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陽謀高手 下章
第03節
 3

 住進世貿大廈,歐佟的心情并不好,根本原因在于,最近事事不順。楊大元的事,顯然是泡湯了,自己的事,是否能有一個良好的結果,要看杜崇光在多大程度上尊重丁應平的選擇。

 想想不放心,他給廣電局那位領導撥了個電話。那位領導告訴他,方案已經確定了,民主評議和投票選舉同時進行。民主評議和投票選舉會選出兩個第一名,然后由局領導從這兩個第一中選出一個遞補。歐佟問,民主評議和投票選舉,在什么范圍之內?領導說,中層以上干部。聽了這話,歐佟心里一涼。在這個層面進行投票,肯定沒他的戲。根本原因在于,他鋒芒太,這就像武俠小說中所說的劍氣。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師,劍一旦出鞘,便會劍氣人。大師或許沒有想過傷人,但劍氣一旦離劍,就不受握劍者控制,傷了誰,他自己也不知道。杜崇光確定這樣一個方案,不是要選出誰,而是要堵住誰。

 他給董紹先打電話,對方沒接就掛斷了,過了一會兒,收到他的短信:在北京陪重要領導。

 看來,這件事暫時沒法過問了,只能考慮眼下的事。

 眼下的事同樣麻煩。歐佟雖然來到了上海,能否成功,他心里沒底。王禺丹曾建議他做個詳細計劃,他拒絕了。他說,這種事,怎么可能有詳細計劃?只能邊做邊看,邊做邊完善,臨時遇到問題臨時解決。如果按照一個事先制訂的計劃進行,就沒有絲毫難度,只需要執行力就行了。話說回來,如果只需要執行力,你們那里有大把的人才,哪里輪得上我?

 據歐佟了解到的信息,林飛的父親林洛剛,老三屆,曾到江西隊,在知青點和林飛的母親周蔚相愛。返城后,林洛剛在上海一家大醫院當鍋爐工,周蔚則進入上海市的一家紡織廠,當擋車工。林洛剛的業余愛好是下圍棋,業余六段。周蔚的業余愛好是烹飪。周蔚有一條靈敏的舌頭,任何細微的滋味都能分辨,有這種能力的人,自然也就成了美食家。周蔚已經下崗多年,林洛剛也于早幾年內退。閑來無事,林洛剛便在離家最近的弈達棋社消磨時光,教孩子們下棋,偶爾也和高手過招,樂此不疲。因為有了林洛剛這個高手,弈達棋社便聚集了一批喜愛手談的人,尤其是林飛成為亞洲飛人之后,所有希望采訪林洛剛的記者,只要到弈達棋社,肯定能如愿,這個地方,也變得出名了。

 歐佟的計劃很簡單,他選擇的進攻方向是側面迂回,進攻目標是林飛的父親林洛剛和母親周蔚。林飛是個非常孝順的孩子,多次接受采訪的時候表示,父母這一輩子受苦太多,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改善父母的生活環境,讓他們有一個幸福的晚年。只要林洛剛和周蔚答應了此事,林飛肯定不會反悔。問題是,怎樣攻下林洛剛和周蔚?最初,歐佟想通過自己在上海的同學老師出面,這些人在上海政界有頭有臉。像林洛剛周蔚這類人,畢竟是組織培養多年的,組織出面,應該可以解決問題吧。仔細想過之后,他又覺得這樣做有些冒險,如果被拒絕的話,絲毫回旋余地都沒有了。于是,他冒出一個新的計劃,先由自己出面和林洛剛以及周蔚接觸,萬一攻不下,再找那些老關系出面,這就叫梯次進攻。

 怎樣和林洛剛以及周蔚接觸?有關這一點,他也仔細想過了,林洛剛喜歡圍棋,恰好歐佟的圍棋也還過得去,或許可以由此入手,先認識林洛剛,再作下一步打算。至于周蔚,她是美食家,對于美食,一定有著過人的偏好。所以,歐佟準備了一位粵菜高手,只要這位粵菜高手能夠引起周蔚的興趣,至少,自己算是找到了一個接觸他們的途徑。

 當天晚上,歐佟去了弈達棋社。

 弈達棋社建在上海靜安一個稍顯舊敗的堂里,門臉完全沒有整修,只是在門口掛了個魏體的牌子,門口有一個人看守,要查驗會員證,如果沒有會員證,必須繳20元入門費。進去之后,是一個中間有天井的回形建筑,每一扇門都開著,一眼望去,每一扇門里,都有人在下棋。人雖多,秩序卻好,除了落子的聲音,似乎聽不到別的。歐佟四處轉了轉,最后才來到正對大門的正房,中堂之上,掛著一個碩大的棋枰,顯然是講棋用的。棋枰下面,正圍著一圈人,歐佟走過去,想看看究竟,可他太矮,從那些人的肩頭,無法看清圈內的情況,他只好從人里擠過去,到了棋枰前。瘦小就有瘦小的好處,如果他是個大個子,肯定擠不進來,F在只不過將兩邊的人稍稍往旁邊擠開一點,他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里面下棋的,正是林洛剛,他的個子很高,接近一米九,坐在那里,比站著的歐佟矮不了多少。與他對弈的是一個老者,這位老者可能超過八十歲,絕大多數頭發已經落,僅僅兩鬢還有少許白發,令人驚奇的是,胡子卻異常茂盛。兩人已經進入中盤,形勢還沒有明朗。歐佟觀察了十幾分鐘,很快得出結論,形勢不明朗的原因,在于兩人的風格天差地別。林洛剛落子快,往往是對方下一步,他在三十秒之內便落子。相反,那位老者落子卻非常之慢。因為不是正式比賽,不需要讀秒,老人每落一子,都比比賽規定時間長一倍以上。林洛剛倒也不急不躁,每落一子之后,并不研究面前的棋,而是和旁邊一個后生說話。那個后生似乎是他的學生或者崇拜者,他們所談,還是棋,只不過是別人所下的棋。

 歐佟是在大學里學的圍棋。班上有七十二位同學,自詡為孔夫子的七十二賢人,歐佟只有十五歲,年齡最小,而年齡最大的,比歐佟大一倍。歐佟常常開玩笑說,班上每一個同學都喜歡他,原因是他太小,沒有人將他當成情敵。班上有幾個同學圍棋下得相當好,下鄉當知青時練出來的。遇到沒有對手的時候,他們就拉歐佟下棋,沒想到歐佟進步神速,四年下來,已經成了班上的高手。參加工作后進入電視臺,當時的電視臺不像今天這么熱門,屬于傳媒界的小老三,在夾里過日子,電視臺的記者,不是報社和電臺不要的就是某個領導進來的,素質一般,歐佟這種新聞系的高材生便顯得鶴立群,就算他玩玩打打吊兒郎當,電視臺頭牌記者的位置,別人也搶不走。除了業務能力與眾不同,更能讓他顯得出眾的,自然是圍棋,有幾年,他還真的好好鉆研過一番。后來發現整個電視臺找不到對手,加上其他事轉移了他的興趣,下棋也就少了。

 現在站到了林洛剛面前,他本能地覺得,一定要引起林洛剛的注意。到底怎樣引起他的注意?他也沒有想好,只有一個念頭,說話。不說話,怎么可能引起別人注意?可中國有古訓,觀棋不語真君子,你開口說話,說別的,誰聽?如果說面前這局棋,人家就會恨死你。加入林洛剛和那位年輕人的談話?他們談的是一場國際賽事,對那場賽事的具體情況,歐佟一無所知。

 老者落子后,林洛剛終止了和年輕人的談話,認真地看著面前的棋枰,思考幾十秒,然后落下一子。歐佟立即輕叫一聲,妙,這是一個妙招。歐佟以為林洛剛會轉頭看他一眼。但是沒有,他落過子,又繼續和年輕人的話題。接下來的時間,對于歐佟來說,無聊至極,真不明白周圍的幾十人怎么忍受得了。仿佛過去了幾個小時,老者終于落了一子。歐佟頓時說,喲,這個應手絕了。林洛剛仍然沒理會歐佟,而是專注地盯著面前的那枚子,看了足足半分鐘,才轉過頭來,看了歐佟一眼。僅僅一眼之后,林洛剛便又回到棋枰上。這次,他思考的時間長一些,超過了一分鐘,然后態度堅決地落了一子。這一子落下,歐佟又是一聲驚嘆,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小樓一夜聽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果然,這一子之后,不到十子,老者便推盤認輸。

 接下來再下,歐佟則堅持自己的原則,只要兩人的妙棋,他便以到的語言點評。如果哪一位的棋下得不怎么樣,他就沉默不語。老者雖偶有妙招,但與林洛剛相比,畢竟差了一些。所以,林洛剛才能一面下棋一面教徒弟。

 第二天,歐佟再去,林洛剛又在與一個年輕人下。歐佟看了幾盤,年輕人的水平與林洛剛顯然無法相比,林洛剛一邊下棋,一邊和周圍的人聊天。歐佟像昨天一樣,偶爾發表一兩句簡短的評論,想引起林洛剛的注意,但并沒有達到效果。

 從下午開始,歐佟改變了方法,不再看林洛剛下棋,而是找棋社其他人下。棋社的這些人,對下棋基本只是愛好,沒什么水平,遇到的對手,沒有一個與他下過中盤的。有一類人,水平不行,還沒有自知之明,歐佟不想和這些人糾,便訂了一個規矩,連續兩局中盤認輸者,不再下。歐佟下棋很快,落子如飛。到了晚上,棋社已經開始有人談論他,說是來了一個高手。

 接下來的三天,歐佟都在棋社和人下棋。很多人來找他求戰,只要是沒有過手的,歐佟來者不拒。大概從第三天起,來向歐佟挑戰的人,水平陡然高了不少。歐佟略略一想,便明白了,這些人應該是弈達棋社的高手,因為工作,也因為難遇稱手的弈者,因此來得很少。難得遇到一個高手,且又像是來砸場子的,這些人自然就動了起來。歐佟不得不承認,其間,確實有幾個算是業余高手,但與林洛剛相比,顯然還差一截。

 整整一個星期過去,來找歐佟挑戰的人,就少了下去。挑戰賽轉化成了斗賽。畢竟歐佟不好閑坐在那里,因此,有人邀請,他就下。這些人不一定是高手,下得缺情少趣沒有波瀾。歐佟便勉強下兩盤,然后離開吃飯,下午再來下兩盤。

 這天中午,歐佟吃過飯來到棋社,見林洛剛早已經到了,和以前不同的是,他并沒有下棋,而是端著一只碩大的玻璃茶杯,坐在那里喝茶聊天,見歐佟進來,主動問道,下不?歐佟說,當然下。林洛剛于是做了一個請的動作,將他引到棋枰前。

 雙方坐下,林洛剛讓他執黑先行,他卻堅持猜先,結果是林洛剛執黑。這一次,林洛剛顯然沒時間和年輕人說話了,歐佟的落子速度,比林洛剛還快,凌厲無比。四個多小時里,共殺了三盤,歐佟只輸了一盤。林洛剛顯然好久沒殺得這么痛快了,還要接著下。歐佟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六點,便說,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吃飯,晚上再下?最初,林洛剛答應了,可剛剛站起來,又改變了主意,說是老太婆規定了,一定要他回去吃飯。

 歐佟和他開玩笑,說沒想到,你這位老同志,組織原則還蠻強的。林洛剛覺得歐佟說話有趣,便也接話道,那當然,我們都是受教育多年的,的話不聽,聽誰的?歐佟和他下第四盤。下這一盤時,歐佟一直在想,應該怎樣將他引到總統套房去,有些分神,被林洛剛占了先,后來,歐佟雖努力想挽回局面,可畢竟失去了機會。分別時,林洛剛主動對他說,要不,去我家吃飯,晚上再接著下?歐佟心中一動,去他家吃飯,就可以認識周蔚,或許,他家存在機會?轉而一想,一切來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古人不是說,擒故縱嗎?他說,晚上不行,我還有點事。林洛剛說,那明天呢?

 歐佟說,明天?好哇。過了一會兒,他又說,不過,我明天要等一個重要電話。要不這樣好不好?去我那里下,我住在世貿大廈,那里安靜。林洛剛說,那好,你告訴我房間號,我明天直接去找你。歐佟說,不用那么麻煩,你把你家的地址告訴我,我讓人過來接你過去。

 晚上無事可干,歐佟就在房間里看電視。他是做電視的,打開電視機,顛來倒去地換臺,沒有一個節目讓他留下印象。也不知是中國的電視人弱智,還是中國電視圈的領導者弱智,總之,中國的電視熒屏,就是一個垃圾的世界,娛樂節目是垃圾,廣告節目更是垃圾。這家制造了垃圾,那家還要跟風,結果就像傳染病一樣,形成大面積無間斷污染。湖南電視臺抄襲人家臺灣節目《非常男女》,搞出一個《玫瑰之約》,幾個月之后,全國出現了四十多個電視婚介節目,無論打開哪家電視臺,都看到男女主持人在那里拼命拉郎配。香港有個電視節目《百萬富翁》火了,一兩個月內,內地屏幕上全都是同類型的節目。

 歐佟正罵那些電視臺的臺長局長都像杜崇光一樣是弱智兒童是政客時,手機響起來,是楊大元。楊大元在電話中說,哥,你到底跟丁部長說了沒有?今天組織開始談話了。歐佟已經知道了結果,卻又不好向楊大元直說,便問,談話了?沒有你嗎?楊大元帶點哭腔說,陳忠是總經理,他已經放出話來,說是要整死我。歐佟說,難道他們連丁部長的話都敢不聽?楊大元說,就是呀,丁部長是不是在糊你?歐佟說,不可能,為這事,董秘還罵了我,說這多大個事?只要他出面,就搞定了。我說,那好,你打電話呀。他說,老板已經打了電話,哪里還需要他出面?如果他再打,事情說不定就搞擰了。

 楊大元說,現在說什么都晚了,我已經想好了,明天就去打聽開公司的事。歐佟說,我就不明白了,那個陳忠怎么整你?你到底有什么把柄捏在他手里?楊大元說,我有什么把柄?完全是他造謠。下面有幾個發行站,把沒有賣完的報紙直接送造紙廠,又多報員工數吃空額,這些事與我一點關系都沒有?申愔艺茩,下面的站長要巴結他,就聽了他的鼓動,聯合起來寫我的告狀信,說是我命令他們干的。還說我拿了他們多少好處。事實上,他們連一分錢的證據都拿不出來。歐佟說,既然他們拿不出證據,那你就沒什么好怕的了。反正最壞的結果就是離開。你何不與他拼一場再離開?楊大元說,我也這樣想,我怕什么?我只是一個農民,是一個窮光蛋。后來我又想,他搞我,也不是完全沒有理由。有些事情你也知道,搞發行和搞別的行業不同,你得請別人喝酒吧?請得多了,到底哪一次請了哪個人,我也記不清楚了。我也不怕坦率地跟你說,有沒有業務以外的招待?肯定有,大家都這么做的,誰每一次請客都是為了業務?好多人,把吃喝嫖賭都報銷了呢。他要查這個賬,我還真有些說不清楚。還有,每年大征訂的時候,總會送些錢出去,這些錢都是沒有收條的。他死抓著不放,我還真說不清楚。再加上下面的站長盯著告狀,假的也成真的了。

 歐佟問,那你有什么打算?楊大元說,算了,我又不是沒飯吃。以前我做生意,每次都做得很好。我想好了,我還是比較適合干這個。

 因為無事可干,歐佟第一次和楊大元談起了和江南煙草的關系,他告訴楊大元,自己也正有這種打算,成立一家公司,主要和江南煙草做生意。他相信,這次簽約林飛,無論是否成功,和王禺丹的關系肯定是接上了。以后從江南煙草賺點錢,絕對沒有問題。楊大元說,太好了。既然這樣,報社那邊,無論結果如何,我都不干了,從明天開始,我就跑注冊公司的事。我辦過公司,這方面我比你懂行,我辦事你絕對可以放心,等你從上;貋,我這邊也就辦得差不多了。

 歐佟說,不用這么急吧,有些事,總需要商量一下。

 楊大元說,有什么好商量的?你當老板,我替你打工,你說什么是什么。

 歐佟說,你只是打工怎么行?公司是我們兩人的,你我都得有股份。

 楊大元說,股份不股份,我無所謂。這件事,你說怎樣就怎樣,我沒意見。

 歐佟說,怎么能我說什么就是什么?如果我占百分之百股份,你也愿意?

 楊大元說,我們兩兄弟,誰跟誰呀。你就是一股不給我,我也沒話說。

 歐佟的生活習慣是晚睡晚起,甚至晚上不睡白天睡。為了第二天和林洛剛對陣時有精神,他決定早點上?墒,剛準備洗澡,手機響了,拿起一看,是文雨芳發來的短信。上次從喜來登離開之后,他們就沒有再聯系,她現在是問罪來了。她說,你這人太沒風度了,把人家傷害了,竟然連安慰都沒有一句。歐佟覺得有趣,便回道,不會吧,我已經很久沒有傷害過人了。不一會兒,回復來了,說,你真惡毒,罵人還要拐彎。歐佟說,我罵人了嗎?我怎么不知道?文雨芳說,你直接說我不是人好了。歐佟這才明白過來,她是抓了一個邏輯上的漏。他還真沒有這個意思,又覺得向她解釋沒有意義,便決定揣著明白裝糊涂,說,說了半天,我還不知道你是誰。發過之后,他便進去洗澡。

 出來后再看手機,文雨芳發過來好幾條短信。第一條是:以這種方式輕視我,很好玩嗎?第二條是:怎么不回答?理屈詞窮?第三條是:真小氣,還是男人呢,不如我這個女子。第四條一個問號。第五條:我是Rx房。第六條:抱歉,打錯了,我是雨芳。第七條:哎,遇到一個猥瑣男。沒勁。還不如和周公卿卿我我去。

 歐佟回了一條:不好意思,剛才洗澡去了。文雨芳回復說,金風玉一相逢?歐佟說,是啊,祖國處處有春天。

 本來想早點睡,可文雨芳這么一鬧,鬧到凌晨,他只好調了鬧鐘。

 早晨醒來,他的習慣是先進浴室洗個澡。今天,他改了一下習慣,起后第一件事,向服務員代了一堆事:叫一份早餐,沏一壺極品碧螺,煮一壺藍山咖啡。

 林洛剛來的時候是九點一刻,此前,他要晨練,還要回家吃早餐。歐佟剛剛將那一壺咖啡喝完,灌了肚子的水,正在衛生間上廁所。接林洛剛的車是酒店派的,司機直接將他領到了房間,總統套房的服務員替他們開了門。歐佟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林洛剛正打量這套房子,顯然,他有些目瞪口呆。

 兒子出成績之后,林洛剛也跑了一些地方,但如此豪華的房間,別說是住,就是見,他都沒有見過。對于這一切,他倒也沒問,和歐佟閑聊了兩句,便直奔主題,開始手談。歐佟原只想通過下棋作為切入點,沒想到兩人的棋風竟然如此相近,一旦坐到棋枰之前,便大有暢快之意。

 到這里來下棋,好處在于除了上廁所,一切不用你擔心,都由服務員做了。中午的飯,也是送到房間里來的,服務員在餐桌上擺好之后,便來叫他們。一局剛到中盤,殺得正痛快的時候,林洛剛說,等一等,下完這盤再說。歐佟說,這些菜,冷了就不好吃了。要不,還是先吃?下棋并不是急活。林洛剛自然依從。

 林洛剛喜歡抽煙,喜歡喝酒。歐佟向王禺丹要了整整四箱極品江南,剛一見面,自然不好用一堆煙嚇跑他,僅僅只是開了一條,讓他。這種煙是用頂級煙葉和極品工藝制出來的,高度提純,口感清正,是烤煙中的極品。林洛剛了一口,便說這煙感覺不錯。歐佟便將這一條煙全都扔給他。林洛剛堅持不受,歐佟說,拿著吧,這是朋友給我的,你看我不抽煙,也不可能帶回去了。中午這酒,自然也是極品,茅臺。最極品的,還是菜,雖然不多,卻樣樣都是精品。這可是歐佟為了釣周蔚下的重餌。

 歐佟的設計起了作用,林洛剛喝了第一口酒,并沒有表態,吃了第一口菜,頓時贊絕。吃第二口的時候,便說,要是老太婆在,她一定喜歡。歐佟要的就是這個話題,果然開始和他談起周蔚,然后對他說,要不,干脆把她也接來,晚上一起吃飯。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晚上,周蔚嘗了那些菜,吃一口贊一句。而晚上的菜式和中午又不同,林洛剛趁機將中午的菜介紹一番,得周蔚興趣大起,一邊吃,一邊研究這些菜是怎么做的。歐佟說,阿姨您如果有興趣,我讓人去問一問,將菜譜要來。周蔚說,這都是人家的拿手菜,一般是不會外傳的。歐佟立即讓服務員去將廚師叫來。飯吃完了,廚師也來了。廚師很年輕,看上去似乎只有二十多歲,一問才知道,已經三十多了。歐佟對廚師說,阿姨想要你的菜譜,怎么樣?廚師不說行也不說不行。周蔚知道,這是人家的看家本事,輕易不可能傳的,便說,沒事沒事,你別放在心上。歐佟卻將廚師拉到另一個房間,過了十幾分鐘,兩人一起出來,廚師告辭走了。歐佟對周蔚說,已經說好了,菜譜他不給你,但可以到總統套房來,當著你的面做。

 歐佟提議,他們干脆住過來。林洛剛和周蔚都不同意,專門請一個廚師,太貴了。歐佟說,就算他們不來,這個廚師也是他專門請的,現在的不同,僅僅是做菜的地點由下面的大廚房移到了總統套房。周蔚以為歐佟說假話,問服務員。服務員證實,這個廚師,確實是專門請來給總統套房做菜的。

 畢竟經不起美味的惑,猶豫片刻之后,他們答應了。既然要住過來,自然需要準備一番,所以,吃過飯后,周蔚急于回去,林洛剛不好意思讓司機跑兩趟,也跟著回去了。歐佟一個人待在房間里,百無聊賴。好在此時,文雨芳的短信來了,雖然沒有什么內容,畢竟可以打發時間,他便和文雨芳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說來也奇怪,此后,幾乎每天晚上,他都和文雨芳聊天,雖然全都是廢話,倒漸漸養成了一種習慣。

 后來的幾天,林洛剛和歐佟下棋,周蔚則看著廚師做菜,兩人各有所樂,各得其所。這樣過了三天,兩人都覺得有點不對了。畢竟,歐佟是三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住在這樣高級的房間里,百事不做百心不,只是陪著他們下棋品菜,太不正常了。林洛剛說,歐,你一定有事求我。你說吧,什么事?歐佟說,我能不能先不說?林洛剛是個直人,說,那不行。你不說,我們心里就裝著一件事,吃不香,玩不樂。歐佟說,林老,你就別問了,好不好?我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在這里多住些日子。

 林洛剛夫婦說什么都不干。畢竟,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嘛,既然有事相求,又不說明,他們怎么能這樣白白享受?歐佟說,其實,他根本就沒想過這件事能辦成,所以沒作辦成的打算,只想多在這里享受一下。他越這樣說,林洛剛夫婦越不肯接受,中國是個人情社會,人情大過天。他們接受的人情越多,負擔也就越重。

 歐佟說,你們千萬別有負擔,我是抱定了主意殺富濟貧。住了時間,股一拍,走人。你們一定要我說,我只好說出來,結果是什么?只有兩個,辦成了或者辦不成。辦成了?我們要走人,辦不成,我們也要走人。那多虧?你就別問了,讓我好好享受幾天。你放心,到時候,成和不成,就一句話,成是意外驚喜,不成是理所當然。周蔚說,那怎么成?我們這樣吃你喝你住你的,最后一拍股走了,我們良心過不去。歐佟說,放心,你們完全放心。所有一切,我都想好了。保證與你們沒有任何關系。

 過了一天,林洛剛又提起這件事。歐佟其實比他們還急。自從住進這里,電話就一直沒有停過。電視臺正搞民主評議呢,他不回去,人家對他自然就評。雖說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回去,那些人也不會替他說好話,可畢竟人在場不太一樣吧。

 最為重要的,他如果在家,信息會靈通一些,萬一丁應平打招呼也不行的話,他還可以通過趙德良的秘書唐小舟走更上層的路線,如果唐小舟或者趙德良肯替自己說一句話,那就肯定沒問題了。平衡再三,眼前這件事已經開了頭,如果半途而廢,或許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他故作輕松地說,哎呀,我都不急,你們急什么?

 又過了一天,林洛剛夫婦實在承受不了,對歐佟說,如果這樣下去,他們不能留下了。畢竟是一個事兒,吃也吃不好,玩也玩不好。歐佟說,既然這樣,那我們約定一下好不好?這個房間,我訂了一個月。錢已經了,就算我們不住了,錢也不可能退。我把事情說出來,無論成與不成,我們都把時間住,反正這事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林洛剛說,那怎么行?既然事情辦不成,我們肯定就不能再住下去了。歐佟對他們說,從一開始,他就沒指望辦成這件事,只是想借這次機會,好好享受一下人生。如果事情不成,他們一走,他也不好留在這里了,實在有些不甘心。因為林洛剛夫婦堅決不肯變通,歐佟只好將事情說了出來。

 結果正如歐佟所料,林洛剛甚至沒有猶豫,更沒有和老伴周蔚商量,一口就回絕了。

 林洛剛說,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廣告。你看看,現在電視上,鋪天蓋地的廣告,哪一樣是真的?全都是騙人的。我的兒子,不干這種騙人的事,不賺這種缺德的錢。周蔚也說,過去,我們的生活確實是苦,這些年,飛兒出成績了,國家對他非常重視,這個獎那個獎,我們的生活大大改善了。再說,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對生活也沒太大的要求,只要平平安安就好。這個錢,我們不賺。對不起了。

 林洛剛夫婦說過之后,立即就要走人。歐佟對這樣的結果一點都不意外,他說,其實,這個結果,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不過,你們不肯接受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對那些不負責任的廣告深惡痛絕,這倒讓我非常意外。

 周蔚說,有什么意外?現在到處都是垃圾廣告,誰看了不煩?

 歐佟說,不錯,現在確實有很多廣告質量非常差。不過,你們想過沒有,過去,我們常說,酒好不怕巷子深?涩F在呢?現在是信息時代,每天我們需要接收大量的信息,當然,也包括很多垃圾信息。正因為我們每天都接收很多的垃圾信息,才更需要良信息。如果沒有良信息占領市場,我們就更會被垃圾信息淹沒。那會是一個什么后果?我們不得不生活在更多的垃圾信息充斥的惡劣環境中,而許多重要的關系國計民生的過硬的品牌,卻不得不處于酒好也怕巷子深的惡競爭之中。

 周蔚說,你說的也有點道理。

 歐佟頓時有了信心,說,不是有點道理,是很大的道理。我就是搞電視的,

 對于電視上充斥的大量垃圾廣告,我同樣深惡痛絕?蓡栴}在于,廣告的成本非常高,廠家如果精心制作,成本會更高。退一步說,垃圾廣告,并不僅僅體現在廣告公司的制濫造,也體現在一些影視明星只顧著賺錢,完全不負責任,怎么惡心怎么演。有些影視明星,他們演電影演電視演小品的時候,我們喜聞樂見,看著就覺得親切?伤麄円坏┭萘藦V告,整個形象就扭曲了,就惡心人了。為什么?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是明星,是素質最低下的一撥兒人。如果想廣告素質更上一層樓,就應該讓另一撥兒人走進廣告畫面,這撥兒人不是明星,而是國星。他們不僅代表著自己的形象,也代表著中華民族的形象,代表著中國人的形象。

 林洛剛一時沒有回過神來,說,國星?這是個新名詞,誰是國星?

 歐佟說,林飛就是。他們為國爭光,他們就是國星,是我們國家的大功臣。如果他們出現在廣告里,也就是將一種正面的、積極健康的形象帶進了廣告,能夠促進整個中國廣告業的良發展。對于國星來說,就是在體育事業的貢獻之外,對中國經濟發展和文化發展的又一大貢獻,F在到處都是垃圾廣告的局面怎么改變?靠國家政策?一道死命令,確實可以一刀切。問題在于,切了廣告,也切了經濟活力因子,國家肯定不能因噎廢食。要改變這種現狀,只有一種辦法,提高廣告的文化品位,讓精品廣告去影響觸動那些垃圾廣告,最終將垃圾廣告趕出市場。

 林洛剛說,你說的,還真有點道理。

 周蔚說,這么說,林飛應該做廣告?

 歐佟說,當然應該做。我們可以做一種假設。如果林飛不做廣告,別的影視明星體育明星做不做?一樣做。這樣一來,就出現了兩大問題。第一,大眾會想,為什么沒有人找林飛做廣告?他可是中國體育第一人,是亞洲有史以來跑得最快的人。廣告商和商品廠家,為什么不看好他?難道他的人品有什么問題,可能對商品形象產生不利影響?第二,一線影視明星的廣告價格大約是三百萬,港臺一線明星要高一些。體育一線明星比如奧運明星的廣告價格,比影視明星低一大截,最高的也只有一百萬左右。林飛這個亞洲飛人,他的廣告價格是多少?是不是因為他的價格上不來,所以,他不肯接廣告?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你們說,會不會對林飛的個人聲譽有不利影響?

 林洛剛和周蔚都愣住了,兩人好一會兒沒說話,你看我,我看你,顯然不知該怎么接話。

 歐佟接著說,明星做廣告,賺錢或者廣告影響,僅僅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還有更重要的一個方面,那就是美譽度的檢測。林飛拿了奧運冠軍,而且是有史以來分量最重的一個冠軍。不論你們樂意與否,我可以肯定,有很多廣告商希望找林飛簽約,也一定用不了多久,林飛就會做廣告,F在的問題來了,既然林飛一定要做廣告,你們作為林飛的父母,應該考慮的問題是什么?不是做不做的問題,也不是做什么廣告的問題,而是兩個問題:一、廣告的質量,二、廣告的價格。廣告的質量高,對林飛的社會美譽度有正面影響,相反,就一定會有負面影響。而廣告的價格,其實并不僅僅是一個錢的問題,更為重要的,是對林飛的社會影響力的定位問題。如果按照現在廣告商的定位,一線體育明星的廣告價格只有一百萬左右,只有一線影視明星的三分之一,這就不是錢的問題了,而是對林飛這種國星的污辱。應該說,受污染的并不僅僅是林飛和與林飛有關的人,而是所有支持、熱愛林飛的國人。

 林洛剛和周蔚承認,此前,他們考慮問題簡單了,確實沒想到做不做廣告,竟然是一件如此之大的事。

 歐佟又一次感到了希望之星的升起,他趁機邀請他們坐下。他們也并不反感地坐了下來。歐佟便對他們說,看來,你們對廣告行業的了解,還非常有限。我是做電視的,對這方面,還有點研究。我可以給你們作一個簡單的介紹。目前,我們看到的廣告,主要有兩大類,一類是產品廣告,一類是形象廣告。什么叫產品廣告?廣告的目標是為了宣傳某一種產品,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腦白金廣告,某種品牌的洗衣粉廣告、化妝品廣告、洗發水廣告等等。這類廣告,重點宣傳的是產品的使用價值。另一類是形象廣告,重在宣傳某一企業或者品牌系列的產品形象。比如麥當勞廣告、雀巢咖啡廣告。麥當勞廣告有一些很經典的案例,比如一個孩子睡在搖籃中,搖籃搖起的時候,看到麥當勞的大M,立即笑了,搖籃搖下去,看不到這個大M,小孩立即哭起來。還有一個經典廣告,一群鴨子叼著麥當勞的食盒過馬路,所有行人和車輛,全部讓路。雀巢廣告和人頭馬XO的廣告語非常經典,前者是滴滴香濃,后者是人頭馬一開好事自然來。除此之外,還有一類廣告,形象宣傳和產品宣傳合二為一,這類廣告主要是做單一品牌的公司,比如可口可樂或者百事可樂。

 周蔚問,如果林飛要做廣告,你認為是做產品廣告還是做形象廣告?

 歐佟說,這不是問題的關鍵。林洛剛問,關鍵是什么?歐佟說,關鍵還在于美譽度定位。這個美譽度定位,可能存在兩個方面,一是政府定位,一是社會定位。一些時候,政府定位和社會定位是一致的,更多的時候,政府定位和社會定位是背離的。比如說,政府宣傳的某些模范人物,或者某些各類明星被選為了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這都屬于政府定位。幾十年前,這種政府定位和社會定位是一致的,但現在,兩種定位基本是背離的,民眾根本不買賬。政府定位很好辦,看政府授予某個人的榮譽,就可以看出來。社會定位怎么辦?不可能搞一次全民投票,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通過此人的社會價格。而這種價格的體現,最直接的就是廣告價格。

 林洛剛和周蔚完全被歐佟說服了。他們不再反對林飛做廣告,但是,對于林飛的社會價格,還沒有一個概念。歐佟說,這就是他所要談的關鍵所在,一線體育明星的廣告價格,只有一線影視明星的三分之一。這種定位本身,就說明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價值取向:精品不如垃圾。既然全社會早已經這樣定位,還能指望廣告業拋棄垃圾而追求精品?人家投入這么多的錢,自然要追求等值回報,沒有回報的事,沒有一個商人肯做。如此一來,問題來了,林飛難道去接那些一百萬的廣告?將來就算是升值,也很難達到影視明星的價位。所以,選擇第一個廣告,一定要對林飛的身價進行定位。

 歐佟說,他個人認為,林飛的第一個廣告,必須將價位定在六百萬左右,比一線影視明星翻一倍,一開始就將距離遠遠地拉開,拉大到影視明星想都不可能想到的程度,這才適當。問題在于,拍一個廣告,制作等費用的投入很高,需要好幾百萬,更高的是播出費用,需要幾千萬甚至更多。一般廣告,制作和播出費用加起來,可能在三千萬以上。這還僅僅只是選擇一兩個電視臺播出,如果選擇全國播出,可能需要幾個億。國內有多少企業,能夠拿出這個數?就算有些企業拿得出,他們也需要評估一下,是否物有所值?林飛的第一個廣告,等于為自己定價,因此一定要選擇一個實力雄厚的企業,獲得一個高位定價。價位一旦確定,今后就水漲船高,再難降下來。江南煙草是一間實力雄厚的企業,國內這樣的大企業,不超過100家。除掉那些經營資源產品比如鋼鐵、有金屬等根本不需要做廣告的企業,可選擇的,就沒有多少家了。所以,接下江南煙草廣告,對于林飛來說,是進行身價定位的一次好機會。

 林洛剛本人的煙癮很大,對于煙草廣告,并無反感。周蔚則相反,就丈夫吸煙這件事,數落了幾十年,對于煙草自然沒有絲毫好感。她說,現在,全世界都在煙,煙草形象是一種不健康的形象,是一種毒品形象,接下這個廣告,會不會對林飛的個人形象產生不利影響?

 歐佟說,如果我說做這個廣告對林飛的形象有益無害,那是騙人。打死我,我也不說。不過,我覺得這件事并不是評估林飛是否接下這個廣告的根本。正如你們一開始的態度所表現出來的,明星做廣告,對于明星本人的社會美譽度,肯定有不利影響。一方面是不利影響,另一方面又必須進行市場價格定位。這就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兩害相較取其輕,既然其他廣告也一樣可能對明星的美譽度產生不利影響,那么,我們就要從另外的角度考慮問題,第一,價格上,是否能夠有所補償?第二,廣告制作上面,是否能夠回避或者彌補?我覺得,如果兼顧了這兩個方面,就不是問題了。

 林洛剛說,我想問一個問題,你這么努力想促成這個廣告,江南煙草將給你什么樣的好處?

 在這件事情上,歐佟不想對林洛剛夫婦說假話,又不好直說王禺丹許諾了二十五萬,便將當晚的情形向他們介紹了一番,單單隱去了王禺丹出價這件事。最后,歐佟說,她們去談判這件事,事前我不知道。我知道以后,就說,你們真笨,這么點小事都辦不成,如果讓我出馬,保證馬到成功。說到這話時,林洛剛夫婦的表情有點嚴峻。歐佟說,你們一定猜到了,我這樣說,并不是說我真的有把握,只不過是男人的弱點,喜歡吹牛。吹牛真不是一件好事,可男人就這個弱點,明知道吹牛會害了自己,關鍵時刻,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她們當然也不相信我能辦成這件事,就給我下套子,說,你呀,就活在那張嘴上,鴨子死了,嘴還是硬的。我說,我告訴你們,我還真不是吹。你們把上海世貿大廈的總統套房給我包一個月,我保證把這件事給你們搞定。只要她們不做,那就怪不得我了?晌覜]想到,她們還真把總統套房包下了。結果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我被到了山窮水盡,只好硬著頭皮上了。來之前,我就知道,這件事肯定談不成,其實她們心里也清楚。只不過,以后我在她們面前,再也沒有吹牛的本錢了。

 他介紹到后半段時,林洛剛和周蔚已經開始微微發笑,到了最后,兩人已經笑得前仰后合。

 林洛剛說,歐,你真是可愛,我喜歡你。這樣吧,你這件事,我答應了。

 歐佟說,不會吧,這么容易?

 周蔚說,老頭子雖然答應了,不過,有件事,我還是想了解清楚。你說的那兩個女能人去北京,為什么沒有談成?

 歐佟說,為什么沒有談成,我也不清楚。我根本就沒想談成這件事,所以從來沒有想過要了解她們談判的經過。既然阿姨問起來,我大膽猜測一下,可能存在兩個方面的問題:第一,林飛的形象和煙草確實有點不協調。但這不是主要問題,主要問題,可能還是一個利益分配問題。林飛能有今天,肯定與國家體育總局的扶持和王指導的培養分不開。林飛拿到大筆的廣告費,他們卻兩手空空,心里肯定不痛快,又不好直接說出來。

 林洛剛顯然是情中人,聽了歐佟剛才說到吹牛的事,一高興,就答應下來了。

 還是周蔚心細,問起體育總局的事,林洛剛聽了,覺得確實是個問題,便說,如果國家體育總局堅決不同意,這件事也辦不成呀。

 歐佟恨不得掌自己的嘴。都是這張臭嘴,說話不把門。干嗎要提國家體育總局?只要林洛剛夫婦答應了,他歐佟的任務就完成了。至于以后和國家體育總局談不成,那與他無關了。豈知自己嘴碎,先將底牌亮了出來,使得林洛剛縮了回去。

 歐佟說,我倒不認為國家體育總局是個問題,只要林飛和王指導同意,國家體育總局方面,我的兩個朋友會去想辦法。話說回來,要王指導和體育總局答應,你們還是要在經濟利益方面做出一點讓步。當然,我也可以向江南煙草提出來,讓他們在廣告費方面,再做一點讓步。

 林洛剛表態說,既然是這樣,那我可以向你表態。我們包括林飛以及王指導這方面,肯定沒有問題,我代表林飛答應你了。至于體育總局,我們也會爭取,但結果如何,我無法保證。這個答復,你滿意嗎?

 歐佟說,能有這個答復,我已經是意外驚喜了。好了,這件事,我們不說了,繼續下棋,怎么樣?

 林洛剛看了一眼老伴,發現周蔚的表情非常平和,便說,好,繼續下。

 第二天一早,林洛剛夫婦堅持離開了。歐佟則撥通了王禺丹的電話。王禺丹正在開會,看了一眼電話號碼,便將會議終止,問道,歐佟,你搞什么鬼?十幾天了,一個電話都沒有。歐佟說,首長你別急嘛,我這不是向你報喜嗎?聽說報喜,王禺丹果然心中一喜,口里卻說,你別油腔滑調,我正開會呢。有什么事快說。

 歐佟說,林飛的父母已經答應了,我估計,這事有了80%的成功率。王禺丹說,哪怕99%,最后剩下的1%還是變數。我要100%。這樣吧,我正在開會,過一會兒給你電話。
上章 陽謀高手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