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虐愛小神父 下章
第八章
 第八章

 叩…叩…

 “老大,你醒了嗎?”

 一大清早,因為一個緊急事件,格禰只好硬著頭皮前來敲門。

 他知道老大一定很不被吵醒,因為根據可靠的消息,那個被老大看上的可憐小神父此刻還待在老大的上呢。

 “進來吧!

 “是!

 老大的聲音聽起來心情不錯,自己應該不至于被轟出去才對。

 “你最好有充足的理由一大早把我吵醒,不然你就要倒大霉了。還有,你眼睛看哪里?當心你的眼珠子!

 看到老大十足警告意味地看著他,充占有的雙臂中出黑色的小小頭顱,格禰就覺得好笑。

 “拜托,老大,我們兩個連女人都一起上過,3P,4P玩到都不想玩了,這次只是給我看看有什么關系?”

 “我說不行就不行,看看都不行!”

 “真的沒得商量?”格禰故意裝出色的樣子。

 “想死你就繼續看!

 “好好,不看就不看!备穸[頑皮地掏出眼鏡戴上!斑@樣可以了嗎?”

 “去你的!到底有什么事?”

 “喔,差點忘記了!备穸[拍了在額頭“我們俱樂部門口今天一大早就收到個奇怪的包裹!

 “怎么個奇怪法?”

 “里面裝了兩顆子彈!

 “格禰,你是不是愈老愈怕死了?兩顆子彈就值得你一大早吵醒我?我們以前在芝加哥的日子你全都忘了?”

 “老大,我沒忘。我擔心的不是子彈,而是這個紙條!备穸[將一張紙從口袋里掏出來遞給他!斑@是跟著子彈一起放在包裹里的!

 秦振揚接過紙條,打開來一看,臉色不由得一變。

 “有沒有查出是誰送來的?”

 “還沒有。俱樂部里沒有人看見!

 “去查。立刻去!

 “知道,我已經從芝加哥派人來了!

 “很好。多留點神,我想最近不會太平靜!

 “老大自己也要當心。我看這個人真正的目標是你!

 “哼,敢眼我秦振揚斗。老子早等著他了!”

 聽見浴室里傳來水聲,葉方遙偷偷睜開了眼。

 哈哈,現在正是大好時機,那個惡魔在洗澡的時候,我一定要看到那張紙條。

 天生就是好奇寶寶的葉方遙,躡手躡腳地下。

 原來在他們討論那個包裹的時候,葉方遙正巧醒了過來,也因此聽到了關于那張紙條的事。

 奇怪,為什么送兩顆子彈來那個家伙不害怕,送張紙條來他倒反而緊張起來?

 這紙條上到底寫了什么恐怖的事?

 難道是揭發了他什么罪行?

 還是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天主啊,不是我沒有道德偷看別人的隱私,實在是這紙條太令人好奇了!

 仁慈的禰就允許我偷偷看一下吧,阿門。

 葉方遙一邊禱告,一邊輕手輕腳地摸出了男人放在外套口袋里的紙條。

 到底寫了什么?好神秘,好刺喔!

 葉方遙心跳加速地打開了紙條。

 白白的紙條上,沒有長篇大論,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有。

 有的只是一個用電腦打出的名字…

 愛莉絲。

 ***

 晴朗的正午,陽光進古老的緋琉璃瓦。

 在神學院的餐廳里,有三只小老鼠正嘰嘰喳喳坐在一旁竊竊私語。

 “少主這幾天好像吃得很少啊,我已經看過好幾次他瞞著看守的神父,偷偷把飯倒掉了!

 “是啊,少主這幾天都失魂落魄的,我好幾次發現院長在布道的時候,少主都心不在焉!

 “我那天晚上爬起上廁所,竟然發現少主不睡覺在走廊上徘徊,隔天我問起這件事,他竟然死不承認,還說我是在作夢!

 “這種種跡象都顯示…”吉姆,威利和葛雷三人同時面面相覷,異口同聲地說“少主戀愛了!”

 “慘了!我們到底是應該為少主高興還是難過?”

 “當然是高興啊,這應該算是少主的初戀吧。我看以前一堆女孩子追少主,他老是說要為天主守身,從來不動心,現在好了,少主總算開竅了,知道女人的滋味了,這樣才像個真正的男人嘛!

 “你這個笨蛋!你想想看,自從半年前我們來到這個神學院,少主從來不跟女人單獨接觸,哪來的戀愛對象?但自從那個”搞搞樂俱樂部“開了后,少主就開始茶飯不思了,難道你們還沒看出端倪?”

 “你的意思是…少主看上的是”搞搞樂俱樂部“里的小姐?”

 “我的天主啊…不會吧,你不要嚇我,少主應該只是圖個新鮮,玩玩而已,他可是我們尊貴的奧德蘭家族的下一任繼承人,怎么可能對那種下階層的人認真呢?”

 “最好沒有,萬一不幸真的是的話…你們能想像這件事如果被爺爺知道了…”

 三人一提起爺爺,一股寒意就打從心底竄起,嚇得他們不敢再往下想。

 “少主啊,你可要放聰明點,千萬不要害我們啊…”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哀求的目光用力注視的的奧德蘭大少爺,正心不在焉地低頭撥著餐盤上的飯菜。

 已經連續幾天,葉方遙都沒有接到那個惡魔的任何消息。

 原本應該要放鞭炮慶祝的他,卻意外地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竟然敢對本少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那個自大狂!他以為自己是誰?!

 可惡,他對我喪失了興趣,是因為那個女人嗎?

 那個叫愛莉絲的女人?

 彷佛有什么東西哽在喉間,讓人吐不出又咽不下。

 葉方遙這輩子第一次有這種嘔到想殺人的感覺。

 “喂,你們幾個,”葉方遙抬起頭假裝漫不經心地問“聽過那個俱樂部有一個叫愛莉絲的女人嗎?”

 “愛莉絲?”三人對看了一眼。

 難道少主看上的就是她?

 天啊,那怎么行?

 吉姆第一個跳出來好言相勸“少主,愛莉絲可是俱樂部的大紅牌,模樣長得,個性更是風,承拜在她裙下的入幕之賓可是多的不得了!

 “對啊,少主,那個女人手腕可厲害了,聽說上功夫非常了得,男人在上都被她榨得干干的!

 可惡,果然什么鍋配什么蓋,那種大變態就只配和那種大包打混!

 “少主,你可千萬別去招惹那個愛莉絲啊!

 “對啊,少主,你可千萬別去送死,當心被她啃得連骨頭都不剩!

 “你們有完沒完?我什么時候說我對那種女人有興趣了?”葉方遙沒好氣地說。

 “沒興趣?沒興趣少主干嘛打聽她?”吉姆懷疑地問。

 “我…我…少羅唆!本少爺既然奉普里斯神父之命前去開導她們,當然要多了解一下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你們懂不懂?”

 “真的是這樣?”

 看到堂弟三人狐疑的目光,葉方遙氣不打一處來。

 他笑笑地站起身來,碰地一聲,直接將餐盤蓋在他們頭上…***夜黑風高。

 白天的三只小老鼠又齊聚在了一起。

 “吉姆,我們這樣做好嗎?萬一被少主發現我們又要去那家‘搞搞樂俱樂部’,我們就死定了!蓖悬c猶豫地說。

 “放心,我們今天又不去打炮,只是要去打聽一下少主跟那個愛莉絲到底有什么關系而已,馬上就回來了,少主不會發現的!

 “?不打炮啊,那不好玩!备鹄滓宦犃⒖田@得意興闌珊。

 “笨蛋!沒時間打炮,不表示沒時間打情罵俏摸兩把啊!奔焚\兮兮地說。

 “哈,還是吉姆好!备鹄组_心地說。

 “我不夠詐,你們還沒得玩呢。少廢話,快溜吧,務必趕在少主開完會前回來!奔愤叴┥贤馓,邊往外走。

 “好,那我們還是從老地方溜吧!”

 三人興高采烈地走了。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原本預計要召開的會議臨時取消,葉方遙提前回到了宿舍。

 “吉姆,明天萊斯神父代的資料你整理了沒有?”一打開房門卻發現房間里空空如也。

 此時應該在桌前做功課的堂弟卻不見人影。

 葉方遙皺了皺眉頭,他腦子稍微轉了轉,立刻沖向隔壁的宿舍查看。

 可惡!果然又給我集體開溜了!

 這幾只不知死活的狼!

 葉方遙氣急敗壞地在威利房間里踱著方步。

 該去逮他們嗎?還是在這里等他們回來?

 去的話,說不定可以見到“那個人”…

 呸,我才不想見到那個惡魔呢!

 我可是要去逮人的。誰想見到他?

 哼,就算見到那個變態又怎么樣,我高興去哪里就去哪里,這世界上還沒有我奧德蘭大少爺不敢去的地方!

 說走就走!

 葉方遙跑回自己房間換上了便服,喬裝打扮一番,就氣勢洶洶地往“窟”出發了!

 “搞搞樂俱樂部”今晚依舊燈火輝煌,夜夜笙歌。

 葉方遙戴上帽子和眼鏡,穿著便服,深信自己不會被人認出來,大搖大擺地從大門口走了進去。

 “哈羅,大帥哥,今天第一次來嗎?”

 “沒錯,把你們最紅的愛莉絲給我叫出來!

 “愛莉絲現在正在接客,我可以幫你介紹另一位同樣美麗的小姐哦!

 “我沒興趣。我就要見愛莉絲,現在,馬上!不管花多少錢都行!

 “可是她剛被三位先生一起包了,我看一時大概空不出時間,你就改見其他小姐好嗎?”

 “等等,你說什么?三位先生?是不是一個瘦的,一個高的和一個胖的?”

 “對對,就是他們。先生既然認識就別跟他們搶愛莉絲了,還是見見我們俱樂部的其他美女吧,包你滿意!”可惡,那幾只狼果然是在這里。而且竟然一次比一次過分,這次還搞起4P了,看本少爺今天怎么給你們好看!

 “這樣吧,我跟他們幾個是好朋友,我給你加點錢,你帶我去加入他們!

 “可是我們俱樂部規定小姐接客一次不能超過三個客人,所以先生很抱歉,我恐怕不能答應你!

 “有什么不能答應的,我加雙倍的錢就行了,現在立刻帶我去。他們在哪里?后面嗎?”葉方遙迫不及待地大步向后面的房間走去。

 “等等,先生,不行,你不能進去!”接待小姐邊拉住他,邊向柜臺求助“快叫經理來!

 “喔,好!惫衽_小姐急忙拿起電話。

 這個混蛋!

 在二樓監控室里,透過監視畫面,秦振揚一眼就識破了葉方遙的偽裝。

 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奴隸,這幾天俱樂部有狀況,為了避免危險,沒有叫他過來伺候主人,他是不是太閑了?竟然給老子跑來嫖?

 找死!

 在二樓監控室里,秦振揚怒氣沖沖地接起電話!笆裁炊疾槐卣f,給我看好他,我立刻下去!边@時的葉方遙還不知自己即將大難臨頭,正在拼命地跟小姐拉拉扯扯“放開我,我都說要付錢了,你干嗎不讓我去?”

 “想死你就去!

 背后傳來熟悉威嚴的聲音,葉方遙愣了愣,一顆心開始砰砰地跳得飛快。

 “給我過來!

 “我干嗎要過去?”

 想對我葉大神父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你作夢!

 “好啊,幾天沒調教你,你就全忘了規矩了!鼻卣駬P大怒,大手一伸,抓了他就走“跟我回辦公室去!

 “你放開我!綁架!這是綁架!小姐,你快去報警!”

 “好啊,讓她去報警,”秦振揚冷冷一笑“就告訴員警說,有一個大神父帶著三個小神父在這里嫖,叫他們快來處理!卑“““!這個惡魔又威脅我!

 被心不甘情不愿地拖回辦公室的葉方遙惡狠狠地瞪著男人。

 “還敢瞪我?你知不知道已經犯了錯?”

 “本少爺有什么錯?”葉方遙還在憤恨地瞪著他。

 “奴隸守則第六條:奴隸的一切快樂,包含精神與體,都是主人恩賜的!鼻卣駬P一字一字地提醒他這個健忘的小奴隸“你沒有經過主人的允許就跑來嫖,就是違背契約!

 “去你的混蛋契約!你不是早就把它忘得一干二凈了!”絲毫沒有發覺自己在抱怨撒嬌的葉方遙大聲地說。

 “誰說我忘…小心!”

 突然聲大作,辦公室遭到機關一陣瘋的掃!

 秦振揚飛身一撲,將完全嚇呆的少年牢牢護進懷里,兩人就勢滾到了沙發后面…

 “有沒有哪里受傷?”秦振揚動作迅速地檢查著少年的身體。

 雖然男人沒有出慌張的表情,但葉方遙還是察覺到他眼神里的一絲驚慌。

 過去幾天哽在喉間與心頭的石塊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

 “走開啦!你把我抱得太緊了!”葉方遙打死也不會承認他有點感動。

 “笨蛋!我是在保護你!

 “誰需要你保護!”

 “保護奴隸…是…是主人的…責任…”秦振揚突然咬緊下,皺緊了眉頭。

 “騙子,你不是早把我忘記了。反正你只是對我玩玩而已,對不對?”

 “不對…我…我沒…哼嗯…”“喂,喂,你怎么了?”葉方遙察覺男人的聲音突然愈來愈微弱,連忙慌張地抱住他。

 “快走!”秦振揚睜著視線愈來愈模糊的眼睛看著自己可愛的小奴隸“快走…”

 “你叫我走,我就走?我偏不走!”

 不明白自己為什么這么堅持,但葉方遙知道他絕對不會在此時此刻離開他。

 “你…你又…不聽話,這…這是主人的…命…”秦振揚話還沒說完就暈了過去。

 看到男人突然地昏厥,從來沒有遇過這種場面的葉方遙嚇得全身冰冷,眼淚突然撲嗦撲嗦地掉了下來“嗚…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搖了幾下,男人還是沒有任伺反應。

 怎么辦?不,這可不是掉眼淚的時候。

 葉方遙連忙抹去臉上的淚水。

 為什么他的衣服都是血?一定是中了。

 葉方遙用抖個不停的雙手將男人放平在地上,仔細地檢查。

 果然一扯開他的外套,葉方遙就發現了在肩膀上的子彈口。

 好可怕…好多血…他會不會死?

 冷靜,我一定要冷靜!

 葉方遙將自己的T恤下來撕成布條,然后再緊緊綁在他的傷口上止血。

 血總算止住了,接下來要怎么辦?

 該死!為什么都沒有人來救他?這個俱樂部的人都死去哪里了?!

 不行,我不能放任他躺在這里,我要去打電話叫救護車!

 葉方遙才剛爬起來跑了兩步,一個燃著火的汽油彈突然從窗外飛來,辦公室頓時成了一片火!

 “不…主人…”

 沒有察覺自己叫了什么,葉方遙轉身飛撲到男人身上…
上章 虐愛小神父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