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沈嫣日記 下章
第22章
 佟天贏追到馬路上,看見沈嫣正快步地往西走去,他沒有喊她,只是快跑追上,從后面一把將她摟在懷里:“寶貝,不要走!闭f著,更緊地把沈嫣鎖在懷抱,下巴死死地在她的肩膀。

 “你放開我,我要回家!

 “這距離你家快三百公里了,你怎么回家!

 “汽車,火車,出租車,怎么不能回家!辟√熠A轉到沈嫣對面,雙手扶住她的雙肩,只見淚水順著她美麗的雙眼下來,潤了酒后緋紅的臉,美麗的人兒眼睛怨恨地看著佟天贏:“佟天贏,我恨你,是你毀了我的幸福!

 看因為韓曉的一句話而心情晴轉雨的女神,佟天贏又怒又心疼,一把摟進懷里。

 “我有一個相愛至深的老公,一個聰明可愛的女兒,你這個惡為什么要攪我美好平靜的生活!”沈嫣越說越氣,掙脫他的懷抱“你女人那么多,為什么非得找我不可!”隨著情緒越來越激動,哭的肩膀也顫抖。

 “多一個人愛你,不好么?我對你一見鐘情,不行么?我喜歡你,我愛你,所以我想占有你,有錯么?”

 “你這是愛我嗎?你明知我有老公,卻給我下藥…強我…你違背我的自愿…強迫…我做不喜歡的…不想做的事情,你就是這樣愛我的?!

 “我說了,我愛你所以想要占有你,如果非得解釋我的行為,那只能說我更愛我自己,我不能忍受相思之苦,我看上的女人,從來不會放手,人生在世,沒有什么感覺比自己心愛的女人,比把心上的女人到高更好。如果他不出國,我也沒有機會,他那么愛你,為什么要離開你一年之久,在女兒才三歲,你年華最好的時候,他沒有盡到丈夫的義務,我替他愛你,滋潤你,有何錯之有?你的身體不也接納了我么?下午還在海里和我綿,說晚上要,難道就因為那個小婊子一句話,就要這樣?”

 沈嫣抹了一把眼淚,泣著說:“佟天贏…你…別說了…我從來都沒有接納…過你,是你…三番五次地糾我,不放過我…我根本就不想理你,我心里只有梁言!

 說著,低下頭去。

 “那你上次在華清嘉園怎么那么?事后怎么像小綿羊一樣依偎在我懷里?還有,如果說以前都是我脅迫你,我給你吃藥,今天我可沒威脅你,我只是邀請你,是你自己甘愿撇下女兒跟我來到海邊度假,你敢說你心里沒有我?就算你心里沒我,你的身體,你的不想要我進去?不想我把你帶到你那個書生氣的老公從來沒有帶到過的天堂?看你口的生澀模樣,被我時的顫抖激動,你和你那個梁言可有這種快樂,高?”

 沈嫣被佟天贏說的無可辯駁,她無法否認,內心深處對佟高超技巧和略微野蠻的大動作的折服渴望,那種力度的刺和享受,確實是珍愛自己如明珠的老公未曾做到的,但是她也很明確,心里只愛梁言。

 “別說了,我不會跟你回去了。我要回家陪女兒了,我老公下個月就會回來了,如果你真的像所說的那樣,愛我,請你放過我!

 “小嫣,做我的情人好不好,我不會強迫你,也不會破壞你的家庭,在你想我,方便的時候,我們就做,一切都聽你的,我保證你老公不會知道!

 “不,即使他永遠都不知道,我也不會和你再有來往,我不能對不起自己的心,佟天贏,我很明確,我的心里被梁言填了,的,沒有一點隙再容納任何人,也沒有空間容納你!闭f完,沈嫣轉身走了,夏夜里,她的背影如一把利刃劃在佟天贏心上,熱的空氣頓時如深秋的冷風,刀刀劃過男人心頭。

 佟天贏還不甘心,幾步追了上去,握住沈嫣手腕:“好好,我一切都聽你的,我現在和你一起回去,我開車送你!

 “不必了,我自己坐車回去!闭f著,用力甩開佟并沒抓緊自己的手,繼續往前走。這回佟沒有追過去,只站在原地歪著腦袋看著窈窕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這如深秋午夜一樣寒冷的夏夜里。

 各自回到北京之后,佟天贏給沈嫣電話,不接,信息,不回。佟天贏倒沒有去她公司或者小區堵她,這一次,他想讓她徹底折服,讓她心甘情愿地和自己做快樂的事。給她時間吧,佟天贏想著,又想起那天下午在海水浴場的情景,那是沈嫣第一次那么順從,情愿,酒足飯之后就是對她身心的徹底征服,沒想到被韓曉這個爭風吃醋的小人壞了好事。

 周五下午,前臺敲響佟天贏辦公室,說有人找。佟說讓進來。韓曉纖細扁長的眼睛一如既往地瞇著,臉媚笑,佟哥,還在為上次的事生氣嗎?“小人,我可以捧著你,也可以隨時摔爛你!你不就是我花錢養的小婊子么?你為我的女人吃醋,我就是和誰在一起也他媽輪不到你吃醋!”韓曉面色不改,笑臉依舊,哥哥,人家錯了嘛!以后再也不敢了!下班我們去吃東來順吧!介紹我的同學跟你認識,肯定是你喜歡的類型!佟天贏意味深長地看了韓曉一眼,沒回答,擺擺手讓她出去。韓曉對著佟天贏吐吐舌頭,乖乖退出房間,下樓和她帶來的同考古系的同學在寫字樓大廳等他下班。

 五點一刻,佟天贏走出電梯,徑直往大門去,韓曉快步上前,挽住他的右臂,向另一邊走過來的女同學喊到:“珊珊快來!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佟總!”女孩加快步速過來,佟天贏順著韓曉招呼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個女孩穿著緊身的淡藍色牛仔,灰白色帆布鞋,上身是一件灰色體恤衫,外面又套了一件橙背心,馬尾左右跳著來到自己跟前,女孩笑的甜美嬌羞:“您好佟總,我是韓曉同系同學,我叫連珊珊!

 說完,溫柔如水地微笑著看向佟天贏。佟天贏打量著眼前的女孩,黑亮的眼珠,溫柔甜蜜的笑容,紅齒白,看不出化妝的痕跡,脯雖然不像已經養育的沈嫣那么圓潤,卻也滾圓堅,如果說沈嫣的房像透的桃,眼前這個叫珊珊的女孩,青蔥白的脯就像兩個充青春氣息的青蘋果。佟天贏回應:“你好!表n曉搖著佟天贏胳膊說,走吧,我們去吃火鍋,我請客。

 “你請客?你花的不是我的錢?”佟天贏直白道“吃完飯呢?你們回宿舍,我回家?”韓曉的臉上劃過一絲不悅,珊珊雖然知道兩個人的關系,但是佟天贏現在這么直白地說出來,還是讓她有點難堪,她卻不得不忍著繼續陪笑道:“大周末的,不著急回去吧?我無所謂呀,但是哥哥你舍得眼前這位美人嗎?”佟看向珊珊,卻發現珊珊如水的眼神充深意地望著自己,有那么幾秒鐘的時間,他甚至不那么想沈嫣了。

 “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吧,吃飯娛樂一起了。珊珊能喝酒嗎?”佟問身邊的美麗女孩。女孩點頭瞬間,韓曉嘴說,能喝著呢,我們系男生都喝不過她!

 “真的?”佟天贏語氣溫柔起來。珊珊輕輕嗯了一聲,三個人走出大廈。佟天贏叫了楊新,又讓他喊上公司新來的銷售Gary,晚上七點,紫竹院附近的一家娛樂廣場三樓的包廂里,齊人點餐。新人Gary是楊新初中的同學,對于今晚可能發生的事情,他早已被楊新叮囑好,除了做司機,就是配合老板做老板需要他做的事情。

 韓曉很主動,一次又一次地敬酒,提起上次在北戴河的事,不停違心地向佟天贏和楊新道歉,縱然心里一萬個不甘,不,不認,臉上堆的笑容,嘴里吐的巧語,大口干杯的朗,還是讓人一點看不出她的內心活動,可是佟天贏這么精明的人睡了她這么多年,太了解她了。

 “行了行了,過去的事就別老絮叨了,你不覺得今晚你反客為主了?今晚到底誰是主角?”佟天贏問。

 “當然是我們的系花珊珊啦!”韓曉說著話的同時,挽住連珊珊的左臂,把頭靠到女孩的肩膀上。連珊珊溫柔一笑,舉起酒杯:“謝謝佟總的款待,以前總聽韓曉提起你,今天終于一見本尊,這是我今晚敬您的第一杯酒,珊珊先干為敬!闭f完,連珊珊干了一杯。佟天贏笑著想,今晚你們兩個小人總有一個要在這包房里被群,到時候你連珊珊說了算,是你,還是把你帶來的韓婊子。

 這是一個帶KTV的餐廳包房,酒到高時,幾個人縱情歌唱起來,gary招呼服務員安排了三位點歌小姐,佟天贏和楊新一人擁著一個,另一位和gary在一起點歌,倒是今晚的兩位女主角被冷落在了角落里。珊珊只安靜地坐在沙發一角,若有所思,時而看著縱情高歌的人們,時而低頭不語,韓曉卻心的不悅,心里仍然記恨著幾周前的事情,那個女人已婚,有孩子,到底哪里比我好?

 越想越氣,越想越不甘心,忽然跟珊珊耳語幾句,珊珊卻依然不置可否,面不改。

 那幾個男人還在縱情高歌暢飲,又幾曲過后,佟天贏終于讓他們停了下來,打發走了三個小姐。音樂停下,房間里忽然安靜的掉一針到地上都聽的見。

 “珊珊,來這邊坐吧!辟±习逭泻繇n婊子身邊的女孩。珊珊看了韓曉一眼,韓曉貌似是支持她坐到佟的身邊,她就坐了過去!皸钚履銈兝^續唱你們的,帶上那個婊子一起,不用管我和珊珊,你們仨玩你們的,我們兩個玩我們的!睏钚潞停纾幔颍犂习暹@么說,開大音量,酒瓶舉起,繼續high。楊新自顧自地唱,倒是gary坐到韓曉身邊去一邊把麥克風遞到她手里一邊和她閑聊起來。

 靠門的這邊,佟天贏已經把珊珊抱到了自己腿上,他短暫地忘記了那個讓他多少年不遇的女人給他的美妙感覺,忘了她清澈柔美的雙眼,此刻坐在自己身前眼眸下垂的女孩,另有一番嬌羞澀。佟天贏把嘴巴往她櫻湊去,她也不躲,他的舌頭伸出想往她嘴里探索,她也不張嘴相。

 “哦?韓小婊子這個同學,倒是與她有些區別,相貌迥異,性格也完全不同!

 心里想著,擁緊她,躺到了沙發上。珊珊被佟緊緊地抱著,起不來,想說話卻沒張口。佟忽然放開她,起身把靠墻的沙發往前拉了一段距離,然后頭朝下雙腿搭在沙發靠背上,躺了下來,楊新他們依然嘈雜的歌聲中,佟示意珊珊面朝沙發靠背坐到自己身上來。

 女孩依著男人的意思跨坐上來,淡藍緊身牛仔的小股就在了男人的膛上,的氣息從佟天贏的口鼻中呼出,直抵女孩最私密的部位,珊珊感到渾身悶熱,望慢慢升騰起在心里,就在她心跳逐漸加速的時候,纖忽然一緊,身下的佟天贏摟著她的,貼向了自己的膛,小腹與口緊貼的一刻,珊珊的私處也零距離地湊到了佟的嘴邊…

 青春的氣讓年近半百的佟天贏襠部猛地一下就撐起了帳篷,珊珊感覺到牛仔最中心的位置被潤了,酒的作用下,一雙玉手不按在了眼前那個鼓掌的小帳篷上,息在另外兩個男人嘶吼的歌聲中微弱到沒有一點聲音…

 韓曉目睹著眼前的光景,說不明白是什么心情,若不是那天在秦皇島為一個出軌的人吃醋,又何必把這個妖介紹給自己的財主,自己與佟天贏本來也是金錢與體的關系,沒有感情。只是女人天生的嫉妒心,讓她受不了那天佟天贏對沈嫣的態度,自己與他好了這些年,他對自己向來輕薄,一個只有毫無情感而言的冷血男人,氓,居然會在自己面前對另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有老公有孩子的“老女人”表現的那么疼愛憐惜,她就是受不了,她當然受不了,就算與珊珊這個妖分享佟天贏(的錢),也不能讓那個貨獨享他的錢財憐愛。當然,這只是韓曉以為的而已,沈嫣與佟天贏會走到一起,完全是命運,是孽緣,而已。

 佟天贏像一條野狗一樣貪婪地舐親吻著連珊珊的牛仔中間,還一邊喝著酒潤口腔舌頭,珊珊識趣地撫摸他隆起的襠部,兩個人一頭朝下一頭朝上呈69姿態親熱著,佟天贏伸手去解連珊珊的扣,他要把這個人悶的小妖就地正法。珊珊雖然在酒的作用下有些,但是佟這個動作還是讓她下意識地抓緊了自己的,并且試圖從佟身上下來。

 佟順勢把她從身上抱下來放在沙發上,側身住他,吻上他的,女孩沒有躲閃,熱情張開紅吐出香舌接,氓吻的狂暴熱烈,像要吃下她一樣,她就隨著氓的狂一同狂起來,兩條舌頭時而在口腔內時而滑到邊嘴角,沒一會兩人腮上就沾了帶有酒味道的唾,在的氣息和男人高超舌技的刺下,珊珊很快就軟了下來,像一條死蛇一樣軟綿無力,從沙發靠背上癱軟滑落到坐墊上,氓也跟著一起動,狂的吻沒有停下來。

 惡魔的爪子終于伸進了小娃的體恤衫里,撫摸她如玉滑溜的腹部,然后往上,去推她的罩。珊珊腦子一片,只要不是最私密的部位,她已經無力去阻止,也許,也根本不想阻止,若非屋里還有韓曉和那另外的兩個男人,她早就被佟天贏掉牛仔,甚至進入了。

 角落里,韓曉瞇著細長的眼睛,冷冷地看著這一切。楊新忽然坐了過來調笑到:“韓嫂,你帶這么漂亮的妞給老大認識,今晚老大怕是不會對你有興趣了,要不我伺候伺候你吧?”韓曉恨恨地看了楊新一眼,小聲嘀咕了一句傻。楊新也不生氣,拿起酒瓶,靠到沙發靠背上,仰頭喝起來。
上章 沈嫣日記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