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虐愛小神父 下章
第七章
 第七章

 溫柔的手指不停撫摸著自己的全身,葉方遙在迷糊糊的夢境中,彷佛感覺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中…

 “不準再裝死,我已經將小氣球縮回原狀了,你這個愛演戲的小奴隸,快醒來!钡统恋哪新曇馔獾貏勇。

 這個男的是誰?他怎么知道我愛演戲?

 想當年啊,我在臺灣高中讀書的時候還是話劇社社長呢。

 我導演的那出“白雪公主”多么的轟動,簡直一票難求!

 就在葉方遙沉浸在“輝煌”的過去時,體內卻倏地傳來一股異樣的感覺…天啊…嗚…我想起來了…我股里還著那個大變態我放的“的大渾球”!

 “氣死我了!你快幫我拿出來啦!”葉方遙猛地張開眼睛。

 果然,一張惡地像撒旦一樣的臉龐出現在也眼前,正不懷好意地看著他。

 咦?不對啊,我不是教堂參加彌撒儀式嗎?為什么現在竟然被這個惡魔抱在懷里?

 還有,這個森森的,連個窗戶都沒有,墻上還掛著一堆奇形怪狀東西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難道…你…你綁架我!

 “綁架?我綁架個窮不拉嘰的神父干什么?你們天主會付贖金嗎?”

 什么窮不拉嘰,說出來嚇死你,本少爺可是富可敵國的奧德蘭家族的第一百零八代繼承人,身價難以估計,你竟然敢瞧不起我?哼!

 “好啦,我的小奴隸,窮就窮有什么關系,不必用這么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主人!

 什么楚楚可憐?我這是仇恨鄙視的眼神,你懂不懂?

 因為不能說出自己的身分,葉方遙只好用力地瞪著眼睛表達最嚴正的抗議。

 “好了好了,看你瞪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不要再難過了,沒有錢也沒關系,你什么都不必擔心,主人會養你一輩子的!

 男人的眼神有一霎那顯得十分溫柔。

 葉方遙的心突地像離掌心的青蛙繃繃跳。

 好奇怪,我是不是生病了?不然心跳怎么突然失去控制?

 還是找個機會回我們紐約的奧德蘭醫院好好做個詳細檢查比較保險。

 “怎么看主人看得失神了?是不是愈來愈崇拜主人了?”秦振揚笑著他的頭發。

 “少羅唆!快把這個變態東西拿出來啦!”葉方遙臉紅地趕緊轉移話題。

 “對主人講話又沒規矩了!鼻卣駬P懲罰地在他股上輕輕打了一下。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干嘛老是打我股?”葉方遙氣得大叫。

 “你雖然不是小孩子,但是我的小奴隸,主人照樣可以打你股!

 “為什么都是你說了算?不公平!”

 “昨晚叫你回去背的奴隸守則,你到底有沒有背?把第一條念出來給主人聽!”

 “你幫我把那個球拿出來,我就念!”

 “好啊,竟然敢跟主人談條件!找死!”

 秦振揚拿出口袋里的遙控器,再次毫不留情地開到了最強檔!

 “嗚啊啊啊啊…”腸道內的小型球體突然在一瞬間暴漲到拳頭般大,撐開了少年的腸道,讓他發出凄厲的慘叫。

 “哼,知道痛了吧?”

 “好痛好痛…嗚…你快拿出來!我快死了!嗚…”葉方遙痛得直掉眼淚。

 “還敢不敢跟主人談條件?”

 “不敢了!不敢了啦!嗚…”

 “那就快念!”

 在男人的威下,葉方遙哭哭啼啼地念了起來!暗谝粭l是…主…主人是至…至高無上的!

 “沒錯,主人是至高無上的。意思就是主人說了就算,清楚了嗎?”

 嗚…你這個獨裁的暴君!

 “清…清楚了,現在你可以幫我把東西拿出來了吧?嗚…真的好痛!比~方遙淚眼婆娑地看著他。

 “嗯,看在你誠心認錯的份上,主人這次就饒了你!鼻卣駬P掏出遙控器,按下關閉鍵。

 這個小奴隸后庭剛開發,從昨晚到現在折騰了這么久也夠他受的了。

 “快點快點!”葉方遙痛得實在受不了了。

 “快什么?我不是已…”秦振揚臉色微微一變。怎么了?氣球還沒消下去嗎?

 “好痛好痛喔…我已經認錯了,你為什么還不放過我?”

 “你什么你,要叫主人!”秦振揚沉下臉訓斥他的小奴隸,內心卻不一陣慌亂。

 該死!怎么搞的?明明已經按了關閉鍵啊。

 葉方遙的臉色愈來愈慘白,忍不住哭著抱緊他“嗚…我受不了了,好痛!”看到自己可憐的小奴隸痛得整個人都縮在他懷里,秦振揚的心像被什么狠狠劃了一刀!

 研發部那群混蛋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給我待在這里不準動,主人馬上回來!鼻卣駬P氣勢洶洶地往門外沖去!

 ***

 大中午,研發部唯一的值班人員麥可正準備悠閑地享受他的午餐。

 砰…

 隨著一聲巨響,大門被重重地踹開了!

 “限你三十秒內給我把這個破遙控器修好,否則我讓你死的很難看!”秦振揚一把將控器丟他面前。

 被老大前所未有的恐怖眼神緊緊盯著,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麥可雙手發抖地拿起遙控器一看!袄稀洗蟆@…這…這我不會修…”

 “你說什么?”

 眼看自己就要被暴怒的老大撕成碎片,麥可趕緊結結巴巴地解釋“這…這是芝加哥研發總部送過來的最新樣品,我們這里沒有人會修啊!

 秦振揚愣住了。

 “管你那么多!你立即給我想辦法,把那個該死的小氣球搞定!如果我的小奴隸出了什么事,我就唯你是問!”

 “老大你放心,不會出什么事的。說明書上有寫,即使不用遙控器,就算開到最強檔,只要經過五個小時氣球就會自動縮小!

 “什么?!五個小時?絕對不行!我現在就要把它拔出來!”

 麥可連忙說“不行啊,老大,這是經過特殊設計的調教用品,硬拔的話會對人體造成巨大的傷害,為了防止奴隸自行拔出,特意設計成這樣!

 “混蛋!誰叫你們做這種變態的設計?”

 “嗚…上次是老大你說誰的設計不夠變態,就炒誰的魷魚啊…”麥可抬起頭,老大已經不見蹤影。

 ***

 該死!

 竟然敢把還沒成的研發產品拿給老子。

 想起自己那個可憐的小奴隸還要受五個小時的活罪,秦振揚就恨不得立刻沖回芝加哥總部,把那群白癡全給宰了!

 秦振揚沖回到地下室,一打開門就聽見葉方遙痛苦的啜泣聲。

 “嗚…主人…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一定乖乖聽你的話…求求你饒了我吧…”葉方遙掙扎地爬到他身邊,哭得好不傷心。

 秦振揚有一剎那不知怎么開口。

 “嗚…主人…你饒了我吧…我以后一定乖乖遵守規定…主人…”葉方遙哭著抱住他的大腿。

 “乖,主人的乖寶貝,你再忍耐一下,氣球就會自動消了!鼻卣駬P低頭摸著他的頭,溫柔地說。

 “嗚…還要忍耐多久?我實在忍不下去了!

 “嗯…再五個小時就好!

 “五個小時?王八蛋!姓秦的,我挖了你家祖墳嗎?你為什么要這么整我?我恨死你這天殺的王八蛋!”葉方遙用盡全身力氣破口大罵。

 秦振揚黑著一張臉不發一語。

 ***

 “老大,一切還好吧?”格禰聽說今天老大大發雷霆,連忙趕來老大最近剛花重資興建的“私人調教室”關切。

 一踏進門內,卻聽到葉神父在哭罵不休…

 “嗚…王八蛋…大混蛋…我恨死你…你快把球拿出來,不然我就…我就…”

 葉方遙的罵聲愈來愈弱,最終不再發出任何聲音。

 秦振揚鐵青著臉彎身將已經痛暈過去的少年緊緊抱進懷里。

 “老大…”

 “立刻去拿最好的止痛藥來,動作快!”

 格禰跟在男人身邊多年,還從沒見過老大這么憤怒焦急的模樣,不暗自竊笑。

 “我立刻就去!彼蟛阶叩介T邊,突然轉過身來“老大,要不要順便幫你拿點鎮定劑?”

 “滾!”

 ***

 葉方遙不知自己最近是哪里得罪了天主,還是今年犯太歲。

 不然他一個高大健壯的大好青年怎么會把暈倒當成是家常便飯?

 說來說去,都是因為那個沒有人的禽獸!

 他當我是橡皮做的充氣娃娃嗎?

 什么東西都往我里面!

 嗚…總歸一句話,誰遇上這個變態就倒大霉!

 “醒了?”秦振揚輕輕地撥了撥他額前的瀏海。

 “對,我醒了!怎么樣?”葉方遙睜開眼,一副豁出去的樣子“這次你有什花招盡管使出來好了,本少爺才不怕你!”

 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奴隸,老子抱了你整整五個小時,手都麻了,你不但不知感恩,還敢跟我囂張?

 “是嗎?這可是你說的!鼻卣駬P冷冷一笑,往門外大喊“把我們最新設計的‘愛的橄欖球’給我拿來!”

 “啊啊啊啊…”葉方遙大驚失,撲上去捂住他的嘴巴“你不要喊啦!”

 嗚…剛剛一顆什么“愛的小氣球”就差點把我的的小撐破了,萬一來個“愛的橄欖球”我不就要!

 嗚…我堂堂奧德蘭家族的繼承人怎么能死得那么不入!

 “怎么?小奴隸剛剛不是說什么都不怕?”

 “嗚…主人…我錯了…你不要這樣…”

 “小奴隸真的知錯了?”

 “知錯了,知錯了!

 葉方遙以前在高中書上讀過一句話叫“識時務者為俊杰”他決定今天要拿出來好好用用。

 “好了,我不會懲罰你的。你今天受的罪也夠多了,主人不會對我的小奴隸這么殘忍的!鼻卣駬P像拍小狗一樣地拍了拍他的頭“來,把股翹起來!

 “嗚…你不是說不懲罰我了嗎?為什么又要股?主人是大騙子!”葉方遙激動地大喊。

 “的小東西!”秦振揚笑著敲了下他的頭“誰說主人要股了?我是要幫你擦藥!

 “擦藥?我已經不痛了啊,那個小氣球不是拿出來了?”葉方遙心有余悸地看了看放在頭旁的“玩具”

 “不行,我不放心。你過來,主人再在里面擦點藥,以免你發炎!

 “嗚…你為什么不在我昏的時候做,等我醒過來才做?”

 這個大變態,根本是存心羞辱本少爺!

 “喔,主人懂了,原來我們家小奴隸比較喜歡被!

 “你胡說八道!”葉方遙臉紅地大叫。

 可惡,這個低級的變態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哼,看在你受傷的份上,主人今天就不懲罰你對我大吼大叫的不敬之舉,下次你再這樣,主人絕不輕饒!現在,立刻給我把股掰開!”

 看到男人凌厲的眼神,已經非常了解這個惡魔本的葉方遙連忙乖乖照辦,不敢再逞口舌之能。

 ***

 夜如墨。

 一條人影躡手躡腳地出現在林間小路上。

 葉方遙被著每晚在禮拜堂做完晚間禱告后都要到“搞搞樂俱樂部”來報到。

 連續幾天下來,對于偷偷翻墻已經非常熟練的他也漸漸喪失了不遵守校規的罪惡感。

 根據以往慘痛的經驗,每次只要見到那個惡魔一定要倒大霉,狠狠被折騰一番。但這幾天下來,那個家伙除了幫他擦藥外,卻沒有再多碰他一下。

 其實對于上藥這件事,葉方遙心情有點復雜。

 雖然告訴自己這個惡魔只是喜歡羞辱待他,但不得不承認,在他的心里,多少還是有些感動的。

 一邊咒罵自己心太軟,一邊路地從俱樂部后面一個秘密通道進入。葉方遙沿著階梯爬到了頂層他夜夜造訪的豪華閣樓。

 “今天來得有點早!笨吹匠霈F在房門口的少年,秦振揚的嘴角不自覺地揚起。

 “有…有嗎?”

 該死,這個惡魔該不會誤以為我是迫不及待趕來的吧?

 “我感覺我的小奴隸有點迫不及待想看見主人!

 “才沒有!”葉方遙彷佛被踩到痛處地大聲反駁。

 “好好,隨你高興怎么說。來,坐這里,”秦振揚用下巴指了指辦公桌旁的椅子“主人手邊還有些資料沒看完,等我一下!

 “喔!比~方遙假裝鎮定地坐了下來。

 房間里異常地安靜。

 良好的隔音隔絕了樓下的喧鬧吵雜,讓彼此的呼吸聲幾乎都能聽見。

 葉方遙垂眼坐了好一會見,最后還是忍不住偷偷抬眼看向男人。

 他有一雙冷冽的黑眸。

 葉方遙從他的姓氏判斷,他的父親應該是個華人,但不知是來自何處。

 他的五官立體深刻。

 葉方遙有點懷疑他跟自己一樣是個東西混血兒,但不知他母親是哪里人。

 他身上還有桀敖不馴的氣勢。

 葉方遙不猜測是什么樣的環境可以造就如此充危險的氣質。

 他…

 “看夠了嗎?小奴隸,你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鼻卣駬P頭也不抬地說。

 發覺自己偷看竟然看得如此入神,還被人當場抓包,葉方遙尷尬地說不出話來,一張臉紅得跟猴子股似的。

 “好了,用崇拜的眼神膜拜主人的風采,是天經地義的事,小奴隸還害羞什么?過來!鼻卣駬P放下手邊的資料,一把將他拖進懷里。

 “誰…誰崇拜你啊,你少冤枉我!

 “我的小奴隸長得很可愛,主人非常滿意,唯一的缺點就是嘴巴太壞了!鼻卣駬P笑著在他嘴上親了一口。

 “你你你…你偷親我!

 “偷親?你全身上下都是屬于主人我的,我高興怎么親就怎么親!

 秦振揚壞壞一笑,將自己可愛的小奴隸放倒在桌上,撲上去親一通。

 “哈哈…好,好…你不要玩了…哈哈…”葉方遙被親得得不得了,哈哈笑個不停。

 “小奴隸笑起來真好看…”秦振揚柔柔地注視著他。

 雨人的臉只距離不到十公分,目光膠著在一起,無法挪動分毫。

 葉方遙的心跳失控,完全不受控制。

 不知不覺間,兩人的重迭在一起,男人伸出舌尖輕輕著他的齒列,讓葉方遙顫抖地張開了嘴,渴求地接男人的侵入。

 溫熱的舌頭深深滑入,綿地卷住他,狂野地。

 葉方遙不自覺地伸手摟住他的頸項,發出濃烈的呻…男人的舌頭模仿著的動作,在他口中反復沖刺,讓葉方遙的身子像要被融化似的,完全沉溺在墮落的快之中。

 “嗯…不…”

 兩人突然剝離的著一縷的銀絲,當男人不再親吻自己的時候,葉方遙不情愿地發出了抗議的呻。

 “別急,我的小奴隸,主人會讓你更快樂的…”

 男人的大手扯開了他的神父袍服,因為激動而立的了出來,在夜晚的空氣中巍巍顫動…

 “啊啊啊啊…不行…不要這樣…嗚…”男人突然拿起掛在他前的十字架刺他感的珠,讓葉方遙忍不住住羞地哭了。

 “不要?那主人就換邊了哦,另一朵可憐的小櫻花還在等著我呢!蹦腥顺猿砸恍,拿起十字架轉而刺另—邊的珠。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嗚…求求你…”被自己每天都要拿來祈禱的神圣十字架猥褻身體,強烈的背德感讓葉方遙感到難以形容的,不哭著哀求男人停手。

 “不要為什么還硬了?被主人這么羞辱,你其實很高興吧,我的小奴隸!

 男人握住了他不知何時堅硬翹起的,出戲謔的表情。

 “沒有…我沒有…”

 “又說謊。沒關系,等一下我會讓你哭著求你的主人,用這個的十字架讓你上天!”

 男人扯下了掛在他脖子上的十字架,無所不用其極地挑逗著他。

 冰冷的金屬幾乎要被自己火熱的肌膚燃燒起來,男人惡的大掌和銀色的十字架所到之處,都令人感地想大聲尖叫。

 耳朵,喉間,珠,肚臍,再一路往下到…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立的器被一手極富技巧地著,彷佛還嫌不夠刺,男人在器頂端的小孔用十字架的尾端左右來回反復地刺逗,讓葉方遙忍不住弓起身子,大聲地顫抖啜泣。

 啊啊…好…好刺…好想啊…天主啊…世界上怎么會有如此罪惡又如此舒服的事情?

 “真的那么嗎?”

 “嗯…晤…好…”

 “想嗎?”

 男人的聲音宛如撒旦降臨。

 葉方遙忍不住扭動著身子,哭泣著哀求“想…想…求求你…”“小奴隸在求誰?”

 強烈的感早已腐蝕了理智,看到男人還是無動于衷,一點也沒有幫他的意思,葉方遙哭著抱住了他“主人…求求主人…小奴隸求求你…讓我吧,我的主人!”

 只是聽到少年甜蜜又的哭喊,秦振揚就差點忍不住了!

 “你這折磨人的小奴隸!想的話就快將主人的掏出來!”

 葉方遙著眼淚,聽話地扯開主人的拉煉,一巨大火熱的子頓時彈跳而出…

 “握住它,感覺它!

 “嗯…哈啊哈啊…”“說出小奴隸的感覺!

 “好大…好燙…”

 “記得嗎?記得它曾經如何進入你股,讓你興奮地發狂嗎?”

 “嗚…我…我不知道…”

 “老實說出來!不然主人今天就讓你這的東西硬上一整晚,一滴也休想出來!”秦振揚握住他得紫紅的器,冷冷地說。

 “不要!嗚…我說…我記得我記得!”

 葉方遙如何能忘記那終生難忘的一夜。

 這個男人改造了他的體,操控了他所有的一切…

 “很好,乖奴隸,主人會給你誠實的獎賞…”

 秦振揚將自己的硬貼上少年的器,兩人同樣火熱的望彼此緊貼,燙得人幾乎要發狂…他扯過少年的手放在兩人的器上!鞍咽治蘸,為主人和你自己手!”

 葉方遙顫抖的手幾乎握不住兩人大的硬“嗚…不行…我不會…我從來沒有…”

 “你會的,主人以前為你做過的,來,快點!

 葉方遙嗚咽著閉上眼,一個咬牙,就開始用雙手起來。

 “不要急,輕輕握住,在頭前擦一下,再往下套…”

 “好…做得很…我的小奴隸…”

 “哈啊哈啊…死了!”

 男人仰頭息的表情感得嚇人,葉方遙仿佛受到鼓勵似的也哭著叫起來“嗚…我也是!主人,好…”

 強烈的快讓葉方遙雙手更加瘋狂地上下套。

 從兩人的尖端不斷溢出透明的體,空氣中頓時彌漫著雄的氣味,和糜的嘖嘖水聲…

 “做得好…我的小奴隸…”

 “嗚…主人我不行了…我要出來了…”葉方遙哭著搖晃著頭,下腹突地一陣緊…少年瀕臨高麗神情挑起了秦振揚徹底的占優,他突然拿起手邊的十字架用力往自己小奴隸的頭刺下…

 “吧,和主人一起出來!”

 “嗚啊啊啊…”葉方遙發出痛苦又甜美的尖叫…血同時濺而出,沾染了圣潔的十字架…

 “壞孩子,怎么把十字架都臟了…來,干凈…”男人將十字架吊在少年邊。

 深深陶醉在主人的強勢凌辱下,少年睜著失神的雙眼,緩緩伸出舌頭舐著十字架上的體…

 “這上面沾染了你的血…主人和你的…這個十字架再也不屬于天主…它屬于我!”
上章 虐愛小神父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