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虐愛小神父 下章
第四章
 第四章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那個惡魔…

 惡魔怎么可能出現在神圣莊嚴的教堂里?

 我一定是聽錯了!

 只憑短短幾個字我怎么能肯定是那個大變態呢?一定是我夜夜做惡夢睡眠不足以致產生了恐怖的幻覺。

 對,一定是這樣。我仁慈的天主不會對我這么殘忍的。

 “神父,你在嗎?為什么不回答我?”男人低沉的嗓音有一種奇異的磁,帶著說不出的魅惑…啊啊!是他!真的是他!

 葉方遙忍不住抱頭在心里痛哭!

 嗚…這一定是我假冒普里斯神父所遭的報應。

 只是…偉大的天主啊,你也用不著這么狠吧?你可以罰我去掃一個月的廁所,或在廚房做一個月的苦工,何必丟這么一個宇宙無敵超級大變態給我,你這樣不是存心讓我死無葬身之地嗎?

 “神父?我可以開始告解了嗎?”

 要死了!這個變態什么時候開始信起天主了?

 不行,死都不能讓他發現我在這里,不然一定被他啃得骨頭都不剩!想起前幾天“慘絕人寰”的遭遇,葉方遙突然機伶伶地打了個冷顫。

 “咳咳,你可以開始告解了!”葉方遙低嗓音。

 說完就快點滾吧,變態才想聽你告解!

 “首先,我要承認,我犯了罪!

 廢話!像你這種惡魔如果沒罪,那全天底下的人都是圣人了!

 “我在三天前。上了一個男人!

 葉方遙瞪大了眼。

 三…三天前?

 不…不會吧…你這個變態不會是要來跟我的天主告解你對我做的那不可告人的丑事吧?不要啊啊啊!

 等等,這個大變態劣跡斑斑有可能還侵犯了其他的男人,我不必太杞人憂天。

 “罪過的是,這個男人是個神父!

 啊啊啊!這個變態果然是在說我,我不要活了!

 天主,快把你的耳朵關起來,不要聽他說!

 “這個神父有著一頭烏黑的秀發,綠寶石般的美麗眼眸,他皮膚白皙滑,體態修長動人,真是…真是…”真是帥呆了,對吧?哈哈哈…本少爺早知道我是天下第一英俊,第一瀟灑的神父了,算你有眼光!

 完全忘了重點是什么,只要被人一夸就暈了頭,就在葉方遙得意洋洋的時候,男人的下一句話卻讓他憤地差點暈死過去…

 “真是…真是太好上了!”

 王八蛋,我踹死你!你快給我住口!

 “不要再說了!神父是天主的仆人,在人間傳播福音的使者,你怎么可以對他如此不敬。你這樣會被天主降罪的!边會被雷公天打雷劈,葉方遙一邊低嗓音,一邊咬牙叨齒地說。

 “就算會被天主降罪,我還是要找到他。神父,你認識我剛剛形容的那個人嗎?”

 “完全不認識!”葉方遙毫不臉紅地說謊。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我克制不了自己。每次只要想到哪一夜,我把他在身下…”男人突然發出猥褻的息聲“我就起了!卑“““!這個變態在說什么?

 “我的巨無霸熱狗現在又熱又硬,都快要爆炸了!不信我現在拿出來給你看!卑“““!誰要看你那齷齪下的東西!快收回去!

 可惜男人根本聽不到它的咒罵,還是不知廉地拉下拉鏈,掏出了下體開始起來。

 “那一夜,我就是用這大熱狗讓那個神父死,罷不能,求我多上他兩次的!闭l死,罷不能,求你多上兩次?天主,他誣陷我!

 “每次我進他那又又熱的的小股,他就用雙腿夾住我,用股緊緊咬住我,哭著求我用力,再用力地他!”嗚…不要說了…你再說下去…我就…我就…

 我就要硬了啦!

 那一夜,是葉方遙不敢回想的狂野的記憶。

 但現在,這個男人用手摩擦下體的穢聲音卻讓他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一夜,血不由自主地再度沸騰了起來。

 “他最喜歡我幫他口,每次我一他,三,兩下他就了,雖然是感覺快了點,好像有早的跡象,但這也表示他體質,特別適合調教,神父你說對吧?”對你個頭!敢說本少爺體質,適合調教,我叫天主把你打進十八層地獄,讓我們的閻羅王好好調教你這個變態!

 “我非常想念他的嘴,不管是他含住我的大熱狗的時候,還是哭叫著求我再深一點的時候,那張小嘴都紅嘟嘟的,真是可愛極了!”

 “什么紅嘟嘟?我又不是豬!”

 “?神父,你說什么?”

 “沒,沒有啊,我什么都沒說!

 “喔,可能是我聽錯了。那我繼續說了!

 嗚…還有?你這個變態有完沒完?

 “神父,你看過櫻花嗎?”

 奇怪,這個惡魔怎么突然變得這么詩情畫意?

 “有,我在日本看過!比~方遙老實地回答。

 “太好了!我跟你形容的那個神父,他的頭就像我正電視上看過的櫻花的顏色喔!

 “自從看過他的頭,我就愛上了櫻花!

 嗚…這是本少爺聽過喜歡櫻花最變態的理由!

 “想像那片片櫻花花瓣落在他光溜溜的身體上,就讓我火焚身!等他以后成為我正式的奴隸,一定要帶他到櫻花樹下,好好做上三天三夜!”

 “你…你快告訴我你要去哪里找櫻花?”

 “我查過了,華盛頓就有櫻花!

 好!本少爺就算散盡家財也要砍掉華盛頓所有的櫻花樹!

 “不過聽說日本的櫻花更美!

 啊啊!你這個變態怎么這么三心二意?

 不管了,天主啊,求求你發揮神力,讓全世界的櫻花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吧!

 “喔,不行了,我彷佛可以感覺到我們正在櫻花樹下,我可愛又的小神父他那碧綠色的眼珠正著眼淚哀求著我…進來,求求你快點進來!”男人學著似曾相識的話語,發出骨的呻

 “哼啊啊…太了…接著我這火熱的沖進他那銷魂的小股里,我的小神父發出叫,他下面那張饑渴的小嘴緊緊地咬住我的大熱狗不放,我惡地玩他的體,故意全拔出來,讓他的小空虛地發狂,然后再毫無預兆地全入,讓他得哭叫不休,求我永遠不要停!”

 停!停!我要你現在就停!葉方遙聽到男人情下到極點的話語,簡直羞憤地想一頭撞死在十字架上!

 “我用力地入,出,再入,再出;讓他死,哭著了不知多少次,然后我也…我也…啊啊啊…”男人發出一聲野獸般德嘶吼,讓葉方遙完全呆掉了!

 救命啊啊!這個沒有禮義廉的禽獸該不會在我們神圣教堂里“那個”了吧?

 “呼…好,了真多,真不好意思啊,神父,把你們告解室里的十字架都臟了!

 嗚…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無變態的人!而這種人還偏偏被我遇上了?

 我葉方遙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啊啊?

 “好了,我告解完了,心情感覺舒服多了,那我走了,神父,拜拜!

 男人完全沒有給葉方遙罵人的機會就拍拍股走人了。

 啊啊啊!你這個情狂!變態狂!什么告解?我看你根本就是來教堂的吧!葉方遙氣得恨不能揍上去踹他兩腳。

 “威利,快點,動作不要慢的!

 從教堂另一頭傳來的聲音讓葉方遙嚇了一大跳。

 慘了!是他那些堂弟來了!

 “威利,泡妞你就跑得飛快,叫你打掃一下教堂你就拖拖拉拉的,小心我去報告少主,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知道啦!我又沒說我不掃,羅哩八嗉的,比那個萊利夫人還像老太婆。掃把拿來啦!今天誰打掃告解室?”

 打掃告解室?

 葉方遙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啊啊!不行!我絕不能讓他們打掃!

 “我來掃就行了!”葉方遙突然跳了出來。

 “少主?你怎么會在這里?”吉姆驚訝地看著他。

 “對啊,少主,你不是應該在上休息嗎?這重的活我來做就行了!蓖愿鎶^勇地說。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親自打掃!”葉方遙一副“誰敢跟我搶,我就跟誰拼了”的樣子。

 吉姆和威利見狀十分好奇!盀槭裁瓷僦鹘裉煲欢ㄓH自打掃告解室?”

 難道少主偷偷在里面藏了女人?兩人賊頭賊腦地向告解室里面探去。

 在少主故意阻擋,兩人驚鴻一瞥之下,他們還是眼尖地發現在十字架上有一道白色的體?雌饋砗芟袷恰

 “嘿嘿,少主,我們看見你泡妞的證據了喔!

 “對啊,是不是少主上次到那家‘搞搞樂俱樂部’認識的小姐?”

 “神經!誰認識什么小姐啊,你們要敢再胡說八道破壞本少爺高貴的名聲,我絕不輕饒!”

 “真的沒有?那十字架上的那道白色體是…?”

 “嗯…這個這個…”葉方遙絞盡腦汁地想!班,對了,我想起來了!那是因為今天有個老人家來告解的時候太激動了,導致羊癲瘋發作,所以口吐白沫。對,就是這樣!

 “口吐白沫?喔,原來如此,不好意思啊,少主,是我們想偏了!奔冯y為情地搔了搔頭。

 “這么臟的地方本少爺就犧牲一下,自己打掃好了,你們快去掃別的地方吧!比~方遙一副愛護屬下的大哥模樣。

 “少主對我們真好,那我們走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這三個難搞的堂弟,葉方遙立刻拿起抹布努力的擦拭那個大變態在十字架上留下的罪證!

 嗚…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他祖傳的十字架也是被這個變態的慘不忍睹,害他辛苦地洗了半天。

 沒想到這次這個變態又故伎重演,他堂堂奧德蘭家族的繼承人身分何其尊貴,為什么要像個奴隸一樣蹲在這里擦那個大變態的啊啊啊?

 嗚…天主啊,禰就可憐可憐你悲慘的子民,讓那個超級無的大變態從此不舉吧!

 ***

 位于神學院二樓的院長辦公室里,一個緊急會議正在召開中…

 “今天召開會議的目的,是要討論最近鎮上新開的那家俱樂部。大家有什么意見都可以提出來!鄙砑媸ケ说么蠼烫玫闹魃窀讣吧駥W院院長的普里斯神父神情口藹地說。

 “院長,自從我們接到鎮民的投訴,我們就開始密切地視察那家搞…搞搞樂俱樂部!睋胃痹洪L的萊斯神父邊說邊羞紅了臉“我們發現俱樂部的生意非常好,鎮上的男人有一半都是他們的忠實客戶!

 “很好,至少鎮上還有另一半男人沒有受到引。本神父感到非常欣慰!

 “嗯,那個…另一半的男人雖然不是忠實客戶,但據我們所知,他們還是偶爾會背著老婆偷溜去的…”萊斯神父擦了擦冷汗。普里斯神父臉上頓時出現三條黑線。

 “普里斯神父,你一定要想個辦法,自從這家俱樂部開張之后,我們斯圖鎮的結婚串立刻下降了百分之二十!照這種速度下去,我們鎮上的女人都要嫁不出去了!還有,因為老婆發現老公去嫖,離婚率也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受邀參與會議的萊利夫人激動地說。

 “我想應該不會這么嚴重吧?”普里斯神父柔聲安撫著。

 “當然嚴重了!我們一定要鏟除這個毒瘤!而且我發現這家俱樂部選擇我們這個一向寧靜的偏僻小鎮開業,實在是奇怪,我總覺得這個老板一定別有目的。警長,難道你沒有派人去做調查嗎?”萊利夫人把矛頭轉向了坐在桌子另一邊的布雷禰警長。

 “我們做過調查了。那個老板的來歷很神秘,知道他底細的人不多,至少我們就找不到人可以問。我們派了臥底去做調查,可惜里面的小姐個個對她們老板贊不絕口,直夸他是好人,非常照顧她們這些員工!辈祭锥[警長把自己做的調查娓娓道來。

 “開院的人渣會好到哪里?那些下的女人真是被賣了還幫人數鈔票!簡直笨死了!”

 “萊利夫人,在天主面前,請注意你的措詞與風度!逼绽锼股窀干袂槊C穆地說。

 “對不起,請天主原諒我,阿門!比R利夫人趕忙在前畫了十字。

 “奧德蘭同學,你們奧德蘭家族與斯圖鎮的淵源頗深,歷代都是天主最忠實的信徒及栽們圣彼得大教堂最主要的贊助者,身為奧德蘭家族下一代的繼承人,我想聽聽你對處理這家俱樂部的判斷和建議!

 “?這個…”

 葉方遙只要一想到那個惡魔的笑容就渾身發麻,一種說不出實恐懼還是什么的異樣感受就會讓他完全喪失力氣,所以雖然很想站起來大聲地告訴普里斯神父…

 “最好的建議就是一把火燒了那家讓我喪失童貞的下院!”但未免秧及院里眾多的無辜,最后他還是只能選擇了比較溫和的方法。

 “普里斯神父,神愛世人。我覺得就算是女也有生存的權利,天主是不會遺棄他們的!

 “說的太好了!逼绽锼股窀钢刂氐攸c了點頭。

 “普里斯神父過獎了!

 “奧德蘭同學不愧為我們圣彼得神學院最優秀的同學,你的說法正合我的心意。如今我們當務之急不是趕走那家俱樂部的女們,而是應該用天主仁慈寬大的愛來感化俱樂部的老板,讓他改歸正,帶領他手下的員工走上正途。奧德蘭同學,你說對不對?”

 “普里斯神父說的很對!

 感化那個沒有禮義廉的惡魔?我的天啊,神父,你想得太天真了!

 “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葉方遙聞言頓時傻眼。

 “大家的意見如何?”

 “對,奧德蘭同學一向熱心公益,絕對是最佳人選!比R斯神父投下贊成票。

 “我也贊成,奧德蘭同學有著奧德蘭家族最優秀的領袖氣質,絕對能完成這件極富挑戰的工作!比R利夫人也大力推薦。

 “太好了,奧德蘭同學,這真可謂是眾望所歸,你應該不會拒絕吧?”普里斯神父慈祥地問。

 “我拒絕!”

 “?”

 葉方遙看到眾人驚訝地看著他,連忙絞盡腦汁想理由“嗯…這個…我不行!我還不是正式的神父,怎么能擔當如此重任!

 “原來是因為這樣,奧德蘭同學不用擔心,你雖然還不是正式的神父,但你對天主的忠心和熱誠大家都有目共睹,用天主的愛和你無私的心來感化那只途的羔羊吧!這件任務雖然困難但卻非常神圣,我決定將它到你的手中!

 啊啊!不要!普里斯神父,我錯了,我不該假冒你,請你不要這么懲罰我!

 “我…我真的不行…”葉方遙一張臉皺得跟苦瓜似的。

 “不要謙虛了,這件事就這么定了!奧德蘭同學,明天你就帶著天主的愛,去拯救那只途的羔羊吧!”
上章 虐愛小神父 下章
夜深了给个能看的_最新高清中文字幕av专区_最新AV地址发布页永久_最近手机中文字幕大全8