜!

 “哦?”錦靈繡眨折睛,伸手將他一推“該你了!蹦蠈m臨見臺上只留下一個最強的武者,知道自己再不出去就晚了,一邊戀戀不舍的望向她一邊躍上臺去。

 南宮臨的功夫果然不錯,一番惡戰后將對手一腳踢下臺去,對道賀的人們隨意只一拱手,他急急想下去尋找錦靈繡。

 “喂!等等,你打贏了我再說!”一個人影一晃,那美麗的少女笑嘻嘻的立于臺上,長袖一展,竟向他攻來。

 眾人只見臺上白影輕靈,出手如落櫻紛飛,快如閃電。那少女武功之高實在匪夷所思,大家只覺她姿勢美妙,竟無人看清她用的是什么招數。

 數百招過后,錦靈繡笑道“我累了,不玩了!敝灰妰傻腊坠鈴乃渲酗w出,耀眼的光芒一閃即逝,兩條人影驟分。

 南宮臨看著心口的衣服上一計指尖大的缺損,嘆道“錦姑娘身法奇快,我竟以連你所用的武器都沒有看清。在下心服口服,多謝姑娘手下留情!

 原來錦靈繡的傾城刺一出即破去了他的先天罡氣,若非她點到為止,立即收手,他此刻已經受了內傷。

 錦靈繡風中俏立,衣袍飛揚,但笑不語。

 落櫻飛舞下,她的清麗靈秀,風致灑然,讓擁翠一會的眾人目瞪口呆。天下竟真有這樣的人,武藝出神入化,姿容舉世無雙。人們靜默了好一會兒,才心服口服的爆出了大聲喝彩!肮唤韼讲蛔岉毭,錦女俠當的起這錦圣第一!”錦靈繡快速避開上來道賀的人,卻見南宮臨已經了上來。

 “錦女俠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莫非是…你是錦圣無雙?”南宮臨和她擦肩而過時輕聲在她耳邊問,她含笑不語。

 南宮臨一怔,望向她的眼光復雜之極,似不舍、不信,又似欣賞、愛慕。她已轉身進擁翠樓去領獎品,他仍呆在原地,喃喃道:“原來真是她…原來真是她…無雙公主,果然是靈秀無雙!”

 錦圣國唯一的公主,錦圣王最愛的女兒,無雙公主不但武藝過人,而且智計無雙。錦圣王有個兒子,卻只有這么一個公主,從小就寵愛萬千。據傳這位公主追求者甚多,可是任高傲的公主卻偏偏只對丞相宮千翌一人千依百順。宮千翌本是五年前西華國戰敗后送來的質子,因為年少聰穎,受到錦圣王的賞識,8歲就擔任了丞相一職,和公主私甚好。這位金枝玉葉的公主本該在瓊樓玉臺撫琴而歌,怎會落于江湖?南宮臨不解的苦思。無論如何,錦靈繡拈花微笑的樣子已深刻在他心底,讓他第一次嘗到為情所傷的滋味。

 你愿意跟我走嗎?

 錦靈繡邁入號稱錦圣第一樓的擁翠樓,好奇的打量著周圍妖嬈美麗的少年和暗香浮動、氣氛曖昧的場景。早有主人上前來,畢恭畢敬的將一塊刻有龍形的玉牌送上。只因那龍珠可活死人、白骨、驅百毒,無論會不會武功,吃了都會修為大進。殺蛟龍,奪龍珠,才讓世人趨之若騖。只是若非武藝超群,蛟龍的厲害也會讓人有去無回,所以各國只有一個名額,由武藝最強者擔之,大家也無異議。

 錦靈繡拿過屠龍令隨手放進懷里,笑瞇瞇的看著這里的主人…一個形容猥瑣的男子。

 那男子不知所措的看著她,戰戰兢兢的說“不知女俠還有何吩咐?”她冷笑了一下“人呢?”

 見他還不明白,她輕哼一聲“我的美人呢?不是贏的人有花魁相贈的嗎?”他干笑著說“我見是…這么漂亮的女俠…還以為不喜歡這個…那個…”

 錦靈繡的手微微動了一下,立時有無形的壓力向他來,他立刻跳了起來,說話也快了許多“請跟小人到內堂來!

 錦靈繡隨他走進一個寬敞隱蔽的院落,一路上對給她拋媚眼的美男們報以微笑。開玩笑,她最喜歡的就是美麗的男子好不好?食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男是她的理想哎。早就聽過這里的男姿甚美,她還是第一次來,怎么都要帶一個回去玩。

 再說,有誰還能比得上他呢?想起那個白衣無塵,清風朗月般的男子,她笑容一斂,清亮的眼神也暗了些。暗暗氣道,翌哥哥,你不要錦兒,錦兒非要胡鬧給你看不可,讓你后悔錯過了錦圣僅存的善良公主!

 正想著,一入這題名為劫翠園的院子,一片語傳來。她一抬頭,雖是自小膽大皮厚,臉也緋紅了起來。

 只見偌大的院子里,假山花圃錯落有致,許多美麗的少年被各種客人擁著,肆意玩樂。雖是白天,許多客人已經急不可耐的褪下他們的衣服,在他們身上息。

 “這里是擁翠樓最美的少年所在的地方,女俠可以隨意選個你喜歡的帶走!敝魅说。

 錦靈繡紅著臉點點頭,暗罵自己有賊心沒賊膽,不是想好了要越胡鬧越好,氣氣他嗎?她定了定神,漫步于小院里,只是這里的少年各有各的美麗,不知如何選起。

 假山上,兩個大漢正著一個妖嬈的少年,一人從身后進入他的身體,一人將下身入他的口中,他無奈的哽咽著,卻被迫晃動著身體合他們。

 花間一群飲酒作樂的男人故意將手中的酒倒在腳上,讓身邊的少年跪在腳下干凈,見那些瘦弱的少年屈辱的樣子,他們哈哈大笑。

 錦靈繡忽然不想待下去了,皇宮里原也有這些污穢之事,可她還是看的很難受,罷了,自己本就有心無膽。她已準備離去。

 “啊…”一聲痛苦的嗚咽傳來,主人匆匆轉過假山,錦靈繡也跟了過去。

 只見荷塘旁的一棵櫻樹下,4、5個男子正笑著輪一個渾身赤的少年。

 那少年長的極美,五官精致,身體修長。此時他一雙狹長的鳳目痛苦的睜大,面色因痛苦和辱而扭曲,緊握的拳頭,充紅絲的眼睛似在控訴著什么,憤怒的瞪著這些侮辱他的男人。

 他們嘻笑著住他不斷掙扎的四肢,讓他呈大字形打開,正輪享受著他的身體。他身下白色的和一大攤鮮血混和在一起,看起來分外觸目驚心?吹剿翢o反映的昂揚,那個在他身上大力撞擊的男人笑著隨手將一細枝狠狠入他的鈴口“小貨,都玩了你多少次了,還掙扎個!裝什么裝?今天不給老子叫,老子就叫你好看!”

 “啊…”那少年高叫了一聲,痛得大汗淋淋,身子高高的弓起,又被他們按了回去,他立刻咬住嘴,死也不肯在他們身下呻叫喊。

 “裝什么清高?明明就是個爛貨,這里都被松了,還每次都掙扎,是婊子就要有婊子的樣子!”另一個男人用高高起的下體在他臉上擦來擦去,想入他的嘴中,他使勁掙扎著。

 “胡老三,你不想活了,上回縣令的公子想玩玩這小子的嘴,誰知他咬的他差點斷子絕孫!迸赃叺娜藙褡璧馈巴嫱嫦逻吘秃昧,別惹他,橫著呢!”那叫胡老三的氣不過,狠狠在他臉上扇了兩耳光,推開發后仍趴在他身上的那人,猛地把他的腿提起,架在肩上,狠狠撞了進去,一邊動一邊在他身邊肆意摸索,大聲呻起來。

 那少年連喊叫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覺得下身撕心裂肺的痛,他只想嘔吐。正進氣少出氣多,一股來,抬頭見他們玩夠了竟紛紛往他身上撒,無力反抗的他只恨得指甲將手心掐出了血來。為什么?為什么他的苦難辱永無解?

 誰來救他!或是殺死他也好!

 “各位大爺,手下留情,祁憐躺了月,身子才好,別又玩壞了他才好!边B見慣這種狀況的主人也拱手相求。這祁憐才4歲,本是天下少有的絕,可惜子太烈,至從2年前被賣來這里,一直反抗,還求死了好幾回,白受了許多苦楚。

 那些在他身上施暴的人頭都不態一面蹂捏他已經傷痕累累的下體,一邊哄笑:“死了怕什么?不就是一個男嗎?值不得幾個錢,大爺我陪給你!蹦莻帶頭往他身上撒的人聽后笑嘻嘻的一腳向他的下體踏去,那少年已無力避開,正等著痛苦傳來。那人卻不知怎么一下子就飛了出去,一道白影閃過,那些體形碩壯的大漢忽然被人踢入了荷塘里,連驚呼都沒出口一下子就沒了聲息。

 祁連睜大了眼…

 “你愿意跟我走嗎?”一個比櫻花更柔美,比春風更溫柔的少女憐惜的看著他。

 祁憐呆呆看著她,呆呆的猛點頭。他一定是快死了,否則怎會見到仙女。她好美,她的眼光好溫柔,可她的純凈卻更襯出他的骯臟。

 我這么臟,死了也上不了天堂吧?他昏過去前苦澀的想。
上章 傾城護愛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