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虐愛小神父 下章
第六章
 第六章

 原本奉天主之名來拯救途羔羊的大神父卻被羔羊當早餐吃掉了。

 而且還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葉方遙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反正等他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窗外的天星星。

 嗚…這是哪里?我要回家!

 葉方遙所在的地方看起來像個私人寢室,而不像那種接客用的營業場所。

 超大尺寸的上鋪著黑絲絨的單,讓全身光溜溜的葉方遙感覺自己像只陷入黑色魔掌的被剝皮的小肥羊。

 早上一幕幕羞的畫面像電影般在自己眼前播放,讓葉方遙差點沮喪地放聲大哭。

 我…我說了什么?

 我承認那個惡魔是我的主…主人?

 而我這一生都是那個惡魔的奴…奴隸?!

 啊啊啊啊!我不要活了!

 嗚…我的天主啊,禰怎么可以對我這么殘忍,讓我陷入如此恐怖的窘境。

 禰派我來拯救的根本不是什么途羔羊,而是專門獵殺我這種純潔小羊的變態大野狼!

 我知道我這個大神父沒用,沒有完成感化那個惡魔的神圣任務,但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事我們可以從長計議嘛,禰這次能不能讓我先逃了再說?

 ?你說什嘛?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偉大的天主啊,你真是個心地善良的宇宙無敵超級大好神!

 就在葉方遙手舞足蹈地準備開溜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個悠關他一世英名,十萬分嚴肅的問題。

 我的衣服呢?

 嗚…那個大變態把我的神父袍服拿哪里去了?!

 在整個房間里拼命地東翻西找,葉方遙只發現了那個惡魔的整個衣柜的衣服,而他的神父袍服卻連塊布也沒看到!

 嗚…天主啊,禰該不會要我穿這個惡魔的衣服逃亡吧?我不要啊啊啊!

 那種俗斃了的大紅襯衫,我才不穿啦!

 看看衣柜大紫大紅一看就知道是院老板才會穿的包衣服,葉方遙就快吐血了!

 可是…不穿這個惡魔衣服的話,難道要他在街上奔?還是里著單逃出去?

 嗚…穿就穿,反正不要被人看見就好。

 出身歐洲貴族世家,對穿著品味極為挑剔的葉方遙哭喪著臉,隨便抓了件黑色T恤就往身上套。

 嗚…這個沒品味的變態!為什么連件最簡單的T恤都要印個女人的大股?

 可惡,算了算了,至少現在有衣服穿了。

 可是接下來…

 內怎么辦?

 嗚…我不要穿那個變態的內啦!

 想到要穿曾經沾有那個惡魔的或許還有的內,葉方遙就好想去一頭撞死!

 就在葉方遙好不容易下了決心,忍辱含羞地穿上一件大紅色的內后,一個他這輩子,喔,不,連下輩子都打死也不愿意看見的惡魔卻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

 “哈羅,我的小奴隸!鼻卣駬P面春風地看著他。

 “你你你…”葉方遙已經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嘖嘖,這么想念主人我?竟然在我不在的時候穿上主人的衣服,還連我的內都穿上了?真是個的小奴隸!看來主人要好好努力足你了!

 “你閉嘴!誰是你的奴隸?你不要胡說八道!”葉方遙打算來個“口說無憑,打死不認帳”!

 “哼,早知道你這個狡猾的小騙子會來這一招。主人我早就有準備了!鼻卣駬P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笑咪咪地說“看看這是什么?你的親筆簽名喔!

 “哈哈哈…少騙人了,我什么時候簽過這種東西?你…咦?怎么真的是我的簽名?!”葉方遙看到白紙上一個非常熟悉,龍飛鳳舞的簽名差點兩眼翻白暈死過去!

 “怎么?不記得這個了?好,那主人就再念一遍給你聽,你仔細聽好了。

 本人自愿成為秦振揚主人的奴隸,并嚴格遵守以下奴隸守則:

 一,主人是至高無上的。

 二,主人的是無比尊貴的。

 三,主人的調數是不可違逆的。

 四,奴隸是為主人而存在的。

 五,奴隸的小菊花和小是只供主人享用的。

 六,奴隸的一切快樂,包含精神與體,都是主人恩賜的。

 如有違背以上守則,愿接受主人一切懲罰,以表真誠的懺悔。

 怎么樣?記起來了嗎?以后每天早上起和睡覺前都要背誦一遍,聽到了嗎?”

 “哇哇…不要啊…”葉方遙像個小孩一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哇…你這個大惡魔!大變態!你拐良家少男,良為娼,你不是人!你是禽獸!”

 “竟然敢罵我?好啊,才剛念完奴隸守則,你就立刻犯了第一條!

 秦振揚像老鷹抓小一樣地一把將他從地上抓起,重重拋到上…

 “啊啊啊…你要干什么?你不要過來!”葉方遙嚇得在上四處爬。

 “還想跑?”秦振揚冷笑著撲在他身上,三兩下就制服了這個不聽話的小奴隸。

 “你這個變態快放開我!不然我叫天主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趴在男人的大腿上,完全斗不過這個野獸的葉方遙也只能耍耍嘴皮子了。

 “還不知悔改?好,主人今天就好好讓你這個頑劣的小奴隸記住教訓,讓奴隸守則永遠刻在你的腦袋里!”

 秦振揚不知從哪里變出了一看不出是什么東西的子。

 “那…那是什么東西?”

 已經吃過無數次虧的葉方遙這次總算學乖了,打死也不敢再碰一下這禽獸拿出的變態玩意兒。

 “這個是研發部最新發明的擴張玩具…愛的小氣球。我的小奴隸,你今天有福了,可以搶先享用,這可是還未正式上市的好東西喔!

 “嗯…我們神學院有教,好東西要讓別人先享用,不可自己獨享。先生,你就盡管拿去用吧!

 “那你們神學院有沒有教,簽了契約就要守信?否則連天主都唾棄?”

 “嗚…我是被你騙的,那不算不算啦!”

 “管你那么多,簽了就是簽了。如果你敢賴,我就把這份契約貼到烙大網站,尤其是你們神學院的網站,你看如何?”

 “嗚…不要!我不耍賴就是了!

 “乖,我的小奴隸,只要你乖乖地遵守奴隸守則,主人保證你會很快活的!

 快活?是快死才對吧!

 看到小奴隸愁眉苦臉的樣子,秦振揚只覺得可愛極了,可愛到令人忍不住想對他…

 “自己把內掉!主人要把‘愛的小氣球’進你的股里!”

 “嗚…不要不要!”葉方遙嚇得大叫。

 “還敢說不要?把奴隸守則第三條念一遍!鼻卣駬P把契約拿到他面前!翱炷!”

 嗚…這就是有把柄落入惡魔手里的下場嗎?

 “嗚…好嘛…我念就是了。主…主人的調…調教是不可…不可違逆的…”葉方遙坑坑疤疤地把第三條奴隸守則念完了。

 “很好,那?”

 “嗚……”葉方遙邊紅著眼眶,邊下了那件紅色內。

 “為了懲罰你這么拖拖拉拉的,我要你把股掰開,自己把這東西進去!”

 “嗚…能不能…哇哇…”

 “不要”兩個字還沒說出口,葉方遙就被一巴掌打在股上,痛得哇哇大叫!

 “快點!”

 “嗚…好嘛!

 可惡,這個惡魔,給本少爺記!等我困,一定花錢找十個殺手干掉你,拿回那張“不平等條約”!

 “愛的小氣球”這端有個特殊構造的小型球體,整子直徑不到兩公分,長度大約十公分,看起來就像個小型麥克風。

 秦振揚所擁有的小奴隸正含著憤恨又不甘心的淚水,慢慢地,一寸一寸地將子送進自己股里。

 小小的菊花口可憐兮兮地顫抖著。

 秦振揚溫柔地撫摸著那渾圓緊實的雙,輕輕地說“疼嗎?”

 雖然并不怎么疼,葉方遙還是大聲喊痛“疼死了!疼死了!”

 “小騙子!”秦振揚笑著敲了下他的頭“我什么都還沒做,怎么會疼?”

 男人寵溺的微笑和親膩的舉動讓葉方遙的臉莫名奇妙地紅了紅。

 “反正…反正我就是痛嘛!

 “好了,別撒嬌,”秦振揚臉上的笑容轉成惡的微笑“明天就這樣帶著主人送你的小玩具去做彌撒吧!”

 ***

 今天是個晴朗的好天氣,鎮上的居民一如往常地聚集到圣彼得大教堂做彌撒。

 華麗圣潔的教堂里,氣氛平和莊嚴。

 普里斯神父正在講臺上以慈祥感的聲音為眾人布道…

 “少主,你怎么了?你平不是最愛做彌撒嗎?怎么今天一臉苦瓜?”吉姆看著站在身旁的俊美少年,不解地低聲問道。

 “少…少羅唆!

 如果你的股也被了一整晚,我看你是不是還笑得出來?

 沒錯,因為害怕那個惡魔真的把那張奴隸契約公布出來,葉方遙不得已聽從了他的指示,從昨晚到現在一直著這個什么“愛的小氣球”

 我呸,我看是“的大渾球”才對吧!

 “天啊,少主,你看,是搞搞俱樂部的秦先生來了!”吉姆驚訝地碰了碰他的肩膀。

 “慘了,怎么麗莎她們那群姐妹淘也都跟著來了?!”威利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

 “今天的彌撒好熱鬧喔,呵呵!比缃褚仓挥斜康案鹄撞判Φ贸鰜。

 死定了…

 自從看到那個惡魔在教堂內出現,盤旋在葉方遙腦海中的只有這三個字。

 天主啊,難道我的懲罰永遠沒有盡頭嗎?嗚…男人脖子上帶著條金項鏈,穿著大紅色的襯衫,緊身的深牛仔,襯衫扣子有一半都沒扣上,出金的結實膛。

 雖然這些衣服在衣柜掛著的時候,看起來十分俗氣,但葉方遙不得不承認,穿在這個下窟大魔頭身上還是好看的。

 教堂里的氣氛因為這個狂妄男人和一班濃妝抹女人的出現而變得極度詭異。

 但讓教堂里的婦女稍稍松了口氣的是,這些女人至少沒有袒背。

 看到這群像外星人一樣稀有的“貴客”出現,葉方遙觀察到普里斯神父的臉上還是帶著微笑,沒有絲毫不悅。

 “看來今天我們有新朋友加入了,,請坐!逼绽锼股窀负吞@地說。

 秦振揚點了點頭,帶著深不可測的微笑,領著一班旗下的小姐們囂張地走到禮堂前面。

 原本坐在前排座位上的民眾一看男人來,就像看到鬼一樣,紛紛逃命似地爬起來讓座。

 秦振揚也不覺得不好意思,照樣大搖大擺地坐了下來,并且不忘對葉方遙投去一個詭異的眼神。

 嗚…你這個惡魔!天主在上,你想對我做什么?我的天主一定會保佑我的!我才不怕你!

 “少主,你怎么了?怎么抖得這么厲害?很冷嗎?”葛雷呆呆地問。

 “閉嘴!”哪壺不開提哪壺!

 普里斯神父悠揚的布道聲再次回正數堂里,他別有深意地對著略顯不安的群眾說“主耶穌說:‘我在等著你們來看我’;又說:‘凡你們為我弟兄(姊妹)中最小的一位所做的,就是為我做’!

 就在葉大神父陶醉地沉浸在天主的慈悲時,體內一個讓他骨悚然的變化卻在瞬間讓他差點失聲大叫!

 這是什么?這是什么?

 好恐怖好恐怖!

 股里的“愛的小氣球”不知為什么竟然慢慢地膨起來,將葉方遙小小的腸道擴張到了極限,害他腸子像要被撐破似的,差點在眾人面前痛得哀哀慘叫。

 嗚…為什么會這樣?這個東西放在我股里一整個晚上都沒事啊,為什么現在會突然像吹氣球一樣膨起來?

 怎么辦?我快撐不下去了!

 好痛好痛…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被強烈的痛苦折磨地神智渙散,葉方遙下意識地向那個充絕對存在感的男人投出求救的信號。

 看到白磁娃娃般俊美的人兒站在神圣的天主殿堂上,兩眼潤,穿著神父袍服的他看起來多么的圣潔美麗。

 但…

 這個人是我的奴隸!

 他那股里還著我調教他的玩具!

 我要讓你們這些假仁假義的人都看看,這個最甜美放的小神父不屬于天主,他…屬于我!

 秦振揚拿出口袋里的遙控器,對著天主的圣像綻放了一個天使的微笑,然后…啟動最強檔!

 哎呀…

 神學院里最優秀,最受矚目的年輕神父突然的暈厥讓肅穆的教堂頓時一陣動。

 “天啊,少主,你怎么了?”葛雷蹲在葉方遙身邊,驚慌地叫著。

 “快,快把少主抬到醫務室去!奔芬不帕耸帜_。

 “我來抱吧,我力氣比較大!蓖愿鎶^勇地說。

 “不準碰他,我來!

 秦振揚突兀的出現讓現場一陣鴉雀無聲。

 “秦先生,這里由我們來處理就行了,不好麻煩你!逼绽锼股穸Y貌的說。

 “神父別客氣,昨天葉神父專程去我那里‘布道’了一整天,非常辛苦,可能太累才會暈倒的。說起來也是我的責任,你就讓我盡點力吧。麻煩各位讓開!鼻卣駬P一把抱起自己暈厥的小奴隸。

 “秦先生真是個仁慈的好心人!

 “哪里。能為神父服務是我的榮幸!

 “我們來帶路!

 吉姆三人帶著秦振揚,秦振揚后面又眼了一班鶯鶯燕燕,一行人浩浩地來到了教堂后方。

 “秦先生,再往右走就是我們的醫務室了!

 “你們神學院的醫生行嗎?我看這樣吧,我那里有聘請了一個極高明的醫生,我還是帶葉神父回去吧!

 “?這樣不太好吧?”威利不放心地說。

 “有什么不好?你敢懷疑我們老板的人格?”

 麗莎等人母老虎般地瞪著威利。

 “我…我沒這么說啊!

 “放心,我保證不會傷他一頭發!鼻卣駬P真誠地說。

 麗莎等人聞言暗自竊笑。

 是啊,可憐的葉神父一頭發都不會掉,但“小菊花瓣”會不會掉光光,那可就不知道了…
上章 虐愛小神父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