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愛臉紅的岳母 下章
8、占朱阿姨便宜
 唯物主義者們說:“物質是客觀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所以,無論我內心多么期盼這列火車永遠別停下來,以此讓我和岳母單獨待到天荒地老,都不能阻止我們到達贛州火車站這個既定事實。

 出站口,我們老遠就見到朱阿姨招手向我們致意。一個多月未見,朱阿姨還是那么的熱情似火,就像她的打扮一樣,從下往上看,一雙紅色的高跟鞋,往上是黑花紋的長絲襪,將朱阿姨的美腿線條展無疑,短裙從膝蓋上方開始,將她的部剛剛好包住,青色的小單西上搭了一個大紅的圍巾,再配上朱阿姨那標志的笑容,我難免有幾分心動,再想到昨天在火車上還和朱阿姨調情的情景,內心的望蠢蠢動起來。

 簡短打了招呼后,兩個女人急切的往停車場走,朱阿姨雖然穿著包小短裙,跺著小碎步也走的飛快,邊走邊聊,我跟在兩個女人的后面,看著朱阿姨的部很有韻律的左右搖擺著。再看看岳母,岳母穿著一件淡紫的的妮子大衣,穿著平底皮鞋和黑色的休閑,將身體包的嚴嚴實實,可謂毫無看點!幻膺駠u,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怎么這么大,論身材,岳母比朱阿姨高,加上近端時間練瑜伽的緣故,整個人也比朱阿姨看上去更有氣質,可就不喜歡展現自己,朱阿姨穿著如此人的花紋黑絲襪,我估計岳母休閑里面說不定還穿了秋。

 邊走便聽朱阿姨的說了下岳父的情況,岳母焦急的心情才稍微平復下來。岳父可能因為低血糖的緣故,加上身子骨本來就虛弱,那天早上練太極剛好附近有個缺德的環衛工在旁邊燒樹葉,他就這樣被熏到了,據說在地上躺了足足兩個多小時都沒人敢扶,一直到九點多的時候,警察接到報警趕過來送他去醫院才完事。

 去了醫院,會診的醫生又是個實習的半桶水,覺得又是暈倒又是摸出腫瘤什么的,說有可能是癌癥,拍了片現在片子還沒出來,不過有老醫生早上已經大致確定這就是個普通的瘤子,并無大礙,還把實習生罵了個半死。不過為了穩妥起見,岳父現在還是住在醫院,等著下午通知出來。

 到了車上,岳母的心情已經完全平復,并且心里有點小怨氣,嘟囔著對朱阿姨說:“哎,都沒多大事,害的我和小李火急火燎的趕回來!

 朱阿姨發動車子,夸張的口氣說道:“哎喲喂,柳月萍你這是典型的有了女婿忘了老公啊!

 岳母惱怒的說到:“你別瞎說啊,越來越沒個正經的了,當著小孩子的面沒羞沒躁!闭f實話,我還是頭一回見岳母這么跟人急,以前她說什么話都是細聲細語的。

 朱阿姨估計也是很少見岳母生氣,意識到這個玩笑開得有點大了,趕忙說:

 “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萍萍,和你開下玩笑,瞧把你急的!

 岳母看向窗外,似乎還有點生氣,說:“以后說話注意點,都多大的人了,還和個小孩子一樣!

 朱阿姨聽出來岳母還在生氣,長嘆了一口氣便沒有繼續說話,岳母也沒有要說話的意思,看著窗外灰蒙蒙的天。

 狹小的車內,氛圍變得異常的尷尬,在過了幾個紅綠燈之后,我決定打開話匣子來緩解這仿佛凝固了的空氣。

 我用假裝好奇的聲音對正在開車的朱阿姨說:“阿姨,我感覺江西和北京的溫度也差不多啊,這么冷,你穿這么少不怕冷啊!

 朱阿姨見我套近乎,剛剛還愁眉苦臉的面容瞬間笑開了花,恢復她以往朗的口氣,說到:“哈哈,能不冷嗎,你看你媽都穿呢子大衣了!蔽腋杏X朱阿姨還真不是個記仇的人,岳母剛剛翻臉她也沒當回事,要換一般的中年婦女,早就跟你撕了。

 我偷瞄了一下岳母,她雖然還在看著窗外,但似乎有意聽我們的對話,說:

 “既然這樣,那你干嘛還穿這么少啊,難不成天天要跑去醫院為國家做貢獻!

 朱阿姨笑著說:“哈哈,這個你應該懂的!

 我又看了一眼旁邊的岳母,她言又止的模樣甚是可愛,我裝傻的問:“我不懂,阿姨你給我說說!

 朱阿姨說:“少來,你站在男人的角度來看,你就懂了!

 這時候岳母坐不住了,戳了下朱阿姨的,惹得朱阿姨哎喲一聲,朗的說:

 “柳月萍你干啊,我和你女婿討論這個話題沒礙著你吧,你繼續生你的氣好了!

 岳母柔聲說:“少說話,安心開車,一大把年紀了和小孩子談這些有意思不!

 朱阿姨見岳母沒有了生氣的口氣,朗的說道:“柳月萍啊柳月萍,你個女婿到底有啥大能耐,讓你這樣護著他,你看他小,我看他哪里都不小!闭f完自顧自的哈哈大笑起來,這么說讓我反而有點不好意思,而岳母的臉也瞬間紅到耳朵,見我看著她,更紅了,趕忙轉過去看向窗外。

 我說:“阿姨,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一下子得罪了我和我媽兩個了!

 朱阿姨說:“這我就不開心啦,你們兩母子合起火來欺負我一個人,這不公平!

 岳母紅著臉說:“她不護著我這個媽,難不成還護著你個外人啊,你安心開車,不許說話!

 朱阿姨說:“柳月萍你現在從首都回來,比我還有當領導的氣勢,我自己的車我想說什么就說什么,你管不著!

 …

 就這樣,她們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一路拌嘴到了醫院,偶爾我也摻和一兩句。

 但總的來說,我更愿意看她們兩個女人拌嘴,畢竟兩個姿姣好的中年女人,在旁邊斗嘴,還真是一件樂事。

 到了醫院快下車的時候,岳母拉著朱阿姨的手說:“小琴,剛才對不起,和你急了眼!彪m然說得小聲,但我在旁邊還是聽到了,沒想到我的岳母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知錯能改。

 朱阿姨說:“嗨,說的什么話,咱兩誰和誰,叫你家老吳今晚請我們吃大餐!

 經過這么一會兒的接觸,我對朱阿姨的認知有了改觀,此前我對她的認知都是從傳言里得來的,加上和她在微信上做了幾次虛擬的愛,以致于在我的潛意識里覺得朱阿姨就是一個貨。但這么一接觸,她有沒有陪睡我不得而知,但我覺得,即使不陪睡,她依然可以憑借自己為人處世的魅力贏得一些東西。

 到了病房,除了簡短的寒暄并沒有太多的話,岳父和岳母也沒有額外的情愫相互傾聽,不知道是因為有我和朱阿姨在這里他們不好意思,還是他們本來就話少,畢竟是老夫老這么多年,哪能像小年輕。倒是快中午的時候,岳父的姐姐吳雨涵過來了,她長得倒還有幾分模樣,卻是個潑辣女人,早在沒結婚之前,我就聽吳芬提起過她的大名。吳雨涵比岳父大兩歲,自小對這個弟弟就是百般疼愛,之所以我們火急火燎的趕回來,就是她打的電話,夸張的說她的弟弟癌癥往期要死了,老婆小孩都不在身邊,比乞丐還可憐云云。

 來了之后,自然免不了對岳母的一番冷嘲熱諷,明里暗里指責岳母一個人去了北京過好日子,卻把岳父扔家里不管。岳父自小被這個姐姐管的服服帖帖,也不敢回一句話,任她在那里絮絮叨叨,朱阿姨知道吳雨涵是個厲害的角色,所以見她一來就借故學校有事溜了,想來岳母以前沒少受吳雨涵的氣,以致于岳母不回應她也不反駁,吳雨涵見岳母不搭理她,更是來氣了,說話也更是難聽。

 吳雨涵說:“明知道他身體不好,還要跑去北京,還不想著回來,你是不是在北京那邊有想好了!边@個話說得確實很過分了,我清楚的看到岳母的眼眶瞬間就紅了,心里不由得心疼,仿佛被針扎了一般,而此刻,我那窩囊的岳父,似乎無動于衷,任由她的姐姐欺負她老婆。

 看到岳母那委屈的模樣,我真的很想沖上去煽吳雨涵兩巴掌,但畢竟她是長輩,我克制住沖動,用強硬的口吻說道:“姑媽,你剛剛在那里嘀咕我媽也就算了,我媽在北京干嘛你不知道啊,要一直照顧吳芬,你還說這個話,更何況你覺得當著我一個小輩的面,說我媽怎樣怎樣,你不覺得過分嗎?”估計吳雨涵也很少見人頂撞她,一時啞口無言,那有幾分姿的臉蛋被憋得面紅耳赤,只是這紅不同于岳母那惹人憐愛的紅,而是令人心中暗的紅。岳父躺在病上看到這個情況,為了避免事情惡化,出來做和事佬,說:“大家都少說兩句,姐你也真是的,萍萍剛回你就說這些,還當著小李的面!

 吳雨涵哼了一聲,就出了病房,我偷瞄了岳母,發現岳母雖然眼圈還哄著,但出欣慰的笑容看著我,我像是得到了某種獎勵似的,心里樂開了花,想著要是剛才直接沖上去給這女人兩巴掌該多好啊,讓你欺負我岳母。

 在病房里待到下午,主治醫生拿著片子過來了,后面跟著一個年輕的醫生,估計就是朱阿姨口中的半桶水實習生。一個勁的對我們道歉,說本來是個很簡單的確診,被搞到現在這么復雜,在得知我和岳母二人特地從北京連夜趕回來后,更是連連道歉。

 當即我們給岳父辦理了出院手續,而岳父被這個事情虛驚一場,感覺自己從鬼門鬼走了一遭重獲新生,表示晚上要請我們好好的吃一段慶祝一下。

 餐桌上,除了我們三個,有岳父的幾個本家親戚還有朱阿姨,岳父叫了吳雨涵,但她并沒有過來,想來是還記仇我頂撞她的事。也是,一直以來她都是別人眼里的權威,聽吳芬說,她過世的早,吳雨涵又是最大,所以除了吳芬的爺爺,她就是家里的權威,后來到了單位,憑借行事風格大膽潑辣漸漸地也成了單位里的權威,結了婚后她老公又是個出了名的管嚴——做權威人物做慣了,忽然有個人挑戰了她的權威,那還不得氣死,一想到這個潑辣的女人此刻說不定氣的難以吃飯,我的心里就無比開心。

 岳父幾杯酒下肚,就有點找不著北了,和他的本家兄弟猜拳,聲音一高過一。我坐在岳母和朱阿姨中間,岳母不喝酒,吃了一點飯便正襟危坐著,盯著墻上的電視,朱阿姨則因為剛剛和他們過了幾圈酒,此時臉蛋已經緋紅,看上去煞是可愛。她不屑與岳父他們猜拳,時不時的掏出手機和別人發著微信聊天,偶爾也和我碰杯喝一點。這女人喝了酒之后反而話語不多了,沉默的和岳母一樣,這讓我反而有點不習慣。

 看著朱阿姨那臉上淡淡的紅暈,以及離的眼神,再看著餐桌下,她那紅色的細高跟以及花紋黑絲襪,不讓我想入非非,下體無比的腫。但岳母在旁邊我也不敢造次,如果岳母不在旁邊就好啦,我還可以和朱阿姨說說話,再不濟,也可以用小號和朱阿姨調調情。

 下體憋得實在難受,而岳父他們并沒有要偃旗息鼓的意思。我對岳母說:

 “媽,要不我們先回去吧,我喝多了,有點困!

 岳母將視線從電視機上離開,瞟了下還在猜拳的岳父他們,說:“行吧,你打個的先回去,我要照看下你爸,免得他剛出醫院明天有進去了!

 我實在憋得難受,加上喝了酒確實有點頭暈,便和岳父及叔伯們表示我先回去,他們挽留幾句見我回家的意思堅決,也就不管我了,繼續劃拳。我站起來打算走,朱阿姨也搖晃著站了起來,摟著我的胳膊,我能明顯感覺到胳膊觸碰到的柔軟的球,再看看朱阿姨那惹人愛的模樣,我想要不是大庭廣眾之下,我肯定直接抱起她狠狠的她。

 我偷瞄了眼岳母,發現她的表現一股轉瞬即逝的不情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喝多了看錯。

 岳父見朱阿姨抱著我的胳膊,大聲的說:“小李,你把朱阿姨送回去再回去,別—別—讓她開車了!甭牭皆栏高@舌頭都捋不值的說話方式,我聽著感覺前所未有的悅耳,畢竟這么個大好的機會。

 我說:“好的,爸那你們喝著,我先送朱阿姨回家了”然后對岳母說:

 “媽,那我先走了!

 岳父在劃拳并沒有搭理我,岳母則說:“恩,你注意安全啊,送了朱阿姨回家后你就馬上回家,大晚上天冷,別懂感冒了!

 就這樣,我攙扶著東倒西歪的朱阿姨出了餐廳,一股冷風瞬間面過來,這讓我清醒了很多,剛剛還蠢蠢動的心竟然有點有點動搖了,雖然下體還腫著,但因為清醒,使得我的膽量反而變小了。而此時,朱阿姨已經半個人都快趴在我的懷里了,那兩個我在微信上見過的木瓜,此刻就隔著衣服與我親密的接觸,軟軟的。她身上濃濃的香味和酒味混合在一起,讓我動搖的心愈發矛盾,我試探的喊了幾聲朱阿姨,她并沒有理我,想來估計是喝多了已經斷片。

 我把朱阿姨的一只手搭載我的肩膀上,然后攙扶著往前走,打算到馬路邊去打的。我想也許到了車上,我就能決定我該怎么做了。

 雖然我還在矛盾到底要不要把朱阿姨帶到酒店去狠狠的她,但此刻我環抱著她的手卻不老實了,我試探的往上面摸去,透過衣服摸著朱阿姨子邊緣,見朱阿姨沒有反應,攙扶著她邊走邊往上摸著,一直到整個手都摸著朱阿姨的子上,不得不說,朱阿姨的子確實大,我一只手根本抓不過來,我用食指感受朱阿姨的頭所在,無奈衣服有點厚感覺不到,只得用手輕著朱阿姨的子,動作又不敢太大,怕朱阿姨忽然酒醒,而我的心驚膽戰的同時,又覺得無比興奮,感覺到此刻我的巴已經呼之出,如果有個在這里,我肯定會直接把朱阿姨干了,但僅存的理智告訴我,這里沒有,這么做也是不道德的。

 好不容易走到馬路邊,我摸著朱阿姨的子,能感覺到她輕聲的嬌嚶嚀聲,我猜想,朱阿姨的下面肯定已經泛濫成災,聞著她濃濃的香水味,我內心僅存的理智被噬了,我決定了,要帶朱阿姨去酒店,狠狠的干她一次。

 好不容易看到一輛的士緩緩駛來,我仿佛看到了新大陸般激動,畢竟馬上就要和朱阿姨去酒店,狠狠的草她了?删驮谶@時,我聽到后面傳來一聲:“小李,等媽一會兒!

 我轉身看原來岳母就在咫尺,我問:“媽,你怎么也出來了,不是要等爸一起嗎?”

 岳母走到我的身邊,柔聲的說:“媽不放心你,你人生地不的”但很快,就驚呼尖叫的說道:“你干嘛呢?”原來她看到了我放在朱阿姨大子上的手,我剛才只顧和岳母說話,竟然忘了拿開。岳母趕忙扶著朱阿姨,然后幾乎用蠻力般的把我從朱阿姨身邊推開。

 我看到岳母難看的臉色,趕忙說:“媽我剛才沒注意,對不起媽!

 岳母不悅的說道:“你和我說對不起干嘛,你和她說,和你老婆說,還好我出來了,不然指不定你能干出什么事情來!

 我趁著酒興撒嬌的說道:“媽,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干嘛冤枉我!

 岳母厲聲的說到:“我有沒有冤枉你,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剛剛就看你的眼神不對,一個勁的盯著她看,你這么做對的起小芬嗎??”被岳母斥責之后,我的酒醒了大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竟然不知道該如何辯解。這時候出租車停在了我們面前,岳母怒氣未消的說:“還不快點打開門!

 我乖乖的打開門,想幫岳母攙扶朱阿姨坐進去,被岳母狠狠的推開。我想岳母這回真的很生氣了,她以前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大發脾氣。我也不敢再去幫忙,只得在旁邊看著這個柔弱的女人用力的把另一個酒醉的女人進車里。

 岳母上車之后,我依然站在外面,她對我說:“你還站在外面干嘛,打算凍死嗎?”我聽話的進了車里。到了朱阿姨家樓下,岳母叫我坐在車里不要動,然后一個人費勁的將朱阿姨到了家里。

 出租城司機發給我一支煙,順便自己也點了一,悠然的說道:“小子你福不淺啊!

 我心里想著生氣的岳母,惆悵的問道:“我都哭不出來了,還福!

 出租車司機說:“很明顯,那個沒喝酒的女人喜歡你,在和那個喝醉酒的女人爭風吃醋呢!

 我說:“你說的什么狗話,她可是我——!钡阶爝叺脑掙┤欢,我忽然想到有的話不必和陌生人說,否則徒增煩惱。

 出租車司機說:“是你什么啊,我看這倆娘們都三十歲左右,到了恨嫁的年紀,合著都為了要和你結婚爭風吃醋啊,哈哈!甭牭竭@里我不免想笑,岳母和朱阿姨都是四十多歲的人了,雖然保養得好,但被看成三十歲左右,也不知道這出租車司機眼睛得多瞎。我心里想著岳母,無意和他閑聊,他也識趣的一個人著煙不理我。

 等了很久,岳母才將朱阿姨安頓妥當后下了樓回到車上。

 回家的出租車上,我們一路無言,我此刻酒已經完全醒了,我坐在副駕駛上,透過后視鏡偷偷的瞄著岳母那鐵青的臉已經緊咬著的嘴,開始懊惱自己做了對不起吳芬和岳母的事,也難怪岳母這么生氣了。出租車司機估計見識的人多了,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但也能明白后面那個女人在生我的氣,而我想要得到原諒。

 他發揮了出租車司機慣有的熱情,說道:“小兩口能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這老話說的好,夫兩人,頭打架尾和,有什么事也別置氣,回去躺在上把該干嘛干嘛的事情干了就什么事也沒有了!边@司機的話聽起來像極了繞口令,估計他還沾沾自喜,但無奈岳母此刻正在氣頭上,直接懟了一句:“閉嘴!

 司機性格好,倒也不動怒,只是悻悻的對我說:“兄弟,娶了這老婆好啊,鎮得住場子!比缓缶筒辉僬f話,安心開車。而我透過后視鏡,看到岳母依然咬著嘴,只是臉蛋似乎沒有了剛才的鐵青,變得有點紅彤彤的,煞是可愛。盡管如此,我依然不敢多說一句話。

 一直回到了家,岳母把我領到吳芬的房間,淡淡的囑咐我一句“洗洗早點睡”便頭也不回的徑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看著岳母遠去的背影,我有一種錯覺,仿佛我要永久的失去這個女人。
上章 愛臉紅的岳母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